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三三章 僵持

第一零三三章 僵持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八嘎!你……”

  作为日本驻共和国大使馆的副参赞,虽然只是一个副参赞,但求到他头上的共和国的政府官员不老少,省部级的也不在话下,在自己面前,那些共和国的省部级官员不也是对自己恭维有加,自己堂堂大日本国的副参赞,什么时候被一个中国人这么对待过?登时就要炸刺。

  嗯,这个炸刺,是林鸿飞心中的看法。

  但很遗憾,说完这句话之后,林鸿飞根本就懒得理他,定定的望着国广道彦,一脸的戏谑。

  戏谑?没错,就是戏谑。国广道彦甚至很明白林鸿飞那眼神中的意思:你就是这么管你的手下的?呵呵……不是故意来砸场子的吧?

  对于国广道彦来说,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眼前的林鸿飞根本没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甚至……在他的眼里,自己连与他平起平坐的资格也没有。话不怎么好听,但给国广道彦的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让国广道彦觉得异常荒谬:自己可是堂堂大日本国的特命全权大使啊,按照这个国家的算法,自己可是堂堂正省部级的高级领导,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小兵,有什么资格瞧不起自己?

  但是,无论如何,自己这个日本驻共和国大使馆的大使管不到人家的头上,如果他不鸟自己这个大使,那真的就是不鸟了,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把他怎么样,原本想着以势压人的国广道彦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他下意识的看看那肩膀上扛着央视标志摄像机的记者,再看看脸上的笑容异常灿烂的林鸿飞,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林鸿飞这个混蛋。他是故意激怒自己这边的吧?

  故意激怒自己?

  一想到这种可能,再想到自己被激怒之后肯定会勃然大怒而去,那今天来下跪道歉的事……想到这里,国广道彦忽然打了个哆嗦。

  轻咳一声,国广道彦看向副岛种臣。有些无奈的低声道,“副岛君,请向林君道歉。”

  “啊?!”副岛种臣完全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大使阁下不但不支持自己,反而要自己向一个卑劣的支&那人道歉?

  一时间愣住了,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大使阁下?”

  “呵呵……”林鸿飞在旁边很怪异的笑了两声,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虽然林鸿飞什么都没有说,但这两声“呵呵……”简直比一记耳光还要响亮的抽在了国广道彦的脸上,他太明白林鸿飞这两声“呵呵……”怪笑当中的意思了:你们日本人不是自诩服从性最强的吗?怎么今天你这个大使的话,连个小小的副参赞都敢不听了?呵呵……

  “副岛君,需要我再说一次吗?”被林鸿飞施展了“嘲讽”技能而心火大冒的国广道彦重重的道。语气已经是十分不快。

  “嗨!”

  事实证明,在日本,“下克上”也是需要足够的条件的,多数情况下,还是以“下服上”为主,虽然不明白大使阁下一定要让自己向林鸿飞道歉,但大使的话就是命令。略一迟疑,副岛种臣还是向林鸿飞低下了头,“林桑,刚才是我冒犯了,请您原谅!”

  面对一位外国副参赞的道歉,林鸿飞的表现真的是傲娇到了极点,他只是点点头,看都没看副岛种臣一眼,而是的对国广道彦道,“算了。早习惯了……大使先生,你让我请央视的记者们离开?那请问这些媒体是怎么回事?您为什么不让他们离开?”

  “这些媒体?”国广道彦看了一眼那些媒体,再看看一脸傲娇的林鸿飞,虽然心中恼火之极,还是道。“这些媒体的朋友是在知道了武藤社长要来向您的公司下跪道歉之后,自发的来的,我们没有办法阻止他们,他们有新闻报道的自由。”

  “没错,他们有新闻报道的自由,这个我赞成,”林鸿飞轻轻的鼓了鼓掌,脸上全都是笑,“央视的记者一样有新闻报道的自由。”

  八嘎!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么无赖?!

  好不容易被压下心头火的国广道彦登时被林鸿飞气的脸色有些发青,“林先生,如果你坚持让央视的记者在场,我个人认为这场道歉没办法继续进行下去了。”

  “我很奇怪,既然这些媒体都可以在场,”他伸手缓缓指了指周围的那些已经没有了之前锐气的媒体记者们,“那为什么央视的记者就不可以在场?我听说日本不是一个讲究媒体自由的国家吗,原来你们就是这么媒体采访自由的。”

  边说,他还一脸恍然大悟的点头,紧接着就是一脸的不屑。

  “我们认为这一幕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说明荻原模具株式会社是一个能够正确面对自己错误的公司,不像是某个国家一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犯下了慎重的罪孽,但即便是到现在,还在拼命否认侵略、否认南&京大屠杀,相比于某国政府,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认为荻原模具株式会社做的很好,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要记录下这具体重大意义的历史性的一刻,并且将他们交给央视来处理,有什么问题吗?”林鸿飞才不会给这些些屁股没坐正的记者们机会,笑眯眯的反问,“还是咱们国家的那条法律规定了,只有你们记者有拍摄的权利,我们没有?”

  林鸿飞这话一出口,国广道彦还没有什么反应,副岛种臣已经是一脸的恼火,记者们顿时一片忽然,但武藤仟吉……

  武藤仟吉的一张老脸顿时白的吓人:就算这次的事情过了去,但只要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心情好的时候,他们就将这段录像拿出来放一下恶心一下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还要拿出来放一下恶心一下自己……

  想当年,就连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的时候,日本都没有向中国人下跪过,林鸿飞这个混蛋,这是要将荻原模具株式会社赤&裸&裸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啊……八嘎!林鸿飞这个混蛋,良心当真是大大的坏了的!

  原本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下跪的武藤仟吉,这会儿仿佛大腿和小腿自动变成了一体的,没有了膝关节,再也贵不下去了……跪下去简单,可只要一跪下去,荻原模具株式会社就是日本的罪人,在日本社会甭想有一锥立足之地,会被无数的右翼集体唾骂,到了这个份上,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百分百的完了!

  狠!真狠!

  那些被大使馆和自己社里“发动”来报道的媒体报道这件事,那是荻原模具株式会社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之后有道歉的诚意,诚意十足,但如果这件事被上升到了国家和民族的高度,先不说武藤仟吉敢不敢下跪,只要他跪下去,就要做好在回到日本后能不能活过三天的问题……整个日本都认为这个混蛋丢尽了大日本国的面子。

  ……………………

  “武藤仟吉先生?”林鸿飞笑眯眯的望着武藤仟吉。

  所有人都读懂了林鸿飞那眼神中的意思,你武藤仟吉不是要下跪道歉的吗?你倒是跪啊,你倒是跪啊,但是这个时候的武藤仟吉怎么可能下跪?

  终于,记者当中有“爱好和平的中&日友好人士”看不过眼了,气愤的道,“林总,你就是这么对待武藤社长这么一位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反省的中&日友好人士的吗?你知不知道你的做法会给中&日友谊带来多大的影响?”

  “咦?”林鸿飞望着那位手中的摄像机上贴着南方某报标志的记者,这家报社是一家比较亲日的媒体,两手一摊,一脸的惊诧,“我做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吧?”

  “但是……”这位“中&日友好人士”想要指责林鸿飞,但细细一想,除了将央视的记者给喊了过来之外,人家林鸿飞确实还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做,顿时不由得一窒:他总不能指责林鸿飞将央视的记者给喊过来了吧?你们都能来,央视的记者难道还不能来?没有这个道理不是?

  至于央视记者是跟他林鸿飞穿一条裤子的,那更不能说了:指责央视记者是和林鸿飞穿一条裤子的,那岂不是等于变相指责自己是和日本人穿一条裤子的?

  想了半天,他终于招出来一条理由,“你对国广道彦大使先生不够尊敬……”

  “那你要我怎么尊敬他?”既然已经打算不给面子,那林鸿飞就直接做到底,反问道,“他来了,我亲自出来欢迎,这就已经足够表示尊敬了吧?难道你打算用我跪地迎接才算是表示对国广道彦大使的尊敬?话说回来,国广道彦大使先生和副岛种臣副参赞先生来之前也不给我们打个招呼,呵呵……”

  这谁不尊重谁的问题,已经很明白了吧?当然,这句话还是没说,但谁都明白,这声“呵呵……”就是这个意思。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程度,已经完全出乎了国广道彦来之前的想象,他叹了口气,扭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当事人,脸上满是同情和怜悯:“武藤社长,您的打算是?”

  你这次真的给自己惹了大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