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七二九章 终于忍不住开始冒头了

第七二九章 终于忍不住开始冒头了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厅长客气了,”林鸿飞嘴里说着客气,可实际上却是一点都没有客气,径自开口问道,“不知道黄厅长今天来是……”

  黄绍远明白,这是对方不耐烦了,若是自己不敢进把来的原因说明白,指不定对方就要下逐客令,真到了那个份上,这面子可就丢大了。

  “是副厅长,副厅长,”黄绍远还不忘记强调一下自己的身份,这才面容一肃,对林鸿飞和东方小玲道,“不敢瞒林总和东方会计,今天我来,主要是来向您两位赔罪来的。”

  “赔罪?”林鸿飞和东方小玲对视一眼,两人装的挺像,脸上一脸的迷茫,“黄厅长,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说来惭愧,”官员果然每一个都是天生的演员,黄绍远嘴里刚刚说到惭愧,整张脸上顿时就是一脸的愧色,“前些天手下的人不懂事,冲撞了林总,还请林总不要介意,今天我就是来向林总赔礼道歉来的。”

  “冲撞了我?”林鸿飞愣了一下,当然,毫无疑问,他是故意的,楞了一下之后才不敢置信的向黄绍远问道,“黄厅长,你是说国有资产管理局这一块是你分管的?”

  “是,”看到林鸿飞脸上只有惊讶,倒是没有看到愤怒或者生气之类的表情,黄绍远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这个林鸿飞倒也没有传说当中的那么那么难以打交道么。心里这么想着,他的反应却着实不慢。一说起这个,看他那羞愧的表情。简直恨不得将脑袋插进裤裆里去了,“那两个混蛋领会错了我的意思……”

  “等一下,”林鸿飞忽然打断了黄副厅长的话,眉头拧着,声音也冷了下来,“黄副厅长,既然如此,那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你派那两位到我的公司里去,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想要干什么,说出来当然简单,但这事儿能说吗?黄绍远强笑了一声,“林总,这个……”

  “黄副厅长,你的人在我召开全体工人大会的时候连个招呼都没有打就冲了进来。当着上万工人的面要带走我,这是一声对不起就能解决的问题么?”林鸿飞冷笑了一声,如果这个黄副厅长能够当一回鸵鸟,装作不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林鸿飞也懒得将事情在这个时候说明白,但既然他在这个时候就将事情坦白。林鸿飞就不客气了,“还是黄副厅长您觉得我林鸿飞位卑人轻,狠狠的羞辱了我林某人一顿之后,随便说两句道歉的话就行了?”

  “哎呀呀……这话是怎么说的,这话是怎么说的?”

  没想到林鸿飞根本就不按照套路来。摆出了一副不依不饶的态度,黄绍远的一颗心开始不停的往下沉。更是恨死了当初撺掇自己做这件事的那个人,可这个当口,给他一百个暖瓶胆他也没有胆子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只得一边在心里大骂某人将自己坑惨了的同时,一边努力的想要说服林鸿飞,让林鸿飞相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林总,请你相信我,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真的只是一个误会,哎呀……不知道林总能否赏个面子,今晚黄某在财政招待所设宴招待林总,到时候一定将其中的原委细细的向林总道来。”

  说着,手不经意间摸向自己的口袋,从里面掏出来一张挺括的纸片片就往林鸿飞手里塞。

  尼玛啊,竟然还有人给我行贿的?林鸿飞除了哭笑不得,还是哭笑不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恨不得一脚将黄绍远踹出去,“黄副厅长,你不要忘记了,我林鸿飞可是每年可以从我们公司拿走5%的分红的,你竟然用这个东西来恶心我?……什么都不用说了,黄副厅长,您请回吧。”

  “林总,这……误会,都是误会,”想到林鸿飞的身价,黄绍远顿时就是一呆,紧接着额头上的汗水就如同小溪一般的涔涔的往下流,整个人急的如同拉磨的老驴,“你看这事儿,你看这事儿……”

  …………………………………………

  任凭黄绍远好说歹说,林鸿飞和东方小玲愣是没有让黄绍远进家门,连被清水都没有给,走的时候,黄绍远的一张脸已然是一片惨白,和那些即将要死的死人也相差不了多少,但一出了市委大院,坐进停放在市委大院外面的那辆富康轿车里面,黄绍远刚刚还凄惶如丧家之犬的表情立刻别一脸的阴狠和冷鹫代替了,闭上眼睛思索了片刻,他从包里拿出移动电话来,随手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刚刚还一脸阴冷之色的黄绍远的脸上立刻就换上了一脸的谄媚,“王少,是我。”

  “是黄厅长啊,”电话中的那个声音听起来年龄不大,但对黄绍远却是挺客气,“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王少,我辜负您的信任了,林鸿飞那个狗东西就他m的是个油盐不进的混蛋……”

  听黄绍远用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林鸿飞,电话中的那位王少一直都没有说话,足足等黄绍远说了四五分钟,将刚才同林鸿飞会面的情况说完了,王少才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唔……这么看来,将那姓林的拉拢到我们这边是不到可能了。”

  “是那个姓林的小子不识抬举,不知道王少是在抬举他呢,”黄绍远忙拍了电话中的这位王少一记马屁,随即恶狠狠的到,“王少,既然这姓林的小子这么不识抬举,您看是不是……”

  不等黄绍远将话说完,电话中那位王少的声音陡然变得阴冷了许多,“接下来该怎么做,你觉得用你来教我么?”

  听到这个仿佛还带着三九寒风的声音,黄绍远忽然就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怎么就犯了王少的忌讳了?这一刻,他简直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十七八个嘴巴子:麻痹,你说你嘴贱什么啊?

  不过还好,这位王少似乎也没有深入追究下去的意思,自言自语的道,“好,很好,林鸿飞,本少对你是越来越有兴趣了,人生这样才有意思。”

  明知道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但听到这话,黄绍远还是不由自主的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往日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就再次浮现上了心头,一想到这位王少往日里那些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黄绍远就觉得自己今天能够继续坐在这里给王少打电话实在是无比幸福的事……

  还好,王少的自言自语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在他看来,林鸿飞的不配合,不过是自己无聊的人生中多了一件好玩的玩具而已……就和自己往日里玩的那些玩具一样,他坚信有一天林鸿飞也会变成自己的玩具之一,对于自己的本领,他从不怀疑,随口就吩咐了黄绍远一句,“既然那笔钱林鸿飞没要,你就拿着吧。”

  “是,谢谢王少赏赐,谢谢王少赏赐。”听到王少的这话,刚刚在心里认为王少是魔鬼化身的他,立刻狂喜不已的向王少道谢……这可是一张价值50万的纸片啊,虽然自己是财政厅的副厅长,但一次就能够得到50万的机会,当真是不多。

  ————————————————————————

  林鸿飞并不知道已经有人盯上了自己这件好玩的“玩具”,他正在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着另外一个问题。

  “在想什么呢?”东方小玲碰了林鸿飞一下,问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关心。

  “我在想,事情难道就这么简单?”林鸿飞皱着眉头,慢慢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既然他能主动找到门上来,还不对我出现在这里觉得诧异,就说明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可是你看他一开始的样子,分明就是没有将我们太当一回事,如此一来,我就奇怪了,他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还不见得是常务副,有什么资格在咱们面前如此镇定自若?不敢说对咱们恭恭敬敬,但在这件事上,你不觉得这家伙镇定的有点过分了吗?”

  东方小玲点点头,林鸿飞说的这些其实也是她所担心的,现在听林鸿飞说起,也是秀眉紧锁,想了想,道,“我给赖秘书打个电话问问。”

  林鸿飞就点点头。

  片刻后,东方小玲面色越发凝重的从屋里出来了,对林鸿飞沉声道,“刚刚我问了赖秘说,这个黄绍远……嗯,属于本省的保守势力。”

  这是含蓄的说法,真正的意思就是这个黄绍远不是自己老丈人一条线上的人,非但不是自己老丈人一条线上的人,甚至还极有可能是自己老丈人对头那边的人,如此说来,事情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林鸿飞沉默了片刻,忽然对东方小玲展颜一笑,“小玲,想不想看我变魔术?”

  “变魔术?”东方小玲不由得一愣,自己和鸿飞从小一起长大的,现在两人更是再有不到一年就会结婚,怎么自己就从来不知道这家伙还会变魔术?

  “没错,就是变魔术,”林鸿飞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等这个魔术变完了,我估计会有人十分开心……最少我老丈人会十分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