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七零五章 排排坐,分果果

第七零五章 排排坐,分果果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尼玛!林鸿飞的脑袋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名词:正太养成计划。

  难道这么些年以来,自己都被这丫头当做一个叫做“正太养成计划”的游戏在玩养成?如果是这样,那哥们儿可就真的太悲催了。

  不过看到东方小玲那越来越诱人的红唇,林鸿飞立刻将自己的想法丢到脑后去:同眼前的美人相比,养成不养成的,这个以后有时间再讨论……大不了自己也玩个少妇养成计划好了。

  ……………………

  “老孟叔,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对不住你,”林鸿飞望着孟老支书,心中很是内疚,“您说吧,您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

  “林老板,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嘛,老头子我说句自大的话,老头子我这一辈子顶天立地,没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儿,可这次这个事情,老头子我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自豪的说,老头子我问心无愧!”老孟支书颇有些老当益壮的架势,将干瘦干瘦的肋巴骨拍的梆梆作响,“没错,这事儿跟那姓裴的家伙关系确实不大,可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既然是反骨仔,那就该狠狠的收拾他!老头子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吃里扒外的混蛋了,不过……”

  孟老支书说到这里,忽然两眼放光的盯着林鸿飞,“林老板啊,您要是真打算补偿我,干脆也别补偿我了,多给俺们五里村点儿好处吧,你也看到了,俺们五里村是真穷啊,说实话,虽然这个事儿老头子我做的问心无愧,可要不是那个姓裴的混蛋在这里面作梗,让俺们村子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事儿差点儿慌了,老头子我才懒得掺合这件事……林总你跟咱们市里军区的那个什么刘司令员很熟吧?”

  不愧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某些人自以为做的很周密。可根本瞒不过这位孟老支书,林鸿飞再也不敢小觑了眼前这位对自己尊敬的甚至有些卑躬屈膝的孟老支书半分,想了想,道,“在您老人家面前说谎。那就是小瞧您老人家这多半辈子的人生阅历了。不瞒您说,我从小就是在咱们市军分区大院里长大的,以前我爸还和那个姓裴的是好朋友,在差不多一年半之前吧。我爸还将他当成是那种在战场上可以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他的兄弟,可我们家老头子没想到,那个姓裴的转过身就捅了我们家老头子一刀……要不是我们家老头子反应的快,说不定早就捅中了。”

  “我就说嘛,这事儿没这么简单。你一个小年轻,跟人家没仇没恨的,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种小心眼的混账东西,不至于这么算计人,这么说就对了,”老头子笑的开心无比,“这么算起来老头子我还是帮你们家解决了一个大仇人?要是这么说,那你更是应该多补偿我们村一点儿好处了。”

  “钱和地租的事情您就不用想了,”林鸿飞想了想。痛快的点点头,“整个项目的计划您也知道了,不是我给您说的1000万,而是最少1.3个亿,我能把你们村子以土地入股的金钱比例稍微提高一点儿。但肯定提高的不会太多。倒是在工作岗位方面,我可以帮你们想想办法……再给你们村增加100个工作岗位吧。”

  老孟支书原本是有资格和林鸿飞讨价还价一番的,但这老头儿不,他二话不说。笑眯眯的答应了下来,“好啊好啊。有了这100个工作位子,俺们五里村还不得被周围这些村子给羡慕死?”

  “那我先祝你们村里的小伙子们多娶几个漂亮媳妇,到时候你可得请我来喝杯喜酒,这喜酒我也不白喝,该随的份子肯定是有的。”林鸿飞笑呵呵的道,这种惠而不费的好处,他送的贼熟。

  “好啊好啊,”老头儿就连连点头,长着缺了几颗牙齿的嘴笑道开心无比,连几个窟窿都透着一股子喜庆劲儿,“刚才我就想着开这个口呢,可林老板您是什么人?您可是有身份的大人物,我愣是没敢开口,您能这么说,真是太给我们五里村面子了,到时候这水酒肯定少不了您这一杯……”

  ……………………

  又聊了一会儿,林鸿飞随即告辞。

  林鸿飞刚走,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棒小伙子就从里屋里窜出来,有些不满的道,“爷爷,你怎么着也该趁着这个机会使劲从这个姓林的这里弄点儿好处的,哪怕从这姓林的手里拿个几万块钱也是好的啊。”

  这个小年轻就是孟老支书的孙子,前些日子刚刚和隔壁村的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姑娘好上,这会儿两人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可一想到订婚、结婚和盖新房子的这些花销,他就有些头疼:这一场场的下来,最少也要一万块多钱啊。

  正在发愁这几万块钱到哪里去弄呢,刚刚林老板来的时候他没来得及走,忙躲进了里屋里,自己爷爷和这位林老板的对话一句不了的全被他听了去,小年轻脑子活,可却不够稳重,心思顿时就开始盘算了起来:听说这个林老板家里钱多的花不了,连晚上睡觉的钱都是用100的蓝票子铺成的,向来借着这个事儿从林老板那里弄个几万块钱根本连个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吧?

  可若是有了这几万块钱,自己盖新房子、订婚、结婚以及彩礼钱什么的就都有了,说不定还能有不少余额,到时候手里攥着几万块钱,不但能置办齐全套的家电,还能像是那些有钱的城里人那样买辆摩托车骑骑,可不比现在强得多了?

  “你个臭小子懂个啥?!”孟老支书二话不说,一巴掌狠狠的抽在自己孙子的头上,“你当这100个岗位是那么好拿的?”

  孟老支书的孙子对于自己挨打这个事实很郁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的打,捂着头委屈的跟孟老支书犟嘴,“我没觉得这位子有什么难拿的,你一开口,人家二话不说就给了100个工作位子,依我看啊,您要是再多要点儿,弄个几万块钱根本就跟玩儿似的……这年头有钱不赚是王八蛋。也就您这么实心眼的老头才……”

  “混账小王八蛋!”不等自己孙子说完,孟老支书就一巴掌抽在自己孙子的脑袋上,怒骂到,“你个臭小子懂个屁!你当这100个工作位子是这么好拿的?给你说,这是人家给你爷爷我的封口费!咱不拿这100个位子。谁知道会给咱们老孟家带来什么灾祸……一个少校军官人家说收拾就收拾了。收拾你爷爷我这个村支书还不给玩儿似的?”

  “啊?”孟老支书的孙子听到这里,这才算是明白过来自己刚才没有从里屋里面冲出来开口跟林鸿飞要钱是多么的明智,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整个后背甚至都已经湿了。

  “啊什么啊?!”孟老支书看着自己这个到现在还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的孙子。顿时又是气不打一出来:看看人家林老板,明明和自己孙子差不多大的年纪,可钱多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可再看看自己孙子呢,自打初中毕业不上了到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就知道跟女娃子鬼混,地里的活计一样也不会,这将来下去靠什么支撑起一个家?

  只是老人家的火气来得快,去的也快,想到这个孙子乃是自己孟家三代单传的孙子,将来自己家还要靠着这小子传宗接代,老孟支书就叹了口气,道。“就算人家林老板给你几万块钱,又够你小子折腾多长时间的?每个好工作,终究不过是个二流子……我豁出去这张老脸跟林老板说说,看看能不能给你安排个好工作。”

  一份好工作和几万块钱相比,当然是傻子也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选择。但面对这种情况,孟老支书的宝贝孙子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却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如果能让那个林老板给自己安排个好工作,再弄个几万块,那不是两全其美?而且这种事情毕竟不怎么能见人。只要自己把话说的明白,想来那个林老板也不敢吱声吧?

  孟老支书可不知道。自己这个唯一的独孙的心里,已经住进去了一只魔鬼。

  ————————————————————————

  北郡市工程机械厂的工人们,列着队,眼神复杂的望着这个已经来过了自己工厂好几次的车队,这次不同于以往,以往他们只是来学习的,可这次,这些人是来接手自己的工厂的。

  对于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这个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疯狂的崛起的公司,北郡市工程机械厂的工人们对他们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们很羡慕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高工资和高福利收入,在大家只能拿到不到200块钱的保底工资的时候,人家工资加奖金就有差不多小500块钱,还有每个月不下100多块钱的米面肉蛋菜等各种福利补贴,一说起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良好待遇,大家谁不是羡慕的口水横流?

  可另一方面,和自己所在的北郡市工程机械厂相比,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中外合资的、不完全的中外合资的国有企业,哪里能和自己这根正苗红、纯纯粹粹的国企工人的身份相比?若说让大家为了高工资高福利就丢到自己国有企业的身份,大家还真有些舍不得。

  可舍不得又怎么办?工厂的情况大家都明白,据说在那些蛀虫的折腾下,生产一台机器就亏损一台,市里都已经补贴不起了……就是怀着这种心思,大家眼神负责的望着从中间那辆似乎和其他的富康轿车有些不一样的富康轿车上下来的两个人。

  大家都已经能够叫得上来这两个人的名字,年轻的那个叫做林鸿飞,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一手将原来破破败败的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带到眼下这个辉煌程度的、近乎传奇的人物,旁边的那个三十多岁、看上去意气风发的中年男子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林鸿飞最信任的助手,听说这次在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内部搞了个什么职务申请,所有他们工厂里的干部们都能申请调到咱们工厂里来当干部,结果这个叫唐勇的副总经理最终成为了咱们工程机械厂的新任厂长……对了,咱们工程机械厂从此之后也不叫工程机械厂了,从此之后要叫做北郡市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听听,北郡市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听着就带着一股子资本主义的味儿。

  看着这些列队欢迎的人群,望着他们眼中那复杂的眼神,听着他们那稍显有气无力的欢迎声,林鸿飞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林总,怎么了?”林鸿飞微微皱起的眉头并没有引起列队欢迎的原北郡市工程机械厂的工人们的在意,却没有瞒过站在林鸿飞旁边的唐勇,唐勇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忙低声向林鸿飞问道。

  “工人们的士气……不怎么高昂啊,”林鸿飞扫了这些工人们一眼,“大唐,你接下来要把工人们的人心凝聚起来可不容易,我们之前商定的那些办法可能不够。”

  唐勇看了眼这些工人们的反应,眉头也不由得拧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欢迎的场面虽然看起来很热烈,但细细的研究起来,却发现总少了那么一股子精气神儿。不过旋即,唐勇又笑了,“林总,咱们这可是抢了人家的公司啊,这些工人们心里有点儿负担是很正常的吧?”

  “这倒也是。”听到这话,林鸿飞也笑了,他忽然停住了脚步。

  什么情况?发现林鸿飞忽然停下了脚步,无数将目光聚集在林鸿飞身上的人都不由得有些发呆:林总这是打算做什么?还是他对这个欢迎场面不满意,认为不够热烈?

  林鸿飞看到了这些人心中的忐忑和不安,却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将目光缓缓的从人群的左面扫到右面……从工人们的角度来讲,他们本能的认为林鸿飞这是打算杀鸡儆猴来震慑自己这些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