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一八章 市军分区做事不地道

第六一八章 市军分区做事不地道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认识他们两个?”刘秀娥有些惊讶,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连刘秀娥自己都觉得好笑,无论是之前的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还是以后升级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市工业局都是他们的主管部门,鸿飞怎么可能不认识他们两个?

  “嗯……”林鸿飞点点头,他倒是没有注意到刘秀娥话中的不妥之处,他只是感觉到苗飞和梁英健这两个名字让自己感到很熟悉,这种熟悉不是对熟人的那种熟悉,而是……似乎他们两个出过什么事?

  可是苗飞和梁英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鸿飞却无奈的发现,任凭自己怎么想,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罢了!既然想不起来,那索性就不去想,林鸿飞很会安慰自己,他随即将注意力放到这件事上,“秀娥,你给我从头到尾详详细细的说道,嗯,连当时他们两个是怎么坐的、什么表情、有什么你发现的小动作,都尽可能的给我说一下。”

  虽然并不清楚苗飞和梁英健来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但林鸿飞本能的觉得这件事似乎透着一些古怪:只要不是脑抽,谁会将自己辖区内最挣钱的公司给卖掉啊,这不是老百姓嘴里说的卖掉下蛋的母鸡么,属于典型的脑袋被门夹过的行为,他希望透过一些细节来发现一些自己之前没有发现过的地方。

  “嗯,”刘秀娥乖巧的应了声,虽然他并不知道林鸿飞对这件事多么重视。但既然林鸿飞让自己尽可能还原当时的情况,自己就要尽可能的将当时的情况完成的还原出来,皱着秀眉认真的想了片刻,刘秀娥慢慢的开了口:“当时苗秘坐在这里,梁局长坐在这里……”

  ……………………

  按照刘秀娥的说法,当时苗飞和梁英健在这里呆的时间并不长,不过是坐下喝了杯水,在将事情向刘秀娥交代了一下之后就匆匆而去,整个过程用了不到10分钟,但就是这10分钟。林鸿飞和刘秀娥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来反复的确认当时的任何一个细节,当最后的细节确定之后,林鸿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你是说……”一种叫做极度愤怒的情绪出现在刘秀娥的脸上,她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自己面前算计这个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男人,若非是林鸿飞就在跟前,这个女人几乎要爆发了。

  林鸿飞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哈哈一笑,“好了。别生气,你要想开点。有人想要算计你男人,说明你男人还是有点价值的,要不然这些家伙为什么不去算计大街上的张三和李四,偏偏选择了你的男人呢,对吧?”

  这真是和“别人利用你说明你还有被利用的价值,比起那些根本都不会有人利用的人来说,你丫要幸运的多了”这句操蛋无比的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林鸿飞虽然这么说,可刘秀娥心里却绝对不会这么想,这个女人已经快要被气疯了。咬了咬牙,忽然一句话不说的就往外走。

  “你做什么?”林鸿飞一把拉住刘秀娥,一张脸耷拉下来,不愉的问道。

  “我要去找他们两个混蛋算账!”刘秀娥使劲的扭动着身子,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憋的,一张脸通红,林鸿飞还从来没有发现。刘秀娥这具较弱无比身体里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大的力量,自己竟然有些拉不住她,“竟然敢算计我的男人,我一定要让他们两个后悔!”

  林鸿飞听的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欣慰,自己还真是没有白疼了这个女人,可这个时候林鸿飞却不能放刘秀娥过去,使劲的将刘秀娥抱在怀里,林鸿飞信心满满的笑了,“傻女人,你就没想想,既然我都知道苗飞和梁英健是在算计我了,我能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们?”

  对……哦,刘秀娥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也是,据自己所知,自己的这个男人可不是被人打了左脸之后还会主动将右脸凑过去给人打的性子,相反,如果谁敢打他的左脸,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的左脸和右脸给一起抽肿。

  想到这一点,刘秀娥脸上浮现出一丝羞赧,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低声喃喃道,还有一丝撒娇的味道在里面,“我就是气不过嘛,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不收拾他们一顿,我总是觉得不甘心。”

  “没关系,我们可以把他们的账给他们记清楚,将来某天一起给他们算出来,”林鸿飞轻拍了两下刘秀娥的脑袋,“现在,我们先晾凉他们。”

  “晾凉他们?”刘秀娥有些不明白林鸿飞的意思,但片刻之后,她的眼睛忽然一亮,似乎是明白了林鸿飞这么做的含义。

  “嗯,晾凉他们,既然他们主动求到了咱们的头上,咱们就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嘛……既然是求人,就要有求人的觉悟,总不能让咱们自己主动凑上去,你说对吧?”

  刘秀娥就连连点头,一张脸已经灿烂的成了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

  “林总,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您能给我一个机会不?”见到了林鸿飞,张元乾就立刻对林鸿飞大倒苦水。

  “我说老张,你怎么回事?委屈的跟个小媳妇似的?”看着这个颇有些深闺怨妇气质的七尺大汉在自己面前一脸幽怨的望着自己,林鸿飞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连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好歹你也是铁血军人出身,能不能不要这么娘?

  “对,我就是委屈的小媳妇,你就是那负心的汉子,”林鸿飞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却殊不料这家伙竟然很有些顺杆子往上爬的意思,还是极无耻的那种,“林总虽然咱老张之前和你说的那个事不算大事吧,可您也不能这么欺负人是不是?”

  “慢着慢着,”林鸿飞摆了摆手,他现在还没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让张元乾这个堂堂的派出所所长幽怨到了如此程度,想了半天,林鸿飞一脸的古怪和苦笑不得,“我说老张,你说的不会是咱们市军分区仓库的那档子事儿吧?”

  “不是那档子事还能是什么事?”张元乾同样一脸古怪的望着林鸿飞,任谁知道你寄予了厚望的事情,到了别人那里却被人给忘了个差不多,表情也不会比张元乾好到哪里去的,他郁闷了半天,吭哧出来一句话,“林总,您不会是贵人多忘事,直接把这档子事给忘记了吧……不瞒您说,我还指着这个东西挣点儿养老钱呢。”

  林鸿飞愕然的望着张元乾,随即拍拍脑门:操!哥们我真的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可市军分区是什么态度?怎么在这件事上他们也一直没有跟我说过?

  他是真不好意思对张元乾说这件事其实不能怪我,谁让咱们市军分区给我说研究研究,结果谁能想到这一研究就到现在还没有影子呢,这么说出来,自己这面子可就丢大了,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嗯,这个……现在其实也不晚嘛,这阵子公司里正在开发新项目……成,这件事我记住了,我也指着这事儿给家里挣点儿零花钱呢,回头我就去问问。”

  张元乾是谁?做了一辈子公安工作的他,难道会看不出来刚才林鸿飞再说这番话的时候有些言不由衷?当然,他也没有将林鸿飞挤到墙角的意思,只要林鸿飞能够答应催催这件事就行了,若不是不知道市军分区那里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导致市军分区对于那个仓库一直没有个明确的说法,他也不可能过来催林鸿飞……这么催一次,可是要搭上一部分情面的。既然林鸿飞都这么说了,张元乾自然也就借坡下驴,立刻点头哈腰的一副十足的奴才样,“哈……我就知道林总办事儿痛快,那我就等着林总的好消息?”

  “这事儿……”林鸿飞刚想答应,可是自命讲究人的林大老板,一想到自己竟然将老张同志给晾在那里这么长时间,心里很有些不好意思,心里琢磨了琢磨,一咂舌,“嗯,这样吧,下午下班的时候你过来接我,咱们一起过去……这会儿我手头上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就不招待你了,回头你上秀娥哪里去,带上兄弟们,有什么想吃的点上,也算是代表我慰劳慰劳兄弟们这些日子的辛苦,告诉秀娥,账直接挂在我名字上就行。”

  靠着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这么一棵大树,蓝河区南城街道派出所没少跟着混吃混喝,按照南城街道派出所那些公安干警们的说法,咱们南城街道派出所的人走出去,嘴头子都比其他派出所的那些家伙油的多。林鸿飞既然这么说了,张元乾也就不跟他客气,他很清楚,林鸿飞是用这种方式来向自己表示歉意呢,只是顾忌着自己的脸面,遂用这种方式……毕竟自己是派出所的堂堂一把手,面子还是要照顾的。

  “那我就代所里的兄弟们谢谢林总了,”张元乾涎着一张脸,嘿嘿笑道,“要不要顺便说一句祝林总公侯万代?”

  “滚!”林鸿飞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