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八一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第六八一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ok,ok!”确定林鸿飞是真的对克莱斯勒感兴趣,而不是在敷衍自己,老头儿眼中顿时闪过意思喜色,连连点头。

  但很显然,似乎艾科卡并不满足于只是将生产线卖给林鸿飞,如果只是将两条即将淘汰的生产线卖给林鸿飞,依旧不能改变自己要从克莱斯勒总裁的位子上离开的命运,他眼珠子一转,立刻想到了另外一招,热情的向林鸿飞建议道,“林,我听说你们公司正在和该死的的德国人进行谈判?”

  “这个你们都知道?”林鸿飞有些惊奇,他知道艾科卡对德国人没有什么好感,当年该死的德国人硬生生的从他手中将自己将克莱斯勒带到一个更新的高度的机会,一直让这老头颇有怨念,但让林鸿飞没想到的是,这老头儿竟然连自己正在和大众就那款悍马h2车型的合作事宜进行谈判的事情都知道?

  “是啊,我们当然知道,这并不是太秘密的事情,”艾科卡一脸傲然的对林鸿飞道,好不容易从林鸿飞手里扳回来一点优势,艾科卡忽然沮丧的发现,自己竟然在为自己取得的这么一点小小的优势而感到骄傲和自豪,这可真悲催,“我们还知道这是一款大型的越野车,据我们掌握的消息,是一款和福特外交官那种车型差不多的车子。”

  林鸿飞并不介意给艾科卡多透漏一点消息,就算是向大众施加压力,就算是将来无法同大众合作。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找一个全新的合作伙伴,打定了主意,林鸿飞笑着摇头,“不,艾科卡先生,你错了,在我看来,福特外交官这种样式的大型全尺寸越野车已经落后了,我设计的虽然也是一款全尺寸的越野车,但相信我。我设计的这款车是划时代的,具有颠覆性的意义。”

  “哦?是这样吗?”艾科卡显然是不相信的,哪怕他之前已经在中国人身上狠狠的栽了一个跟头,只是出于礼貌和对主人的尊敬,他只是在心里表示了一番对林鸿飞这番话的不屑,却并没有说什么。

  但多年来形成的骄傲让他并不会这么简单的就向林鸿飞低头,和绝大多数的美国人一样,艾科卡也认为,虽然中国人可以生产出精美的丝绸。但绝不意味着他们能够设计和生产出多么出色的车子,林鸿飞设计的那款叫做富康的轿车他刚刚也见过。他承认那车子的线条很优美,但他绝不认为那款车能够在美国市场热销,丝毫无法彰显个性的外形,根本不可能得到美国市场消费者的认同。

  他却是忘记了一点,林鸿飞根本就没有将富康轿车往美国市场上销售的意思……好歹林鸿飞在重生之前事业的中心一直都在美国,岂能不知道历年来美国汽车消费市场的审美观点变化和消费习惯?

  面对艾科卡的骄傲,林鸿飞淡淡的说了一句,“艾科卡先生,您要知道。在汽车制造和汽车设计方面,德国人和你们美国人一样,都很骄傲,甚至在我看来,似乎严谨的如同身体里面转动着齿轮、血管里流动着机油的德国人在对机械的要求方面,比你们美国人还要苛刻得多。”

  艾科卡顿时就闹了个大红脸,德国人在对汽车的严格要求方面。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这一点连美国人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但就造汽车而言,德国人确实是比美国人的要求更高、更细。现在连德国人都主动找林鸿飞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进行合作了,那自然是林鸿飞设计的这款全尺寸越野车有德国人都做不到的地方,既然林鸿飞设计的这款汽车让德国人都不得不高看一眼,那自己在林鸿飞面前还有什么好骄傲的?

  “好吧,”艾科卡悻悻的道,“既然林先生您如此说,不如我们合作吧,只要这款车型确实能够符合克莱斯勒的要求,我就可以代表克莱斯勒公司向您承诺,德国人能够承诺的条件,克莱斯勒也一样可以做到……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那两条生产线的转让价格,我们可以更深一步的谈。”

  林鸿飞愣了一下,若到了这个时候林鸿飞还不明白自己上了艾科卡这老头儿的当,那这辈子当真是白活了,心中顿时郁闷无比:尼玛啊,老子刚才被这老头儿装袋子里去了?登时堵了口气,“是不是只要我们能够合作,贵公司的那两条生产线也可以以一美元这象征性的价格转让给我们?”

  “只要林先生您设计的这款车确实能够满足我们的要求,一美元的价格这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老头儿无所谓的点点头。

  “尼玛!”林鸿飞爆出一句粗口:老子还是没玩过这马上就要滚蛋的老头儿。

  “什么?”对于这句后世的经典网络名骂,老头儿一脸的迷茫。

  “没什么,我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艾科卡也是曾经对中国文化做出过研究的,“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他就听说过,闻言立刻瞪大了眼睛,很实在的向林鸿飞问道,“林,你这是在夸奖我吗?”

  “当然!”林鸿飞咬着牙,恨恨的点点头,他算是看透艾科卡这老头儿了,老头儿看着一脸的憨厚,可心里焉儿坏焉儿坏的,一个不小心就找了他的道……美国商界80年代到九十年代初商业偶像第一人的称呼果然不是白叫的。

  “哦,那我真是太高兴了,林,我可以看看你们公司准备同大众公司合作的那款车的效果图吗?”老头儿显然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继续往林鸿飞问道,或者他知道,但他根本没有遵循“适可而止”原则的想法,当然,艾科卡的这种作风可以理解,谁让人家的屁股下面坐着一座火山呢,为了浇灭这座火山、卸掉这座火山那几乎要喷涌而出的巨大压力,一点面子算得了什么?

  林鸿飞面有难色,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这样吧,我考虑一下。”

  没有从林鸿飞这里得到肯定的答复,老头儿有些失望,但很快,老头儿就振奋了起来:虽然林鸿飞没有立刻答应自己让人很有些失望,但他也没有直接干脆利索的回绝不是?哪怕是强硬无比的回绝了,事情都出出现转机的可能,更何况是这种暧昧的态度?做了一辈子职业经理人,艾科卡岂能不明白这其中的猫腻?他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追问。

  毕竟见面的时间太短,说的太多就有些交浅言深了……虽然美国人没有“交浅言深”这一说,但这里面的意思却是世界通用的。

  ————————————————————————

  “什么?克莱斯勒的人来了?还是总裁李.艾科卡先生亲自带队?林鸿飞亲自去机场迎接的?”

  克莱斯勒在“关注”着大众,同样,大众也不是对正在和自己进行谈判的小兄弟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不屑一顾,当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的总裁李.艾科卡为了那两条生产线亲自飞越大洋来拜访林鸿飞的消息传来之后,罗斯托克顿时呆住了,虽然并没有迹象表明李宏飞要和克莱斯勒联手,但基于一名谈判人员的本能,罗斯托克心里已经有了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作为1987年的时候,西德大众狠狠的踩着克莱斯勒、奠定今天大众在共和国地位的谈判成员之一,罗斯托克深深的知道,现在大众在共和国汽车市场上的地位有多么巩固,艾科卡就对大众汽车有多么痛恨,如果他推动克莱斯勒同林鸿飞建立起了合作关系……不行!我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想到若是让克莱斯勒同林鸿飞合作之后,对大众的可怕威胁,罗斯托克就吓得全身发抖,他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毫不犹豫的将秘书赶了出去,立刻抓起电话,要将这个情况向大众总部汇报,至于这个时间是德国的什么时候,尊敬的董事局主席和董事们是不是正在睡觉,此刻已经顾不得了。

  ……………………

  “老板?”等在外面的秘书看着从办公室里出来的老板脸上的表情各种古怪,心中哆嗦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向罗斯托克问了一句。

  罗斯托克去并没有立刻回答自己秘书的话,而是脸上似笑非笑、有似乎无比自嘲的呆怔了半天,才开口道,“艾玛,如果让你现在就代表我去北郡市,你有没有问题?”

  代表自己的老板到北郡市去?艾玛呆住了,能够成为一家跨国公司地区性老总的秘书,艾玛的头脑也是一等一的,立刻问道,“是需要我去稳住林先生吗?”

  “是。”罗斯托克道,在这种事情上,他不可能欺骗自己的秘书。

  “既然这样……”艾玛沉默了片刻,没有立刻回答自己老板的问题,而是抬头向罗斯托克问道,“尊敬的老板,您能否告诉我,公司那些尊敬的董事们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