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七三九章 背后的黑手?

第七三九章 背后的黑手?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望着照片上曾望、姜思文和林鸿飞以及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在那里觥筹交错的样子,黄绍远的脸色铁青!更让黄绍远觉得无法接受的是,姜思文和曾望的脸上脸上满满的全都是谄媚和巴结,这种表情从来只会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出现啊,怎么会这样?

  不过虽然心中极度愤怒,但黄绍远还是努力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了一些,向自己的秘书问道,“这照片是谁送来的?”

  “不知道是谁放在大门口传达室的,”秘书望着自己老板那张铁青的脸,小心翼翼的回答,“上面写着您收。”

  听到秘书这番话,黄绍远这才注意到装着这叠照片的信奉,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几分钱一个的信奉,上面也没有贴邮票,没有邮局的邮戳,说明是有人直接放到传达室门口的……但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黄绍远坚信任何一个人做一件事总要有足够的理由,那这个人把这叠照片……嗯,一看就是偷拍的照片给自己,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他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拿着照片反复看了一遍,没有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不由得烦躁的摆了摆手,直接将秘书赶了出去,“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早就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的秘书听到这话简直如逢大赦,忙不迭的出去了,直到走出黄绍远的办公室才有心思琢磨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惜啊,当时信奉是封了口的。老板又没有将照片给自己看,否则自己大致的也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

  将秘书赶出去之后的黄绍远想了半天。觉得这事儿倒是有一个可能,想到这个可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电话,待到电话一接通,立刻恭恭敬敬的对着电话那头说道,“王少,您好。是我,黄绍远。”

  “老黄是你啊,”王少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似乎还没有起床,“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

  “是这么回事,”黄绍远陪着笑。小心翼翼的对电话中的这位王少说道,与之前对秘书的态度直接判若两人,“刚刚我收到了一叠照片,是我之前派到北郡市去调查林鸿飞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这个……王少,是您的人把照片给我的吗?”

  照片是王少暗自派去北郡市的人拍下来送给自己的。目的就是提醒自己,自己手下的那两员得力干将已经背叛了自己。除了这个可能,黄绍远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或者说,他倒是还能够想到其他的可能。但那个可能太恐怖了,不到最后。他根本就不敢往那个方向去想。

  “还有这事?”王少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奇,“这样啊,我帮你问一下,嗯,电话你不用挂,先等一下吧。”

  片刻后,大约有两分钟多一点,王少的声音再次在电话里响起,这一次,王少的声音很是凝重,没有了之前的慵懒和懒散,“我的人不知道这件事。”

  黄绍远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他刚张口想要问问王少是不是还有没问到的,但话到了嘴边,就给生生的咽了下去,王少既然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说明这件事真的不是王少的人干的,自己继续追问,那岂不是在怀疑王少对自己的人的控制能力?这话是万万不能说的,可如果这事儿不是王少干的,还会是谁干的呢?

  一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背后竟然笼罩着一双看不见的黑手,他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虽然这双手现在看来是在帮自己,可谁知道将来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动?迷迷糊糊之际,他甚至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将电话给挂上的。

  当领导的嘛,总喜欢将事情的变化控制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不管这种变化是好的还是坏的。

  ————————————————————————

  北郡市军分区党委向省军区打的关于要出售年久失修、已经不堪使用的市军分区战备仓库的报告终于得到了北郡市军分区上级主管部门:古齐省军区的批复,同意北郡市军分区将属于北郡市军分区的战备仓库以的价格出售,并且重新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修建新的战备仓库,仓库的修建资金由北郡市军分区承担大部分,不足的部分由省军区向舜耕军区申请,仓库的修建以及面积将会由省军区进行详细的指导……一个市级军分区的战备仓库而已,算不得大事,省军区就能做的了主。

  接到省军区的这个皮肤,刘凤才和顾博涵、罗新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直接带着省军区的批文来到了林鸿飞的办公室,把批文牛皮哄哄的往林鸿飞面前一扔,鼻孔都几乎戳到了天花板,“臭小子,省军区的批文下来了,你小子掏钱吧!”

  林鸿飞早就在等这一天了,看了看那盖着舜耕军区古齐省省军区鲜红大印的批文,他二话不说,直接向刘凤才、顾博涵和罗新天问道,“三位领导,是银行直接转账还是要转账支票?”

  “直接转账吧,省得麻烦。”当兵的都怕麻烦,更何况四人之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刘凤才痛快的道。

  “那好,我这就安排小玲和咱们军分区的财务人员到银行里去一下。”林鸿飞没有犹豫,立刻点头道,作为早就商量好的事情,大家的目光都在以后的合作上,从眼下这点小事上捞好处?那是傻子的做法。

  “对了,我听我在省军区的老战友说他们的工程兵部队最近准备添置一部分工程机械,不过就是对质量要求的挺严,价格给的也不是很高,”顾博涵斜着眼睛望着林鸿飞,“听说市工程机械厂被你们公司给收购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这么快就有买卖上门了?林鸿飞顿时大喜,给军队提供装备,本身就是一个最好的广告,如果质量不好能被军队看重?不要说还有钱可赚,就算没钱可赚,这个机会林鸿飞也不会放过。连连点头道,“有兴趣,有兴趣,怎么会没兴趣?他们需要什么?政委,我给您说,我们的公司的挖掘机可是获得了机械电子工业部的优秀评价的,别的不敢说,在挖机和推土机方面,比我们公司好的没有几家。”

  “那成,”林鸿飞既然敢这么说,那想来他是有些把握的,顾博涵当即点点头,“回头我给我那个老战友说一声,不过话先说明白了,机会我给你们了,能不能成功我可不管,你也知道,部队上的事情多少还是和地方不一样。”

  这一点林鸿飞自然知道,同地方不同,军队作为一个维护政权统治的暴力机器,是不会有如同政府部门一般那么多的监督的,若说军队的效率高,那是真的高,可若说军队黑,想来也不会有人认为不对。林鸿飞从小在市军分区长大,自然明白这里面的道理,说不得就要立刻向顾博涵打听那位工程兵部队采购领导的情况,“顾伯伯,同您那位战友见面的时候,我们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顾博涵想了想,道,“别的地方倒是没有,我这个老战友和其他人不一样,对于钱财这东西看的不重,该意思的意思到了就成,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一定要把面子给足了。”

  “这样?”林鸿飞立刻将那位领导是个爱面子的偏执狂这一点死死的记在了脑袋里,“谢谢您了顾伯伯。”

  “客气什么,”顾博涵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黯然,“反正你顾伯伯我也呆不了多久了,能给你帮点忙就帮点忙。”

  “啊?什么?”听到顾博涵这话,林鸿飞顿时大吃一惊!忙问道,“顾伯伯,您这话什么意思?”

  “不止是老顾,我也要调走了,”刘凤才也跟着叹了口气,虽然这话刘凤才是在笑着说的,可看得出来他的笑容有些勉强,“这个事把王平那个混蛋给得罪的很了……”

  多的话不用多说,林鸿飞立刻明白了顾博涵和刘凤才被调走的原因,某种程度上而言,两个人其实是被自己给连累了。

  想到这一点,林鸿飞心中不由得万分歉疚,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刘凤才和顾博涵两人问道,“刘伯伯,顾伯伯,您两位新的工作定下来了吗?”

  “老顾的意思是他想专业到地方上去,”刘凤才指了指顾博涵道,又指了指自己,“至于我,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司令,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军分区的,领导们的意思,如果我乐意,让我去省军区里呆着,大概是个副参谋长之类的吧,如果我不乐意,也可以去后勤部门养老,实在不行,我也可以跟老顾一样专业去地方。”

  说到“养老”这两个字,刘凤才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的黯然,尽管他在说话的时候努力的让自己洒脱起来。

  省军区副参谋长?林鸿飞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俗话说得好,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副参谋长虽然是带“长”了,可前面挂了个“副”字,放个屁也响不到哪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