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八六二章 从严!从重!从快!

第八六二章 从严!从重!从快!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群有黑&社会性质的帮派分子为了独霸开发区的基建工程,肆无忌惮的持械围攻开发区管委会领导的事情,立刻在古齐省省委省政府以及舜耕市市委市政府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古齐省省委省政府和舜耕市市委市政府这两级政府的领导们集体勃然大怒!

  古齐省真正的老大周大明亲自做了批示,要求一定要对这些肆无忌惮的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械围攻政府机关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帮派分子予以严厉的的打击,由省公安厅和舜耕市公安局联合办案,一定要从严、从众、从快处理!

  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赵培君紧随其后,给全省的政法机关下达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命令,认为有必要在全省范围内展开一次全方位的反黑行动,给予那些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帮派分子以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强力打击,彻底消灭帮派分子的生存土壤。

  省领导们的脸面几乎都要被打肿了,经济技术开发区可是省委领导们刚刚敲定的、以经济发展为首要目的的小经济特区,在未来起着古齐省经济发展火车头的作用,可现在居然有人不开眼的在打火车头的注意,甚至还敢抽司机两个大嘴巴子,这怎么能不让省领导们集体狂怒?!

  省领导们因为自己的脸面被打肿了狂怒不已,舜耕市的领导们也没好到哪里去,在知道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谢红先的报警电话打了足足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一名警察赶到现场处理情况之后,省委常委、舜耕市市委书记曹浩森就把舜耕市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齐培亮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狂骂了一顿。

  用骂了个狗血淋头这话来形容都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场面,反正据知情人士透露,从曹书记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齐局长的表情似乎有些狼狈,而足以用来反证曹书记发了多大火的另外一个证据就是当天下午。舜耕市某个区分局的局长和两位副局长就被调整了工作。

  刚刚过完年没俩月,一场轰轰烈烈的严打行动毫无征兆的开始了,起因是一个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混账小子仗着自己的有点背景,牛逼哄哄的以为自己可以挑衅d的权威。

  …………………………………………

  第二天晚上,央视的记者到来之前,庄建拎着两瓶好酒就敲响了林鸿飞宿舍的门,身后还跟着个女人。

  “林总,昨天的那个事儿,兄弟我谢谢你了,别的话咱老庄也不多说。说了也没意思,以后有什么需要兄弟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就是,只要能帮你办的,兄弟肯定就帮你办了。”说着,对林鸿飞扬了扬手中的网兜。“知道你不缺钱。也不缺好东西,别的没给你带,就给你带过来两瓶茅台,在我们家放了30年了,老爷子说了,你是我们庄家的大恩人。这两瓶酒给你尝尝。”

  庄建的表情看上去倒不是多感激,相反,是一种平淡中带着感激的感觉,但林鸿飞却明白。这种看似平淡的表情背后,其实才是真正的许诺:老庄家欠自己的这份人情大了去了,已经不是随便说两句好话、帮林鸿飞做两件事就能还上的,自己直接挽救了老庄家最少两辈人的荣华富贵,这么大的一份人情,老庄家这辈子只有拼了命的来还,这两瓶酒反倒是一个添头……就是表示一下我们的心意。

  “放了30年的茅台?那可真是好东西了,”林鸿飞眼睛一亮,不客气的把网兜接过来:老庄家也不简单啊,也是,能让自己的后辈成为省长的秘书的人家,背后的关系和背景又岂能简单了?“来来来,屋里坐……”

  说到这,林鸿飞似乎这才注意到庄建身后的那位少妇,少妇虽然化了妆,但似乎眼睛有些红肿,心中便不由得了然,却故意装作不知的问道,“老庄,这位是?”

  “这是你嫂子,”庄建道,情况果然和林鸿飞猜的一样,说话的功夫,庄建微微错了一下身子,露出跟在自己身后的老婆手里拎着的两个塑料口袋,“听说你一个人在这边住着,家里连个保姆都没有,知道我要过来,你嫂子说你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她一个妇道人家也帮不上你什么忙,非要过来给你做两个菜表示一下心意。”

  傻子才会信庄建的话,至于这少妇是因为自己的表弟倒霉眼睛红红还是庆幸自己家幸运的躲过了一劫而喜不自胜之后留下的红眼圈,林鸿飞才懒得管,但既然庄建这么说,林鸿飞也就这么信了,笑着对庄建身后的那个脸上化了妆都没有掩饰好的少妇点点头,“嫂子,那麻烦你了……不瞒你说,我还正琢磨着是不是到外面凑合一顿呢,这下子好了。”

  “林主任您客气了,”庄建的这个老婆到底怎么样林鸿飞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不过这会儿看上去倒是挺不错的,露出一副恰到好处的笑容,“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林主任您帮了我们家这么大一个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您。”

  “嫂子你这么说就客气了,”林鸿飞摇摇头,装作没看到她那欲言又止的表情,拉着庄建就进了屋,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向庄建恭喜道,“老庄,祝贺你顺利过关。”

  “侥幸,侥幸,如果不是老弟你帮忙,哥哥我这次这个跟头可就栽大了。”一说起这个,庄建一脸后怕的摇摇头,在这件事当中,作为好的典型,林鸿飞和谢红先当然是毫无疑问的被点名表扬了,甚至连马文清这货都受到了奖励,据说过阵子会有个舜耕市政协委员的小本本落到他脑袋上……这种半官方性质的东西,原本岂是马文清这种小商人敢琢磨的?

  庄建说的侥幸,倒也一点都不夸张,这次他能够过关,当真是侥幸无比,如果不是林鸿飞在后面推着他走,让庄建赶在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反应过来之前就以先期赶到的优势提出了处理意见,并且以省长秘书的身份督促舜耕市公安局赶紧出警,情况还不定会严重成什么样。

  可就是这,庄建与他那个表小舅子的关系也一再的被人拿出来说事……这个情况很容易就被调查了出来,没等公安机关上“政策”,讲义气的道上兄弟们就有人主动招了……但因为庄建在大是大非的立场上很坚定,作为庄建的老板,张怀东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秘书倒霉,自己的秘书倒霉,和自己被人打脸也差不了太多。

  在为了这个事情紧急召开的省委常委会上,面对对庄建的质疑,张怀东说了,虽然庄建同志确实是与嫌犯有亲戚关系。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我们不能避开,对于庄建同志不能很好地做好自己亲戚的工作,这一点我们要批评,但该奖励的也要奖励,如果不是庄建同志及时赶到了现场,说不定一场悲剧就要发生,所以要客观地看待事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庄建同志的及时赶到,让省里的领导们在中央领导那里不至于很被动……真的闹出血案来,省里的领导们在中央的乐子你可就大了。

  张怀东这话一出口,谁都没话说了,因为这确实是事实,而且张怀东深层次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作为领导,谁没有个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

  既然是领导,大家自然知道单单只管自己的老婆孩子、爹娘丈母娘老丈人、外加自己的堂哥堂姐堂弟堂妹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就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那些和自己的关系更遥远的人,谁顾得过来?

  真揪着这事儿不放那就没有意思了,说的难听了,谁敢保证自己七大姑八大姨家的亲戚或者孩子不会仗着跟自己那点儿沾亲带故的关系搞点事?总不能这也算到自己头上吧?

  最重要的是,张怀东是古齐省的二号领导,既然一号领导都没有表示要和张怀东死磕,大家也没有到死磕的程度,自然没有必要揪着这事儿不放,最重要的是,这事儿也没有揪着不放的价值。

  “这一次兄弟我得亏老弟你的提醒才能险险的过关,可其中的凶险真是一言难尽,可就这样,老板还在办公室里批了我足足一个小时,不瞒兄弟你说,老哥我从老板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庄建摇摇头,向林鸿飞诉说着这次自己涉险过关的幸运,又向已经进了厨房的老婆瞄了一眼,知道林鸿飞已经看出来了,苦笑了一声,“实在是没办法,她们表姐弟俩关系在那里,都说明白了还不死心,想要到你这里来试试。”

  “亲情嘛,都是这样的……”林鸿飞打了个哈哈,心里却不由得摇了摇头,庄建这个老婆,这大局观还真是……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关心你表弟?是你表弟重要还是你老公和你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重要?

  殊不料庄建竟然向自己拱拱手,一脸的恳求之色,“老弟,我知道这个要求让你为难了,不过……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你嫂子?”

  嗯?林鸿飞心中大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