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七七章 美得冒泡

第六七七章 美得冒泡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快?”刘宝国对林鸿飞竟然这么快就解决了五里村的问题很是有些惊讶,他抬头看了看林鸿飞,目光中很是有些怀疑,迟疑了一下,道,“小林,你……没用什么不合法的手段吧?”

  “市长,我林鸿飞什么时候用过下作手段?”林鸿飞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很郁闷的将这份被整个五里村各家各户的户主们按了手印的土地租赁合同递给刘宝国,“您看,这是全村423户人家户主的手印和签名,一个都不少。”

  “嗯?”听到林鸿飞这么说,刘宝国是真的惊讶了:能拿到423家老百姓的手印和签名,这种事情就绝对不可能是逼着老百姓们做的,除了老百姓们自愿,别无他法。他立刻将文件接过来,没有看前面,而是直接翻到后面:423个签名和手印,那也是需要十好几页纸才能够搞定的。

  果然,最后几页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指纹,指纹盖在签名上面,绝对是最标准不过的文件格式,在每页纸上还盖着五里村村两委的印章,绝对不会错了。

  看到这些,刘宝国顿时放下了心,不过在放下了心之后,他心中的担心立刻就被另外一个疑惑给替代了,“小林啊,你是怎么做到让五里村全村的老百姓都支持你的?我也是从基层上来的,知道农村的工作其实并不好做。”

  “市长,农民的觉悟其实还是挺高的。”林鸿飞说道,不过这句话连他自己都不信,立刻就转入了正题,“其实也很简单,这是我和他们达成的一个协议。”

  说着,将自己与五里村人定的那个协议递给了刘宝国……老百姓其实很实在,你许给他们的好处,一定要让他们看在眼里才行,昨儿个林鸿飞和村里签订租地合同的时候,农民们就提出了要求。要求先和自己签订这么一个类似于保证就业的文件,他们才在林鸿飞的文件上盖手印,这就是所谓的农民式的狡猾。

  “这个,这个……”

  看完林鸿飞和五里村的村民们达成的这个协议,刘宝国一阵无语,想要说些什么,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也知道,在蓬勃发展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带动下。市里的下岗工人虽然不少,但很多也都陆续得到了安置……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当然吸收不了那么多人。但因为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存在,围绕着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上下游企业却同样得到了蓬勃发展,这些上下游企业吸纳的工人的数量,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十几倍乃至几十倍,若非是专业的限制,恐怕将整个北郡市的下岗工人都吸收进去都不是问题,那些现在还没有工作的下岗工人,倒是有一多半是不愿意干如饭店服务员、保洁员以及环卫工人的人,他们觉得自己堂堂的国有企业工人。干这些脏活累活太丢面子,既然如此,将这些活儿给那些五里村的村民们来做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毕竟整个工程完成之后也需要工人来维持运转,可即便是如此,为什么我就觉得那么别扭呢?

  “按照我们的计算,项目建成后。要维持正常的运转,最少需要数百名服务人员,这还不算超市里面的工作人员,即便是去除掉给五里村的这些名额。市里也可以拿出最少300个名额来安置下岗工人,这还要考虑到市里的下岗工人是否愿意来从事这些服务性行业……”

  林鸿飞的话,让刘宝国顿时哑口无言,是啊,市里的那些到现在还没有安置工作的下岗工人一个个是什么德行,自己能不知道?一个个恨不得一点活不干,还拿上千的工资,若是有这种活儿,自己也去了……话说回来,就算有这种好活儿,也落不到这些好吃懒做的人的头上。

  心里终于思考妥当的刘宝国犹豫了一下,终于摆摆手,“好了,这事儿我知道了。”

  有了孙保国的这句话,林鸿飞顿时就放下了心,嬉皮笑脸的道,“那……市长,市公交公司那边,您能不能给他们说一声,让他们研究一下公交路线,在那边多设置几条路线和站点?广场毕竟是有点偏,如果交通能方便一点的话,肯定能更大程度的带动人流。”

  “公交站点?”刘宝国略一沉吟,点点头,“这个倒是很有必要,不过……”刘宝国的眼中忽然露出一丝狡猾,“我可不敢给公交公司打电话,公交公司那边整天的逮着机会就跟我哭穷,小林你不是咱们市里出了名的有办法么,你去直接找公交公司谈吧,市里支持你。”

  林鸿飞愣愣的望着刘宝国,欲哭无泪:你怕了公交公司,就推我去跳火坑?哪有这样的领导。

  刘宝国的眼里则只剩下了幸灾乐祸:林鸿飞你小子不是精明么,现在就好,市公交公司可是市里的亏损大户,市公交公司的总经理兼党委书记叶立国逮着机会就跟我要钱,我倒是要看看你小子怎么解决公交公司的麻烦……他敢肯定,林鸿飞到了公交公司,若是不吐出点儿东西来,叶立国那个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他。

  一想到林鸿飞被叶立国算计的愁眉苦脸,刘宝国的心里忽然无比畅快!

  ————————————————————————

  市公交公司穷,穷的恨不得砸锅卖铁,对于市公交公司穷这一点,林鸿飞以前只能够通过哪些行驶在路上的破破烂烂的公交车形成一个对市公交公司的印象,但当他来到市公交公司的办公地点的时候,才算是对市公交公司的穷有了一个更加准确的认识:偌大的公交公司,竟然只是在一个破破烂烂的筒子楼里办公。

  他很奇怪。市公交公司掌握着这么好的资源,怎么会抱着金饭碗要饭的呢?想想后世的那些公交公司,哪一个不是一边吃财政一边吃社会,吃的一个个脑满肠肥?虽然不至于像是电老虎那样出了名的放屁油裤裆,可也是各级政府所属企业当中小日子数得着过得滋润的企业,现在竟然还在这筒子楼里办公,太也寒碜了一点吧?

  林鸿飞在车里摇头,却忘记了自己的车子就停在人家公交公司的大门口,看到外面停着一辆富康轿车,大门口的门卫就有些坐不住了。屁颠屁颠的跑出来,脸上堆满了笑容,“这位同志,呃……”

  看到缓缓放下的电动窗后面的那张脸,门卫不由得就是一愣:怎么看上去是个小年轻,不是哪里来的领导啊,不过这个小年轻怎么看着有些面熟?

  “我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林鸿飞,”林鸿飞将工作证对着这门卫亮了一下,和气的问道。“叶书记在吗?”

  林鸿飞啊,在北郡市的公务员们就没有不知道林鸿飞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大名的。门卫立刻恍然,难怪自己觉得面熟呢,林老板那可是经常上电视和报纸的大人物,自己也不是头一次看到人家的照片了,难怪觉得面熟呢。

  “在,在呢,”知道了眼前的这位的具体身份,门卫立刻就无比热情起来,殷勤的对林鸿飞道。“我们叶上办公……林总,您稍等我,我给您开门。”

  公交公司确实是有够可怜,市里的其他单位的大门多数有已经换成了那种电动伸缩门,门卫们都不用出门卫室,只要在门卫室里一按电钮,电动门就自动开、自动关。亮闪闪的镀铬件看着就大气、排场,可市公交公司就可怜了,大门虽然不小,可还是那种最老实的两扇式钢筋焊接的大门。一把硕大的锁头,上面开了个小门。

  “麻烦了,”林鸿飞微一点头,喊了那个门卫一声,待到门卫一回头,顺手就是一包石林香烟丢了过去,“拿着。”

  “嘿!”门卫忙不迭的接过,看到手里的香烟,顿时连眉毛都笑起来了。

  对于林鸿飞而言,石林不算什么好烟,但对于普通老百姓们而言,石林已经算是自己能够偶尔抽得起的好烟了,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过来热情的打了个招呼,林总就直接给了自己一包石林。

  作为管理学和拉近同这些基层人员关系的一部分,虽然林鸿飞从来不抽石林这一类的烟,但车上和包里却一般都备着几包,就是为了能够在这时候用,像是对于这个门卫而言,你若是给他更好的中华之类的香烟,他心里反而要嘀咕你是不是别有所图了。

  门卫美的直冒鼻涕泡,屁颠屁颠的把大门大开,还特意给林鸿飞泄露了一点“最高机密”,小声对林鸿飞道,“林总,我给您说啊,我们叶书记今儿个好像心情不太好,已经有好几位领导被我们叶书记给骂了……嗯,不过您来了,我们叶书记肯定是举双手双脚欢迎的。”

  一包石林,门卫就“可耻”的将自己家老大给出卖了。

  林鸿飞的脸上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感激,“好咧,师傅,谢谢你啊。”

  “客气啥,客气啥……嘿嘿……”大概是从来没有如林鸿飞这么高高在上的领导对他这么客气,这位老兄已经美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说点儿啥了。

  …………………………………………

  叶立国对林鸿飞的到来很有些喜出望外,忙不迭的要亲自起身给林鸿飞倒水,连连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地方简陋,实在是怠慢了林总,不好意思啊,我这里没有什么好茶叶,林总将就一下吧。”

  “叶书记您怎么能这么说,林鸿飞不过是个晚辈,理应是我应该早点来拜访您的才是,”林鸿飞说着,拉开自己的小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茶叶罐,笑道,“朋友送的,知道叶书记喜好喝茶,送给叶书记您尝一尝。”

  林鸿飞对吃穿住行用这些东西的讲究是在整个北郡市都出了名的,自己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林鸿飞一拿出这一小罐茶叶来,叶立国就知道这一小罐茶叶绝对不会如林鸿飞说的这么简单,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试探着问了一句,“哦?林总手里拿出来的东西那还能差的了?雨前龙井?”

  “碧螺春。”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投其所好正确了的林鸿飞,将原本准备递给叶立国的秘书的茶叶罐顺手递到叶立国的手里,“我对茶叶没什么研究,不过据说这茶叶还不错。”

  大家都是官场中混饭吃的人,叶立国自然明白林鸿飞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接过茶叶盒来,也不客气,打开茶叶盒一看,里面的茶叶不多,也就一两左右,但刚一打开盒盖,一股浓郁却绝不浓烈的茶香就钻入叶立群的鼻中。

  好茶!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茶!好茶叶也喝过不少的叶立国忙凑到鼻子下面嗅了两口,顿时面露惊容,不敢置信的向林鸿飞惊问道,“这是……极品碧螺春?”

  “应该是吧,”林鸿飞也没客气,既然是送人情么,总要让人家知道你送的这东西的分量才好,道,“这茶叶是我上次去省城的时候,东方书记给我的,今天正好借花献佛。”

  “原来是老书记的茶叶,”听林鸿飞说这茶叶竟然是从前市委书记、现任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东方正同志那里哪来的,叶立群顿时悚然动容,这种专供副省部级以上领导享用的茶叶,那还能差得了?

  立刻珍而重之的盖好盖子,满含深情的道,“老书记当初还在咱们北郡市的时候,就对咱们市公交公司的工作十分关注,现在老书记虽然已经在省里工作了,可公交公司的上上下下的同事们一直都在念叨着老书记对我们的关心,这一盒茶叶,不是一盒茶叶这么简单,而是老书记对我们公交人的鼓励和鞭策啊。”

  林鸿飞身上的鸡皮疙瘩顿时落了一地:我还以为你叶立国是个多么正直的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如此嘛……你丫这是打算酸死我么?东方书记又不在你跟前,你这番话说给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