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九九七章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损?

第九九七章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损?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某些部门绝对不会想到,他们自作聪明、或者说自以为是的做法完全激怒了林鸿飞和安乐乐这两个人。

  就像是林鸿飞和安乐乐说的那样,这是我的东西,我也是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从小受着为国家付出和奉献的熏陶,如果你老老实实的过来找我,说你们需要这些东西,我也不会不给,了不起直接分你一半就是,钱都不带要的,可你丫的竟然敢跟老子玩这小聪明,那就不好意思了,你以为自己很聪明?你以为不让我出国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天真!

  幼稚!

  敢未经老子的同意就惦记老子的东西?去死吧!

  虽然没办法出国,但同阿芙罗拉联系还是没有问题,虽然林鸿飞敢保证自己的电话和手机一定被窃听了,但窃听就窃听吧,既然已经决定这么玩,他也不在乎了:老子这次就跟你们好好玩一玩!

  这次,咱们不玩阴的,玩光明正大的阳谋!

  …………………………………………

  “头儿,你说咱们这次是不是弄巧成拙了?”舜耕市的某栋建筑里,某个国家安全部门的头儿对自己上面更大的头儿苦笑着道,“现在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和林鸿飞同志解释一下这个事?”

  林鸿飞猜测的其实差不多,他们一开始的打算只是先把东西攥在自己手里之后再和林鸿飞讨价还价,这么做。当然也有自己的考虑:万一林鸿飞舍不得给怎么办?现在东西在咱们自己手里,那自然就是咱们自己收了算的。

  航天级的钛合金啊。这可是咱们国家到现在为止根本就不能生产、“巴统”对国家禁运的好东西,就算是前苏联,解决这种钛合金生产工艺也不过不过就是不到10年的事,生产成本还昂贵到要死。

  他们也没想到要直接昧下心来直接一点不给林鸿飞,但谁知道林鸿飞这个徐蛋竟然就这么警惕,把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头儿也是苦笑,“解释?怎么解释?你觉得就算我们解释了,林鸿飞这小子会听吗?”

  听到这话。这位顿时无语了:估计是不会听……但是,不会听是一回事,咱们总不能让情况就这么继续街下去吧?事情真的继续僵下去,对大家谁都没有好处……在更上面的领导那里,自己不免也要落得一个办事无能的“好评。”

  “算了,还是找军方的同志帮帮忙吧,”头儿一口气将一根烟抽掉三分之一。目光望着远处,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悠悠的道,“根据咱们掌握的资料,林鸿飞这个同志虽然有点……不过对他老爹还是很尊敬的,或许咱们可以在他老爹身上找找突破口。”

  唉。摊上这么一号老爹,真是林鸿飞的不幸。莫名的,这位下属心中忽然冒出来一个本来绝对不应该出现的想法。

  ————————————————————————

  林卫国果然是来了,当上面的某位领导找他谈心,并且隐晦的告诉他。你儿子手里现在有一批国家很紧缺的战略级金属,希望林卫国同志你能说服你儿子。把这批金属卖给国家……嗯,这批金属对国家的国防建设和国民经济的发展很重要,我们都知道这么做有些对不住你儿子,但没办法,为了国家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要做出一些牺牲,林卫国同志,你是对吧?

  林卫国还能怎么办?多年来受到的党性教育让他立刻站起来立正敬礼,“请领导放心,我保证一定以最大的努力完成任务!”

  这位领导放心了:这次总算是对得起朋友的嘱托了。

  但这位领导绝对没有想到,林卫国同志一转头就把自己给卖了,听完自己家老头子将舜耕军区某副政委同自己谈的话之后,林鸿飞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爸,你怎么会跟我说这些?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呵呵……”林卫国挠挠头,想想自己前几年逼着儿子交出来的那些好东西,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老脸不由得微微一红,“社会在发展嘛,既然社会在发展,人的思想也要随着社会的发展在进步,上级发下来的文件上都说明了,奉献还是要讲的,但讲风险是一回事,奉献也要量力而为,不能因此而阻碍了社会的发展。”

  “还有这样的文件?”林鸿飞不由得愕然,“那那次您过来的时候得把那份文件拿过来给我看看……能听到这种声音,当真是不容易。”

  确实是有些不容易,尤其是在讲究奉献、讲究付出的军队系统里面,竟然能够出现这种文件,林鸿飞也只能感慨,改革开放的威力确实是太大了。

  林卫国咧咧嘴,决定赶紧转移开这个话题,而且同时,他也确实是有些好奇,“这批金属材料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国家这么兴师动众?”

  “一种高强度的钛合金棒,嗯,是一种在室温下拉伸强度在到之间的高强度亚稳定β钛合金,”看自己的老爹一脸的茫然,干脆给他做了个比喻,“美军航空母舰的甲板钢的屈服强度大约在800到左右,价格好像是几万美元一吨,这种高强度的钛合金不但在拉伸强度和屈服强度方面全面优于美军最先进的航母甲板特种钢,同志重量很轻,不过就是生产成本很高,据说在前苏联时期,这种高强度呀稳定β钛合金的生产成本是每吨近百万美元。”

  “每吨近百万美元?!我滴个老天爷!”

  听到儿子的这话,林大师长的眼珠子差点儿掉在地上,他真的有些被吓住了:现在。国内的建筑用钢筋才几百块钱一吨?可是现在,自己的儿子告诉自己。儿子手中被国家觊觎的东西,每吨的价值是几百万……单位还是美元!

  林鸿飞点点头,“在美国和德国、法国的生产成本据说要略低一些,但也低的有限,钛金属很难被加工,尤其是合金,各方面的性能指标又很高,比市面上的那些民用级的和工业级的钛合金的性能指标高一大截。成本自然要很高。”

  在部队里呆了这么多年,林卫国自然知道材料这个东西,有时候性能提升一点,成本都要上升很大一截,他点点头,“美国人和德国人、法国人也能生产,那日本人呢?”

  “不知道。”林鸿飞想了想,貌似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日本在钛合金和碳纤维等新材料方面取得了一些突破?虽然不确定取得突破的是不是这种航天级的钛合金,但日本在新材料方面的水平确实处于世界顶端,三井特钢、住友金属等日本财阀在金属方面的研究甚至在某薪面比美国人还要厉害,便道,“不过想来以日本人的水平。就算没有突破也差不了太多了吧?说不定也就差临门一脚的事。”

  “啧……”

  听林鸿飞这么说,林卫国顿时又是一阵牙疼,“那你说,如果给国内的金属材料研究所一些样品,他们大概能用多长时间研制出来?”

  “10年?我觉得这是最乐观的估计了。”林卫国牙疼,林鸿飞也在咧嘴。“新材料的研制很麻烦,哪怕有样品都不行,生产工艺是个大问题,有时候融化的液态金属在搅拌的时候多搅拌或者少搅拌两下、顺时针搅拌还是逆时针搅拌都对最终的材料性能有影响,以国内在新材料方面的研制水平,哪怕国家不限制研究经费,能10年出结果都是最乐观的估计了,但是国家现在的经济情况……”

  林卫国立刻就跟着自己的儿子无比牙疼的咧嘴:经费?

  国家现在最紧缺的就是经费!没看到国家现在连军队这一保证国家和执政党地位的暴力机器都开始大力裁撤了么,这其中固然有军队庞大臃肿、能力低下的关系,但谁敢否认这不是为了腾出更多的钱来发展经济?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你总还是要拿出一点来的,在你手里也太惹眼,”林卫国沉吟了一下,认真的对林鸿飞道,“这东西对国家很重要,要不是这东西太重要,让某些人乱了方寸,他们也不会这么乱来。”

  听自己老爹这么说,林鸿飞也笑了:可不是么,如果不是某些人乱了方寸,导致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也不至于让自己老爹亲自出马……你当这次林卫国是免费来当说客的?就算林卫国什么都不说,只要事情成了,这就是一份巨大的功劳,虽然档案上不显,但关键时刻就体现出用处来了。

  “放心吧,我有分寸,只要他们过来好好跟我说说,道个歉,再把给我的限制取消,我按照市场价给他们三分之一……算了,还是四分之一吧,总要跟他们一个教训。”林鸿飞笑着点头。

  四分之一?这个数量已经不少了,4.86吨的四分之一就是1.215吨,钛金属的密度本来就低,就算是合金,这种级别的钛合金,密度也高的而且儿子说的对,总要给他们一个教训,免得儿子以后继续被人欺负,他只是有些担心,“你不怕他们跟你硬抢?”

  “我还就不信了,他们真的敢直接跟我硬抢?”林鸿飞冷笑一声,“这些东西到了自己的手里之后,他们还可以想办法再从自己手里弄到些,可如果真的硬抢,那可就是真的彻底跟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撕破脸皮了。”

  “实在大不了我直接让人毁了,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这东西对我来说属于锦上添花,有当然更好,没有也无所谓,不就是百十多万美元嘛,你儿子我丢得起,就当是丢水里打水漂玩了。可我就不信他们也玩得起、舍得这种好东西,并且还做好了玩这个游戏的心理准备。”

  有人会说,撕破脸就撕破脸,你丫林鸿飞不过是一介小小的商贾,了不起再加上一个前缀:享受副厅级待遇的副处级国有企业领导,和某些强力部门作对?收拾你了也就收拾你了,收拾你还不跟收拾一只小鸡仔似的,你林鸿飞以为自己是谁?!

  能这么说的绝对是智商低于80的,先不说别的,林鸿飞一出事,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现在正在进行的几个项目立刻就要陷入停摆状态,尤其是已经可以预期的那个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汽车城计划,立刻就会陷入停顿!

  这可是一个年产值数千亿、将来有可能上万亿的庞大的汽车生产基地啊,这就是古齐省领导们的命根子,谁敢动林鸿飞,他们就敢跟谁拼命!

  惹恼了一个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林鸿飞是一点背景都没有人的**青年么?这小子的老子虽然不怎么样,但架不住他有个好老丈人,更架不住他老丈人的老爹是党国的擎天玉柱,玩玩这些小手段也就罢了,玩真的?

  摊开了说,某些强力部门,更多的就是为这些强力人物服务的,当真以为这些强力部门一点顾忌都没有?如果不是顾忌深沉,他们也不会用这种方式了,完全可以等林鸿飞的这批钛合金到了国内之后直接弄走,连解释都不给一句的……到时候光是太极推手就能将林鸿飞推的晕头转向。

  但就是出于这些顾忌,事情发展到现在才一直处于可控的状态之中,但林鸿飞一拍两散的话还是吓了林卫国一大跳,“儿子,你不是说真的吧?”

  “这也不一定啊,”林鸿飞扫了一眼自己家老头子肩膀上的那个肩章,以及领口的领花,“做事嘛,总要讲究个好商好量,你好我好才是大家好,可如果真的有人以为可以靠着自己的手里的权利玩硬的,那就这么玩好了……反正我也有关系在上面反咬一口,就说因为某些人的无能,竟然连这么宝贝的东西都给弄丢了,应该被狠狠的打屁股。”

  “你……”林卫国指着自己的儿子,哭笑不得,“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损?”

  林鸿飞你丫能不能不要这么损?与此同时,这也是某人的心声……他心中的想法和林卫国惊人的一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