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三八章 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

第六三八章 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元乾的嘴巴一阵阵的发干。

  市军分区就要占到2成这一点,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仔细想想,似乎又在情理当中:虽说要拿出一成的收益来给军分区当做租金,但收益的多少还不是市军分区后勤部的军官们说了算?市军分区说是能拿到两成,但至少有一成半要落到了市军分区各位高级军官的口袋里了吧?

  当然,张元乾不是嫉恶如仇的包黑子,更加不是剁自己女儿小手的海瑞,他绝不认为市军分区的这些军官们不该拿这笔钱,相反,如果市军分区的领导们不拿这笔钱,张元乾自己都觉得不放心。

  可是问题来了,市军分区的这两成不能动,市军分区安副部长家的公子乃是林总的发小、铁哥们,这三成是早之前林总就已经决定许给自己兄弟的,也肯定不能动,自己想要的这一成,就是从林鸿飞手里拿着的份子分出来的,林总愿意将自己的份子拿出来给自己,这份情分有多大,自己不是傻子,很明白,既然如此,这一成份子自己应该出多少钱?

  使劲咬了咬牙,张元乾的脸色一阵阵的发白,“300万!林总,您看300万怎么样?”

  300万?不是张元乾亲自说出来,林鸿飞还真不敢相信,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竟然能够拿出300万来,这可是1992年啊,哪怕是在二十年之后,也不是随随便便哪个城区的派出所所长都能够拿出300万来的,林鸿飞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老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我自己哪里还有差不多100万,另外的200万,我老婆娘家那边做点生意,四五十万应该是能借出来的,再找几个平日里还处的不错的老板借50万,银行的几位主任跟我还算是聊得来。如果知道我是和林总您一起做生意,向来贷个100万的款子出来也不是太难。”张元乾苦笑了一声,道,“不瞒林总您说,这是我所能发动的所有的力量了。若是300万不能拿到一成的份子。能有多少算多少,您就看着给吧。”

  他心里明白,自己若是不将自己这笔钱解释的明白了,恐怕自己就不是一个麻烦了所能形容的了。以自己对林总的了解,他并不反对大家借着自己手里的权利捞钱,但捞钱的同时你得做点儿正事,还不能太过分了……自己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若是一下子就能拿出300万来。这真不是一个过分所能够形容的了,一定存在着十分严重的问题。

  听张元乾这么一说,林鸿飞心中释然,他也觉得奇怪,自己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张元乾这家伙有什么恶名,怎么能够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钱来?现在倒是能够说得通了……一个在城区派出所里做了十多年副所长、六七年所长的家伙,若是没有个百八十万的积蓄,也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欺负一个只有百十万财产的小小派出所所长,这事儿财大气粗的林鸿飞林大老板还做不出来。他略一沉吟,道,“这样吧,就按照你说的,给你一成的分子……咱们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了。一不让你一下子拿出来,只要你在一个月内把着300万凑齐就算数,你觉得怎么样?”

  听到这话,张元乾顿时大喜!

  在林鸿飞历数了这么多大来头的人物之后。自己这300万是否能够占据一成的份子,老实说。张元乾心里其实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理论上来说,做这个超市的生意,绝对用不了3000万,对于这一点,听过林鸿飞介绍超级市场生意如何做的张元乾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可他更加明白,凑份子做生意、尤其是官场众人凑份子做生意这事儿,很多时候是真的不看大家拿出多少钱来的,钱这个东西,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林总能够许给自己一成的份子,真的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

  他二话不说,直接丢下了一句话,“林总,您对咱老张的恩情咱老张记着呢,以后有什么事儿您就直接吩咐咱老张去做,有一句推辞,咱老张就不是亲娘老子生养的。”

  还别说,张元乾被说这话也就罢了,他一说这话,林鸿飞还真想起来一件事,他摸摸头,“你之前说过的那个酒吧和夜总会的生意,我倒是想要做一做了,你有没有兴趣来凑一份子?”

  张大所长登时目瞪口呆,感觉这个世界的变化似乎超出了自己的认识:这不科学吖,谁能给自己解释一下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

  “胖子,你给老子赶紧回来!”

  林鸿飞嘴里粗话连篇,可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心里有种叫做兄弟之情的感觉在流淌……兄弟之间,没有必要说那些太客气的话,自然是觉得怎么舒服怎么说。

  “滚!”林鸿飞粗话连篇,可安乐乐这家伙也没好到哪里去,直接就是一句粗话蹦出来口,“老子现在正在冰天雪地的乌克兰给你丫个混蛋忙活你那个劳什子的小型涡轮风扇发动机和小型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呢,忙的跟屁股后面有一群狼狗在撵似的,哪有功夫给你回去?”

  林鸿飞心中一阵暖流流过,到底是自己兄弟啊,若不是自己兄弟,谁会丢下自己挣钱的生意去忙活你的事儿?

  他没客气,一句更粗鲁的话立刻不假思索的冒了出来,“让你丫回来你丫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回来,哪里那么多的废话?!先给老子把那群老毛子晾着,老毛子那里不是冷么?正好!让这群狗日的好好醒醒脑子,你现在立刻就给老子回来,有大事儿需要你忙活,等忙活完了这里的事儿你再回去!”

  “啊?”安乐乐愣了一下,依他对林鸿飞的了解,如果不是真的有大事,鸿飞是绝不会将自己这么急哄哄的从乌克兰拎回去的,微微一顿,关切的问道,“鸿飞,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说吧,谁得罪你了,兄弟我在这边雇了几个保镖,都是老毛子这边特种部队和kgb里面退下来的人,你说要收拾谁,哥们我保证将事儿办的漂漂亮亮的。”

  “滚你丫的!”林鸿飞实在是受不了这家伙的龌龊,忍不住大骂了一句,“老子看上去像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吗?!给你丫说,老子把咱们市军分区的那个战备仓库租下来一半,打算用来开个超市,老子没空操持这件事,抓你回来当苦力,你丫的就说来不来吧?”

  “操你丫的林鸿飞!老子就知道你丫的主动给老子打电话绝对没什么好事,十成十的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果然每次都是这样吧?!丫的老子在老毛子这里大发财的时候,你丫竟然喊老子回去给你当苦力?!”胖子满心的愤愤不平,污言秽语如同喷泉一般从电话那头喷了出来,林鸿飞甚至都觉得,国际长途电话特有的延时都在这胖子的“喷壶”之下变的轻多了?

  “少扯淡,说吧,什么时候回来?”不等安乐乐这个“喷壶”喷完,林鸿飞就有几个很不给安乐乐面子的打断了他的话。

  “林鸿飞你丫就是个混蛋!”安乐乐气恼无比的骂完这句话,才垂头丧气的丢下一句,“老子现在就去买机票,你丫的这次满意了吧?”

  “哈哈……”林鸿飞得意洋洋的笑了,“那买好机票给老子说一声,老子去机场接你。”

  “那是应该的,姓林的混蛋你信不信,要是老子下了飞机发现你丫的竟然不在机场,老子立马就掉头飞回来?”安乐乐恶狠狠的到,“还有,听说你们公司生产的那个什么富康轿车很牛逼是吧?给老子准备一辆,看看你个混蛋能做出怎么样操蛋的汽车来,顺便替你挑挑毛病,免得你去祸害了全国的人民群众。”

  “好!给你说,我刚刚设计定型了一个3。0升排量的v型六缸发动机,既然你要,我专门给你定制一辆长轴距版的,你在里面和你的俄罗斯美女秘书搞车震都没有问题。”林鸿飞哈哈大笑道,自己兄弟向自己要一辆车?这才多大的事儿?!

  原本单纯的少年、看到漂亮女生的时候都不敢直视人家女孩的脸,从来都是偷偷摸摸瞅两眼有赶紧将脑袋扭到一边去的安乐乐同学变了,听到林鸿飞这话,等是激动起来,语气变得谄媚无比,“好啊,鸿飞,我的好兄弟,这话是你说的啊,今儿个兄弟我可说了,你要是不能给我一辆让我能打野战的车子,兄弟我可跟你没完!”

  “嗯,你确定我不会把这事儿告诉阿芙罗拉?”迎着气势汹汹的安胖子,林鸿飞很不给面子的揶揄到。

  刚才还牛逼无比的安乐乐顿时就怂了。

  林鸿飞这个混蛋则再次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宛如打了一场大胜仗一般。

  自始至终,林鸿飞都没有提过半句要给安乐乐三成股份的话,更没有提过自己要安乐乐回来帮自己做的事什么事,林鸿飞信任自己的兄弟,安乐乐也没有让自己的兄弟失望,当自己兄弟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他二话不说。

  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