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七零九章 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第七零九章 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鸿飞这就算是原则上同意了?李.艾科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不是他已经对林鸿飞的声音颇为熟悉,这个号码又是自己刚刚拨打出去的,他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在自己的认识当中,似乎林鸿飞并没有那么好说话?

  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林鸿飞已经有了同克莱斯勒汽车合作的意思,这就已经足够了!对于自己、对于深陷泥潭的克莱斯勒汽车来说,这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只要看看当初面对的困难比克莱斯勒汽车只多不少的大众汽车现在的情况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好消息,李.艾科卡敢肯定,只要这个消息一传出去,说不定明天克莱斯勒汽车的股票都能够涨停。

  不仅林鸿飞需要整理出来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大体合作框架和利益诉求,克莱斯勒汽车同样也是如此,李.艾科卡立刻点头到,“好的,林,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在一个星期后去你们公司访问。”

  “是你本人还是克莱斯勒汽车的代表团?”林鸿飞问道,这个问题他必须要搞清楚。

  “是克莱斯勒的代表团,说不定其中还会有几个公司的董事。”从林鸿飞这里得到了这么一个答案,李.艾科卡心情大好,笑道。

  “那看来我需要好好做做准备了,”林鸿飞笑着点头,忽然心中一动,道,“艾科卡先生,我觉得,你或许会是个不错的国会议员。”

  什么?!国会议员?!李.艾科卡的手一抖,手中的电话直接掉在了地上:同一位受人尊敬的国会议员相比,不过是个打工仔的克莱斯勒汽车总裁真的有些不够看,如果是克莱斯勒汽车的董事还差不多,李.艾科卡不是没想过向政界发展。但他很明白,自己最大的价值就在经济方面,政治真的不是自己擅长的东西,但是林鸿飞说这话……

  “林,你要知道。国会议员并不是那么好竞选的。哪怕是人数相对较多的众议院议员。”李.艾科卡强自忍住心中的激动,对林鸿飞道。

  “艾科卡,你应该知道,能否成为一名议员。才能是最不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林鸿飞犹豫了一下,终于透露出了自己的野心,“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不可能只在我们国家发展,迟早有一天。他要登上一个更广阔的舞台来证明自己,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李.艾科卡当然明白林鸿飞的意思,他太明白林鸿飞的意思了,这家伙分明就是在告诉自己,接下来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就要向一家国际化的汽车制造商发展,既然要成为一家国际化的汽车制造商,作为全球最大汽车消费市场的北美市场自然就没有放过的可能,但如果在政治没有没有足够的庇护力量,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他们希望同自己和做。支持自己竞选议员的同时,也要自己在成功会给予他们足够的回报。

  这种利益交换的事儿,李.艾科卡并没有觉得不妥,不管是众议员还是参议院,哪一位受人尊敬的议员阁下的背后没有一位或者几位强大的支持者?资本主义国家存在的根基即在于此。李.艾科卡必须承认。他心动了,犹豫了一番之后,他终于开口了,对林鸿飞道。“林,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现在离开,就算要离开,最起码我也要带着辉煌离开。”

  带着辉煌离开?林鸿飞笑了。

  他并不在乎李.艾科卡什么时候离开,他在乎的只是李.艾科卡有没有这个想法,只要他有这个想法,那就一切都不打紧,“当然,我也希望您带着辉煌离开,您在商界是一个传奇,我希望您进入政界之后,也同样会是一个传奇……对于美国而言,您这样的传奇是很多年轻人学习和努力的方向,您会是一个励志的传奇,说不定将来有一天会被人搬上好莱坞的电影银幕。”

  励志的传奇故事吗?李.艾科卡终于忍不住,裂开嘴无声的大笑起来……最近两年,他头一次笑的这么畅快。

  ————————————————————————

  面对着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疯狂扩军备战,原本打算“晾晾他们,让那个以为取得了一点成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清醒清醒”的老大哥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们惊讶的发现,原本那个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小家伙,竟然已经在乘用车领域对自己发起了强力的冲击……如果不是因为产能不足,现在共和国汽车市场上的老大到底是谁,这个还真说不准,可是现在,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就要将最后一块短板给补上了。

  动用行政手段来压服他们吗?这个以往一汽屡试不爽的招数对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也没有了多大的作用,人家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现在也已经是古齐省政府直属的副厅级国有合资企业,虽然行政级别依旧不能同自己相比,可但就创造的效益而言,古齐省政府和党委能看着他们被欺负而无动于衷吗?

  直到这个时候,耿总才发现,在失去了以往依靠的权力大棒之后,自己领导下的一汽竟然如此的孱弱,但是他不甘心,等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焕增,“老李,你给我说句实话,你觉得,这件事到底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按照林鸿飞的意思来办最好。”可是这话他只能在心里想想,是断然不敢说出口的,不管现在的情况是一汽多么被动,老大哥的架子总归是要拿稳。沉默了好半晌,李焕增终于小心翼翼的开了口,“耿总,我个人觉得,在当前情况下,林鸿飞开出来的合作条件虽然苛刻了些,但他们是唯一一个愿意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来的……抛开其他因素实事求是的说,林鸿飞比德国人靠谱的多了,而且他总是在体制内混的,总要顾忌到自己的羽毛。”

  道理当然是这个道理,可一汽作为共和国第一批成立的中央直属国有企业,地位超然,说是一家企业,还不如说是一个结构畸形的政府机构,算账的时候不能算经济账,或者说,必须要把政治账算在前面。李焕增说的这些,他何尝不明白?可是这个时候他唯有苦笑一声,“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这里面的政治因素……国家在对外方面优惠很大啊。”

  李焕增明白这话里面的意思,更明白这一句话包含着多少无奈,此刻,也唯有摇头苦笑:是啊,当一家企业首先开始算政治账的时候,固然有着许多政治上的特权和超然地位,可在得到了这些的同时,也注定了要失去很多东西。

  “这么说的话……”李焕增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的一个想法说了出来,“耿总,您看,如果我们启用一个新的品牌怎么样?”

  启用新的品牌?听到这话,耿少杰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一双眼睛越来越亮!

  作为这个时代国内少有的改革先驱,耿少杰的魄力和胆识不是一般国有企业领导人能比的,他立刻意识到了李焕增这个提议的绝妙之处:如果启用一个新的品牌,用这个新的品牌同林鸿飞合作,将来谁还敢唧唧哇哇?

  只要自己没有“玷污”一汽和解放的光荣历史传统,不管有多少人对自己的做法看不惯,都得老老实实的呆着。

  “好!好啊!”耿少杰笑的是如此畅快,竟然一反常态的站起身来,大力的拍着李焕增的肩膀。

  作为公司的老总,耿少杰在公司内部威信极重,平日里也很注重上下级关系,属于那种老派的官员,像是这种拍着下属的肩膀表示赞赏的事儿,却是从来都没有过,这些李焕增自然是知道的,如今被耿少杰给了如此优待,知道自己这个建议很符合耿总心意的他,激动的整个人都在打哆嗦。

  在办公室内来回走了好几圈,耿少杰忽然一甩袖子,“罢了,这次我去会会林鸿飞那个小子,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

  听到这话,李焕增顿时就被吓了一跳:老天爷啊,耿总可是正儿八经的副部级高官啊,现在竟然要打算去会会林鸿飞那个小小的副处?规矩还要不要了?!忙苦苦劝道,“耿总,这个不合适啊,两边的行政级别差距太大了。”

  耿少杰是个下定了决心就会坚定的去实行的人,好不在乎李焕增的话,使劲的一甩袖子,“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只要能够让咱们一汽发展起来,面子这个东西多少钱一斤?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现在就去给我安排行程……既然你以前和林鸿飞那小子打过多次交道,那你就来当个副组长吧。”

  副组长?听到耿少杰这话,李焕增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耿总的这个做法,会不会被人认为是自己撺掇的?喜的则是如果事情最终真的成功了,作为从头到尾都参与的人,那可就是自己一个大大的政绩!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