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五八章 最不怕死的人

第六五八章 最不怕死的人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老厨师的水平确实不错,简简单单的鸡蛋肉丝面都被他做的有滋有味,林鸿飞和胖子以及和自己一起来的财务、法律人员一起吃晚饭,红光满面的赶到村部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里面竟然已经有数百号人在这里等着了。

  人确实不少,壮年男子居多,可女人也不少,还有不少抱着孩子的妇女,在那里有说有笑,看上去倒是很是热闹。

  “怎么这么多人?”林鸿飞被吓了一跳。这么多人,乱糟糟的,一会儿还不得被吵死?

  “这不是听了林老板你的建议么,今儿个村里所有的家庭都派了最少一个人来开会,”孟老支书很自豪的对林鸿飞道,“林老板,我敢跟你保证,今天的这个大会一定是公正公平的,只要今天能出来结果,谁都不敢唧唧歪歪。”

  老支书庆幸啊,若不是这个小林同志提醒了自己一句,自己依着自己以前的老想法,在这件事上一言而绝了,那等待自己的……一想到全村上千口子人指着自己的脊梁骨骂的场景,老支书就忍不住背后一阵阵的发凉:那简直就是要命啊!

  只是在说完这番话,他心里又不由得有些嘀咕:可是这么多人,今天能出来结果吗?

  倒是和林鸿飞想到了一处去。

  …………………………………………

  “咳咳……”作为老支书,孟大同当仁不让的率先走到了村部房子前面的台阶上,很有些点将台的味道,大声的到,“大家伙儿都到齐了吧?刚才都按手印了吧?”

  按手印?林鸿飞一愣,旁边一个老汉立刻就给林鸿飞解释:老孟的主意,说是为了避免将来有人觉得自己吃了亏不认账,今天来开会的人家,在进来的时候都要在点名薄子上写自己名字的地方按自己的手印……有了这个手印,到时候就不怕有人见钱眼红了。”

  嘿,这倒是个好办法。林鸿飞点点头。很佩服这老支书的主意,确实,财帛动人心,万一将来谁觉得自己吃亏了反悔,若是告状到了区里或者市里。一口咬定了当初自己没开会。不知道这件事,不仅孟老支书麻烦,对自己而言也是个大麻烦,可有了这个手印。那就万事皆休了,不怕他们闹腾,谁敢闹腾就收拾谁。

  “按了按了……”大家闹哄哄的回应,同时有些好奇的转过头来望着林鸿飞,眼中满是好奇:这就是那个什么城里的大老板?真年轻啊。

  没有人怀疑林鸿飞和安乐乐的大老板身份。这年头轿车就是最好的身份象征,能开得起轿车的人都是大老板,能开得起咱们市里自己生产的富康轿车的人,你就是大老板当中的大老板……不是大老板,买得起四五十万一辆的小轿车吗?

  “好,既然都按了,那今天咱们大家伙儿做的决定,将来可别反悔,”孟老支书习惯性的想要多说几句。可听到下面那些起哄的声音,顿时意识到今日不同往常,立刻语气一转,“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老头子我就就多啰嗦,现在大家鼓掌欢迎林老板和安老板上来给大家说几句。”

  “哗……”掌声明显的比之前热情了许多,所有人,不管是老爷们还是老娘们。哪怕是怀里正抱着孩子的年轻少妇们,都一脸热切的望着林鸿飞……呃。不要误会了,他们并不是挨上了林大老板。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说他们爱上了林大老板也并不过分。

  “大家都知道我们这次来是为了什么的,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估计大家也没有心思听,两个条件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现在我就问大家一个问题,”说道这里,林鸿飞深吸了一口气,望着眼前的人们,大声问道,“你们是同意租,还是同意合资?”

  “……”出乎林鸿飞的意料,眼前的老百姓们并没有说自己同意租,也没有说自己想要合资,竟然一片鸦雀无声。

  这是个什么情况?林鸿飞登时就有些发懵,不由得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孟大同孟老书记。

  “这个,嘿嘿……”老支书望着林鸿飞,眼中闪过意思狡猾,“不是大家伙儿不选,实在是大家伙儿不知道应该怎么选啊,这要是租的话,多少钱一亩地一年?要是分份子钱的话,一亩地大概又能分到多少钱?这大家伙儿两眼一抹黑,所以……”

  原来是这样!林鸿飞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什么样的错误。是了,同意租的话自己能得到多少好处,同意分红的话能得到多少好处,这些老百姓们都不知道呢,你让人家怎么选择?

  “这是我的错,”林鸿飞是个好同志,所以知错就改,他点点头,“既然大家伙儿都不知道这情况,那我就给大家伙儿说一说,咱们就拿200亩地来举例子,如果是租,以现在的物价来算,每亩地的租金是3000块钱;如果是按份子来,一亩地每年大概能够分4000到4500左右……嗯,前提是能够达到我们预计的程度,如果达不到,肯定就没有这么多钱,或许不到4000,也可能不到3000,甚至更低也不是没有可能,总之就是根据到时候的情况来。”

  哦,大家就明白了,如果是租金呢,少是少了点,可每年3000是旱涝保收的,如果是分红呢,虽然可能多些,可不保险,可能多可能少,就看到时候生意是赚大钱还是赚小钱,如果是配了本,那自然是一分钱都分不到了。

  “我觉得3000的地租就挺好,稳当,”下面的人立刻就开始议论纷纷,“也就是这些大老板租过去做生意,咱们自己租地种,一年才几十块钱,一亩地3000,200亩地就是……我滴个老天爷,就是60万,咱们村1600多口子人,一个人岂不是一年都能分到三四百块钱了?”

  现在农村里一般一家最少也有三四口人,一个人能分三四百块钱,一家子就是一千一二,哪怕这钱村里还要截留一部分,可最少也能分到**百块钱吧?这对于年净收入不过三四百块钱的农村来说,当真是一笔想都不敢想的天降横财了……也真的和天降横财差不多。

  可还是有人觉得不知足,“一亩地3000块钱还是有点少啊,要是分红的话,一亩地4500,200亩地就是90万,90万……嗝儿……”

  这下子,却是有人受不了90万这个刺激,太兴奋,一下子晕倒过去了。

  大家顿时就是一阵手忙脚乱的抢救,不过这种情况倒也好处理,只要掐掐人中就可以,连人工呼吸都不用,眨眼的功夫人就行了,大家呵呵的看着笑话,倒也不着急,反倒是那位被这笔巨款刺激的晕倒在地上的爷们,一张脸臊的不行。

  也不怪他们这么激动,若是村里一年有90万可以分,按照之前老支书说的,留下两成、也就是18万给村里修路架桥搞水利之类的用,剩下还有72万,全村人每个人每年都能分到400多块钱了,一家四口人最少也能分到一千七八,这可是比在土里刨食强得多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贪心不足的,“嘿,照我说啊,就应该直接让那个老板花300万把咱们村里那块地买下来,到时候每个人都能分一千七八,一家人分七八千,拿着这钱到市里做点小生意,可不比蹲在这里强得多?”

  当然,这么说的人极少,听到的人也不以为意:一下子拿走七八千?你说的轻巧,不说大家伙儿乐意不乐意,这个帐就不是这么算的,不说你拿着这七八千做生意会不会赔了,就算你不赔,你保证你做生意一年能赚一千七八?反倒是按照这个林老板的说法,若是咱们村里以土地入股,每年的分红摊到每个人身上都有四百多的话,这一千七八岂不是四年多就赚回来了?还一点不担风险。

  有人在后面高声含量一句,“林老板,您这个价可有点黑啊,您不知道,已经有老板来和我说过了,只要俺们愿意,他们愿意给4000一亩地的租金。”

  “是这样吗?”林鸿飞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笑了:他压根就不信他们的话,有人能开出比自己更高的价码?这个玩笑开的可有些大,“那好啊,我不拦着你,如果真有老板愿意一次租200亩地,每亩地给你们4000块钱的租金,你们就去找他吧,我绝对不拦着你们村发大财。”

  安乐乐心里更是一阵冷笑:一亩地4000块钱的租金?你小子骗谁呢?也就是鸿飞这小子心善,要是换个人过来操作这个事,他能给你1000块钱一亩地的租金,老子我就跟你姓!

  “呃……”听到林鸿飞这句话,说这话的那位想要借机向林鸿飞要个高价的顿时就哑巴了:怎么可能会有人出4000块钱一亩地的租金?你当别人傻了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村部院子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我出三万,就在那200亩地里面租一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