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九五五章 一辈子也就一次的机会

第九五五章 一辈子也就一次的机会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总算张元乾还保留了一丝的理智,他犹豫了一下,向林鸿飞问道,“有人拦着我们不怕,可有人设路障什么的我们怎么办?”

  “好办,有这两个大家伙呢,”林鸿飞指了指正在紧急往7907和74135这两个怪物一般的大家伙的前面加装一个类似于推土机的铲斗的那些人,“别说只是路障,就算前面挡着一辆坦克,这玩意儿都能给推开……我就不信某些人敢把桥炸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林鸿飞一脸的狰狞。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张元乾和谭庆两人对视了一眼,重重的点头:“成!林总,您放心吧,这趟老子出去的时候把所里的枪支弹药都带着!”

  至于出这种任务带上枪支弹药是否合理,谭庆和张元乾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了,他们虽然不知道太多,却也知道自己就是这一场战争的先锋官,只要打赢了这一场遭遇战,不管自己的办法光不光彩、合不合法,打赢了就是硬道理,林鸿飞这两年堆沙子一般的把钱往咱们派出所里扔,为啥?还不就是在这个时候让大家伙儿拼命的么。

  ……………………

  “林总,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的弓自强,看到林鸿飞竟然安排了警察全副武装的随行,心里不由得开始打颤。

  他好歹也是在体制内呆过的,这事儿如果换成那些暴发户老板,说不定就被糊弄过去了,但弓自强在体制内工作的经历还是让他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些警察的不同:这……怎么看上去跟打仗似的?

  “放心吧,没事,”林鸿飞笑着拍拍老弓同志的肩膀。“就是为了少些麻烦……”

  他指了指眼前的这两辆车,“这两辆车可没有牌,属于非法上路,我担心路上有交警来找咱们的麻烦,让派出所的警察同志们跟着一起去,也能省点儿麻烦……怎么说这25辆工程机械也是价值800多万,小心一点总是应该的,免得有些小蟊贼乱打主意。”

  是这样的吗?弓自强有心想要不信,可现在的情况,还由得自己不信吗?

  “诚哥。有个新闻你要不要?”

  “新闻?”听到林鸿飞这么说,方诚顿时就是一个激灵,能被林鸿飞称为新闻的新闻,那能是小新闻吗?立刻坐直了身子,笑道。“小林,你这么说可是在打我的脸呢。多少人想要给你做个采访都没有机会。你这主动给我送新闻,是不是知道我这段时间正好有个上升进步的机会?”

  这么巧?听到方诚这么说,林鸿飞也是愣了一下,“诚哥,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得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了。这新闻轰动肯定是轰动的,但往好了发展还是往坏处发展这个还不一定,如果是往好处发展,估计你立刻就能成为国内的顶级名记。可如果往坏里发展……”

  方诚也是做了七八年的新闻采访了,岂能不知道林鸿飞这没说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这个新闻有让自己成为国内顶级名记的可能,其中的风险自然也就不是一般二般的大,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但意识到这一点的方诚反而兴奋起来:做记者的,就没有一个不想要弄到那种具有全国轰动性的新闻的,一个记者,哪怕一辈子只报道这么一件事,就能奠定自己在媒体界的地位,可是同样的,这种新闻又哪有那么好找?新闻的轰动性是直接和这个新闻的危险性挂钩的,换言之,越是危险的新闻,将来造成的轰动性效果也就越大。

  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不仅是在投机领域适用,在任何领域都适用,方诚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就下了决定,他笑呵呵的对林鸿飞道,“小林,有这种新闻你还能想到诚哥我,诚哥我记住了,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说句话,只要这次新闻之后你诚哥我过来这一关,以后媒体方面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已经将这其中存在的危险告诉了他方诚,既然他方诚在知道了其中的危险之后还愿意做这个事,那自己就没有拦着的理由,“那好,诚哥你请个假,带着暗访设备下来吧,嗯,到了北郡市之后你到这个地方去……”

  林鸿飞给方诚报了一个北郡市的地址之后,道,“这套房子是我的,平日没有人住,也隐蔽,到了北郡市你就住那里吧,里面各种生活用品和被褥都齐全,钥匙你问看大门的老头要,就说是我给你的。”

  “好的,我记下来了,等到了北郡市之后我给你打电话。”对于林鸿飞的好心,方诚没有拒绝,做了这么多年的新闻,他当然知道在新闻采访地有个可靠的“基地”有多么重要,这地方说不定到时候在关键时刻能救自己一命。

  “好。”林鸿飞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

  挂上电话,方诚望着桌子上红色的电话机,愣了好一会儿,只感觉自己这会儿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这么一个无数的记者们梦寐以求的大新闻就落到了自己手里了?还是自己弟弟的那个大学同学主动给自己送上来的?

  有时候他也感慨,这才两三年的功夫啊,当年那个还需要自己照顾的小副厂长现在已经成了共和国经济界和企业管理界知名的年轻人,他创造的奇迹被报纸和电视等各种媒体连篇累牍的报导,以前是这小子求着自己帮忙,现在,哪怕是央视,想要给他做一个专访都要看他的时间安排……老话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可现在,这才分明过去两年多嘛。

  他是真的看不懂自己老弟的这个大学同学了,他当然知道林鸿飞是在利用自己,但那又怎么样?对于自己来说,好处是实实在在的,这就够了。

  ……………………

  “小古?”方诚对着在外面大办公间里的古志强大喊了一声。

  “头儿,您找我?”古志强屁颠屁颠的从外面跑进来,天有点热了,在大办公室里和大家伙儿一起用一个三间大办公室的他,有些羡慕自己的头儿:头儿不但自己有一间**的办公室,屋子里还有空调唉……

  “嗯,”方诚点点头,“去,把门关紧。”

  已经把门关紧了啊?古志强不解的眨了眨眼,但下一刻,他就开始兴奋起来:难道老大要和自己说什么很重要的事?

  一想到这一点,古志强顿时兴奋了,忙屁颠屁颠的将已经关紧了的办公室门再次关了一遍,这才挺胸叠肚的站在方诚的跟前,“头儿,您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吩咐吧,小古我肯定给您办的漂漂亮亮的。”

  “我要出个新闻,挺危险,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你去不去?”方诚直视着古志强的双眼,放满了语速缓缓的说道,“话我先给你说在前面,如果这个新闻最终成了,肯定是个轰动性的大新闻,你小子有八成的希望能混一个带空调的**办公室,参与报道过这么一档子事,以后你一辈子都跟着受益,可如果不小心,也不是没有丢小命的可能。”

  “头儿,来大活了?”

  既然是在央视里面做记者的,古志强没有可能不知道自己老板这番话真正的意思和含金量是什么,他根本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珠子充满了兴奋之意……话说,作为央视最底层的苦逼小记者,他已经期待这么一个能够一飞冲天的机会很久了。

  至于危险?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很危险,走在马路上能莫名其妙的被车撞死,喝口水能莫名其妙的被呛死……死的可能性多了,要做的这个事情不过就是将这个危险性给放大了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只要能够和头儿一样混上一个**的办公室,下次分房的时候混上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危险点怕什么?

  “嗯。”方诚点点头,想想小古这几年跟着自己鞍前马后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忍不住就多透漏了一点消息给他,“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新闻,不过这事儿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林鸿飞林总给我说的。”

  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林鸿飞林总?古志强愣了一下,下一刻,就重重的点头,“头儿,没说的,小古我谢谢您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说别的没用,小古我就给您说一句话,以后您看小古我的表现,如果小古我做了对不起头儿您的事,我就是乌龟儿子养的!”

  林鸿飞林总亲自给出的新闻啊,这轰动性还能差的了吗?

  对于这个自己在前年第一次接触的年轻人,古志强的印象深刻到不能再深刻,你可是一个如同神话传说当中的家伙,现在在国内经济领域如日中天的他,光芒简直就像是太阳一般耀眼,让人无法直视,小古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这次,老子赚到了!

  听古志强这么说,方诚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别说这些没用的,跟主任申请两套暗访设备,申请完了之后就回宿舍睡一觉,咱们今晚连夜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