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九二二章 没有了信仰的悲哀

第九二二章 没有了信仰的悲哀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克列维奇的惊讶只持续了不到10分钟,当他一目十行的看完林鸿飞与白俄罗斯部长会议初步拟定的那份粮食换飞机的框架协议之后,整个人的心里就被无边的幸福给填满了:上帝啊,这真是在瞌睡的时候送过来的一个枕头!

  乌克兰有飞机吗?当然有!和白俄罗斯相比,乌克兰不仅有前苏联时期最著名的重型运输机以及民航客机的设计与生产企业:安东诺夫设计局,同时还有前苏联时期最好的重型无加力涡轮风扇发动机、涡轮喷气式发动机、涡轮螺旋桨发动机、涡轮轴发动机以及桨扇发动机设计与生产企业:前苏联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

  跟白俄罗斯相比,乌克兰有着天然的优势,不过是飞机而已,和白俄罗斯一样,现在乌克兰的飞机同样因为经费极度短缺的原因不得不常年在地上趴窝,与其任凭这些飞机在那里朽烂,还不如直接拿来换粮食。

  他用任何人被天上掉下来的超大馅饼砸中脑袋时都会出现的不敢置信的兴奋语气,颤抖的向林鸿飞问道,“林先生,您的意思是,您要以这份合作协议为蓝本,同乌克兰进行以粮食换飞机的合作?”

  “我们尊重乌克兰方面的意思。”林鸿飞笑的很开心,顺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部长先生,我们公司与贵国的西契发动机科研生产联合体已经达成了合作协议,希望贵国政府能够尽快通过这次合作的审核。”

  “没有问题,我会督促总统先生尽快通过的。”马克列维奇脑袋点的如同拨浪鼓:林鸿飞与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合作协议他已经知道了,小型涡轮风扇发动机以及小型涡轮螺旋桨发动机而已,这算不得什么,都是在小型飞机上才会用到的东西。根本不会对任何国家的国防产生威胁,卖掉了也就卖掉了,同那玩意儿相比,还是粮食更加重要。

  林鸿飞去乌克兰了,这并不是秘密,白俄罗斯方面也没太当一回事,但当白俄罗斯那边传来了消息,表示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林鸿飞似乎已经对白俄罗斯部长会议的出尔反尔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耐烦,转而谋求同乌克兰进行粮食换飞机的合作之后,白俄罗斯高层上下顿时慌了。

  集体失声!

  哪怕是之前对白俄罗斯部长会议以及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权利委员会做的那个决定最悲观的人。也没有想到林鸿飞做的如此决绝、如此不留丝毫的情面,一见到事情不可为,立刻就抽身而去……尼玛!这不科学啊,中国人不是都喜欢磨磨唧唧的么?尤其在他们有求于人的时候。

  当然,大家都明白。现在并不是追究这件事是否科学的时候,重点在于。如何才能让林鸿飞重新将粮食运回来?

  舒什克维奇看了会议室里的众人一眼。最高苏维埃人民代表卢卡申科正在低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资料,紧皱着的眉头似乎是正在为眼前的这件事深感焦虑,但嘴角那一丝不知道应不应该被称为笑容的笑容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科洛杰耶夫一脸的严肃,作为最高苏维埃办公厅主任,他是真的为这件事感到焦虑;弗拉基米尔在不停的喝咖啡,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的大脑要保持清醒。可怜的部长会议主席,这段时间在米亚斯尼科维奇的步步紧逼下几乎要疯掉了……

  真是一幅众生相。

  “大家都说一说吧,怎么才能说服林鸿飞那个混蛋将粮食运过来?”舒什克维奇敲了敲桌子,声音中不可避免的带着焦虑……可恨的是早在刚刚和林鸿飞签订了合同之后。白俄罗斯就以最高苏维埃权利委员会的名义将这件事大张旗鼓的宣传了下去,无数人都在等着这价值1亿美元的粮食救命,否则也不终于让自己等人如此被动。

  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最终落到了最高苏维埃办公厅主任科洛杰耶夫的身上,“科洛杰耶夫先生,你有什么看法?”

  我能有什么看法?如果不是某些人自作聪明的想要乱搞,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他苦笑了一声,“我个人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迅速与林先生就这件事达成一致,让他同意将这批粮食送到我们白俄罗斯来……有时候为了民众的幸福,我们别无选择。”

  这话说的含蓄无比,可在场的哪一个不是人精,怎么可能听不懂科洛杰耶夫的意思?无非就是向林鸿飞低头罢了,只不过是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我们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舒什克维奇有些不甘心,垂下脑袋低声咒骂了一句:“真他妈的见鬼!”

  “粮食还在大西洋上呢,”科洛杰耶夫苦笑了一声,“只要他的一个电话,运粮船就会立刻赶往他制定的地方,可以是立陶宛、可以是波兰或者拉脱维亚,自然也可以是乌克兰……乌克兰的那些穷鬼面临的粮食问题可一点都不比我们好,我想,我们必须考虑需要额外付出些什么代价才能够让林鸿飞那个混蛋同意我们的要求。”

  科洛杰耶夫的这话一出口,再也没有人说话了,对于乌克兰国内的粮食危机,他们了解的同样很清楚,乌克兰虽然在苏联时代就号称是红色帝国的粮仓,但这个粮仓就从来没有发挥过太大的作用,乌克兰人一样要饿肚子,在别的事情上,大家看在彼此同为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面子上,大概还可以谦让一下,但惟独粮食这个东西,那是绝对让不得的……大家能否坐在这个位子上,可全靠选民们手中的选票呢,那些老百姓手中的选票,又直接同林鸿飞手中的粮食相关。

  这个时候,一众政治精英们忽然觉得,民主和自由似乎也没有那么好。

  没错。粮食还在林鸿飞的手里呢。

  科洛杰耶夫的话提醒了在场貌似昏昏欲睡的政治精英们,也总算是将这次会议的主题扯了回来:既然向林鸿飞的低头已经变得不可避免,那白俄罗斯应该为此额外付出些什么代价?

  真他妈的见鬼!

  为了能够得到林鸿飞手中的粮食,乌克兰方面对于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同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之间的合作非但没有设置任何障碍,反而为了推动双方的合作,主动的积极促成双方的合作,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对这次的合作同样十分重视,当林鸿飞在内政部长马克列维奇的陪同下抵达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时候,赫然发现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大门口前面的公路已经被封闭了。

  林鸿飞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马克列维奇强烈建议自己直接驾驶飞机到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来,敢情是有足够长度降落“跑道”!

  但是显然。这种摆谱是有效果的,当看到自己未来的合作伙伴是一个拥有豪华喷气式私人飞机的大老板的时候,之前心中还有些忐忑的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小型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和小型涡轮风扇发动机的工程师以及技师们都放心了:这是一个有钱的老板。

  在没有什么比私人飞机更加能够彰显一位老板的实力了,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人都不是笨蛋,他们很清楚。养这么一个家伙,哪怕一年只飞100个小时。这其中需要花费的金钱也让自己连想都不敢想。

  和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总设计师德米特里握手之后。林鸿飞对自己未来的职工们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他们所有人都兴奋的一张脸通红,“我希望未来我的飞机上能够使用你们设计和制造的发动机,我希望我的公司在将来会成为国际上顶级的私人飞机以及公务飞机的有力竞争者之一,等你们能够为我的飞机提供配套发动机之后,我将会在第一时间为我的飞机换发……当然。对于你们来说,我知道你们最想听到的就是一句话,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们:伙计们,你们每个月最少都可以拿到1000美元。正常情况下可以拿到2000美元。”

  2000美元当真是不少了,尤其在这个他们每个月只能够领到不到100美元薪水的时候,而且,作为小型喷气式发动机的研发人员,他们很清楚自己与那些大型发动机的研发人员不能比。

  不止是这些人,连那些不参与到这次合作当中来的设计师以及工程师们都羡慕的两只眼珠子发红:这可是2000美元啊!

  马克列维奇顿时大为头疼:林鸿飞这个混蛋,一下子将了自己军!

  果然,下一刻,让马克列维奇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情况出现了,现场短暂的平静之后,忽然有人高声向林鸿飞问道,“林先生,我是研究对转桨扇的,我可以加入到您的公司吗?”

  研究螺旋桨的?林鸿飞不知道什么玩意儿是对转桨扇,想当然的认为这玩意儿就是螺旋桨,大概和图95上面使用的那个对转螺旋桨差不多?

  这是好东西,研究这东西的人也是自己需要的人才,林鸿飞笑眯眯的点头,“当然,我当然欢迎……但这取决于德米特里先生的意思。”

  “当然没有问题,”德米特里知道这个家伙,是个疯狂的桨扇发动机的信奉者,认为桨扇必将取代螺旋桨成为新一代的飞机驱动设备,但桨扇要解决的难题实在是太多了,可以预期的是,在10年之内,进步机器制造局都没有这个实力来研制这个东西,与其放在自己手里浪费,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阿尔布佐夫,希望你能够在新的公司过的开心。”

  德米特里这话一出口,顿时就了不得了,无数早就眼红的家伙顿时跳起脚来,“林先生,我是搞涡轮螺旋桨发动机的……”

  “我是搞涡轮喷气式发动机的……”

  ………………

  瞬间,刚才还一脸笑容的德米特里以及马克列维奇脸上冒汗了:虽然设计局的几位技术大拿都还没有动静,但这些叫嚣着要跟林鸿飞走的家伙可全都是进步机器制造局未来的希望,如果他们走了,10年后进步机器制造局就要陷入青黄不接的尴尬境地,这……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林鸿飞似乎对这些搞大型涡轮机的企业并不是很感兴趣,这位德米特里和马克列维奇心里总算是放松了一点。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带着犹豫不定和破釜沉舟的决心声音响了起来,“林先生,您对星形活塞式发动机感兴趣吗?”

  星形活塞式发动机?!

  现场陡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当中。

  这种诡异的寂静只持续了几秒钟,下一刻,仿佛是一个信号,一阵由几乎所有的人发出的哄然大笑直冲云霄:“哈哈哈……”

  哪怕是傻子都能够听得出来,这笑声中充满了嘲弄和讽刺之意,但惟独林鸿飞没有笑,他的目光落在了这个声音的主人的身上,这是一个头发和胡须都花白的老头儿,穿着一身破旧油污的工作服,高大的身材此刻却如同背负着一座沉重的大山一般佝偻着,岁月在他那苍老的脸上刻下了无数道如同黄土高原一般的沟壑,让他的一张老脸显得越发的苍老了。

  “他是谁?”望着这个一脸期待当中又隐隐隐藏着畏惧的望着自己的老头儿,林鸿飞皱了皱眉头,向德米特里问道,“看上去似乎很有来头的样子。”

  “查普雷金先生确实很有来头,他曾经是前苏联时期苏联中央气体流体动力研究院的设计师之一,曾经在四十年代成功的参与了ash82星形活塞式发动机的仿制工作,”见林鸿飞一脸的迷茫,意识到自己说这些是对牛弹琴的德米特里立刻纠正了自己话里的错误,“这款发动机后来被大量的使用到拉7战斗机、米4直升机上面,是一款在当时十分出色的星形活塞式风冷发动机,后来他陆续设计出了几款星形活塞式发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