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八一四章 不要以后连兄弟都没得做

第八一四章 不要以后连兄弟都没得做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鸿飞答应会过来,这对谭成国而言是个好消息,但当林鸿飞亲口表示他只是过来帮自己解决问题,其他人的事情他不会去管的时候,谭成国就郁闷了,想要说些什么,可林鸿飞已经挂上了电话。

  “没关系,只要林总能过来就行,我有信心能说服他。”谭成国旁边的那位毫不在意的笑笑,根本没将林鸿飞的话当做一回事,说罢了,点上一根烟,似笑非笑的看了谭成国一眼,“成国,当哥哥的说句实话,跟林鸿飞做生意,你这段时间可够憋屈的。”

  “呵呵……”谭成国笑了笑,却没有接话。

  这位大少话中挑拨的意思这么明显,他怎么会听不懂?可憋屈不憋屈的,不是自己说了算,是自己的钱包说了算,从谭成国的本心来讲,和林鸿飞在一起做生意是他最省心的一桩生意,钱不少赚,心还不多操,客人主动找到自己的门上来不惜加价提车,简直是人在家中坐,财从天上来,如果这都算是赚钱赚得憋屈,那谭成国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这赚钱赚的更简单了。

  谭成国没接话,让对方眼中闪出不由得闪过一丝失望,但随即,他脸上再次冒出笑容来,“来来来,成国老弟,咱们去安排一下饭菜,下面的那些人办事真不让人放心……”

  …………………………………………

  按照谭成国提供的地址,林鸿飞驱车来到了一个外观仿佛经过了几十年的历史沧桑一般的大院的大门前。大门还是老实的钢筋焊接的大门,有个看门老头在大门里面的门卫室里听着收音机懒洋洋的看着报纸。

  这就是谭成国邀请自己吃饭的地方?林鸿飞有些惊讶。再一次看了看大门口上的门牌号,若非门牌号没错,林鸿飞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这地方像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时期的政府办公机构远远多过像一个吃饭的地方,只要看里面那些苍松翠柏就知道这个地方以前最差最差也应该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地方。

  额外说句话,在90年代初之前,政府的日子过得很苦逼,比国有企业混的惨多了。

  “嘿,小伙子。你干什么的?”大门里面听着收音机的老头看到了站在大门口向里面打量的林鸿飞,调低了收音机的音量,将脑袋从门卫室里面伸出来赶人,“工厂已经关了,你走错地方了吧?”

  很显然,林鸿飞身后的这辆富康轿车效果很好,否则林鸿飞很怀疑对方还会不会如此客气的对自己说话。

  “有个朋友叫我过来吃饭。要不是他很有诚意的邀请我,我才不会过来,”顿了顿,林鸿飞又补充了一句,“嗯,我这个朋友叫谭成国。”

  “原来是谭少爷的朋友。哎呀呀,您早说嘛,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听到林鸿飞报出了谭成国的名字。刚才还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的老头儿立刻整个人跳起来,冲着里面招了招手。“小兔崽子们还不赶紧过来给谭少爷的朋友开门?谭少爷的脾气可不好,小心打断你们的狗腿!”

  “是,”里面有人应了一声,紧接着林鸿飞便看到两个黑西装黑墨镜打扮的男子一溜小跑的跑过来,点头哈腰的打开大门,“您是林少爷吧?谭少爷和栾少爷吩咐过了,您请进,您快请进。”

  黑社会的打扮偏偏还一脸谄媚无比的对你小,当真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林鸿飞顿时明白,这大概是一家不对外开放的私人会所性质的地方,但是,啧啧……这品味,望着这些黑西装黑墨镜宛如港台电影当中黑社会打扮一般的保安人员,嗯,姑且就算他们是保安吧,李宏飞不得不对开这家会所的这位的品味表示深深的怀疑:既然你有这笔钱这个人脉能开得起这么一个会所,难道你就舍不得请两个好点的职业经理人来帮你打理、到国外那些哪怕是一般的会所里面看看人家是怎么玩的吗?

  除了认为这开会所的家伙是个十成十的雏儿之外,林鸿飞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理由来解释眼前的情况了。

  “栾少爷?”除了谭成国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姓栾的家伙?林鸿飞笑了:谭成国,你小子还真敢啊,希望你不会给你老娘惹下大麻烦吧。

  “是啊,栾耀峰栾少爷,”说到栾耀峰这个名字的时候,黑西装的眼中不自觉地带上了尊敬,“栾少爷还是我们这个会所的股东呢。”

  这样的股东……林鸿飞一时间不知道说点什么才能够表示自己的心情:这得是一个什么样的股东啊?

  …………………………………………

  出乎林鸿飞的意料,综合前面看到的那些东西,林鸿飞以为里面的装修不和暴发户差不多,也应该充满暴发户气息的,但实际的情况却有些出乎林鸿飞的意料,那些外面一个个看着泛着青灰色的破旧建筑,里面却装饰的富丽堂皇,堂堂大气的样子倒是没有一点暴发户的感觉,这是找高手给设计的吧?

  “林总,可想死兄弟我了,”正在林鸿飞站在大厅里打量着这里的装饰的时候,谭成国一脸兴奋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上前来立刻给了林鸿飞一个紧紧的拥抱,“来了京城也不给兄弟说一声,你可太不够意思了。”

  “不瞒你说,这阵子我忙的脚都不沾地,给你说了也没用,”林鸿飞笑笑,向谭成国示意到,“成国,这位怎么称呼?”

  “哦,这位是栾哥,”谭成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激动,竟然连栾耀峰栾少都给忘记了。脸上顿时显出一丝尴尬之色,忙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栾耀峰栾哥,栾哥的爷爷林总你应该知道,是当年中顾委的栾老,栾哥,这位就是林鸿飞林总,咱们这一辈当中的经营天才。”

  “小林是吧,”栾耀峰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似有若无的微笑。点点头,向林鸿飞伸出了手,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一股高高在上的、仿佛能够和林鸿飞握一下手都是林鸿飞荣耀的气质铺面袭来,“我听说过你,你们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做的很不错,年轻一辈当中你算是不错了。”

  林鸿飞心中顿时就有些不悦:小林也是你能叫的吗?这个栾耀峰。既然出身当年的治国八老的家庭,怎么可能连接人待物的基本礼节都不懂,或者他就是在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想到这个,林鸿飞不由得笑了:这么好玩的事情,可是有好几年都没有遇到过了,都是有点意思。

  “是吗?那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我做出的这么一点点的成绩竟然还能入得了栾少的法眼,嗯,请问栾少在哪里高就?”不动声色间,林鸿飞就将栾耀峰的气势攻势化解为无形。

  栾少您在哪里高就?林鸿飞这话一出口,栾耀峰刚才刻意保持着笑容的一张脸顿时就微微变了颜色:林鸿飞这一巴掌抽的狠啊。你栾耀峰听说过我林鸿飞的名字,在我林鸿飞面前装逼?那真是不好意思。我还真从来没听说过有你栾耀峰这么一号人物。

  林鸿飞虽然没有将自己的话说出来,但在场的没有一个是笨人,立刻就明白了林鸿飞的意思,栾耀峰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当年的顾国八老的地位之高,普通人绝对难以想象,甚至某种程度上超出了历史上的八大顾命大臣,栾耀峰的爷爷既然能够成为顾国八老之一,其在党内的地位可见一斑,自然,作为栾家子孙,顾耀峰从小便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之前他还打算对林鸿飞客气一点,但这小子既然这么不识相,栾耀峰也就懒的继续维持自己那副平易近人的模样,脸上的笑容骤然间变成了冷笑,“我不过是个仗着祖辈的余荫混吃等死的小人物,林大老板没听说过我也实属正常。”

  “不过说起来惭愧,好歹咱也这么大年龄了,老是靠着家里的余荫混吃等死也不是这么回事,年龄大了,总喜欢为以后考虑考虑,这不是听说林总你组织了一批人打算向南美洲发展?南美洲好啊,就是不知道咱有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林总能不能也带兄弟一起去发个财、赚点儿零花钱?”

  “是吗?就是不知道栾少的公司似乎做什么的?”

  “小打小闹,不过是个小小的建筑公司,有国家二级建筑资质,”栾耀峰的脸上已经挂上了得意的、看到成功的笑容,望着林鸿飞的笑容无比快意,“不知道林总能不能帮这个小忙?”

  “那真是不好意思,”林鸿飞头都没有抬,既然这家伙打算拿他爷爷的“顾国八老”的名头来压自己一头,林鸿飞也不介意回压一下,“嗯,这个名额我原本是打算留给蓉姐的公司的,要不我给蓉姐说一声,让她再等等?”

  “蓉姐?什么蓉姐?”谭成国的脸上有些迷茫。

  可栾耀峰的脸色却一下子变了:怎么可能,蓉姐怎么可能也跟着在这种小事里面掺一脚?以蓉姐的身份,只要她想要弄钱,多少钱弄不到手,至于这么规规矩矩的做生意?

  这种想法很奇葩,在这些身居高层的领导家的孩子看来,规规矩矩的做生意无疑是一种傻帽到了极点的举动,蓉姐贵为共和国最受疼爱的小公主,只要表示一点自己想要用钱的意思,不管多少钱还不都是一句话的事?

  栾耀峰有些怀疑的望着林鸿飞,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小子不是在打着蓉姐的旗号在诈我吧?

  林鸿飞无奈的一笑,他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如此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轻轻的将一家公司的名字给报出来,摇摇头,望着栾耀峰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栾少爷,栾大少,这个公司的名字你觉得熟悉吗?您久居京城,听到这个公司的名字应该知道这是谁的公司吧?”

  熟悉吗?简直太他妈熟悉了,在京城里混的大少小公主们,有几个人和几家公司的名字是一定要记住的,记不住也简单,只要倒霉到他们手上的时候别喊冤就行了。当然,普通人不会知道这几个公司的名字,可惜的是,栾耀峰显然不在普通人的行列之中,所以他知道。

  听到这个名字,栾耀峰的脸色瞬间骤变,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比。

  既然蓉姐已经掺了一脚进去,那么从现在开始,自己最识相的做法便是立刻掉头灰溜溜的离开……他不认为林鸿飞有这个胆子胆敢在这件事上欺骗自己,只要自己回头打一个电话,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回事立刻就能调查明白。

  但这其实并不是最让栾耀峰恐惧的,他恐惧的并不是蓉姐的公司出现在了林鸿飞的合作企业当中,他恐惧的是,在自己的调查当中,根本没有蓉姐出现的资料,蓉姐和这个林鸿飞到底有没有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不调查明白,那是会死人的。

  “你和蓉姐……”心底里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栾耀峰不知不觉间小心翼翼的向林鸿飞问道。

  “嗯,曾经见过几面,也聊过几句。”

  栾耀峰的脸色瞬间一白,整个人刹那间变得失魂落魄起来:这次踢到了铁板了。

  …………………………………………

  “林总,你痛快了,有蓉姐的公司和您合作,谁敢找你的事那就是找死,可兄弟我可就麻烦了,”谭成国苦笑一声,“栾大少爷回去之后,还不定要想个什么法子来收拾我呢。”

  “是这样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望着正踉踉跄跄而去的栾耀峰,林鸿飞扭过头来看了谭成国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成国,我就不相信你会不明白?”

  “明白……明白什么?”谭成国挠挠头,故意装傻。

  “不明白就不明白吧,”林鸿飞摆摆手,“不过以后这种恶心的能让人两天吃不下去饭的家伙不要随便给我介绍,要不然以后咱们连兄弟都没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