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零三章 一个玩笑导致的血案

第一零零三章 一个玩笑导致的血案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战中被美国人揍的鼻青脸肿、连满嘴的牙都被美国人给敲掉了的日本人对美国人是有心理阴影的,但这个天生欺软怕硬的民族又有个无比优良的“优点”:对于那些能将他们揍的鼻青脸肿、打的他们五肢俱费的的强人,不管是呵卵子还是舔沟子,他们总之极尽谄媚之能事,同时对于强者的一切都是无比羡慕。

  “明白,老板,我明白……”水井次一郎激动的嘴皮子直哆嗦,整个人语无伦次,他觉得自己的两条腿都发软。

  每一个在美国生活的日本人都想要融入到美国人的社会和生活当中去,为此他们不惜卑躬屈膝,当然,这种卑躬屈膝在他们看来是正常的、也是应该的,至于融入美国真正的上层社会?天啊!不要说融入进去,有机会见识一次已经可以让无数的亲人羡慕的发狂了,这人也立刻就会成为整个所在日本人群体的焦点,社会地位都会随之立刻提升。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老板,我可以知道会有什么大人物吗?”

  不等林鸿飞说话,他又连忙说道,“老板,您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到时候失礼……”

  不管水井次一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林鸿飞并不介意,让自己的员工意识到自己老板的能力其实是意见好事,“有美国国会的参议员和众议员,有美国商界的著名人物,有好莱坞的大明星……全都是你经常能够在电视上看到他们身影的人。水井,你还有什么问题?”

  美国国会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们都会出现啊?水井次一郎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激动了。整个人激动的甚至有些木然,“没……没有了……”到了这个时候,当极度的兴奋之后,他反而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紧张,只是那种既羡慕想去,同时心中又无比自卑的表情无论怎么遮掩都遮掩不住,懦懦的道,“不过老板。从实验室到华盛顿有差不多2800英里……”

  林大老板大手一挥,那动作真叫一个豪迈,“没关系,我会派我的飞机来接你……”他认真的看着水井次一郎,“水井,你要明白,这是对你的奖励。”

  水井次一郎还能说什么?这个时候的他。唯有激动的痛哭流涕。

  尼玛老子终于也有一天能够见识到真正的美国上流社会是什么样子的了啊,这简直就是值得我吹嘘一辈子的谈资。

  旁边的日籍研究人员听的口水都流成了河了,当然,美籍研发人员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全都用无比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望着:尼玛!就像是老板说的那样,这他妈可是真正的大场面啊!这他妈才是真正的美国上流社会啊。水田那个幸运的家伙竟然有机会去见识一下这种传说当中会出现无数大人物场合,真是……真是……让人嫉妒啊。

  “只要大家像水田一样努力工作,你们将来也有机会,”人心可用啊,林鸿飞心里感慨着。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临时起意的办法竟然有这么出色的效果,不过这样更好。

  “我们实验室的股东李.艾科卡先生已经准备竞选参议员,并且已经募集到了足够的竞选自己,先生们,你们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吧?是的,我们的一位股东会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美国国会参议员,美国社会真正的大人物,所以我要对你们说的是……”

  他从每一个充满了激动和憧憬的人的脸上扫过去,

  “先生们,女士们,对你们而言,这可是其他任何公司都没有的机会,但是现在,只要你们认真努力工作,我保证,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认识这些大人物的机会,就算没有机会认识这些大人物,公司也会根据你们不同的贡献给你们介绍不同的人认识:这些大人物的秘书、亲人、子弟……我想你们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没错,权利的影响力……”

  “上帝!”

  “老板,你就是伟大的上帝!”

  林鸿飞接下来已经没有办法继续说什么了,原因很简单,他被兴奋的公司员工簇拥着,如同膜拜上帝一般的膜拜着他,每一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狂热的光芒:在美国这个看似充满了公平、自由和民主的社会里,实则阶级和等级无处不在。

  每个人都有往上走的想法,但往上走又何其艰难?但是现在,老板在自己等人的面前展示出了一条捷径!

  千万不要以为资本就不讲人情了,真实的情况是,为了更好地让资本自身得到发展,在需要讲人情的时候,他们比中国人更加注重人情,否则你以为他们闲着没事就举行那么多的聚会、宴会、舞会……各种名目繁多的聚会,是钱多了烧的?

  ————————————————————————

  既然来了美国,花旗银行总归是要拜访一下的,毕竟人家给自己提供了一笔总价值为2亿美元的五年期无息贷款。

  当再次步入那个熟悉的纽约时报广场的花旗银行分行的时候,林鸿飞笑了:哈,熟人!

  “杰西卡小姐,你是在这里特意迎接我的吗?”

  林大老板毕竟还年轻,二十岁出头的他正是好玩的年龄,童心忽起的他忍不住同这位熟悉的金发碧眼大白妞开了个善意的小玩笑。

  但是林大老板失望了,当看到这个在无数次的噩梦中出现过的家伙之后,杰西卡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一声能生裂丝帛的惊叫:“啊……”

  那表情就像是在大白天遇到了鬼。

  凄厉的声音绝对比骤然响起的防空警报声更加恐怖,以至于一声凄厉而高亢的尖叫声不仅吓的好几位正在填写单据的客户手中的笔跌落在了柜台上,甚至还有一位脚上蹬着一双高跟鞋正婷婷袅袅的走在光洁的大厅中的美女脚下一滑,直接跌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尖叫……有了杰西卡这一声尖叫的对比,林鸿飞觉得这位跌了一跤的美女的叫声就温柔的多了。

  老实说,连林鸿飞都被这一堪比帕瓦罗蒂高音的嗓子给吓到了,他忙不迭的后退两步,一直等杰西卡不叫了,这才放下紧捂着耳朵的手,有些不满,“杰西卡小姐,你是花旗银行的客户经理,难道你的职业素养就是这么体现出来的吗?”

  “呃……这个……我的工作啊!”杰西卡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行为的不妥之处,脸上先是一红,继而顿时变白了……如果说刚才的反应是“简直就像是在大白天遇到了鬼”,那么现在的反应就是“真的在大白天遇到了鬼!”

  这一声尖叫和杰西卡的工作有什么关系?还没等林鸿飞想明白这位曾经接待过自己的客户经理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的时候,托马斯经理已经颠颠的跑出来了……花期银行的预警系统的反应速度还是非常的快。

  “林先生,您好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效劳的?”

  胖胖的托马斯上来先是一阵极奴才的请安问好,转过身去,立刻就变的凶神恶煞,“杰西卡小姐,我对你的表现十分失望,鉴于你正是在观察期间……现在,你立刻去财务结账,从今天开始都不用来了。”

  “先生,我……”刚刚还明艳动人的杰西卡小姐此刻如同一朵被狂风暴雨摧残过的花朵,不仅被狂风从花枝上吹折到了地上,还沾满了泥水、残败的花瓣散落的四处都是……她想要向托马斯求情,但深知公司规章制度的她知道那根本不可能、

  “怎么个情况?”林鸿飞有些奇怪,不过就是尖叫了一声么,至于到了要开除人的程度?

  “林先生,杰西卡小姐违反了我们花旗银行的制度,因为她冒犯了我们花旗银行最尊贵的客人,所以按照银行的规定,我要开除她……”他指了指此刻花容失色、如同躲在角落里自己划火柴取暖的卖火柴的小女孩一般的杰西卡,“相信杰西卡小姐很明白公司的规章制度的。”

  林鸿飞愣了愣,上一世多年在美国生活的经历,让他没费多少工夫就想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家位于纽约时报广场的花旗银行分行算得上是花旗银行的门面级别的分行,是仅次于总行的几家“战略级”的、用于展示花旗银行实力和地位的银行,能够在这家分行当中工作的花旗银行职员,哪怕是最普通的一个,也是所在领域的精英级人物,在这里,拿着令无数同行们羡慕的高薪,享受着让无数同行们羡慕的待遇。

  毫无疑问,杰西卡也是客户关系管理这一行的精英,但很可惜,她犯了错,不管她是因为什么犯了错,但犯了错就是放了错,根据不同的需要,资本有时候有情,有时候却冷漠无情,如杰西卡这般的客户关系精英,在共和国可能是真正的精英阶层,但很遗憾,在美国其实并不是很缺乏,不但不缺,只要花旗银行发出一则招聘启事,立刻就会有无数的客户关系经营精英冲上门来。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既然花旗银行不缺这类人才,也不担心招不到合适的人,那犯了错的杰西卡自然就只有一个命运:被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