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七零零章 你当我傻的?

第七零零章 你当我傻的?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吗?那几个家伙……”老白呵呵的笑了两声,笑骂道,“说是要请我吃饭,可到现在这饭的影子还没看到呢?小六子,那几个家伙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再来?”

  “没有呢,几个老板都是贵人,和白老板您一样,”小六子低眉顺眼的回答着老白的话,“白老板,您今天什么安排?”

  什么安排?白行长沉吟了一下,偷偷的观察了一下林鸿飞和孙主任的表情,看着这两个家伙看似一脸期待、实则是在期待自己能够安排成什么样子的模样,不由得咬了咬牙,道,“就钓鱼吧,有什么新鲜的鱼没有?对了,给我这位老弟安排个教练练练台球……年轻人嘛,比不得我们这些中年人,钓鱼这种活动不适合他。”

  说是这么说,可在说话的时候,白行长却是一直都在注意着林鸿飞和孙主任的表情,见林鸿飞和孙主任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这种活儿不好干啊。

  ……………………

  如林鸿飞所料的一般,负责给自己当教练的是一个身材火爆的美女,虽然穿着一身标准的台球服,也就是西裤配白衬衣黑马甲的那种,但衣服的板型很不错,特意收起和紧身的线条能够完美的贴合女性的身体线条,将这位美女的躯体凸显的玲珑有致。

  林鸿飞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位美女肯定事先得到了什么叮嘱,整个过程中不停的用一些在林鸿飞看来幼稚可笑的方式诱惑林鸿飞,说实话,林鸿飞并不排斥美女,但很反感有人对自己用美人计:自己看上去就那么像是管不住裤裆的人吗?这种被人当成傻子的感觉,让林鸿飞很是懊恼。

  很懊恼的林鸿飞自然不会管这位美女对自己多么的“依依不舍”,只在里面呆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实在不堪其扰,怒气冲冲的从台球室那边来到了水库边上,直接让人开了个小船将自己送到了水库的湖心。白行长和那位什么老王正在湖中心的一艘不大的船上垂钓……在林鸿飞看来这纯属闲的蛋疼,虽然现在还没到三九,也也是大冬天的,太阳也没暖和到哪里去,竟然跑到湖中心来钓鱼。这要多么闲的蛋疼才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看到脸色不怎么好的林鸿飞。老白和孙主任都是一愣,借着有些尴尬:两人都不傻,岂能不明白林鸿飞的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鸿飞,你这是……”老白尴尬的迎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林鸿飞的这个动作多少有些打脸的嫌疑。

  幸好林鸿飞也没有戳破的意思,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每天没什么打球的兴致,好长时间没出来了,倒是觉得到这地方来坐坐。看看这浩淼的湖水也不错。”

  “林总果然是个雅人,”白行长还没有说话,老孙就对林鸿飞竖起了大拇指,林鸿飞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若是自己还在继续装傻那就没意思了,没得让人怀疑自己的智商,向老白使了个眼色,笑道,“对了。刚才听老白说林总您最近要有大动作?”

  “不算多大的动作吧,只是打算新建几座工厂而已。”林鸿飞的话颇有些漫不经心的味道,仿佛说的不是要建几座工厂,而不过是吃饭的时候多炒两个菜。

  “林总果然是大气磅礴,”孙主任自然是知道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财务状况的。笑着摇了摇头,“林总,您有没有从银行融资的想法?”

  “嗯?”林鸿飞眉头一皱,心里不由得好笑:您老人家现在终于忍不住了么?笑着摇头道。“这种事情,怎么说呢。有银行的融资当然能够减轻我们的压力,但其实也无所谓,我们完全可以将由当地银行提供融资服务加入落地条款之中……我想各地的政府和银行系统应该是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的。”

  孙主任和老白对视了一眼,心里同时闪过一丝无奈:岂止是感兴趣啊,如果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各地政府的门槛绝对能被本地的银行系统给踏破!大家谁不知道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盈利能力以及林鸿飞的经营管理能力啊。

  汽车这个东西,只要林鸿飞能够保证他接下来设计出来的产品不会比富康轿车差太多,那大家就可以保证生产出来一辆就销售出去一辆,只要产品能够卖出去,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会没钱?银行会担心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还不起银行的贷款?大家伙儿为了能够将自己本行的资金贷给林鸿飞才是真的。

  “这倒是一个融资的好办法,”孙主任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一脸的赞同,又道,“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利率应该很高吧?”

  只是孙主任的心里却绝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如果林鸿飞当真是让他所投资的地方政府为他做担保,从所在地的银行系统贷款,那还有中行什么事?虽然四大国有银行早就盯着林鸿飞的这个项目了,想要一次吃的撑死,但如果林鸿飞硬实要将一大块肥肉切成零碎小块……尼玛!老子的政绩还出得来吗?

  但是林鸿飞的下一句话就让孙主任的一张脸顿时就僵在了当场,让他再也没有心思去琢磨政绩的问题了,“当然,不过我们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利率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个经济问题,在经济问题方面,政治还是有些话语权的。”

  林鸿飞说的隐晦,可孙主任本身就是银行系统内的人,岂能不明白林鸿飞这话是什么意思?没错,如果是由各地政府帮助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负责协调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在本地的贷款事宜的话,所在地政府自然是乐意,银行也会乐意,但这利率就不好说了,可林鸿飞立刻就提醒了他们一个事实:地方政府想要让银行压低贷款给某个特定企业的利率,办法还是很多的。

  “据我所知,如果由上面的总行来直接提供贷款的话,好像可以给企业一个极为优惠的贷款利率……和低息贷款差不多。”

  “我考虑过这个问题啊,”林鸿飞笑眯眯的回答,“但中间经过了这么多的程序和手续。我担心其中会出现一些小问题和小麻烦,偏偏我又是个怕麻烦的人,如果能够节省掉一些麻烦,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有地方政府向地市级银行系统施压,其实利率也未必见得高到哪里去。”

  孙主任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当然知道林鸿飞所说的并没有错。如果当真是由上面的总行直接负责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打交道,虽然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能够获得一个极低的利率优惠,但从中经手的相关人等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个有资格在这里面伸一把手的人估计都会忍不住……雁过拔毛嘛。这是不知道多少年来已经形成的通例了。

  做企业的,最担心这样的麻烦,如果你不满足这些人的要求,这些有资格插手其中的人说不定就会在什么地方卡你一下,单单一个不能将贷款及时拨付给贷款方就能生生的将一家企业逼垮……若是没有办法规避这种风险那倒也罢了。但若是有办法规避还不规避,那就绝对是傻子的表现。

  对上滴水不入的林鸿飞,他忽然有种老虎咬刺猬——无处下口的感觉。

  老白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继续沉默了,他咳了两声,道,“老弟,老哥哥这里有句话,不吐不快,你要不要听听老哥哥我的建议?”

  不管怎么说。老白同志先是银行系统的领导,接下来才算是自己的朋友啊,林鸿飞叹了口气,道,“老白。你说吧,咱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难道我还能看着你生生被自己的痰憋死不成?”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有理。可我是这么想的,将来你们公司的规模肯定还要扩大。据我所知,你是打算五年后将企业扩大到年产30万辆小轿车的规模,可是五年之后呢?你肯定还要发展,将来您再发展,所需要的资金肯定要成倍的增加,这是一个情况;”

  “再一个,我说句实话,你不要生气,现在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规模还不算大,你一个人撑起企业的设计没有问题,但将来呢?将来你们的产品线从轿车到越野车等等各种门类齐全,每年需要设计的车型那么多,你就需要要一个专门的设计团队甚至设计公司了,不可能由你一个人把所有的工作全部完成,你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归根到底,你是企业的老总,不是你们公司的设计师,最起码你将来的发展道路不是;”

  “最后一个,我说句大实话,鸿飞你也听老哥哥我一句劝,咱们国家和西方国家不同,归根到底咱们国家还是一个官本位的国家,你现在有钱有人,用不着给别人面子,可老祖宗有句话说的好,人力有时穷,人这一辈子总要靠着你帮我我帮你才能……”

  “老哥,你不用说了,”林鸿飞听到这里,忽然抬手打断了老白的话,笑道,“好吧,我承认,你说服我了。”

  “嗯?”

  “啊?”

  无论是老白,还是老孙,都同时愣住了:这小子这是玩的哪一招?

  林鸿飞笑了,但他很不爽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老孙还在自己面前装纯洁,看了老孙一眼,道,“不过我说孙老哥,贷款的事儿咱们可以慢慢谈,可你的真实身份应该告诉我了吧?”

  虽然明知道林鸿飞肯定一早就心知肚明了自己的身份不简单,可被林鸿飞直接这么点了出来,老孙还是觉得有些尴尬,自嘲的笑了两声,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到底还是让林总您看出来了……”

  微微一顿,老孙道,“林总,老哥哥我先跟你道个歉,今天这事儿确实是老哥哥我不地道,啥也不说了,待会儿老哥哥我自罚三杯!”

  林鸿飞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既然孙老哥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不拦着你了,好,有了这三杯酒,之前不愉快的事儿咱们就不说了。”

  说完,看着老孙,等着他继续往下说:这自罚的三杯酒,当然不是为了老孙向林鸿飞隐瞒了自己的身份的事情道歉的,而是为了之前那个台球女教练……安排这么一个项目,若是林鸿飞喜欢,那当然没有问题,但若是林鸿飞不喜欢,那可就是对林鸿飞**裸的羞辱了。

  林鸿飞能够这么痛快的接受自己的道歉,让老孙心里很是舒服,“老哥哥我呢,也不算是什么牛逼人物,就是在咱们工商银行古齐省分行的信贷部工作,蒙领导们看重,让我暂时领导信贷部的工作。”

  工商银行古齐省分行信贷部的主任?虽然已经隐约猜到了老孙的身份,可当老孙真的表明了自己身份的时候,林鸿飞还是不由的有些惊讶:归根到底,这个时期的银行的主要业务就两件事,放贷和吸收存款,信贷部绝对是任何一家银行顶顶重要的部门,基本上都是由一位排名靠前的副行长兼任,甚至行长直接兼任信贷部主任的也不稀罕,工商银行为了一个简单的游说工作,竟然派出了一位省分行的信贷部主任,下的本钱当真是不小。

  “原来是孙主任?”林鸿飞皱着眉头想了想,片刻后,不是很确定的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孙主任你是直接从总行调派过来的吧?”

  “嗯?林总你知道?”这次换成是孙主任惊讶了,他没想到,林鸿飞竟然对银行系统的工作安排也熟悉。

  “不能说知道,只是偶尔听朋友说起过,说总行直接往我们省分行里空降了一名信贷部主任,”林鸿飞说到这里,似笑非笑的望着孙主任,“孙老哥的工作能力果然是出色,兄弟我算是已经领教了,要不是兄弟小心,恐怕……呵呵……”

  一直到这里,林鸿飞也没有忘记自己被孙主任给安排的美人计算计了的“仇”,现在逮着机会就要忍不住揶揄孙主任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