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八七章 纳入怀中:下

第六八七章 纳入怀中:下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ps:不好意思,这是今天第三更,不是第二更,第第二更已经更过了,标题改不过来了,抱歉啊兄弟们

  ————————————————————————

  “启军局长一连好几天都愧疚的没有睡好觉,深感对不起d、对不起人民的信任,亲自在局党委会做了自我批评,认为是自己没有带好队伍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还在会上拍了桌子,不管这里面牵扯到哪位领导,一定要铁面无私,从严从重处理,有一个处罚一个,绝不手软!”梁英健的情绪很激动,是真的很激动,一想到其中的损失,他心里就痛的厉害,无比的痛心疾首,可没办法,相对而言,还是自己这个副局长的位子更加重要一些。

  一边说着,梁英健一边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份资料来递给林鸿飞,“林总,这是咱们工业局对这件事的处理意见,你看看……”

  “呃,我不是咱们工业局的人,看这个不太好吧?”林鸿飞嘴里这么说着,手上却是一点都没有客气,利索的接过梁英健递过来的资料,大致了看了一眼,立刻就皱起了眉头。

  “怎么?”看到林鸿飞的表情,梁英健和付启军的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一种不妙的感觉袭上心头:难道自己都已经这么下死手他林鸿飞还不满意?这未免也有些太过分了吧?小心翼翼的问道,“林总觉得处罚的轻了?”

  “那倒不是。”林鸿飞摆摆手,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表情让他们三人误会了,知道这里面被处理的人全都是倒霉的替人背黑锅的他,只是有些不落忍,“我只是在想,虽然这些同志是犯了错误,可我们也不能因为他们现在犯下的错误否定他们之前为人民作出的贡献,我的意思是,这个处理意见是不是有些过于严厉了?”

  嗯?林鸿飞不是觉得处理的轻了,而是觉得处理的重了?付启军和梁英健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喜色:如果林鸿飞真的是这么想的,那倒是好办的多了。

  在将这个处理意见拿出来的时候,付启军、梁英健以及所有市工业局那些屁股上都不干净的领导们心里未尝不是没有些担心,担心这个处理结果太过严重引起了“那些犯罪分子”的反弹:说来说去,最大的犯罪分子可不是被处理的那些,而是他们这些人,只是形势如此,他们也没有办法,可是林鸿飞的态度……

  没等他们再次确定林鸿飞的态度。林鸿飞就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他们做的贡献,我们还是要承认的,当然,再大的贡献也不是范翠的理由,嗯,给他们一个严重警告,调整一下工作岗位吧,毕竟这些同志的年龄也大了,经历也有些不济。确实是有些不适合继续担任领导工作了。”

  这话当然也是胡扯,什么年龄大了不适合继续担任领导工作,这里面要处理的这些人当中,35岁到45岁之间的占了将近三分之一,不过事情总要有个处理办法不是?

  付启军和梁英健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种处理意见真是好的没法再好了,虽然免掉了那些人的职务,可总归还是让他们呆在了这个体系内。这种做法也算是领导们有情有义了,既然自己已经给了他们一条活路,只要那些家伙脑袋没有烧坏,谁若是再敢闹事。那当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虽然如此,付启军和梁英健两人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犹豫了一下,再次向林鸿飞问道,“说是这么说,不过这个影响……”

  “影响的问题,我觉得不大,宣传的时候注意一下就是了么,事情真的闹大了,上级领导会怎么看咱们北郡市?不管怎么说,市工程机械厂的产品可是得到过机械电子工业部推荐的,是咱们北郡市的骄傲,同时更是咱们古齐省的骄傲,”林鸿飞隐晦的点了这两个家伙一下,让他们放心,上级领导也绝对不会希望看到这种事情闹大的,毕竟对谁都没有好处,“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相关家属的情绪工作,要让他们积极的配合局里的行动,不过……”

  说到这,林鸿飞忽然一拍脑袋,“说起来,这些同志的家属孩子还才是真正可怜的,毕竟他们是无辜的,却无缘无故的受了这么一场无妄之灾。”

  付启军和梁英健的眼中都闪过一丝狂喜之色。两个人都不傻,自然明白林鸿飞的意思是什么:在用保证不会将他们送进局子里、同时保证他们在体制内还有一席之地来换取某些犯了错误的同志不会闹腾之后,还要做好家属的情绪工作……所谓的家属情绪,还不就是要确保这些人的家庭生活虽然下降了些,但也不至于让他们心生绝望?

  两人都明白,自己若是做到了这个程度,当真是仁至义尽了,谁还敢闹腾,被人打死都不会有人同情……替领导背黑锅不是很正常的么,会有几个领导替你想的这么周到?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委实有些无法确定林鸿飞的态度,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道,“林总,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既然这些同志的家属和孩子都是无辜的,那么我们对某些犯了错误的同志进行处理的同时,也要考虑到他们的家属和孩子,尽最大程度保证他们的生活和孩子的学业,如果真的有困难,我可以帮着协调一些工作的安排。”

  “林总的精神,真是让我太感动了,成,没说的,这件事就按照林总的意思来办!”这次不用梁英健说话了,付启军自然而然的将话题接了过去,一颗心重重的放了下去,同时无比矫情的拭了拭眼角。

  当然,矫情归矫情,这个时候做出这个动作来,效果还是不错,尽管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恐怕不是感动,反倒是庆幸的眼泪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大家脸上还是同时露出一副感动无比的表情来,苗飞更是在一边小声的劝了一句,“老板,您也别太伤心了,毕竟这种事儿谁都不想发生,您能做到这个份上,谁敢不翘起大拇指赞您一声好?”

  大概是入戏太深,付启军不由得哽咽了两下,“唉,说来说去还是我这个局长没有做好工作。”

  这次不仅林鸿飞觉得腻歪,连梁英健都有些受不了了:老大,事情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咱们稍微装上那么一装也就是了,不要真的把自己当成大好人了成不成?这不要脸,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有个限度?

  不想让林鸿飞看笑话,梁英健忙轻拉了一下付启军的衣角,劝道,“启军局长,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咱们总要向前看才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市工程机械厂几百号人吃饭的问题,咱们不能因为几个蛀虫就将这么几百号人丢在一边去了不是?”

  “对,对,老梁你说的是,”付启军愣了一下,连忙点头,付局长总算意识到,自己继续这么装下去,恐怕一桌子人都要吐了,立刻按照之前商定好的对策,扭头看向林鸿飞,满脸的正气凌然,嗯,还有一丝勉为其难的不好意思,“林总,您看,现在市工程机械厂人心惶惶,人心急需安定,你看……”

  “启军局长的意思,是让我们公司接管市工程机械厂?”

  “不,我代表我们局党委对您说一下我们局在这件事上的意见,”付启军直视着林鸿飞,看上去真的像极了一位为了自己的工作职责呕心沥血的好干部,“局里的领导们都倾向于让贵公司收购市工程机械厂,收购价格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关键是一定要保证市工程机械厂几百口子工人的生活问题。”

  好,当真是一个一心为公的好干部、好领导,连倒卖国家资产都说的这么正义堂皇,林鸿飞简直都忍不住要为之鼓掌了,不过若是站在林鸿飞的角度来讲,他考虑的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他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很是为难的模样,“这个,不满启军局长和梁副局长,我也多少听说到过咱们市工程机械厂的一些消息,里面……混乱的很啊,想要让市工程机械厂恢复生机,非得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不成,可是这里面牵扯到的方方面面太多,关系错综复杂……”

  听到林鸿飞这么说,付启军和梁英健的面颊就不由得狠狠的抽动了两下:林鸿飞这个混蛋够狠啊,竟然想着要将里面的那些领导子女和关系户们全都赶出去,要一个“干干净净”的市工程机械厂,他想的倒是挺美!

  “改革当然是有必要的,市工程机械厂已经到了不改革就没法发展的程度,”付启军抽搐着嘴角,先是肯定了林鸿飞的想法,紧接着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但市工程机械厂沉珂病重,如果一下子下药太猛的话,会不会适得其反?我个人觉得,这个改革的过程是不是应该循序渐进、小火慢炖的进行?”

  正常情况下当然是应该循序渐进、小火慢炖的进行,可林鸿飞心里却清楚,若当真是循序渐进、小火慢炖的来,恐怕不等自己炖熟就已经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坚定无比的摇摇头,林鸿飞的态度很坚定,“不,我认为,市工程机械厂到了不大刀阔斧就没法起死回生的地步了,循序渐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