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八二七章 苦逼的新兴

第八二七章 苦逼的新兴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直以来,南美都是美国人的商品倾销地和后花园,这一点连南美诸国自己都不得不承认,现在林鸿飞说他受到了压力,卡洛斯.古铁雷斯第一反应自然就是:是不是又是该死的美国人在使坏?

  林鸿飞倒是没想到卡洛斯.古铁雷斯竟然这么配合,但既然卡洛斯.古铁雷斯主动往美国人那边想,林鸿飞自然不介意让他将事情想得更难一点,“嗯,有美国那方面的因素,还有其他方面的一些因素,不过这里面……嗯,有些复杂,部长先生,您能理解吧?”

  “叫我卡洛斯,”卡洛斯.古铁雷斯纠正了一下林鸿飞的错误,“我说过,以后叫我卡洛斯就好……林,你告诉我,真的还有那么多的其他方面的因素吗?”

  “你觉得呢?”林鸿飞两手一摊,“我们都知道石油冶炼是一个多么赚钱的生意,也知道建设一个这样的工厂能够赚到多少钱,我们知道,别人也知道,我们中国有一位伟大的作家说过一句话,叫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卡洛斯.古铁雷斯皱了皱眉头,对于这句话,他不是很明白,惊疑不定的向林鸿飞问道。

  “嗯,你可以理解成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的争斗,就会有各种不公平。”

  “原来如此,上帝啊,你们中国人的话真是精炼,很简单的一句话就蕴含着丰富的寓意,”卡洛斯.古铁雷斯顿时恍然大悟。脸上还带着一点学到了一点新东西的兴奋,但是下一刻,他脸上的兴奋就变成了一丝担忧,“林,你确定我们的合作还能够顺利进行吗?”

  “卡洛斯,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将竭尽全力促成贵国石油化工工业的发展,”林鸿飞很无良的拍着胸脯向卡洛斯.古铁雷斯保证,“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

  事关乌拉圭自己的石油化工业的发展,卡洛斯.古铁雷斯不敢大意。向林鸿飞问道,“需要多长时间?”

  “三个月到五个月,我就可以给你一份准确的时间进程表。”

  三个月到五个月就能给出一份准确的时间进程表?对于林鸿飞的这个答复,卡洛斯.古铁雷斯很满意,他虽然希望在一夜之间就拥有乌拉圭自己的石油化工工业,但他好歹也是乌拉圭政府的高级行政人员,自然知道这种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哪怕是乌拉圭这样人口不多的小国,不考虑乙烯和甲醇这种东西。只考虑最简单的石油冶炼,想要搞定这么一个投资项目没有数年的时间也休想搞定。三到五个月的时间拿出一份进程表来,那已经是难得一见的高效率了。

  如此的高效率,卡洛斯.古铁雷斯反而是有些担心,忍不住对林鸿飞道,“林,对于您的能力,我从不怀疑,我只是希望这其中不要出现大的波澜。”

  “放心吧。”林鸿飞胸有成竹,既然卡洛斯.古铁雷斯都这么着急。他已经可以肯定,某些人应该按捺不住了。

  …………………………………………

  确实有人是按捺不住了,结束了这次会谈的林鸿飞刚回去,曹军就过来告诉林鸿飞,说有个什么新兴集团的总经理,叫张小军的过来找他……话说,这个新兴集团是干什么的?很牛吗?

  “张小军?”林鸿飞倒是没想到。不出马就罢了,一出马竟然就是一个大人物,新兴集团啊,这可是总后直属的企业集团。

  “是啊。”曹军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对林鸿飞说道,“老板,那家伙看上去似乎很有些来头……”

  知道这是曹军在提醒自己,这份人情必须要领,林鸿飞点点头,顺便也叮嘱了曹军一句,“小曹啊,这个新兴集团是国防部总后直属的企业,很厉害,以后对他们尊敬点儿。”

  “总后直属的企业?”曹军一下子愣住了,喃喃道,“怪不得看上去跟这个张小军一起来的那几个人一个个都很牛的样子。”

  林鸿飞没有好意思说你们这些人出去的时候其实不比别人差多少,这些大国企的人出门在外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你们一个个的也都是恨不得直接用鼻孔接雨水的主儿。

  ……………………

  “林总,你好。”张小军四十多岁的年纪,年富力强,虽然穿着一身时下流行的西装,可身上那股子军人的杀伐与干练之气却如同国家领导人的王八之气一般四处乱冒,行事也是标准的军人作风,上来握住林鸿飞的手就是一阵咬牙切齿的猛摇,仿佛不如此表示就不能表示出来自己的诚意。

  “张总你好。”林鸿飞毫不客气的加重了自己手上的力度,一直到张小军有了呲牙咧嘴的迹象才开始松手,“张总,对你们新兴集团,我可是闻名已久,咱们国内最有实力的建筑企业和工矿企业,以后有需要张总您帮忙的地方,张总您可得多照顾照顾兄弟啊。”

  “好说好说,”被林鸿飞这么一位年产值数百亿的老板如此恭维,张小军脸上倍感有面子,呵呵大笑着连连点头,“林总您虽然没有当过兵,可你们家老头子现在还在部队上吧?既然这样,咱们就是一家人,以后有什么事儿,咱们就相互照顾,你觉得怎么样?”

  “说的是,”好听的话谁不会说?林鸿飞的笑容同样的灿烂,“新兴集团是军队的企业,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虽然不是军队的企业,可我也是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对部队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张总你放心,只要是能照顾的,没说的,没二话。”

  “林总果然是痛快人,”张小军大拇指一竖,“不瞒你说,来之前我还有些担心呢,既然林总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林总您看您将您和乌拉圭合作的那个钢铁厂项目和炼油厂项目交给咱们新兴集团来做怎么样?”

  “啊?”

  “放心,咱们部队上的企业您还能不放心吗?”张小军将胸脯拍的梆梆响,模样儿像极了正在发青的大猩猩,看上去甚是豪迈,“您说吧,想要做成什么样的,直接做成交钥匙工程都没有问题。”

  “我们新兴集团下属100多个大型厂矿,并拥有一支强大的施工队伍,不但在国内声誉卓著,而且还曾在国外承建重大工程,尤其长于修建各种输油管线、油料仓库、大型油罐容器,而且有这方面许多器材的制造能力,林总,只要您选择我们新兴集团,别的不敢说,我敢给您保证的是,在保质保量的前提下,我们新兴集团的开支一定是最节省的……”

  很快,张小军说不下去了,任谁被人用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眼光看着足足一分多钟,哪怕他是一个再怎么雄辩的人,也不可能说下去了,更重要的是,连张小军自己都知道,自己的要求实在是离谱的过分,讪讪的笑道,“林总,您这是……”

  “张总,现在新兴集团的日子,不是太好过吧?”林鸿飞叹了口气,道。

  他实在是不太好意思揭开人家心头上的那块还没有愈合的伤疤,只好用如此婉转的语气对张小军说道。

  “林总您这话是怎么说的?”

  “新兴集团的情况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多少也知道一些,”林鸿飞叹了口气,他是不想说的,但既然打定了主意将将自己当傻子,说不得有些话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据我所知,新兴集团总公司是负责海沧计划的前期工程建设的吧?从1989年年底开始,新兴集团就开始为海沧计划的实行做准备,到现在已经准备了足足三年多,如果我们公司的x成本计算部门没有计算错的话……应该也不可能计算错……新兴集团已经为这个项目先期支付了大约3.5到4个亿的各种开支,可是海沧计划是个什么情况,我想大家都不是很乐观,新兴集团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听到林鸿飞这番话,张小军骤然色变!

  他想不清楚林鸿飞怎么会对新兴集团和海沧计划这么熟悉的,更不清楚林鸿飞怎么会对新兴集团这个只是负责“海沧计划”的前期工程建设的公司的投资扩大产能的活动这么清楚?

  “林总,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张小军的声音,明显的有些干涩。

  “我知道这个应该不是很难吧?”林鸿飞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懒洋洋的,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张小军浑身冷汗直流,“我不仅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为了‘海沧计划’的顺利实行,国务院的某位副总理已经将本来考虑在大陆各省设置的14个轻油裂解厂计划项目停掉,还破例核准王永庆临时提出的产品由100%外销转为100%内销的要求。”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听到林鸿飞如数家珍一般的诉说着原本很顺利的“沧海计划”如何一步步的走到了现在,张小军几乎要崩溃掉,嘶声对林鸿飞道。

  他不明白,这些不都应该是属于保密的内容的吗?就算到不了绝密,可也不是林鸿飞这种级别的人应该知道的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