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八五六章 条子&卖人情?

第八五六章 条子&卖人情?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鸿飞是来向张怀东来汇报开发区工地的准备情况的,央视的记者们马上就要来了,准备工作必须要做好,张怀东心里已经在盘算着,这么大的事儿一个开工仪式还是有必要的,省里的领导当然毫无疑问的要出席,但他更想要看看能不能请几名中央的领导来?

  中央的领导来了,就表明了中央领导对这个开发区的态度了嘛!

  作为一名省长,这个事情张怀东来问林鸿飞似乎有点极度胡扯,堂堂的正部级领导,一方封疆大吏,若是连几名同级别的中央部委领导都请不来那可就不是丢人能够形容的事情了,会被人怀疑自己混官场的能力和水平:这多年的官硍。阊镜降资窃趺椿斐隼吹模磕阊居值降资窃趺磁赖秸飧龈叨壬侠吹模?br/>

  但这事儿还真有点特殊性,谁让国家现在正在大力实行经济的软着陆呢,官方的渠道不太好走,否则这人情就欠大了,欠人情也是要算计一下成本的,据说林鸿飞和机械电子工业部的黄部长……

  林鸿飞对这个问题很头疼,他当然不相信一名大省长连一名部委领导都请不来,无非是不想欠那个人情罢了,但你不想欠那个人情就要我去欠?那你知道我为了这个人情需要花费多大的代价么?

  现在牛逼哄哄的林大老板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一部分光辉灿烂的省长光环了,尤其握着开发区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在手里,哪怕在省长面前,林鸿飞的腰杆也可以做到比较坚挺,他迟疑了一下,当然。这是故意的,才“犹犹豫豫”的回道,“怀东省长,机械电子工业部刚刚改组,这个……领导们会不会有些不太方便?”

  “啧……”张怀东顿时就是一窒,这个事情他倒是忘记了,一月份的时候原机械电子工业部刚刚分成两个部,分别是机械工业部和机械电子部,现在大家正在忙着分家呢,这种事情……呵呵……不要拿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来烦我。

  “算了。这个事情我和大明书记说一下吧,”张怀东咂咂嘴,他并不会知道林鸿飞和老王家的关系,只知道林鸿飞是古齐省前党群书记、现共和国内阁税费改革小组的副组长东方正同志的女婿,据说东方正同志和老王家的关系不错。这么算来东方正以后的仕途应该不低于自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为难别人家的女婿实在是不智。但省长说了话总要有点作用才行。要不然以后谁还将你当做一回事?咧咧嘴,“嗯,那央视那边你去请几位重量级的领导过来。”

  这次可不能拒绝了,第一次拒绝还可以理解为有实际困难,领导也是人,不会故意为难人的。但你第二次还敢拒绝领导的要求,那就是你脑子有问题了,林鸿飞并不认为自己的脑子有问题,他笑着回答道。“我也有这个意思,央视的记者们……那无冕之王的称呼不是白叫的,又年轻又有冲劲,不过就怕他们冲劲太足了,有领导在这边倒也好些。”

  “嗯。”张怀东就应了一声,他也是这个意思,说真的,他还真的有点担心那些无法无天的无冕之王们可劲的折腾,折腾别的也就罢了,可若是折腾的厉害了岂不是让自己灰头土脸?这种事情可不行,太丢脸了。

  这只是开胃小菜,说完这个事,张怀东才开始说正事,“基建工程这一块,你们开发区管委会是怎么考虑的?”

  “主要是三点,一个是质量,另一个是速度,第三个是建设成本,考虑到这三点,我和谢主任商量了一下,意思是尽可能的支持咱们古齐省本省的建筑类企业,比如舜耕市的市政工程公司和咱们省的一建二建三建的施工水平都不错,施工机械也齐全,不过考虑到刺激民营经济的发展,我们也在考虑是不是拿出一小部分难度没有那么高项目来给那些资质不高的乡镇建筑企业和私人企业来做?比如绿化或者人行道上铺地砖什么的。”

  “不错,”林鸿飞的大体思路可谓是“甚慰朕心”,张怀东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赞许的点点头,“小林同志你想得很周到嘛,当地的企业当然要照顾,毕竟咱们的施工水平也不差,老人家也说了,民营经济是国有经济的有益补充,要积极的给予扶持……”

  说到这,张怀东不说了,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目光极其隐蔽的扫了林鸿飞一眼。

  老狐狸!林鸿飞心里骂了一句,继续往下说道,“不过对于省里的这些建筑企业的擅长领域我并不是很清楚,怀东省长您能不能给我推荐几个?”

  这就对了嘛!张怀东脸色未动,心里终于mǎnyi了:想他一个堂堂大省长,古齐省的二号人物,会为了记者来采访这么点的小事专程让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来向自己汇报工作?那也太滑稽了。

  无论到任何时候,基础工程建设都是一块巨大的肥肉,尤其在这个国有企业的日子过得凄惨无比、青黄不接的时候,张怀东想要坐稳这个省长,除了上面有人罩着之外,下面有人可供自己使唤也是必要的,这其中自然需要一条联系上下的纽带:利益。

  单单是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就是价值好几个亿的工程啊,在这个连一省真正的老大:书记“跑部钱进”都只是为了几千万的时代,好几个亿的工程这是一块多大的利益?张怀东要是对这块肥肉没想法……那他就是圣人,不是省长。

  “省三建在道路和桥梁建设这一块比较擅长,”张怀东说完这个,又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道,“这里还有两个条子,你看着酌情处理一下吧。”

  条子?该死的条子!

  林鸿飞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领导的这些条子!有什么事你丫的不能直接说,非得递张条子过来,显得你特牛掰吗?!

  可惜,尽管心里对领导的条子恨得要死,但他还是不得不毕恭毕敬的把条子接过来:看看吧,虽然省长的面子肯定要照顾,但也希望张怀东别让自己太为难,随便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自己这里塞。

  这倒是林鸿飞想的差了,林鸿飞这个小副处毕竟不同于省政府大院里那几十上百号的副处,不敢说是全国最另类的一个副处,但说是古齐省最另类的副处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对林鸿飞,张怀东很慎重,这一点,从他对林鸿飞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

  “我听说小庄找过你?”当林鸿飞那这条子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张怀东似有意似无意的向林鸿飞提了一句。

  这是给自己的秘书说情?还是批评……嗯,暗示自己照顾一下他的秘书?林鸿飞停下脚步,大脑却在飞速的思考着,“那倒不是,好像是庄秘书妻子的一个什么表弟,想要整个开发区10%的基建工程,我没理他。”

  10%?张怀东听的不由得眉头一挑,一时间就很有些不高兴:10%的基建工程那可就是最少三四千万的工程,小庄可没有给自己说这个。

  如果可能,他倒是想要将所有的基建工程都拦在自己手里,这是多大的一块肉?可张怀东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谁都不傻,没有看自己吃肉他们连口汤都不喝的道理,雷锋都不会这么干。自己也不过想着能够从林鸿飞手里拿到20%到30%就满足了,小庄竟然想着拿到10%?他才不信提出10%要求的真的是小庄妻子的那个什么表弟,如果没有庄建的授意,他敢这么开口?

  原本他是打算替庄建开个口的,毕竟那是自己的秘书,趁着这个机会做些安排实在是太理所应当,但小庄同志的好胃口顿时就让张怀东很不高兴:这个小庄,是不是太不懂事了些?连这点轻重都拎不清?

  “那这件事……”林鸿飞等了一会也没有等到张怀东的“指示”,不由得问道。

  “就这样吧,”张怀东说完,一想到10%,心里就不由得有气,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处理的很好。”

  …………………………………………

  啧……林鸿飞走在走廊上,一边看着张怀东批的条子,一边在有些同情倒霉的庄建:难道你不知道没有相应的实力,胃口太大了能撑死自己么?这乱开口的毛病真的能害死人的……不过这个金兴建筑工程公司是什么来头?

  林鸿飞自认自己这段时间在舜耕市呆的时间也不短了,接连不断的有建筑类企业找到自己的门上来想要分得一杯羹,连省里的一建二建三建这样的企业都由书记和总经理亲自“屈尊降贵”的到自己家里来拜访,送好处说好话,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个金兴建筑工程公司的名字?

  “林总,你好啊。”正在心里捉摸着这个金兴建筑工程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的林鸿飞,忽然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抬头一看,嗯?是庄建?

  看着庄建那热情洋溢的表情,林鸿飞心中不由得一动:不管怎么说,以前和庄建还是打过几次交道,那家伙留给自己的印象还不错……要不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还真的有些不信一个省长的秘书会如此的拎不清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