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五七章 耍心机

第六五七章 耍心机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喂,请问小林同志在吗?”村里没有电话,甚至连村部里都没有一部电话,老支书可以跑到镇上来,就是为了打这个电话,“我是五里村的老支书孟大同啊!”

  小林……林鸿飞听着这个称呼,还有些奇怪,这是找谁的?

  不怪林鸿飞会有这种想法,实在是整日里被人林总林总的称呼惯了,猛然间被人叫做小林,林鸿飞是真的很有些不适应。不过下一刻,当电话里的那位在向林鸿飞自我介绍之后,林鸿飞就笑了:原来是这位老支书。

  “我就是,”林鸿飞笑了起来,“老支书,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

  “嘿嘿……”老支书嘿嘿笑了几声,听起来声音很有些自豪,“小林同志……哦不,林老板啊,我们村里已经商量好了,我们村里同意把地租给您,嗯,或者入股什么的,您看看今天您有没有时间,咱商量商量这个事呗?”

  “今天啊?”林鸿飞看了看自己那空荡荡的日程安排表,立刻道,“老支书,不好意思啊,这两天我这边有事呢,这样,你给我留个你的电话,我哪天有空了我就给你提前打个招呼,这事儿挺大,咱们慢慢来,不要着急,你看看好不好?”

  慢慢来?这种事情怎么能慢慢来?林鸿飞的话,让老支书顿时大急,“林总,您……您不能说话不算话啊,您那天走的时候可是给老汉我说了,只要我们这边商量好了,就立刻给您打电话,您立刻就过来谈这个事,您……您……您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是,我是这么说了,”林鸿飞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却是哭笑不得的向老支书解释,“可是老支书啊,您也体谅体谅我啊。我这边也是一大摊子事,不可能就围着这么一个小事转悠不是?今天下午我实在是脱不开身,这样,您让我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够腾出时间来啊……”

  虽然看不到林鸿飞此刻在干什么,但老支书大概也能够猜出来。或许电话那头的那位小林同志……哦。不,是林老板正在翻自己的日程安排表。顿时屏息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似乎自己喘一口大气就会惊扰了电话那头的林鸿飞一般。

  稍顿了片刻。其实不过是过去了不到一分钟,可在老支书看来,时间却仿佛如同过去了整整半个小时,林鸿飞终于开口了,“这样吧。后天早晨到上午11点,这段时间我能挤出来,您也正好提前给村里各家各户的当家人们打个招呼,到时候大家一去过来开个会,讨论讨论这个事,您看怎么样?”

  “好,好,”老支书连连点头,有了林鸿飞的这句话。他就放心了,只是他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怯怯的向林鸿飞问道,“那个……林总,您后天可一定要来啊。”

  “放心吧。我一定去,我连早饭都不吃,就去您那里蹭饭吃去,您看这样成不?”林鸿飞忍住笑。道。

  “成,成。太成了,”有了林鸿飞的这句话,老支书兴奋的不行,连连点头,也不顾不得让大老板饿肚子了,“您们尽管来就是,我给老张头说一声,让他给你们这些大老板做好吃的等着,一人两碗鸡蛋肉丝面,再炒几个菜……”

  “好,那我等着。”林鸿飞忍住笑,点了点头,好说歹说,再三向老支书做了保证之后,这才算是挂上了电话。

  望着电话,林鸿飞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哥们有些无耻啊,明明今天就有时间的,嗯,是因为那些村民们农民式的狡猾吗?

  虽然都说农民是淳朴的,这一点林鸿飞并不否认,可林鸿飞知道,农民也是人,城里人都知道借着拆迁的机会使劲给自己捞好处,农民和城里人相比,在智商方面又没有缺陷,人家凭什么不会借着这个机会也给自己捞点儿好处,相信农民的淳朴?你当快要穷疯了的老百姓们是一个个的都是圣人么?

  好一会儿,林鸿飞终于再次拿起了电话机,“胖子,准备一下啊,后天早晨咱们再到五里村去……嗯,刚才五里村的那位孟老支书给我打电话了……今天?今天没事,不过没事咱们也不能上杆子的往上凑,人家一个电话咱们就赶过去,岂不是被人给看清了?保证一个个的都以为咱们对那块地有多想要,肯定憋足了劲想要从咱们身上多砍下来一块肉呢……没错,就是拿捏一下,咱们不会少了他们的好处,可也没有给人当傻子看的必要吧?……嗯,成,我知道了……”

  林鸿飞可不知道,当自己在这边挂上电话机之后,这丫望着电话机,嘴里嘀咕了一句:幸亏这小子没起什么坏心思,否则五里村的人岂不是都被这小子给坑死了?

  ————————————————————————

  一大早,孟老支书就守在了村口的公路上,蹲在那里不停的抽着旱烟袋,一脸焦急的瞅着村口那条挺宽敞的土路……五里村的公路虽然挺宽敞,可区里也没有多少钱,想要修柏油路,那是不敢想滴……已经是初冬了,大家伙儿地里没有了什么活计,可忙碌了一辈子的人也闲不住,年轻人还好,可年老的那些就不好说了,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五六个捡粪的老头儿和孟老支书打招呼,“支书啊,您这是在等城里来的大老板?”

  有城里的大老板要租五里村的地,这几天已经在整个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再加上前天的时候老支书特意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喊过,让各家各户的当家人今天早晨都到村办公室里去开会,那位城里的大老板要同大家伙儿面对面的谈,这下子村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孟老书记蹲在村口干什么了。

  “是啊,”孟老支书望了望村口,老脸上不由得有些着急,“都说好了的,怎么还不来?”

  “捡粪的老头儿就不走了,老支书可说了,不管是租还是占份子,到时候分到的钱村里人人有数,说起来也有自己的一笔钱呢,老哥几个也不捡粪了,蹲在村口和孟大同一起守着,有人担心的问道,该不是不来了吧?人家这么大的老板,肯定很忙啊。”

  “怎么会?”没等孟老支书说话,立刻就有人反驳道,“人家那么有钱的大老板,怎么会说话不算话?我看啊,十有**是咱们车路太难走了,人家车子走得慢……说起来,如果咱们村里真有钱了,说别的都是假的,这村里村外的路可都要好好修修。”

  这话在理,修路是为了大家好的事儿,如果连村里都能修上干干净净的水泥路,那咱老百姓可就方便喽。几个老兄弟都是连连点头,只有孟老支书一边心不在焉的点头,一边眼睛直勾勾的瞅着公路……他是真担心林鸿飞放了自己的鸽子啊。

  正聊着呢,看着远处慢慢的向这边驶来的两辆黑色的小轿车,孟老支书猛地站起身来,拔腿就往村里跑,“城里的那两个大老板来了,我得赶紧去给老张头说一声,人家打老板可能连饭都没吃呢。”

  但是老孟支书还没跑出去几步,就被另外一个老头给拉住了,“孟老哥,你是村支书,您得在这儿欢迎哩,我去给老张头说一声去,心中就开始烧水做饭!”

  同这么大的事儿相比,捡粪这事儿才多大?

  …………………………………………

  林鸿飞迟到了,当然,毫无疑问,这丫是故意的,而且丫还特无耻的饿着肚子迟到了。

  看到站在村口望眼欲穿,一副很有可能变身望夫石迹象的孟老支书,林鸿飞不由得有些恶寒,笑道,“老支书,不好意思啊,路不太好走,晚了这么长时间……”

  “没事没事,人来了就好,这该死的路……”人来了孟老支书就满足了,庄稼人哪里还会在乎晚了这半个小时?早就高兴的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好了,他摸摸头,有心想要坐进林鸿飞的车里,跟林鸿飞一起回村部,可一看到自己身上这身特意洗干净也显得破旧的老军装,又迟疑了。

  “上车啊,”林鸿飞主动帮他打开了车门,笑道,“给您说句实话,我们还真没吃饭呢,现在就等您领着我们先去填饱肚子了。”

  “嘿嘿……”听到林鸿飞这句话,老支书心中的拘束顿时去了大半,摸摸今天早晨特意洗的头,心一横,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林鸿飞车子的副驾驶座上,一边小心的感受着真皮座椅的柔软和舒适,一边对林鸿飞道,“林老板,我给您说,知道您要来,老张头特意推掉了今天的一个红事,就为了给您做口吃的呢。”

  “真的?”林鸿飞适时的表现出了自己的感动,“真是,这怎么好意思?”

  “应该的,应该的,您是来……”老孟支书好悬将“您是给我们村里来送钱的”这句话说了出来,好在他反应快,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这话绝对不能说,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就变成了……“您既然来了,不管谈的结果怎么样,就是咱们五里村的客人,既然是客人,总没有让客人饿着肚子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