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六零章 姓林的失心疯了么?

第六六零章 姓林的失心疯了么?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秉忠这么说,林鸿飞心里却是半点也不信。

  俗话说的好,王不见王,这军方王家和政界王家之间,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就如同两只各有各的地盘的山林之王,可现在,政界王家竟然要打算将手伸到军方王家里面的地盘里去,这就已经够让军方王家暴怒的了,更何况之前林鸿飞还让王家狠狠的丢了个面子?

  “好说好说,”林鸿飞笑容满面的连连点头,忽然压低了省心对王秉忠说道,“不过,王少,你刚才的那番话,让我很难做啊。”

  可不是么,你现在恶意喊价,你让我接下来该怎么办?王秉忠的做法,这可不像是来和人合作的样子。

  “是我的疏忽了,不好意思,”王秉忠有些歉然的拍拍后脑勺,不过随即,却狡黠的对林鸿飞一笑,顺手将皮球踢给了林鸿飞,“不过,林总,这种情况对有‘商场财神’美名的林总而言,不是多大的问题吧?”

  看上去这家伙就是故意的,没错,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

  王秉忠当然知道自己的做法根本不可能为难的住林鸿飞,若是随便两句话就能够让林鸿飞束手无策,那也绝对不会有今天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出现了,他林鸿飞也不值得自己专程为了这件事跑一趟。

  可他就是想要给林鸿飞下点儿绊子,王家若是想要知道点儿什么消息,还真的没有不知道的,林鸿飞在京城和机子堂弟之间的那点儿事,王家想要调查明白并不需要费多大的周章。

  “这话倒是没错,”林鸿飞点点头,似乎很有些就骄傲,但是下一刻,丫语气忽然一转,“可是我不喜欢被人当成傻子,王少。你说这事儿我该怎么办?”

  王秉忠不由得一窒,脸色顿时就有些发黑!

  林鸿飞的意思当然很明白,我知道你王秉忠今天来是打算做什么的,不管你是打算来给我捣乱也好,干什么都好。反正不是不是真的来打算和我合作的。我不给你面子……也就不给你面子了,你能将我如何?

  于此同时,林鸿飞心里也在叹息:尼玛,不过就是来走个程序而已。可老子怎么可以倒霉到了如此程度,居然这种事情也能出了意外?

  王秉忠确实没有想到林鸿飞这家伙居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说话这么直接,心中不免惊讶:他林鸿飞怎么就敢?要知道,自己的老子。可是堂堂大军区的中将副司令员啊,整个共和国才有多少名实职中将?可是他林鸿飞,竟然就这么直接无视了自己的存在?

  可在气恼之后,王秉忠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现在似乎还真没有太多办法了,自己是衙内没错,可衙内做事也不能不讲道理,当然,如果对上的是草民。不讲道理也就不讲道理了,就算不讲道理自己又能如何?可对上林鸿飞这个虽然比自己差点儿去也相差有限的家伙,不讲理这一招就行不通了,大家的身份相差无几,论本事林鸿飞的本事还比自己强。哪怕是歪理那也是要讲的,可偏偏,自己刚才这事儿哪怕是歪理都讲不通。

  这个时候,林鸿飞却是不管王秉忠了。他笑吟吟的望着下面的人,拍拍屁股直接走人。“刚才听大家的意思,这是打算把地租给这位老板?那我就祝大家伙活儿心想事成了……对了,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舜耕军区王副司令员的儿子,王副司令员可是个中将,想来,和王副司令员的儿子一起做生意,王少肯定不会让大家吃了亏的。”

  说完,林鸿飞拉着胖子,直接二话不说下了台阶要走人。

  林鸿飞这一走,可孟老支书却瞬间慌了。

  他活了大半辈子了,自然知道领导们一般对老百姓还不错,可领导家的孩子嘛……唉,龙生龙凤生凤这话是没错,可生出来的龙凤也未必有他们爹娘老子的那份本事不是?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若是王秉忠能够拿出真金白银来跟五里村做生意,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刚刚知道林鸿飞身份的孟老支书,可是听说过这位林总是多么有钱的:人家是咱们市汽车厂和摩托车的老板,听说钱多的得用大卡车来拉……还得是好几辆大拖挂一起来拉……可这个什么王副司令员的儿子,嗯,哪怕他老子是个将军,那又怎么样?他能拿出1000万来和咱们五里村合作吗?退一万步说,就算他能拿出1000万来,这钱来得干不干净?

  这事儿就怕联想,一想到这些,哪怕是土已经埋到了脖子的孟老支书脸色也不由得有些发白,忙上前一步紧紧拉住林鸿飞的手,“林总,林总,您听我说,这个事儿……”

  “孟老支书,这事儿我就不跟着掺合了,”林鸿飞微笑着、但却无比坚定的将胳膊从孟老支书那粗糙无比如同老树枝一般的大手中抽出来,“您看,您村里的这些人,现在还有和我合作的可能性吗?”

  什么?孟老支书顺着林鸿飞的视线扭头看向下面的人群,瞬间,整个人仿佛被一股加速的时间从身上流过了一般,看上去瞬间老了十多岁:下面的村民们,正在两眼放光的望着站在台阶上的那个什么将军的儿子,议论纷纷的不知道在讨论什么……反正不管是在讨论什么,都绝对不是对林鸿飞有利的话,甚至说不定自己这个村支书都被恨进去了。

  这种情况当然不正常,可这一刻,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林总,您……”虽然知道自己此刻扮演的形象绝对不那么正面,可孟老支书还是怀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再次紧紧的抓住了林鸿飞的手,苦苦的哀求道,“您再给我们五里村一个机会吧,大家伙儿只是现在还没有想明白,我会好好给大家伙儿做做工作的……”

  “孟老支书,您要知道,这种事情,我完全没有必要求着人。”

  尽管心里很同情这位不知道是六十多岁还是七十多岁的老支书,也很佩服孟老支书全心全意为自己村子的发展着想的做法,但这一刻,林鸿飞还是坚定无比的将自己的胳膊从孟老支书的双手中抽了出来。

  听到林鸿飞这话,孟老支书愣了一下,随即,一张脸变得青白一片。

  他明白林鸿飞的意思了,人家林总之前就是来做善人的,没道理这善人做着做着就做成了孙子,自己没有理由、也没有那个脸求着林总给自己五里村做孙子,这世界上到哪里去都说不通这个道理。

  可明知道事情已经没有转机了,孟老支书还是怀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对林鸿飞到,“林总,如果……”

  “到时候再说吧。”林鸿飞知道孟老支书的意思,想了想,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

  林鸿飞愿意给五里村留下一丝机会,孟老支书心里就已经满足到没法再满足了,他唯有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些见钱眼开到连人心都没了的村民们,跟在林老板和安老板的身后走出了村部院子。

  …………………………………………

  林鸿飞走了,王秉忠的脸色瞬间就变的十分难看!

  他之前想过了各种可能,并且针对林鸿飞可能做出的反应,都做出了相应的对策,可唯独没想到的是,林鸿飞竟然走的这么干净利索……自己可是看了林鸿飞之前交给市里的那份计划书的,也找了个老会计做了一个计算,按照那位老会计的计算结果,那么大的一个工程,若是完工后,一年赚个几千万都是少的,反正不管赚多少,那都是一个会下金蛋的母鸡。

  这可是一个会下金蛋的母鸡啊,一年就是几千万啊,王秉忠实在是想不通,林鸿飞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一点都不带犹豫的?若说林鸿飞不知道这个项目能赚多少钱?那也不可能啊。

  下面村民们的议论声更让王秉忠觉得聒噪无比,眉头不经意间皱了好几次,才被他使劲给压了下来,扭头向自己身后的一个人问道,“工程预算做出来了么?”

  “王少,我们已经根据林鸿飞的那份计划书做了预算,整个工程若是想要拿下来,1000万是绝对不可能的,最少也要一个亿。”王秉忠身后的一个家伙忙说道。

  “一个亿……”饶是王秉忠出身不凡,可听到这个数字也是不由得使劲的撮着牙花子:一个亿啊?林鸿飞你个混蛋!你让老子上哪里筹集这么一笔钱去?!

  若真的是1000万,王秉忠也不是不能想想办法,但一个亿……哪怕是把他王秉忠全部拆了熬成油,也搞不到那么多钱。王秉忠愤怒无比的低声嘶吼,“他林鸿飞难道疯了么?一个亿的三成就是3000万,他竟然拿3000万给这些狗屁不通的泥腿子?!”

  其他人不由得默然,不止是王秉忠心里这么想,其实他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除了疯了之外,他们是真的没法找到林鸿飞这么做的原因了,明明随便给这些土包子们仨瓜俩枣的也就打发了,可林鸿飞那个混蛋不知道发了什么失心疯,竟然要给他们3000万!

  这可是3000万啊,不是三千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