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三一章 比话语权和影响力?哈……

第一零三一章 比话语权和影响力?哈……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桑,我代表荻原模具……”

  武藤仟吉对林鸿飞是有些印象的,但时间过去的比较久,他模模糊糊的只记得是一个很年轻的年轻人,看到出来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年轻人,而且自己还有些印象,尽管并没有很多陪同人员一起出来让武藤仟吉心里有些奇怪,但这并不妨碍他立刻上前,给自己营造出一个有利的形象来。

  “咳咳……”自己的老板认错了人,田中健三顿时尴尬无比,在后面轻轻扯了一下武藤仟吉的衣服,压低了声音道,“社长,这是林桑的秘书。”

  话不用多,这一点就行了,刚才还半弓着腰、带着一脸谦卑笑容的武藤仟吉顿时愕然,扭转头压低了声音问道,“田中桑,你确定?”

  他有些感激田中健三,如果对方真的只是林鸿飞的秘书,自己作为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的社长,居然向对方一个小小的秘书道歉,那传出去,自己在业内可就名声扫地了,到时候大家会怎么说?武藤仟吉那个老家伙竟然向对方的秘书道歉,连到对方面前道歉的资格都没有?真出现了那种情况,荻原模具株式会社会成为日本工业界的千古罪人的。

  “我确定。”田中健三点点头,努力给自己脸上贴金,“之前我拜访过林桑几次的时候,都是这位叫曹军的秘书在一边陪同。”

  “哟西,”武藤仟吉心中登时释然,又有些愤怒:我堂堂大日本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的社长,亲自到你们公司的门口来道歉,林鸿飞你个混蛋,不但不亲自出来迎接。竟然派了个秘书来羞辱我?!

  这个时候的武藤仟吉老鬼子倒是忘记了自己是犯了大错的一方了。

  “武藤先生,田中先生,还有各位媒体界的朋友们,我们林总对武藤先生以及诸位媒体朋友们的到来深感荣幸,”他扫了一眼这两人身旁陪同的那位省外事办的孙副主任。还有孙副主任旁边的那个一看就是日本人、但不知道是什么角色的家伙,又从那些中外媒体记者们的脸上挨个扫过,惟独没有单独提省外事办孙副主任的名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歉意的道,“我们林总肚子有点不舒服。现在正在卫生间,所以……”

  靠!

  **!

  操!

  曹军的这话一出口,旁边无数等着看热闹的人群登时爆出了各种各样的特色国骂!

  在这些被荻原模具株式会社以及日本大使馆“发动”前来采访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们当中,虽然多数都不认识林鸿飞,但不是还有少部分认识的么,这少部分认识的。立刻就为什么出来的是林鸿飞的秘书而不是林鸿飞本人讨论了起来,原本只是小范围的讨论的事情,眨眼之间就变成了几乎全部媒体们讨论的话题,见多了各种阴谋诡计的记者们脑中立刻浮现出各种各样的设想:林鸿飞故意躲着不见、林鸿飞借用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的态度、林鸿飞倨傲不尊不将重要外宾放在眼里、林鸿飞……

  大家都在等着看曹军怎么解释,都在等着看笑话,但谁都没有想到曹军居然给出了这么一个解释:尼玛那个该死的林鸿飞在厕所里拉屎!在有这么重量级外宾到来的时候,丫在厕所里拉屎!

  毫无疑问。能够被日本大使馆以及荻原模具株式会社“发动”前来的媒体和记者,肯定是脚站歪了的,不管林鸿飞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拉屎,他们总能找出林鸿飞以及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不对,现在这么好的素材,记者们怎么会放过?登时,一个个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疯似的冲向了曹军……

  ……………………

  还别说,“屎遁”这一招还真的给林鸿飞赢得了足够的思考时间,虽然还没有想出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但不算很好的办法总归是有了一个,想到这个办法的时候,林鸿飞甚至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我傻了我,狗&日的小日本不讲究,老子跟他们玩什么讲究的啊?”

  时间紧迫。林鸿飞不敢犹豫,他立刻抓起电话机,直接打给了老杨,“老杨,现在我手里有个能上《焦点&访谈》的栏目,你有没有兴趣?”

  《焦点&访谈》虽然才开通了几个月,但就是这几个月,《焦点&访谈》已经以“每期掀翻一锅老鼠屎汤”的精神,成了国内目前风头最劲的电视栏目,让无数的地方政府看到记者就忍不住两腿抽筋,担心这记者是不是《焦点&访谈》下来的记者……在这些地方政府领导的眼中,打着“反**”旗号的《焦点&访谈》,已经俨然成了央视以及中央领导的代表了,林鸿飞也是发了狠,好,你们日本人敢下跪是吧?你丫敢下跪,老子就敢接着……接下来之后老子在《焦点&访谈》上给你放出来,我倒是要好好看看,当老子要这么做之后,你荻原模具株式会社还敢不敢下跪?!

  但杨台长的声音顿时充满了警惕,“能上《焦点&访谈》的新闻我当然有兴趣,但小林,你不要告诉我这个新闻就是你们公司和日本人的这场经济纠纷……这可牵扯到了外交的大事,你可不能坑我。”

  “你觉得我是在坑你?”都这个时候了,林鸿飞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想要笑,“那老杨我给你说实话好了,没错,就是这个事,既然你知道这个事,那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比较有代表性,对于全国范围内的招商引资和设备引进都有着积极的和巨大的警示意味。”

  说到这里,林鸿飞深吸了一口气,“老杨,你知不知道,就因为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给我们提供的模具不合格,导致我们的生产必须往后推迟至少三个月……哦,现在是四个月了,在四个月内,我们公司的直接经济损失是多少?间接经济损失是多少?对上下游产业的损失又是多少?如果这个数字变成半年甚至一年,这些数字你们知道吗?”

  “这个……很多吗?”老杨被林鸿飞的这番话给惊了一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尽管在问了之后就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子:你说你闲的没事多什么嘴?

  “四个月里,我们公司因为不能投产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至少1.2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还没有详细统计出来,但保守估计不会低于20个亿美元……汽车产业是一个和上下游关联很密切、带动性很强的产业,这个你是知道的……如果放大到上下游、再放大到上下游企业的关联企业,您认为这四个月内,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给咱们国家造成了多大的经济损失?如果这个数字放长到半年,会是多大?一年后又会是多大?”

  “有这么多?”老杨的额头上汗水涔涔的冒了出来,声音都在发颤了,但这不是吓的,而是兴奋的,如果真的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那就像是林鸿飞说的那样,这真的是一个极有代表性的中外合作案例了,对全国范围内的招商引资以及设备引进都有着积极的和巨大的警示意义,这个事情在《焦点&访谈》上一播,央视功德无量啊!

  对于媒体来说,什么是政绩?这就是政绩!因为我们的积极提醒,给国家避免了更大的经济损失,这就是媒体最大的存在意义!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声音微颤,“鸿飞,你确定这是真的?你没说谎?咱们兄弟这么长时间了,你可不能坑我。”

  在这么大的一个政绩面前,什么外交部的抗议,什么影响中&日邦交之类,早就被老杨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外国人再重要有咱们自己人重要吗?开什么玩笑!

  “老杨,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什么时候坑过你一次,你说。”

  林鸿飞说的还真是实话,两人认识这么几年了,但被林鸿飞坑这种事儿,还真的一次都没有,老杨沉默了下来。

  老杨沉默了下来,林鸿飞也不说话,也沉默的等待着。

  足足一分钟,老杨终于开了口,“好,我拼着上面领导的责问,这事儿我给你揽下来了,你现在让人去把现在的画面拍下来,后面的我们来跟进制作……还有,这次的功劳你得全部让给我们。”

  央视在古齐省有记者站分站,但在北郡市没有,哪怕让在省会的记者站分站的记者立刻赶过去,时间上也来不及了,但如果由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自己拍摄交给央视,那就没有了任何问题。

  “成交!”

  林鸿飞心中一松:终于说动了这家伙,他笑道,“老杨,你别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成不?等这一期的《焦点&访谈》制作好播出之后,你看着吧,虽然会得罪一些人,但你们收到的赞赏更多……老杨你在高层领导那里可就出名了。”

  “哈哈……”老杨略有些得意的笑起来:林鸿飞的话,正正的戳中了他心中的痒痒处。

  放下电话,林鸿飞长吁了一口气,望着窗口,尽管视线所及之处没办法看到外面那些屁股没坐正的记者和媒体们,但林鸿飞的目光方式已经穿透了办公楼的墙壁,落在了那些混蛋们的身上,目光之中全都是冷笑和轻蔑:与央视比话语权和影响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