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九二零章 我早就知道会有窃听了

第九二零章 我早就知道会有窃听了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事实证明,林鸿飞的那句“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断当真是精确无比,甚至第二天一大早,还没等林鸿飞找上门去,卢卡申科的秘书就带着人来林鸿飞下榻的地方拜访。

  “林先生,这位是立陶宛驻我国大使安塔纳维切先生,他想要就一些问题和您解释一下,希望能够解开您的一些误会。”

  “立陶宛驻白俄罗斯大使?”林鸿飞有些意外,他能够猜到自己在昨晚洗澡之前说的那番话一定会得到白俄罗斯乃至立陶宛方面的重视,但他绝对没有想到立陶宛竟然派出了自己的大使亲自上门来拜访自己。

  “林先生,您好,我代表总统阿尔吉尔达斯.米科拉斯.布拉藻斯卡斯先生以及波.吉利斯外交部长向您问好,祝您身体健康,”立陶宛的这位大使很客气,主动上前来给林鸿飞鞠了一躬,客气的向林鸿飞问道,“林先生,我们可以进去谈吗?”

  林鸿飞倒是不想让安塔纳维切进来,但既然他是由卢卡申科的秘书带进来的,如果不让他进来,那就是驳了卢卡申科的面子,但给卢卡申科面子又让林鸿飞不太舒服,他故意想了想,这才笑着点头,“当然,大使先生的到来是我的荣幸,伊万先生,安塔纳维切先生,请进。”

  安塔纳维切笑着点点头算是向林鸿飞表示感谢,但心里却没有一点松口气的想法:刚才这个故意停顿的动作,已经将林鸿飞的态度表示的再明显不过了,自己,立陶宛驻白俄罗斯大使,并不是一位受欢迎的人。

  …………………………………………

  “林先生,这次我过来。主要是就我们双方共同关心的粮食运输问题……”刚刚坐定,寒暄了两句,安塔纳维切就迫不及待的对林鸿飞说道。

  “大使先生,可能您误会了,”林鸿飞抬起手来打断了安塔纳维切的话,笑着道,“按照我们公司与白俄罗斯政府之前的协议,我们公司负责从国际市场上采购粮食,运送到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或者乌克兰等任何一个与白俄罗斯接壤的国家的指定港口,陆路运输的选择权我们交给了白俄罗斯部长会议。所以您和我谈的这个问题,并不在我的权限之内,所以……很抱歉。”

  虽然林鸿飞的语气很温和,但态度却是极为的强硬,伊万皱了皱眉头。他已经明白了,林鸿飞是在用这种态度向白俄罗斯和立陶宛政府表示自己的不满甚至是愤怒……见鬼!这个该死的中国人怎么和自己了解的那些中国人不一样?

  哪怕安塔纳维切平日里再能说会道。这一刻也没话说了:人家林鸿飞已经表明了自己没有这个权限。自己若是还赖在这里不走,那岂不是故意无理取闹?他轻咳了一声,将目光看向伊万。

  “咳咳……林先生,是这么回事,作为和立陶宛一衣带水的友好国家,我们对立陶宛面临的情况深表同情。卢卡申科先生十分希望您能够在这个时候向立陶宛政府伸出您的援助之手。”伊万轻咳了两声,道。

  他这番话,无疑已经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这处闹剧其实是立陶宛白俄罗斯政府联手搞的一出“闹剧”。

  “伊万先生,既然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权利委员会主席舒什克维奇先生已经在他当政的那一天亲自宣布‘白俄罗斯对内实行自由市场经济和私有制政策,对外奉行**自主的外交路线’。那我希望白俄罗斯能够遵守自己的承诺,好嘛?”林鸿飞的表情堪称和颜悦色,但态度却是坚定无比,一点都没有退让的意思。

  伊万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但这个面子给的……伊万觉得还不如直接抽自己两个耳光来得好。

  既然林鸿飞已经表明了没有丝毫要跟他们谈的意思,伊万和安塔纳维切自然就只有灰溜溜的回去的份儿:情况和他们之前预料的截然不同,如何操作这件事,需要重新商量了。

  “伊万先生,请您转告卢卡申科先生和米亚斯尼科维奇先生,就说我们会严格按照合同办事的,我们的运粮船现在已经驶出了港口进入了大西洋,希望在两天内就给我们一个准确的停泊港口,否则您知道的,因为贵方的失误而造成的损失,将由贵方承担。”

  林鸿飞依旧是那副和煦的笑容,但却让伊万感觉自己心里隐隐的发寒:似乎,这笑容当中隐藏着一股冰冷的血腥味道。

  …………………………………………

  “林总,您怎么知道他们会主动来拜访您的?”袁志伦的目光里充满了敬佩和无法理解。

  “你知道当年的克格勃是以什么闻名世界情报界的?”

  “什么?”袁志伦的目光里有些茫然,他有些跟不上自己老板的思维跳跃程度。

  “窃听!”林鸿飞丢下两个字,施施然的走了……在自己住的这间房子里,如果没有十个八个的窃听器,林鸿飞都觉得白俄罗斯人对自己重视的程度太低了点。

  当然没有人喜欢被别人窃听,但遗憾的是,林鸿飞是一名设计师,不是安全防务人员,他没有办法将这些窃听器从自己的房间里找出来,但换另外一个角度想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向白俄罗斯人释放一些平日里不适合放出的信号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窃听?”袁志伦张了张嘴,他当然听说过这种事情,可在他的思维中,这种只会出现在谍战电影当中的情况与他的距离遥远的大概要以光年来计算,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想象,就在自己居住的这个房间里竟然就有窃听器……听林总话里当中的意思,似乎数量还不少的样子?

  带着恐怖和畏惧的目光在房间里飞快的扫了一圈,之前那些让自己感到心旷神怡的精美装饰忽然间变的无比刺眼:窃听这种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用怀疑,说不定咱们房间里的花瓶当中就有窃听器,或许咱们现在正在说的这些话就已经被白俄罗斯的情报机构的录音设备给录下来了。”

  相比于还无比“单纯”的袁志伦,林鸿飞就淡定的多了,后世的商业竞争无比激烈,早就了一个繁荣的行业:商业间谍,这种事情林鸿飞遇到过无数次,早就见怪不怪,不过看袁志伦那仿佛房间里进了鬼的模样,他想了想,“就算我们搬出去,他们一样瞅准机会可以将窃听器以及针孔摄像机放进我们的房间里,如果你不舒服,我们可以花一笔钱请专业的保全机构来给我们‘清场’。”

  “这样也可以吗?”听到林鸿飞这话,袁志伦眼睛顿时一亮,他在美国留学的那段时间,是知道美国是允许保全机构这类性质的公司存在的,却没想到这些公司的工作能力这么厉害,连窃听器都能够检测的出来。

  “当然可以,这些保全公司的‘清场’人员很多都是以及克格勃的情报人员,干的就是这个工作……前苏联解体后,很多克格勃的情报人员都转行开始干这个了,据说直接导致这个行当的薪资水平相比之前降低了10%还要多。”

  ……………………

  林鸿飞的这个笑话一都不好笑,最起码窃听接收器那边的白俄罗斯情报机构的监听人员脸色都是铁青!

  “头儿,怎么办?”几个监听人员面面相觑。

  他们也没有想到,一个普通民用产品公司的老板,居然能够这么有见识,而且能够如此沉着冷静的面对这种情况,并且早就有了对策:这种情况会不会有些逆天了?

  “向上面汇报吧,”头儿脸上的表情也没好看到哪里去,咬着牙道,“让那些大人物们去头疼吧,跟我们没有关系,另外,制造机会让目标人物离开房间,将窃听器和监视器取出来。”

  房间里的人齐齐点头:没错,如果真的让一群业余的家伙将房间里的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给找了出来,那白俄罗斯的脸面可就丢光了。

  “维克多先生,我需要和你们的政府领导人举行一次秘密会谈。”林鸿飞找到正在帮自己做前苏联封存运输机检测工作的乌克兰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副总设计师维克多,单刀直入的对他说道,“只要你能帮我在两天内促成这件事,这一万美元就是你的。”

  一万美元当真不是小数字了,哪怕对于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副总设计师来说越是如此。

  维克多咬了咬牙,“不管成与不成,我都要3000美元的定金。”

  “成交,”林鸿飞点点头,看也不看的从自己手中的一叠美元当中抽出一部分来塞进维克多的手里,“维克多先生,希望你的动作快点。”

  贪婪的一把抢过钱,维克多将钱揣进怀里,忽然压低了声音对林鸿飞道,“林,您还需要飞机吗?我向你保证,都是性能良好的好飞机。”

  “前苏联在你们乌克兰也有封存飞机的地方?”林鸿飞顿时大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