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七一一章 裴伟求救

第七一一章 裴伟求救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比这台发动机性能更加强悍的发动机,除了船舶上面用的大功率柴油之外,就只有用在坦克上面的柴油机了,当然,导弹车上面也算,林鸿飞很清楚,国内在大功率发动机技术方面一直是个短板,但是现在,他比较担心西格蒙德.米娅的态度。

  迎着林鸿飞的目光,西格蒙德.米娅耸耸肩,“为了这台发动机,我已经有足足一年多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从现在开始,我要给自己放两个月的假,让自己好好地放松一下。”

  林鸿飞一咧嘴,“你看到了?”

  军代表脸上的表情顿时如同死了亲娘老子,狰狞扭曲的不行,可是这几个月来,他已经彻底的见识到了西格蒙德.米娅在柴油机方面的天分和水平,不客气的说,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孩,在柴油机方面的水平已经走在了国内最前列,对于这么一位专家,不管谁来了都的当心肝宝贝一般的哄着,更何况人家刚刚完成了这么重大的一个项目,休息一段时间、放松放松精神乃是理所当然,尽管他心里想让西格蒙德.米娅继续研究更大功率的发动机想的要死,可这个时候,他真的张不开这个嘴。

  也是在这个时候,林鸿飞的电话响了,电话里面曹军告诉他的消息让林鸿飞无比错愕:三天后,耿少杰要率一汽的谈判小组亲自来拜访自己?

  拜访?!

  在确定曹军没有任何的夸大其词之后,林鸿飞放下手中的电话听筒,静静的发呆:耿少杰竟然用上了“拜访”这两个原本绝对不应该出现的字眼,心中的所图不小啊。

  ————————————————————————

  不知道为什么,从实验室里出来,林鸿飞忽然想回家看一看,回自己从小长大的那个家、那个位于市军分区大院的家。

  自从林鸿飞搬到了公司建起的那个住宅小区之后,在市军分区的那套房子就一直空在了那里,按照林鸿飞的意思,既然这套房子自己家不住了。老爷子的单位也不在这,这套房子自然是还给军分区的好,毕竟自己家虽然不缺这套房子,可依旧有不少军官等着一套房子呢,但出乎林鸿飞的意料。对于林鸿飞的好意。不管是军分区后勤部还是刘凤才本人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刘凤才更是拍着林鸿飞的肩膀,一脸的伤感,“鸿飞。虽然你在外面出息了,可不管怎么说,这里就是你的家,什么时候想家了就来看看,你放心。这套房子军分区这边一直给你们留着,哪怕老头子我从自己家里搬出去,也绝对不会让人动你的房子。”

  林鸿飞心里明白市军分区的领导们为什么会做出这么一个决定,有这栋房子在,林家就和市军分区有了一份香火缘,以后有什么事,有这套房子在,大家总好开口,若是没有了这套房子。以后这情分可就渐渐的淡了。一想到刘凤才他们处心积虑所想的这一切,他心里就忍不住想要笑,但无可否认的,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很舒服。

  “鸿飞……”就在林鸿飞慢慢的走在小径上的时候,一个人拦在了他的面前。

  “裴伟?”林鸿飞望着眼前的这个人。目光中有些诧异。

  眼前的裴伟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意气风发的裴伟、前些天还得意洋洋的裴伟都不同,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的,虽然不至于蓬头垢面,可头发却也乱糟糟的。一双眼睛如兔子一般通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颓废的气息……基本上。十多年后从网吧里玩了两天两夜游戏才出来的人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的裴伟就是什么样子。

  “是我,”裴伟点点头,忽然上前一步紧紧的抓住林鸿飞的手,一脸希冀的望着林鸿飞道,“鸿飞,你是回来救我爸爸的是吧?我知道你肯定是回来救我爸爸的,对吧?”

  “啊?”林鸿飞的脸上顿时大惊失色,忙问道,“你说清楚,裴叔叔怎么了?什么救不救的?”

  “你不知道?”裴伟瞪大了眼睛,自己裴家现在在整个市军分区已经是臭大街了,除了因为还没有进入正式程序,自己一家人还能够住在军分区大院里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进入了倒计时,他有些无法相信,林鸿飞怎么会不知道裴家发生的事?可若说林鸿飞在撒谎,他脸上惊讶的表情却不像是假的。

  “我现在都是在公司家属区那边住,我爸妈现在不在这边了,我回来不太好,今天我是回来那点儿东西的,”林鸿飞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着急的问道,“你快说啊,裴叔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鸿飞的解释说得通,林鸿飞已经搬到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新建的那个家属区,自己有一栋两层的小别墅,既然他不怎么回来,不知道自己裴家发生的事情自然说得通,既然如此……裴伟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爸他……我爸他……被小人陷害了!”裴伟眼圈一红,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下来了,这次他真不是装的,虽然刚才确实是在想用眼泪来博取林鸿飞的同情,进而换取林鸿飞的出手,可一想到若是自己家老头子真的倒下了之后,自己今后想都不敢想的悲催生活,裴伟就忍不住悲从中来,原本打算装装就算的泪水,这会儿如同收不住线的珠子不停的掉落了下来,“有人眼红我爸做出的成绩,诬陷我爸……”

  在裴伟抽抽噎噎的表述中,裴光荣成了为了市军分区呕心沥血、一心为公的好军官,无意中发现了市军分区的某些人……某些人,其实就是安宝山、罗新天、刘凤才以及顾博涵等人则成了大大的反派……在做出卖军队利益的事,裴光荣出于自己身上的责任感明知不可还英勇的挺身而出,同市军分区的邪恶势力做坚决的斗争,只是裴光荣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少校,实力太弱,对手又太强大,最终反而被那些可恶的坏蛋诬陷为裴光荣在做坏事,现在已经被省军区给抓起来了,据说不日就要上军事法庭。

  很好,很强大!林鸿飞听的几乎要笑出来了:裴家父子。你们俩也有今天?!

  “怎么会这样?”林鸿飞气的捏紧了拳头,满脸的义愤填膺,“真是……太过分了,他们怎么能这样?!”

  “是啊,是啊。”裴伟如同即将溺毙的人要死死的抓住自己手边的一根稻草一般。死命的抓住林鸿飞的手,眼泪都流下来了,哽咽着道,“鸿飞。现在就只有你才能救我们家老头子了,我求求你,看在咱们两家这么多年关系的份上,你就帮我们家老头子一把吧,我们全家都记你的恩情。”

  说着。裴伟就软软的要往下倒……对于这么一个纨绔大少来说,在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还能够坚持到现在,当真是不容易。

  “别别,裴伟,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咱们两家什么关系?能帮的我肯定帮,”林鸿飞急忙扶住裴伟,眼圈红红的道,“你放心。不过裴伟,你给我说句老实话,裴叔叔到底有没有做过……嗯,你应该明白,这是两个性质的事儿。”

  “没有!绝对没有!”裴伟的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儿。语气坚定无比,“我们家老头子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那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看到有士兵浪费粮食他都要上去说两句。这样一个人,您说他会做对不起组织、对不起领导的事吗?”

  “也……对。”林鸿飞皱着眉头想了想,点点头表示赞同,“那成,这件事我知道了,这样,你先别着急,回去先把阿姨照顾好,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们自己要先稳住,你们稳住了,别人心里就会犯嘀咕,裴叔叔受到的为难说不定也会轻点儿,我这就去打听打听情况,看看应该从什么地方下手,等打听清楚了,咱们再坐一起想想应该怎么办。”

  “鸿飞,谢谢你,”裴伟真有些被感动了,一想到自己和老头子以往对林家做的那些事,再看看林鸿飞此刻这么处心积虑的为自己家着想,他心中忍不住有些惭愧,可是一眨眼的功夫,这种惭愧就被他丢到了一边,当务之急可不是惭愧,而是如何将自己家老头子捞出来的问题,裴伟心里可明白,自己家老头子这次可谓是犯了众怒了,一想到这,他毫不犹豫的说道。“鸿飞,要是用钱,你就开口,我们家还有10多万,有什么需要打点的地方,你千万不要客气。”

  10多万?林鸿飞听的不由得心中暗惊,一个小小的少校,又不是在什么重要单位,竟然也能够捞到这么多钱,裴家父子,当真是该死!

  “裴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林鸿飞将脸一板,“你也不想想,你那点儿钱够做什么的……放心吧,这事儿有我,用钱的时候就先从我这里拿。”

  裴伟这才想起来林鸿飞的身份,一想到自己家这么些年才辛辛苦苦的攒下来10几万块钱,林鸿飞这小子这两年就贪污了据说有两三百万,心中刚刚的愧疚立刻就变成了滔天的怒火和不甘:凭什么?凭什么我们家想要捞点儿钱都这么难,林鸿飞这个小混蛋捞了这么多反倒是谁都不敢将他怎么样?老天爷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动着自己的歪心思的裴伟,不知不觉间,已经是面目狰狞。

  裴伟的反应倒是挺快,立刻意识到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忙调整了一下心情,强笑道,“这怎么好意思?”

  裴伟眼中的那一抹浓浓的怨恨没有逃过林鸿飞的眼睛,这一抹怨恨,看的林鸿飞心中悚然而惊!就在刚刚,他心里确实是在为是否将裴光荣这么一脚踹到深渊里永世不得翻身而有些犹豫,可在看到裴伟眼中这一抹分明就是针对自己的怨恨之后,林鸿飞笑了,笑自己的天真和幼稚:冻僵了的毒蛇,就不再是毒蛇了吗?对于这种毒蛇,最好的办法就是剁成十七八段!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彻底的放下了心中那一丝不忍的林鸿飞,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轻松了很多,摆摆手道,“你爸和我爸这么多年的老关系了,你这个时候跟我说钱,那不是骂人么……好了,不说了,你赶紧回去照顾你妈,我赶紧去调查一下情况。”

  “好的,”裴伟依依不舍的点点头,他是知道林鸿飞的本事的,现在看到林鸿飞的态度,不由得在心里安慰自己:既然林鸿飞这个小混蛋已经决定帮自己家了,那想来自己家老头子脱困已经指日可待了吧?

  哼!只要自己家老头子一出来,就让老头子去求王副司令员去,倒是王副司令员一声令下,自己家老头子还用看这些王八龟孙子的脸色?

  …………………………………………

  “爸,裴光荣被省军区的人带走了。”回到家,林鸿飞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自己家老头子,很巧,此刻的林卫国正好在办公室里。

  “被带走了?为什么?”林卫国很有些惊讶。

  “倒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把刘司令和顾政委踩着当垫脚石,”林鸿飞的语气很平淡,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就是在踩的时候没想到这两块垫脚石自己不太乐意,不但不愿意给他踩,反倒是把姓裴的掀翻了……就在刚才,我在花园里遇到了裴伟,这小子来向我求救,希望我能帮他们家老头子一把。”

  “还有这样的事?”听到儿子的这番话,林卫国乐的哈哈大笑,自打看清了裴光荣这个小人的真面目之后,基本上就和裴光荣断了联系,现在听儿子这么一说,林大师长简直是乐不可支,“这么说来,裴家已经是病急乱投医了?”

  “何止是病急乱投医,我看他们在病急乱投医的时候还想着咬人呢。”林鸿飞笑道。

  林鸿飞说的含糊,可林卫国的表情却一下子严肃起来了,他略一沉默,对自己的儿子道,“既然他们不仁,你也不用对他们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