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七九章 产能不够了

第六七九章 产能不够了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咱们也合作,做个广告怎么样?”林鸿飞笑罢了,忽然开口道,“你们公交公司出资源,我出人力。”

  “做广告?”此刻的叶立国已经有了七八分的酒意,可听到林鸿飞的这番“疯话”,却几乎被吓醒了,额头上全都是汗水,“林老弟,你千万别吓唬我,老哥哥我胆子小,经不住吓……咱们要是做广告,这不是抢了电视台和报纸的饭碗么,咱公交公司小胳膊小腿的,还不得被人打死?”

  “谁和他们电视台、报纸抢饭碗,要不我怎么说你们公交公司是空守宝山而不自知呢,”林鸿飞很郁闷,自己都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这叶立国竟然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的意思,“叶大哥,你想想,咱们的公交车车体、公交车站台、车子里面的拉手,不就是最好的广告载体么?只要咱们开个公司,就做公交车车体和公交车站站台的广告……”

  叶立国只是酒喝多了,并不意味着他真是傻子,林鸿飞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若是再不明白林鸿飞的想法,就当真是活该饿死,可是越明白,他就越恨不得一头撞死:对啊,如果有想要做广告的公司,咱们在车体上喷上他们的广告,不就是相当于一个在市区内流动的广告牌么。

  “如果我没记错,咱们市总共是31条公交线路,对了,有多少辆公交车?”

  “500多辆……”叶立国的回答有些木然,他正在不停的自责:笨啊!笨死了!叶立国连连拍着自己的脑袋。现在他真的是觉得林鸿飞说的没错,自己和公交公司的这么多人,当真是空守宝山,活该被饿死,一点都不冤枉。

  “嗯,这31条公交线路,500多辆公交车,最少就可以做31条广告,当然,做62条大型的车身广告也没有问题。公交站台我们可以修一些遮风挡雨的棚子,也是是为了乘客着想嘛,风吹雨淋日晒的,总能作用,当然,棚子后面我们也可以做个广告……”

  林鸿飞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广告的细节,任何一个细小的地方都没放过,叶立国已经傻了,他从来没想到。竟然可以有人对公交车和公交公司的资源利用到这个程度,到了这似乎。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紧紧的抓住林鸿飞的手道,“林老弟,听你这么一说,哥哥我真是觉得公交公司上上下下的当真是活该被饿死,嗯,你不用说了,现在我敢肯定,你肯定不会让哥哥我吃亏。你就说吧,这个生意咱们该怎么做?”

  林鸿飞却没有说话,而是嘿嘿一笑,“叶大哥,我听说你还有个二弟是吧?据说开了个广告公司?这好啊,以后咱们就指定叶二哥的那个广告公司为咱们公交公司车身广告和站台广告的指定制作单位,你觉得怎么样?”

  叶立国听的就是一愣。自己有个二弟是没错,可那小子就是在市里挂了个名,整天连单位都不去……明白了!叶立国脑中忽然一闪:什么自己二弟是开广告公司的,这分明就是林鸿飞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某好处么。哪怕自己之前没有个开广告公司的二弟,从今天开始也有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开广告公司的侄子、开广告公司的外甥女……总之自己肯定有这么一个亲戚是开广告公司的。

  这就够了!

  这年头一心为公的人不是没有,但叶立国肯定不在这其中,而且这种不贪污受贿、光明正大的拿钱的办法,谁会不喜欢?叶立国都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呵呵,这倒是……”

  “不过,叶大哥,咱们丑话也得说在前面,自己人照顾自己人是应该的,可自己人也不能坑自己人,该交的管理费还是要交的,质量也要控制好,不能让人说出闲话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林鸿飞担心叶立国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系,想了想,还是叮嘱道。

  这个却是林鸿飞多心了,叶立国虽然做生意不如林鸿飞,可论起搞政治,不敢说比林鸿飞强出八条街,但四条街总是有的,政治这个东西,说白了不就是平衡利益嘛,叶立国岂能不明白在这个事情里面平衡利益的重要性?既然自己要吃肉,就要给别人一口汤喝,开国太祖都说过,一枝独秀不是春嘛!他连点头,感激的道,“老弟你说的是,嗯,正好我那个二弟说这阵子他那个广告公司想要扩大经营,就是资金有些不足,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给他拉几个股东。”

  既然林鸿飞这么照顾自己,叶立国也不傻,立刻提出了利益分配方案,顿了顿,道,“老弟,这样,我们这边出车身、站台的挡雨棚子,还有车子里面的扶手,你们来运作,每年51%的收入归公交公司,剩下的49%的收入归你们,公交公司这边除了在你们公司里面安排一个财务监管人员之外,除了设定的广告收入目标,其他的我们不过问,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很好啊,林鸿飞立刻点头,“好,那事情就这么定了。”

  ………………………………………………………………

  东方小玲对做广告公司这事儿没什么兴趣,现在东方小公主每个月从中额贸易当中就能分到好几百万的收入,钱对她而言真的没有什么诱惑力了,丫头眨巴着眼睛,一脸天真的向林鸿飞推荐,“鸿飞,你们家原来那个小保姆不就挺有本事的么,你看她现在开酒店不也开的红红火火?”

  林鸿飞直接落荒而逃:谁说东方大小姐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家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让我做广告公司?”刘秀娥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眼神有些慌乱。“这个……我怕我做不来。”

  “这有什么难得?你刚开始做酒店的时候不也觉得挺难,可现在你不也一样做的好好地?”林鸿飞霸气无比的大手一挥,“嗯,我已经和市公交公司的党委书记叶立国说好了,这事儿你去运作就行,其他的不用管那么多……嗯,这个是这个广告公司和运作方式的一些想法。”

  有了林鸿飞给予的“业务指导”,刚才还心中忐忑的刘秀娥终于缓缓的静下心来,静下心来的刘秀娥,自是粗粗的看了几眼林鸿飞的这个广告计划。就不由得席上眉头,抱着林鸿飞的胳膊,一脸的骄傲和自豪,娇声道,“鸿飞,若是做好了,这个广告公司一年能赚上千万呢。”

  有了自己的一份事业做支撑,当初那个在林鸿飞面前唯唯诺诺的小少妇虽然依旧对林鸿飞情根深种,但却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缠树藤蔓的模样。渐渐的有了自己的判断能力和决断力了,在林鸿飞的面前。也终于敢表明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不再是当初那个对一切都习惯于逆来顺受的可怜人儿了。

  “我给这个广告公司定的目标是明年2000万,”林鸿飞笑着拍了拍刘秀娥的脑袋,道,“丫头,加油啊,我可是在叶立国面前吹下了牛,到时候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你男人我可就要被人给嘲笑了。”

  被林鸿飞用这种对待小女孩时才会出现的动作对待。刘秀娥的一张脸顿时变得绯红,整个人瞬间羞涩无比,却是坚定的点点头,“嗯,我会的。”

  “对了,有件事一直要给你说,结果老忘记。”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林鸿飞不由得拍拍脑袋,“我那辆奔驰不用了,反正就在那里放着。也用不着,你让人开过来吧,酒店里接待个重量级的客人什么的也用得着。”

  因为公司自己生产轿车的缘故,林鸿飞前一阵子就把自己的那辆奔驰换成了一台加长版的富康轿车,之前那辆奔驰自然就闲置在了那里,既然是林鸿飞的车子,刘秀娥也就不客气,脆生生的应了声……做酒店生意的,还真的需要一辆好车来撑场面,但细细想想,就算整个古齐省,能用上百万的奔驰来迎接客人的,估计也就自己一家了吧?恐怕连那些五星级酒店都未必有。刘秀娥低着头,心里暗自盘算。

  ——————————————————————

  “林总,我们必须要新增设生产线了,”唐勇一脸苦笑的望着林鸿飞,“现在的生产能力与我们预期的市场需求严重不符,根据我的计算,现有的生产能力最多勉强支撑到明年6月份,六月份之后,就根本没办法满足市场的需求。”

  “也就是说,新增设生产线已经迫在眉睫?”林鸿飞揉着眼角,很头疼。

  唐勇没有说话,只是苦笑着点点头。

  林总之前设计了一款用来占领国内18万到30万这个价格区间的中级轿车,预计国内的年销售量能达到10万辆以上;预计到明年年中,富康轿车就能够将两条生产线40000辆的年生产能力占满,可是按照分析来看,市场对富康轿车的年需求能力将达到5万辆以上,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超过30%的速度增加;此外林总设计的那款计划与大众合作的高端越野车,相信国内也有一部分需求,加上林总设计的那款命名为“悍马”的大型越野车,保守估计,未来五年内,公司将需要最少具有年生产各类乘用车30万辆,但现在呢?公司可怜的生产能力只有不到4万辆,7.5倍的差距啊。

  “那就增加吧。”林鸿飞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差距,摇摇头,随即又觉得正常,共和国汽车市场可是从一个谁都不在乎的小市场,在短短20年内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的,有这个增长速度也实属正常。

  “那好,我这就和国际上的几家汽车生产线供应商联系,”有了林鸿飞的答复,唐勇就放心了,“林总,有什么要求没有?”

  “要求的话……”林鸿飞想了想,“不要求太先进,不要求有多么自动化,将成本放在第一位,另外,可以让日本企业参与进来,但最后一定不能选择日本企业,哪怕他们的报价比欧美企业的低,我们也不用他们的。”

  唐勇是知道日本企业的惯例做法的,他们通常都是先拼命的压低产品的价格,然后在配套产品和后续服务上狠狠的宰你一刀,共和国在历年来同日本人的合作当中有着深刻教训,林鸿飞这么一说,唐勇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老板的目的:让日本人参与进来,无非就是给欧美企业施加压力的,只有傻子才会用日本人的东西。会意的点点头,“好的,我会注意的,还有呢?”

  “还有……我想博世公司大概不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同博世公司谈的时候,不止生产线,其他的也可以谈谈,另外,如果有哪个汽车厂家愿意将他们的生产线出售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谈,对于他们来说,或许现在使用的生产线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了,但对于我们而言,应该还是好东西。”

  “博世?”唐勇的眼睛顿时一亮,这一点他还真没有想到,对林鸿飞的目光,他真的不得不佩服,“好的,林总您放心,我一定让博世狠狠的出一把血。”

  后世的博世公司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配件供应商,和其他汽车生产商谈判的时候底气十足,但这个时候的博世可没有那份傲气,单单一个德尔福就将他们给压的死死的,唐勇虽然不知道这么一层关系,但两家争雄总比一家独大好的道理,他总是明白的。

  对于林鸿飞说的采购二手轿车生产线的做法,他也没有什么意见,在国外有过数年学习经历的唐勇,对于国外企业的生产成本计算方式很清楚,绝对不会出现“新三年、旧三年、分缝缝补补补又三年”的情况,只要旧的生产线已经不能给自己带来充足的利润,资本家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更换自己的生产线,哪怕这条生产线正运行良好,一点问题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