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二三章 日本人都是活雷锋

第一零二三章 日本人都是活雷锋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喂……喂喂……”说了好一会,竟然没有等到林鸿飞的回音,李.艾科卡以为又是信号出了什么问题,登时咒骂道,“这该死的国际长途信号,以后我该用卫星电话……”

  “不,艾科卡,我在听着呢,”林鸿飞忙道,“不用别的了,就世达吧,我知道他们是一家非常善于处理国际贸易争端的著名律师事务所,当然……”

  “也是一家死要钱的律师事务所!”林鸿飞和艾科卡异口同声的道,说完,两人都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这可真是默契。

  “既然你对世达有所了解,那就世达吧,”李.艾科卡也没有什么意见,“你给他们发一封简单的情况介绍传真,最好连同合同上面相关规定的复印件以及问题的照片……这个就算了,传真传过去的照片简直就是一堆狗屎!你只要将合同上的相关信息传过来就好,最多三天后他们就会启程赶往共和国,你记一下传真号码,是……”

  将号码记了下来,林鸿飞心中一动,问道,“艾科卡,要我安排我的私人飞机去接一下他们吗?”

  “不用,”李.艾科卡并没有明白林鸿飞示威的心思,但他的回答却异常的打击人,“他们世达律师事务所有自己的公务机。”

  我靠!

  尼玛!

  **!

  这些脏话,就是林鸿飞所有想要表达的心情:一个律师事务所,竟然有自己的公务机……尼玛这还有没有天理?!

  “鸿飞,你们怎么和日本人打起官司来了?”鲍俊宇的语气很凝重,“日本驻共和国大使国广道彦刚刚从我这里离开,他表达了对你们公司与荻原模具株式会社之间关系的忧虑……小林,如果这件事能私了。那就私了了吧。”

  鲍俊宇的压力确实很大,日本驻共和国大使馆大使亲自来拜访自己,谈话的重点更是日本荻原模具株式会社与共和国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之间的纷争,傻子也能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了,更何况是做了多年外交工作的鲍俊宇?秉承着“外交无小事”的原则,在国广道彦离开的第一时间,鲍俊宇就打通了林鸿飞的电话,希望能够劝说林鸿飞把这件事私了……也就是林鸿飞以及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换成其他的公司,哪里用这么麻烦?

  “私了?”

  林鸿飞笑了。他知道,鲍俊宇这其中固然有对中&日关系之间的担心,但最主要的还是担心自己打不赢这场官司,至于中日关系会不会因此而受到什么影响……开什么玩笑?!改革开放了这么些年,现在全世界的资本家们都意识到了来共和国投资设厂的好处。因为一家企业而影响两国经济往来的大局?你还能说出一个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来吗?

  笑罢了,林鸿飞信心满满的对鲍俊宇道。“鲍部长。您放心,这次的事情是日方荻原模具株式会社严重违反双方约定的合同,并且在被发现违约之后态度恶劣,拒不承认……我认为这场官司很有代表性,随着咱们国家的企业逐渐发展壮大,必然会与外国企业之间加强合作和交流。我认为我们这次的行为。对于后来类似的贸易争端会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下面的不用林鸿飞说,鲍俊宇也明白接下来林鸿飞是什么意思了:合作和交流加强的同时,争端和摩擦也会频频出现,这次委屈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那么将来呢?所有和外国的公司发生了合同纠纷以及其他商业纷争的公司,全都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大板打下去?那可不成,外交部指不定就被人指着鼻子大骂是卖国贼部了。而且林鸿飞说的没错,这次的官司,对于未来出现的类似情况却是很有借鉴意义……最起码大家都能知道,原来咱们和外国人发生了纠纷之后,不但能和他们打官司,而且竟然还能打赢!

  这就足够了!

  “好!”

  想到了这其中的积极意义以及外交部可能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带来的政绩,鲍俊宇顿时精神一震:这才是符合老人家“摸着石头过河”理论的做法,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摸着石头过河”的吗?他当机立断,“小林,该怎么做的,你尽管去做,部里全力支持你们公司维护自己公司正当利益的行为,我会立刻将这个情况向部长以及部党委会汇报……对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大律师?”

  这毕竟是共和国一次比较有代表性的国际贸易争端,鲍俊宇认为必须高度重视起来,请几个国内比较著名的律师还是很有必要的。

  “谢谢鲍部长您的好意,”出乎鲍俊宇意料的是,自己的要求竟然被林鸿飞拒绝了了,只听林鸿飞受到,“我们已经轻了美国纽约的世达律师事务所来帮我们处理这场国际贸易纠纷,这个世达律师事务所是一家擅长于处理国际商业贸易纠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在这一领域很专业。”

  “这个叫……嗯,世达的律师事务所很有名吗?”鲍俊宇却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

  虽然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但这个外来的和尚会不会是个结巴?

  “非常有名,他们被称为是华尔街最成功的律师事务所之一,有2000多名雇员,去年一年的营业额超过21亿美元,”林鸿飞道,听着似乎这位外交部副部长似乎并不感到太奇怪的样子,想了想,干脆更换了一个角度,“鲍部长,您知道的,美国的很多政客都是出身于律师,这个有40多年历史的世达律师事务所也是如此,他们这里虽然没有出过总统,但据我所知,从成立到现在,世达律师事务所曾经先后出过一位副国务卿,一位副财政部长,至少二三十个国会议员以及至少百名以上的州议员。”

  “……”鲍俊宇顿时被林鸿飞的话给震惊的几乎无语凝噎:林鸿飞你个混蛋,这个世达律师事务所这么大大的来头?你丫早说啊!一个曾经先后出过副国务卿、副财政部长、国会议员乃至于州议员的年营业额几十亿美元的超大的律师事务所,在政治方面的影响力那能小的了吗?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么说,这场官司你们能打赢?”

  “是肯定能打赢!鲍部长您是走外交工作的,知道在美国,那些该死的律师为了能赚钱,能把黑的说的白的,也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我告诉他们,我一分钱的佣金都不会支付给他们,但如果他们能帮我们打赢官司,在去掉日本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给我们的实物赔偿之后,他们可以拿走八成的现金赔偿,剩下的两成给我们,这可是很少有的好条件,我想不出来世达有什么不努力工作的理由。”

  鲍俊宇是听说过美国的律师们的恶名的,就像是林鸿飞说的那样,为了金钱,他们真的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只是美国的律师们的基本功,在美国律师界有这么一句名言:如果你立志要成为一名做律师,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你的良心掏出来喂狗。毫无疑问,这次日本人碰到了美国最成功的、而且是在国际贸易方面专精的律师事务所,他们倒大霉、倒血霉了!

  说起来很好笑,日本人不怕中国人,但却怕美国人,这个国家的人的矛盾性格在这一刻彻底的显露无疑。

  只是一想到其中的八成赔偿金都要被美国人拿走,鲍俊宇顿时就有些不舒服,“八成让美国人拿走?那会不会有些太多了?”

  “没办法,”林鸿飞当然不会说其实世达拿走的是6成,还有两成归了李.艾科卡,以换取克莱斯勒汽车在这件事上的声援,他两手一摊,脸上全都是无奈,“这样最起码我们还能落下两成,至少也有三四百万美元,事情在一个月之内估计就能够得以解决,如果不找这种在国际上有名的大律师事务所,我们和荻原模具株式会社的官司最少也能拖个三四年……最后我们还不一定能赢,就算能赢,能够获得的赔偿也未必有这两成多。”

  林鸿飞这么一说,鲍俊宇没话说了,林鸿飞说的是大实话……尼玛!该死的国情就是如此!

  那么对于年营业额首次首次史无前例的超过了21亿美元的世达律师事务所来说,一笔自己可能获利过千万美元的官司,那绝对也是一笔大生意了,对于这笔业务,他们高度重视。

  更难得的是,在对中国人发过来的资料进行了分析之后,他们惊讶的发现,这长官司几乎没有任何的难度,几乎一个随随便便刚入行的小子都能做好。

  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傻事来的世达的分析师们,最后只好将原因归咎于一点:听说日本人都是活雷锋。

  “好了,先生们,女士们,”艾略特.劳伦斯.斯皮策敲了敲屁股下面的桌子,坐在桌子上的这个家伙看上去意气风发,“让我们到日本牌提款机那里去取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