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零八章 要同流合污

第六零八章 要同流合污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仔细想想,这玩意儿貌似对自己还真的是有些用处的。

  如果能够用小型的涡轮螺旋桨发动机代替自己之前搞的那个多缸星形发动机,别的且不说,单单发动机重量这一块就能减轻很多,小型的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和涡轮风扇发动机还是有点儿用处的,只要能够将所有的东西连人一起打包带回来的话。

  “我晕倒!”

  安胖子在电话那头肆无忌惮的“叫嚣”痛骂,“姓林的,你以为这玩意儿是大白菜啊,还想着一起打包带走?我给你说,要的话就是技术和资料,最多再加上生产线,其他的一概没有!”

  “哪有毛的意思?”林鸿飞登时看到自己的脑门上面似乎浮现出了“坑爹”这俩金光灿烂的字,没好气的道,“胖子,你是觉得我人傻钱多还是钱多烧得慌?对这玩意儿我一点都不懂,打包回来我说不定还有点儿用处,直接给我资料和生产线,没有研究和生产人员,对我来说有个毛用?你不会想我从头开始,用50年的时间搞一个和世界水平差不多的涡轮发动机吧?”

  “呃……”安胖子登时傻了,在电话那头迟迟疑疑的,犹豫了半晌向林鸿飞问道,“鸿飞,你说这个的技术含量……很高?”

  “非常高,不是一般的高,我林鸿飞虽然比较狂妄,可也多少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这玩意儿根本不是我能玩得起的,这玩意儿根本烧的就不是油。而是钱,”说到这里,林鸿飞幸灾乐祸施展了自己的嘲讽技能,“胖子,别说哥们我不够意思,如果你想玩涡轮热机这玩意儿,哥们我支持你,不过你先多多的挣钱吧,等你有个几十亿美元的身价的时候,你的钱差不多就够烧的了。”

  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咕噜”一声咽口水的声音,似乎安乐乐是被林鸿飞的这番话给吓到了:几十亿美元?安胖子现在兜里还没有一个亿呢……嗯,还不是美元。

  可是这家伙似乎还不太死心,他犹豫了一下,怯怯的向林鸿飞问道,“鸿飞,你丫懂得多……这涡轮风扇发动机和涡轮螺旋桨发动机,不是和汽油机、柴油机差不多的玩意儿么,听说就是比汽油机和柴油机复杂一点?”

  “你个棒槌!谁告诉你涡轮热机和汽油机、柴油机差不多的?”林鸿飞登时被这家伙气得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若这家伙在自己跟前,林鸿飞绝对会在这家伙的屁股上踹个十七八脚来狠狠的出出心头的这口窝囊气。“信不信你这会儿若是在你们家老头子面前,你家老头子绝对二话不说就是死命的两脚?这话你若是敢当着你爹的面说,你信不信你爹绝对会怀疑你是不是他的种?!”

  胖子自然知道林鸿飞若不是被自己白痴的表现给逼急了,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自己刚才说的话真的很白痴?他愣了半晌,忽然如同一枚点着了的二脚踢,“尼玛,老子现在就去找博古拉耶夫那个混蛋的晦气去!敢给老子下绊子?!”

  好吧,你去找哪个什么什么去吧。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林鸿飞肚子里对那个什么什么也没啥好气,尼玛,坑钱也不是这么个坑法的……以前多实诚的老毛子啊,现在也变坏了。

  ————————————————————————

  林鸿飞说到做到,在将自己手头的工作做了一番安排之后,立刻就投入到了四款新发动机的研制工作之中。每天除了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了解一下公司的动态、处理一下公司里必须要由自己来处理的事情之外,其他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实验室里,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月,直到林卫国冲到实验室里将他给拎出来。

  “爸。您怎么来了?”林鸿飞满手的油污,工作服上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油渍麻花的模样看上去像是个汽车修理工,手里还拎着个扳手,一脸茫然的望着自己的老爹。

  林大师长被自己儿子这一脸茫然的模样给笑乐了,好气又好笑的拍了林鸿飞的脑袋一下,“臭小子,老子可是三天之前就给你说了要过来的。”

  “有这么一回事?”用沾满了黑机油的手摸了摸脑袋:看上去自己家老头子不像是和自己开玩笑的模样,可怎么自己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不由得一脸茫然的望向曹军,“小曹,有这事?”

  曹军的脸上有些尴尬,一边是自己的老板,老板的面子是必须要照顾的,可另一边是老爸的亲老子,这事儿可怎么办?

  还好,林鸿飞虽然一头扎进了新发动机的研发当中,可并不意味着脑袋不好使,曹军那一脸尴尬欲语还休的模样早就告诉了林鸿飞到底是怎么回事,仔细想想,模模糊糊的似乎也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亲老子已经在几天之前打电话来说自己要来,自己却忙着工作完全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回事,林鸿飞顿时有些尴尬,狠狠的瞪了曹军一眼。

  “我去给林师长泡杯茶。”眼见着大事不妙,曹军立刻溜之大吉!

  …………………………………………

  等林鸿飞收拾妥当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林大师长已经在林鸿飞的办公室里美美的品着香茗。

  办公室里没有外人,父子之间自然不用客气,林卫国望着自己这个熟悉无比、可此刻又觉得有些陌生的儿子,心中满意之极,哪怕是在半年之前,任凭他如何大胆的去猜测,也绝不敢想自己的儿子居然有这么大的成就,此刻,林大师长的眼中满是欣慰,望着林鸿飞,重重的点头。“好小子,做的不错。”

  在林家,能让林卫国这么说已经意味着是对林鸿飞莫大的肯定了,林鸿飞虽然没有一定要证明给自己家老头子看的心思,可能够被自己父亲如此肯定,对于任何一个做儿子的而言,这都是一件最值得自豪的事情,嘿嘿笑着,脸上却是一脸的得意和自豪,同时心里也有些好奇。貌似自己家老子每次都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这次又是什么事?

  林大师长也真的是不经念叨,林鸿飞心里刚琢磨到这,林大师长眼睛一瞪,“我说你个臭小子,能耐了啊,有着好东西竟然不想着你老子?”

  “什么?”林鸿飞愣了一下,总算是明白自己家老头子说的什么了,顿时哭笑不得。“我说爸,您也别在这里装了。直说吧,到底是你们军区哪位领导下的命令,想要几辆车?”

  现在富康轿车在全国范围内热销,几乎直接取代了奥迪100的地位,军队也是豪华轿车的消费大户,看到了这么一款车出现,他们自然没有不心动的理由,除了这个理由,林鸿飞委实想不出自己老爹这次到自己这里来还能有什么原因了。可以自己对自己老爹的了解,他根本就不是个享受在前的性子,那么这次老爷子来,必定是有人在后面推着,既然是“对公业务”,林鸿飞自然也就不再和自己家老爷子客气。

  儿子能够迅速想到这些,林卫国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嘿嘿笑了两声,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你小子明白就好……也不用多,走的时候让我带走20辆车就行。”

  “20辆车?”林鸿飞犹豫都没有犹豫。立刻就点头答应了下来,“行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要您拿出这20辆车的钱来,我没二话,现在就可以去仓库里提车。”

  虽然被人提车要等最少三个月,可既然是自己家老头子来要这个人情,无论如何这份人情还是要给的。

  “给钱?”林卫国眼睛一瞪,作势要发怒,“你个臭小子……”

  “爸,您说这些就没意思了,”不等林卫国说完,林鸿飞就笑了,“车子是我们公司生产出来的,我能让您现在就提车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可既然这些车子是给军区的领导用的……还用我说太多吗?”

  林卫国明白林鸿飞的意思了:爸,你来这里无非就是想要提前拿车,看在您的面子上,我自然是没有二话,但若再说那些就没有意思了,仗着咱们的关系给领导谋福利没问题,可若是为了给领导谋好处而亏了自己家人那就怎么也划不来了。

  “你个臭小子……”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会这么说,林卫国也忍不住笑了,他哈哈一乐,“成,没说的,只要你小子的车子一到,钱立马就到账……不过我说,好歹也是一下子20辆车的订单,你怎么着也应该给点优惠吧?”

  “啧啧……”听到林卫国这话,林鸿飞就忍不住的直咂舌,一脸无语的望着自己老爹,“爸,军区领导们若是想省钱,那就直接把这次买车的钱省下来岂不是更好?这里面是怎么一回事,我好歹也是在市军分区大院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了,该明白的我都明白,咱们就不说这个了成吗?”

  没想到儿子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林卫国的脸顿时就有些发烫。

  实话实说,这次的事情真不是林卫国愿意来的,可无奈,上级领导将命令下来了,自己这个做下级的能怎么办?尽管心里不是很乐意,但多年来已经渗入到了骨子里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信条,还是让他再三犹豫之后出现在了林鸿飞的面前,只是实在是拗不过那个面子,不得已,只好以这种方式来和自己儿子说话。

  林鸿飞叹了口气,他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大致的也能猜个差不多,有些话他真的不吐不快,“爸,您来我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相信您应该比我更加清楚,说实话,你们那些领导们办的这个事儿……真不怎么地道,军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当然,军队这个群体,说直白了。其实就是国家养的一群地主老财的打手,闲的实话吃香喝辣,可真的到了用到的时候就得玩命的给地主老财往上冲,真到了玩命的时候也绝对不能客气,军队里面的好车比地方上多得多,这些我都知道,可是,爸,您不能总让您儿子吃亏啊,谁家混到让自己吃亏这个份上来的……您说您若是成了圣人。上面的领导会怎么看您?您让领导的脸往哪里搁?您让您手下的人以后想要捞点儿好处的时候心里又会怎么想?不合群很可怕的。”

  林卫国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儿子说的这些,他之前隐隐约约的都明白,自己在部队里遇到的一些情况也确实如儿子所说的这般,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之前他屡次占儿子的便宜,其实未尝不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处理这其中的问题,可是现在听到儿子这么说,林卫国林大师长才恍然间明白:我操!敢情之前部队上的那些领导们看老子的眼神不太对劲,竟然是因为老子不够“合群”?

  他有心想要给儿子两个大嘴巴子。告诉儿子你丫就是在胡说八道,可他自己心里明白。自己做的真的错了,反倒是林鸿飞说的才对。

  可是向儿子服软?林卫国还真拉不下这张老脸来做这件事。他张了好几次嘴,却硬是没有说出话来。

  “好了,爸,这事儿您交给我吧,您尽管放心就是,”看到自己家老子的这幅表情,林鸿飞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家老头子心里是怎么想的?心里顿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只要老头子将这件事情交给自己处理,林鸿飞就九成九的把握会立刻改变自己家老头子在部队的处境。

  “哦?那你打算怎么办?”林卫国努力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可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不好的好奇的向林鸿飞问道。

  “简单,我会直接告诉你们军区司令部,这20辆车,每辆车都是45万,一个子都不能少。”

  “你疯了?”林卫国登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林鸿飞的表情就像是在看着个无比败家的老板。完全不明白林鸿飞的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老百姓还知道东西买多了能拿个批发价呢,大军区里一下子从你这里拿了20辆车,你竟然一分钱都不给便宜?!你当军区里的领导都是傻的么?”

  林鸿飞笑而不答。只是将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话推给了自己家老头子,“您给军区大领导打个电话就知道了,我保证,听到您说我一分钱不给你便宜之后,他肯定乐呵呵的让你答应下来。”

  “我信你个棒槌!”林卫国嘴里气呼呼的骂着,手上却是一点都没有客气,还真是立刻就拿起电话给拨了回去……舜耕军区是共和国的大军区,但也不是所有的电话都是军方保密电话,对外的联络电话也是有的,甚至领导的办公室里都是清一色的两部乃至两部以上的电话,一部普通的是对外联络用,还有一部是军队系统内进行联系的。

  林鸿飞没有管自己这个被气得半死的老爹,只是笑吟吟的在一边看热闹:他太清楚军队里的这些事儿了,不管自己老爹这通电话是打给谁,若是对方有一点不乐意,那才是见鬼。

  …………………………

  果然,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出乎林鸿飞的意料,从听筒里听到的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外加林卫国那越来越惊讶的反应,林鸿飞就知道,对方对于这个结果很高兴、很欣慰……林卫国那个擀面杖一般不通气的家伙,现在终于脑子开窍了,这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

  没错,大家都知道一下子拿了20辆车,这个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肯定会给自己便宜些,多了不敢说,哪怕是为了拉拢自己这个客户,一辆车便宜个两三万总没有问题吧?更别说林卫国还是林鸿飞的亲老子,可为什么林鸿飞愣是不给他老爹一点面子?……怎么可能不给他老子面子,便宜肯定是便宜了,可便宜了之后的钱无非就是装到了他林卫国的兜里去了,这种事情大家都明白,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不正是大家希望看到的一幕么。

  这次让林卫国来做这件事,原本就有着这么一层意思在里面。

  “怎么会这样……”挂上电话,林卫国的表情颇有些失魂落魄。这一通电话,直接相当性的颠覆了林卫国之前的某些认识,“以前的军队不是这样的啊。”

  “太正常了,以前的军队不这样,不代表现在的军队不这样么,以前的军队自己不做生意,现在的军队自己还做生意呢;以前的军队不走私,现在的军队自己就干起了走私的活儿;以前咱们是计划经济,可现在不都是改革开放了么……爸,时代在与时俱进么,您多想开点就行了。”

  “我就是有点想不开。”

  “以后习惯就好了,只要您以后在训练和军队作战力方面多用点心就没事,哪个领导喜欢看到自己的下属是个没有一点缺憾的完人啊,连领导自己都不是完人,你这么做会给领导很大压力的,现在好了,你看,刚才领导和你说话的时候和蔼可亲了不少吧?”

  “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