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三八章 调解?

第一零三八章 调解?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不可思议是吧?”国广道彦给武藤仟吉面前的小酒盅中倒了一盅清酒,摇摇头,脸上全都是感慨,“但这就是事实……武藤社长,您要知道,这里是一个红色的国度,任何在我们看来无法理解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甚至在他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

  “受教了,”双手扶膝、和国广道彦面对面盘腿席地而坐的武藤仟吉一脸感激的向国广道彦深深的弯下了腰,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对手,“谢谢阁下的教导,武藤仟吉将会受用一生,将永远铭记在心。”

  “这个不重要,”国广道彦摆摆手,一脸关切的道,“恕我直言,武藤君,虽然我们已经成功的说服了一些人,但我们必须做好如果林鸿飞桀骜不驯的准备……您有对策了吗?”

  说实话,国广道彦的嘴上虽然在说着不在意,心中还是很惊喜的,在此之前他为什么这么拼命的帮助武藤仟吉以及荻原模具株式会社?还不就是为了想要和武藤仟吉这位日本经济界和工业界的大人物打好关系?

  这一次,有了国广道彦之前的告诫和解释,武藤仟吉终于不在拍着桌子大呼“这不可能!”了,在日本的驻外特命全权大使面前,这个从不在人前露出自己脆弱一面的老头终于也不经意的露出了自己无奈的一面,武藤仟吉苦笑了一声,“对策?哪有什么对策?我们的底线就是无论如何不能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打官司……大使阁下,你要知道,对于一家企业来说,信誉胜于生命,没有了信誉。荻原模具株式会社也就离崩塌不远了。”

  既然你早就知道这个,为什么当初还会做出那么愚蠢的事?听到武藤仟吉这么说,国广道彦好悬将这句话问出来。不过终究,他没有把这句话问出来,而是跟着叹息了一声,“如果是这样,荻原模具株式会社需要付出的代价就太惨重了……您真的打算答应林鸿飞的敲诈?”

  武藤仟吉再次一声苦笑,“30%当然是不可能的。”

  言外之意,30%是不可能的,但到底以多少股份来换取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不追究。却不是一件不能商量的事……如果没有美国人参与进来,那当然不是问题,但既然美国人跟着参与了进来,以美国律师的那些德行,不将这件事闹的举世皆知才怪。

  这意思国广道彦当然懂。只是懂归懂,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造的孽就必须自己承担,只能安慰的拍拍武藤仟吉的肩膀,“或许情况没有那么糟糕呢?”

  只是这话说的一点底气都没有,或许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林总,我希望您能够慎重考虑走法律渠道这件事,荻原模具株式会社是在日本社会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企业。对中日之间的友好关系也有很大的影响……”

  “等等,”不等这位外交部某副部长的秘书说完话,林鸿飞就很不给他面子的打断了他的话,“彭秘书。你这话是代表你自己,还是代表牛部长?”

  自己能来这里,肯定是自己老板的授意,否则哪个秘书敢丢下自己的老板乱跑?彭秘书不相信林鸿飞连这一点都想不到,但现在林鸿飞故意装傻,还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当然不敢说自己是代表自己老板来的,微微一窒,才“忍气吞声”的道……最起码在彭秘书自己看来,自己真的是忍气吞声了,“牛部长也是从中日友好的大局出发……”

  “那我是否可以认为你之前的话就是代表着牛部长的话?”林鸿飞很不给彭秘书面子的抓住这一点请追猛打,一点尊敬副部级领导的意思都没有,盯着彭秘书道,“如果有上面的领导问起这件事来,我可就实话实说了?”

  傻子也知道,没有牛部长的允许,彭秘书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但林鸿飞还就抓住了一点,这件事不管从哪个地方来讲都是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理亏,不管哪个领导出面,都不可能堂而皇之的要求林鸿飞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退让,林鸿飞就抓住了这一点不放。

  话被林鸿飞这么一说,彭秘书就不敢再打马虎眼了,在来之前老板可是特意交代了自己,在林鸿飞面前不要摆什么领导秘书的架子,这姓林的小子的背景比自己的老板还大,强忍着被刺的不爽,“我这次来,只是代表领导来调解一下双方的矛盾,只是调解,如果双方不接受我们的调解,那就当我们不存在。”

  “原来是这样,”林鸿飞笑着点点头,目光却在其他几位领导秘书的脸上一一肆无忌惮的扫过,“诸位也是这个意思?也是来帮忙调解的?”

  此时不说更待何时?大家纷纷跟着表示,

  “没错,我们就是过来当一个见证人,希望你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和日本荻原模具株式会社坐在一起,大家好好就之前的这个事情协商一下……”

  “毕竟这件事影响巨大,据说连美国那边也在关注,领导的意思,还是家丑不可外扬……”

  这位大概是说顺了嘴,但立刻就被林鸿飞揪住了话里的语病不放,立刻盯住那位说家丑不可外扬的那位,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讶和不可思议,“等等等等,什么家丑不可外扬?听起来好像是我们公司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事似的……有没有搞错啊,我们才是被人坑了的受害者,怎么就成了家丑不可外扬了!”

  “咳咳……”彭秘书狠狠的瞪了那位说错话了的老兄一眼:管住你那张臭嘴!别以为你是某个副主任的秘书就可以随便乱说话了,以前对付下面那些人的经验,在林鸿飞面前统统不好使!

  那位某副主任的秘书反应也不慢,之前只是随着领导下去工作的时候习惯了,和彭秘书一样,在下来之前他也是被领导再三叮嘱的,尽管被林鸿飞这么一个比自己年轻了一半的小年轻这么刺让他心里一万个不舒服,但却不得不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瞪完那乱说话的家伙,彭秘书这才回过头来对林鸿飞内笑道,“林总,您别误会,我们就是来当个见证人。”

  算你丫反应快!

  林鸿飞哼了声,他阴阳怪气归阴阳怪气,但也不会将这些秘书往死里得罪,无非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告诫这些秘书坐正屁股,不要以为自己好欺负而已……林鸿飞相信,自己这番动作真正的意思,这些人精似的的秘书,心中必然也明镜似的。

  直接忽略了彭秘书口中的“调解”一眨眼就变成了“见证”的事实,林鸿飞笑眯眯的道,“先说好,协商可以,见证也可以,领导们对我们公司与日本荻原模具株式会社这次的合同纠纷这么关注,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深感荣幸的同时,也惶恐不已,因为这么一点小事,竟然惊动了这么多的领导……”

  换成任何一个人来这么说,诸位秘书们的脸上早就见到了笑容,但换成了刚刚狠狠“提醒”了他们一番的林鸿飞,诸位秘书们的脸上非但看不到丝毫的笑容,反而心情跟上坟似的:领导们讲话通常也习惯这么说,可是在这么说的同时,后面必然会有个“但是……”……

  林鸿飞没有但是,他用了个差不多的近义词,“只是调解就免了,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损失巨大,以亿美元为单位计,间接损失更是没法计算,随着时间推迟的越久,损失也就越大,如果哪位领导觉得可以调解,那也行,我们的损失您负责就行。”

  那还调解个屁啊!听到林鸿飞这话,一票的秘书们不由得面面相觑:我们调解不成还要负责你们的损失?开什么玩笑?!

  可林鸿飞说的也没错,人家这次的直接经济损失都是以“亿美元”为单位来计算,这么大的经济损失,岂是调解就能够解决得了的?

  调解?也不是不行,可谁调解,我们的损失就由谁来负责,想要我们自己负责损失来成就你们自己的名声,那是不可能的。

  来之前,必要的功课还是要做的,大家已经知道这次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损失以及由此造成的间接损失是多少,经过日本驻共和国大使馆大使国广道彦以及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的社长武藤仟吉的游说,不少被说的心动了的领导们私下里也觉得这对“进一步发展中日友谊”是一个好机会,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可总归要尝试一下不是?而且这么多的领导一起出面呢,他林鸿飞就不考虑一下同时得罪了这么多领导会有什么后果?

  却没想到林鸿飞这家伙还真是个愣头青,当真是谁的面子也不买,这么多领导的面子,他竟然说不买就真的不买了。

  国广道彦铁青着一张脸,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他只觉得自己的一张脸以及大日本国的脸面都被丢尽了!

  却没有想到,他刚迈出去一步,就被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