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六九章 终于忍不住了

第六六九章 终于忍不住了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谁出的钱多谁就有更多的话语权,这个道理天经地义,到哪里都说得通。

  90年代初期的政府可没有十多年后的政府那么强势,现在老人家刚刚解决了姓资姓社的问题,虽然中央还没有明令发文表示今后政府官员的考核主要看招商引资工作的成绩,但这已经成了大家默认的规矩,只要你能拉来投资,你就是市里的大工程,各地政府寻找投资几乎想疯了,一个商人将一个时尚呼来唤去像是条狗一样绝对不夸张,不要说林鸿飞只是要一个冠名权,夸张一点的说,也就北郡市自己的经济条件好,若是放在其他一些经济条件不好的地市,哪个老板拿出一个亿来说我在你们这里投资,让当地政府给自己的门牌换了都不是不可能。

  这个道理黄副市长自然知道,一张脸顿时被程建国给憋的如同一只蛤蟆,一鼓一鼓的,可又偏偏说不出什么话来。

  没有人同情黄永乐,谁让这家伙仗着自己是徐书记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处处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架势来呢?不但没有人说两句“公道话”,甚至还有人阴阳怪气的落井下石,“老程说的是啊,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咱们这些当官的,为了能够拉来投资,哪一个不是求爷爷告奶奶的在人前装孙子?若是连个广场的命名权人家投资商都拿不到,这个名声传了出去,啧啧……”

  边说,这位边摇头,话不用多说,傻子都知道这位的意思是什么,黄副市长的脸色自然也就愈发的难看了。

  “好了,大家都不用说了,”无论如何,徐存光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这个时候刘宝国开了口,“既然大家对这件事有争议。那这样吧,还是举手表决吧。”

  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这是最好不过的办法,谁都不会有意见。程建国第一个就举起了手来。“我支持。”

  “我也支持。”

  “我没意见……”

  片刻的功夫,8个副市长中,除了黄永乐之外,其他七个人全都举起了手。看到这种情况,黄永乐脸上的表情就尴尬了:尼玛!这已经不是丢人的问题了,这说明自己已经脱离了集体,脱离集体是一个多么严重的事情,只要看看那些建党史上的那些倒霉蛋就知道了。

  刘宝国的心里一阵痛快:狗日的黄永乐。让你丫的老是跟老子对着干!他已经开始期待着当黄副市长在市长办公会上丢人的事儿传遍了整个市政府大院之后,黄副市长的脸上会是一副怎么样的表情了。

  “我也没有意见,”等了半天不见黄永乐举手,刘宝国毫不客气的伸出了自己的黑脚:他举起了手,同时笑吟吟的向黄永乐问道,“黄副市长,你的意见呢?”

  “我,我……”黄永乐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张脸扭曲了半天。“我尊重市政府的决定,同时持保留意见。”

  在黄永乐看来,反正自己已经丢人了,既然事情已经如此,那就索性直接硬着头皮走到黑。免得被人嘲笑。

  “那好,黄副市长持保留意见,投票的结果是一票齐全,八票赞同。表决基本通过,”说完这些。心情原本很好的刘宝国心里又不由得有些郁闷,“回头我会向徐书记汇报一下这个事。”

  在不牵扯到政治利益的前提下,徐存光基本上不可能否决市政府的这个决定,可刘宝国心里还是很悲催:什么时候市政府才能不用看市委的脸色行事啊,尼玛,说是市政府领导全市的经济发展和行政工作,市委负责党建工作,可那个该死的徐寸光,什么事情上不想插一手?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在刘宝国的心里一闪而逝,下一刻就不知道钻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党委领导政府,指导政府的工作,这是还没有解放之前就已经定下来的规矩,虽然太祖爷已经去了,可上来的老人家也是继续坚持这一作风的,谁敢顶风而上?难道你认为政府的工作不需要在党委的指导和领导下进行吗?

  谁敢说这话?想要找死也不是这个找死法子的。

  ————————————————————————

  林鸿飞接到市政府的这个决定的时候,他正在工业局里,和工业局的几个领导在那里……咳咳,喝酒。

  没错,就是喝酒。

  市工业局的几位领导等林鸿飞的消息,可左等右等,等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反应,大家心里都是在琢磨,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吖?

  不管怎么琢磨,他们都觉得,市工程机械厂这么大的一块肥肉,若是林鸿飞说不要,这话似乎怎么说都有些说不过去,他林鸿飞是个商人,又不是圣人,这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好事,他怎么可能会拒绝嘛。

  可事情就是这么奇怪,自从上次去市工程机械厂视察和指导完了工作之后,林鸿飞愣是没有给市工业局一个准确的消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领导们忍不住了,一合计,干脆这样吧,请林总来坐坐,咱们一起吃顿饭,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在酒桌上谈谈嘛。

  在酒桌上谈工作,这也是我们共和国的一项特殊文化。

  这个要求,林鸿飞不好拒绝,虽然现在市工业局已经管不到林鸿飞的头上了,可好歹大家也是“朋友”一场,该给的面子总归是还要给的,等到大家喝的半酣,工业局的局长付启军觉得喝的差不多了,可以开始“谈工作”了,斜了副局长梁英健一眼,示意梁英健开口的时候,小曹同志的bp机想了起来。

  尼玛!这bp机响的真不是时候,付启军满心的郁闷,刚要开口的梁英健差点儿被呛到,可是曹军是林鸿飞的秘书,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不给曹军面子就是不给林鸿飞面子,对于现在有求于林鸿飞的付启军和梁英健而言,这种错误他们是绝对不会犯的。

  梁英健笑眯眯的向曹军一转头,眼里全都是善意的打趣,“小曹。是不是你女朋友发来的信息啊?给大家伙儿念念嘛。”

  “对对,念念嘛!”老板的狗腿子都这么说话了,谁还敢有什么不同的意见不成?立刻跟在后面一叠声的起哄。

  曹军对于这种局面早已经驾轻就熟,笑着推辞了几句,打开公司给自己花了大几千配的汉显bp机一看。顿时愣了一下。然后默不作声的将bp机给了自己老板。

  “这可真是……”看了bp机一眼,林鸿飞哭笑不得的同时,忍不住在心里琢磨,这个黄副市长……自己似乎跟他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吧?这丫刻意的针对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付启军和梁英健对视了一眼,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这里面的内容不简单了。

  “林总,到底是什么好消息啊,”梁英健笑吟吟的开口了。一副凑热闹的模样,“大家都是朋友,说出来咱们也跟着乐呵一下嘛!”

  “也不是什么大事,”林鸿飞笑着开了口,既然市政府这边已经通过了决定,市委那边就更加不可能出问题了,只是黄副市长的勾当就不好意思再给别人说了,免得被人认为自己是在刻意挑拨什么,“我们公司计划的一个投资项目。市政府那边应批准了。”

  “这是好事啊,”梁英健的脸上一脸的欣喜之色,举起手来对林鸿飞连连拱手,一副恭喜发财的模样,接着问道。“嗯,就是不知道林总计划要做的这个项目是什么?”

  这事儿没有什么不能对人说的,反正早晚别人也要知道,“就咱们市军分区战备仓库那边。我们公司打算在那边修建一个大型的休闲娱乐广场,同时周围修一些商业房产。”

  “这样啊?”梁英健点点头。关切的问道,“听起来工程似乎不小?”

  “总投资差不多要一个多亿吧,不过不是我们公司独资。”林鸿飞知道这家伙在打着什么算盘,不过没关系,他并不介意让市工业局知道这个消息。

  同时隐晦的迅速和付启军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心里同时在大骂:尼玛!林鸿飞你丫的就是个混蛋,我们让你接手市工程机械厂你就在那里推三阻四,这可倒好,一个上亿的工程你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定下来了?

  就算不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独资,可付启军和梁英健心里也明白,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最少也要出资一半以上,以一个亿的投资来计算,50%的出资比例就是5000万……5000万啊!老子让你接手市工程机械厂压根就没打算让你花那么多钱好不好?

  但是问题在于,这个时候,这种话真不能说,他只能郁闷无比的看向自己的老板:头儿,怎么办?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有钱是没错,可这一下子拿出了5000万之后,他们还有钱收购市工程机械厂吗?

  和梁英健相比,付启军无疑就要淡定的多:以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现金流量,会在乎区区5000万?笑话!只要能够说动林鸿飞接手市工程机械厂,钱根本就不是问题!他看也不看梁英健一眼,对林鸿飞恭维道,“既然这个项目是林总看重的这个项目,看来我们又要恭喜林总发财了。”

  “客气了,客气了,”林鸿飞笑的合不拢嘴,“不瞒启军局长,能不能赚钱,我心里也没底。”

  嘴里这么说,可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显然,在林鸿飞看来,这次投资不赚大钱都是不可能的。知道了这一点的付启军,心里就越发的不是滋味了,凭什么林鸿飞手里有花不了的钱,自己想要捞点儿钱就这么难?

  一想到这,付启军不免就有些心灰意冷,借着酒劲,他干脆直接开了口,“林总,咱们是不是朋友?”

  “当然!”林鸿飞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痛快无比,“咱们认识了这么长时间,彼此之前合作愉快,你数咱们是不是朋友?”

  “好,你说咱们是朋友就行,”付启军点点头,他等的就是林鸿飞的这句话,“既然咱们是朋友,那哥哥我现在有困难了,哥哥也不瞒您,就是市工程机械厂那档子事,鸿飞,今儿个你能不能给老哥哥我透句实话,在这个事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老哥给你说句实话,为了市工程机械厂这档子事,老哥哥我是实在有些撑不住了,你要是觉得老哥哥还值得你帮一把,你就搭把手。”

  付启军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林鸿飞哪怕不想给一个明确的回答都不行了,他苦笑了一声,却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众人。

  别看大家在那里有吃有喝,可不要以为跟着领导混吃混喝容易,在吃喝的同时,大家的目光全都在领导这边看着呢,现在看林鸿飞的意思,分明就是有些话不想让自己这些人知道,想要和付启军局长说些“贴心话”,大家心里就有数了,当下就由一个够身份的站起来,不好意思的向众人笑道,“不好意思啊,喝多了,大家先吃着,我去下厕所。”

  “让老王这么一说,我也想去了,等等我啊老王,咱们做个伴。”

  “算我一个……”

  ……………………

  眨眼的功夫,偌大包厢里的就之剩下了林鸿飞和付启军、梁英健三个人,连林鸿飞和付启军两人的秘书都出去了,梁英健本来是打算出去的,可林鸿飞觉得这家伙在这里是个好事,想了想,索性就将他给留了下来。

  “现在没有外人了,林老弟,有什么话您就尽管说,”付启军目光炯炯的望着林鸿飞,一点没有喝多了的样子,“若老弟你有什么疑问,也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回答的,一定不会推塞。”

  “怎么说呢?”皱了皱眉头,林鸿飞苦着一张脸,想了想,终于开口道,“其实按照我上次提出来的建议,只要将销售部门和采购部门外包给我们公司,甚至市工程机械厂都不用裁一个人,他们的问题就能够解决,我有些不明白,这么容易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市工业局这边为什么偏偏选了一条最难走、也是最容易引起纠纷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