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八四五章 被拉着去参观

第八四五章 被拉着去参观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什么大事,我们部队要组织一次拉练,按照安排第三天中午要从你们开发区那边经过,你小子给老子准备好饭菜,军民鱼水亲的道理你小子懂吧?”林卫国大声的道,不愧是共和国最声名赫赫、传承最久的机械化师的军事长官,这嗓门大的连林鸿飞将电话放在距离自己半米之外都觉得吵得厉害,真难为这些整天里在装甲车里面呆着的人,整天听着柴油机轰隆隆的噪音实在是一件很要命的事。

  “军民一家亲的道理我懂,可我们开发区连架子都还没有搭起来呢,现在连个办公室都没有,光秃秃的一片地,我上哪里给您准备好菜好饭去?”对于自己这个剥削起自己的儿子来向来毫不手软老子,林鸿飞顿时有种没地方哭的感觉。

  “这个老子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林大师长向来是不讲理的,嗯,除了偶尔讲一下理,蛮横无比的道,“小子,你赶紧去准备吧,实在不行你去准备好食材,到时候你老子我让你尝尝我们师火头兵的手艺,那红烧肉做的……啧啧,那叫一个地道,好了,就这样,挂了!”

  说完,不等林鸿飞说什么,林大师长已经很不给面子的挂上了电话。

  谢红先目瞪口呆的看着林鸿飞的大哥大,对里面那位敢于对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副手、实际上的老大如此呼来喝去的牛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太牛了,自打自己见到林主任开始算起,就从来没见过有人敢这么对林鸿飞说话过,连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都不会。

  “看什么看?”刚刚被自己家老头子给剥削了一顿的林大老板心中有些不爽,扭过头来正好看到谢红先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望着自己,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没见过老子剥削儿子啊?”

  “呃……”老谢晕乎乎的点点头,心里想的却是:儿子剥削老子的老子见得多了,可老子剥削儿子的这还是老子第一次见到。定了定神,老谢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向林鸿飞问道,“鸿飞,您父亲是做什么的?”

  “部队里当兵的,”林鸿飞说到这,原本打算就此打住的,但想到刚才老爷子的吩咐说不定还要借助于老谢。况且在舜耕市官场上的人有几个不知道自己家老头子那支部队的?便道,“是127师的市长。”

  “127师的师长?!”谢红先顿时就脚下一软,差点儿跌倒!

  舜耕市是个部队扎堆的地方,共和国七大军区之一的、为首都军区提供战略掩护、同时还是全国各大军区战略总预备队的舜耕军区司令部就在舜耕市,除此之外。古齐省省军区的省军区司令部也在舜耕市,舜耕市的体制中人谁不是对舜耕军区的几只拳头部队如数家珍?

  但这127师尤其特别。乃至共和国总部级的战略预备队。也是目前我军唯一一支以轮式步战车和主战坦克为主要装备的机械化师,历史悠久,乃是抗战时期声名赫赫的“铁军”的传承部队,更是舜耕军区拳头部队中的拳头部队,林鸿飞的老子竟然是127师的师长?老天爷!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一想到几乎每一任127师的师长最终都踏上了军人的最后一步:将军,他就忍不住的两腿有些发软。上面的领导给自己送来的这到底是一位有着怎么通天背景的常务副主任?

  “嗯……”

  林鸿飞心不在焉点点头,一想到一个主力装甲师有一万多号人,就算自己家老头子这次带出来拉练的士兵没有那么多,可怎么着也有几千号人吧?在光秃秃的黄土地上解决几千号人的吃喝拉撒问题。林鸿飞瞬间觉得自己肩膀上的压力好大……不行,这事儿不能自己一个人傻乎乎的扛起来,得交给别人一起来抗才成。

  果然!

  老谢没有注意到林鸿飞的心不在焉,他还沉浸在林鸿飞刚才无意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当中:看来自己之前猜得没错,林鸿飞能够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带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是偶然的,不但上面有人,而是非常有人……大概是能吓死人的那种?

  ————————————————————————

  任晓辉对促成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收购舜耕市柴油机厂的事情十分上心,自打上次的事情之后,这家伙就摆出一副三顾茅庐的架势,大有不将林鸿飞请到市柴油机厂参观指导一番就决不罢休的架势。

  凭心而论,这种一心为公的官员真的不多见了,在拒绝了几次之后,林鸿飞真有些不忍心看着这位省工业厅的副厅长每次都是带着希望而来,却每次都是带着失落而归,终于答应和他一起去舜耕市柴油机厂去看看。

  “真的?”好不容易得到了林鸿飞的答复,任晓辉一个堂堂的副厅级干部高兴的竟然如同个孩子一般,兴奋中又带着一丝不敢相信的向林鸿飞确认到。

  “当然是真的,”林鸿飞道,“任厅长,你大概知道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也在发展柴油机的,如果舜耕市柴油机厂能够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收购下来也不是不可以,那些国家培养了多年的熟练技术工人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是,是……”任晓辉激动的光知道点头了,兴奋无比的搓着手,现在的林鸿飞在古齐省已经有了被神化的迹象,对于林鸿飞收购舜耕市柴油机厂之后就能让这家有着超过70年历史的老国企重新焕发生机这一点他信心十足,甚至有些语无伦次,“林总,我给你说,也就是这两年国家实行市场经济,市柴油机厂一时间转换不了思想观念,只要有您先进的观念做引导,他们绝对会给您们公司带来很多的利润……”

  眼见着任晓辉似乎还有继续喋喋不休的架势,林鸿飞摆摆手。“任厅长,咱们现在就过去?”

  “现在就过去?”没想到林鸿飞居然如此雷厉风行,说过去就过去,任晓辉一下子就愣住了,“总得给他们打个招呼吧?”

  “不用打招呼,我就想看到一个最真实的舜耕市柴油机厂,”林鸿飞扭过头来,一脸认真的望着任晓辉,“任厅长,医生看病都讲究个对症下药。不能讳疾忌医,我们做企业的其实也差不多,收购一家企业,让一家企业起死回生其实并不是最难的,最难得是要先摸清这骄傲企业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就和医生给病人看病一样。总得知道病人得了什么病才能对症下药,你说是不是?”

  “这话倒是在理……”任晓辉讪讪的点点头。在林鸿飞这么一位老板面前。他的腰杆还真是硬不起来,“可您这么大的老板……”

  “这和老板大不大有什么关系?”林鸿飞摆摆手,给小曹吩咐了一声,“去,准备一下车子。”

  林鸿飞的态度已经如此明显,任晓辉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得不点点头。心中却有些期待:看样子似乎林鸿飞是真的对市柴油机厂感兴趣啊。

  …………………………………………

  大老远的看到舜耕市柴油机厂的大门,林鸿飞的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大门很高大,从那高大的大门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舜耕市柴油机厂曾经是多么辉煌。可大门门柱上那斑驳陈旧的痕迹和破破烂烂的大门又无声的向人说明了现在的工厂有多么困难。

  看门的老头很负责,看到一辆豪华的、据说不是身价百万以上或者市级以上领导都坐不起的富康牌小轿车缓缓的驶了过来,立刻屁颠屁颠的从门卫室里走出来,点头哈腰的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来我们工厂谈业务的吗?老板,不是老头子我吹,我们柴油机厂的柴油机可是在全国都数得上号的……”

  听着看门的了老头儿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诉说着他们舜耕市柴油机厂往日的辉煌,以一个门卫来承担原本不属于他的业务工作,目光中有对往日辉煌的光辉回忆,更有对现在困境的迷茫,林鸿飞忽然有一股子难言的心酸:大概这些人,到现在还在迷茫于为什么好好地、曾经辉煌一时的柴油机厂就落到了今天的这步田地了吧?

  “老田头,你在这里唠叨什么呢?”和林鸿飞坐在一起的任晓辉终于听不下去了,伸过头去斥道,“大老板来了,你还不赶紧把大门给老子打开?!”

  “啊?”看大门的老田头这才看到说话的这人是谁,顿时傻眼了,不敢相信省工业厅的副厅长就坐在这车里,愣了好几秒钟才吃吃的道,“任厅长,您……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我给你们送财神来了,”任晓辉眼珠子一瞪,目光向林鸿飞身上一瞥,颇有些狐假虎威的架势,“知道这位是谁不?别看人家年轻,这位可是咱们省大名鼎鼎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老板林鸿飞林老板,还不赶紧把大门给林老板打开?!”

  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林鸿飞林老板?看大门的老头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溜圆:拜电视和报纸等媒体所赐,现在谁不知道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是一个多赚钱的企业?听说现在省里在舜耕市东部给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划了20000亩地让他们该工厂,还专门给他们搞了个开发区,人家那一年赚的钱比自己的柴油机厂这几十年赚的钱都多!

  虽然眼前这个和任厅长坐在一起的年轻人年轻的令人发指,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么大一家公司的老板的样子,但向来在这样的事情上任厅长是不能乱说的,任厅长是什么人?那可是堂堂的副厅级领导,到下面的地市,那可是副市长副书记一个级别的,这么大的官儿,那能乱说话?而且似乎那个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老板也确实是一个年轻人?

  不过老田头毕竟年纪大了,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一时间却有些想不太清楚,但想来总归是不会错的……我们再一次的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老百姓们以讹传讹的本事只有你想不到,永远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开,这就开,”知道了车上这俩人的身份,老田头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几分,一张皱皱巴巴的老脸笑的如同一朵菊花,整个人瞬间年轻了好几岁,一溜小跑着从裤腰上解下钥匙打开大门,还不忘记再一溜小跑的跑回来,一脸期待的向任晓辉问道,“厅长,那啥,林老板是来收购咱们柴油机厂的吧?”

  一边说,还偷偷的……或者说是肆无忌惮的看着林鸿飞的脸色变化,大拇指一竖,“林老板可是有大本事的人啊,要是林老板能收购了咱们柴油机厂,咱们柴油机厂的日子可就好过多了。”

  任晓辉倒是希望林鸿飞现在就能做出一个答复呢,可这种事情林鸿飞怎么可能当着一位省工业厅的副厅长乱说?笑着道,“听说咱们柴油机厂历史悠久,我就是来看看。”

  “就是来看看啊……”老田头老脸上顿时就有些失望:怎么就不是来收购咱们柴油机厂的呢?报纸上都说了,他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最普通的工人一个月都能拿到四五百块钱的工资,自己一个月才拿100出头的生活费,唉,这人跟人当真是不能比。

  “去去去,一边去,林总能过来看看就是你们柴油机厂的大面子了,你还想啥?”任晓辉不耐烦的摆摆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道,“好了,我们就是随便转转看看,你谁都不要说啊。”

  这话说的……林鸿飞狂撇嘴:你不说可能这老头还未必能反应的过来,可你这么一说,老头又不傻,能不立刻就跟柴油机厂的书记厂长汇报吗?

  果然,听到任晓辉这番在明显不过的暗示的话,老田头一张脸几乎都要笑烂了,一边连连点头一边不停的瞅着门卫室里的那部电话机,“厅长您放心,您和林老板来的是我谁都不说,一个人都不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