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六零零章 沐猴而冠

第六零零章 沐猴而冠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曾主任不过是个小小的正处,理论上来说只比林鸿飞高了一级,可曾思言的这个正处的含金量,可是比很多正厅还要高得多,听到林鸿飞这话,曾思言脸色一沉:这小子未免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哪怕你背后有老王家的关系,似乎这也不是你在我面前嚣张的理由吧?

  只是他心里也有些惊疑不定,既然这小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敢这么嚣张,是不是有什么依仗?在京城这个地面上混,固然是要低调,地方上的同志或许嚣张跋扈,可在京城里混,低调才是王道,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低调的,偶尔有个高调异常的家伙冒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第六零零章沐猴而冠(四更,一更到,求月票),他对眼前的这个自己没有什么好感的年轻人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啊……谁知道这家伙什么来头?

  迟疑了一下,曾思言刚要开口,在他身后忽然响起一个热情无比的声音,“姐夫,你在这里啊,可是让我好找,说吧,什么事?我真奇怪了,怎么在这四九城里还有人敢找姐夫你的麻烦?”

  还没等林鸿飞开口说话,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曾思言略一思索,随即脸色大变!立刻转身迎了上去,弓着身子口中呵呵笑道,“原来是陈少大驾光临,陈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来我这里玩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好让老曾我下去迎接嘛!”

  陈少?什么陈少?在一边站着的宫晓霞和桂子贤下意识的跟着曾思言的目光向那人望过去:似乎这个陈少是个很牛的人物似的。

  映入他们眼帘的这个所谓的陈少是个年轻人,看上去大概还不到20岁,除了身上带着浓浓的世家子的倨傲气质之外,宫晓霞和桂子贤还真没有看出这个陈少有什么非比寻常之处,值得曾思言主任对他第六零零章沐猴而冠(四更,一更到,求月票)这么恭敬有

  倒是祁超凡,先是一愣,继而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脸色猛地一白,似乎是想要哭出来。

  “原来是老曾你啊,”陈少心不在焉的看了这位平日里连下面上来的副省部级干部都不放在眼里的曾主任一眼,咂咂嘴,“这下子倒是有些难办了……姐夫,你说怎么办?”

  姐夫?这个陈少称呼谁为姐夫?难道是……大家不敢置信齐刷刷的将脑袋扭向林鸿飞:不会说小林吧?

  “大家都是熟人?”林鸿飞也是愕然,他看看陈奕,又看看曾思言,有些哭笑不得,“既然大家都是熟人,那这件事……”他略一沉吟,对曾思言到,“曾主任,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总归是你的这位手下不对,我们也不为己甚,让这位同志向我们宫主任道个歉,这件事就过去了吧。”

  曾思言也真没想到林鸿飞叫来的人来头竟然这么大,虽然不知道这位同陈少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既然能够让陈少毫不避讳的当众叫姐夫,看这位小兄弟还坦然受之的表情,想来必定是老王家的亲戚。

  意识到这一点,曾思言心里哪里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当即笑道,“这位朋友说的是,说到底这件事还是我们的工作作风有些不端正……小祁,你还不赶紧向宫主任道歉?!”

  和刚才同林鸿飞等人说话时候和蔼可亲又无处不透着亲热的语气不同,在对祁超凡说话的时候,曾思言的语气可就是严厉当中混合着呵斥了:你看看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麻烦!竟然连老王家闺女的儿子都给我招来了!

  这个时候早已经脑袋一片空白的祁超凡那里还有拒绝的余地?对方只是让自己道个歉就算完事,真是不知道多么法外开恩了,莫说只是让他道歉,就算是让他下跪磕头祁超凡也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

  看着向自己道歉完毕被曾思言如同赶走条狗一般踉踉跄跄而去的祁超凡,宫晓霞和桂子贤看向林鸿飞的眼神都变了,之前他们只以为林鸿飞不过是在古齐省内厉害,却不成想这家伙居然到了四九城也如此吃得开……想想之前他们之前心里对林鸿飞还多有鄙视,心里就不免惴惴。

  只是这个时候陈奕可就管不了那么许多了,他拉着林鸿飞的手兴奋的道,“姐夫,这次咱们可得好好地喝一杯,不瞒你说,我妈可是说了,今儿个您一定要到家里去吃饭……”

  嗯?听到陈奕这么说,曾思言就微微眯了眯眼睛,有些犹豫和迟疑,“陈少,这位是……”

  “这是我姐夫,嗯,也就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林鸿飞林总,在你们这召开新车发布会的那家公司就是我姐夫一手带起来的,”陈奕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自豪,林鸿飞做的事情,也确实让王家的第三代内亲和外亲倍感骄傲,在向曾思言介绍的时候不免就带着几分炫耀的意思。

  曾思言顿时“大惊失色”,忙向林鸿飞拱了拱手,满脸的佩服之色,“原来是林总,我说呢,怪不得林总如此青年俊彦,林总的事迹,老曾我可是如雷贯耳,可敬可谓啊……来来来,陈少,还有宫主任、这位桂秘书长,今儿个老曾我来做个东,不瞒诸位说,我们大会堂的饭菜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还要三四天才开始正式的新车发布会,但已经正式更名为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富康轿车经销商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赶到首都来了,有些性子比较急的,甚至直接自己开车来首都。

  望着这些看上去风尘仆仆的经销商们,林鸿飞哭笑不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可他们毕竟是来给自己捧场的,有些话,自己不好说的太过了,只好苦笑,“我说大家伙儿,总少不了大家的那一份,有必要这么着急么?”

  “怎么能不着急,这可是在人民大会堂开的新车发布会啊!”崔广鑫第一个跳了出来,“这是多大的荣耀?别说咱们只是早来了几天,不缺吃不缺穿的,就算是让咱们睡大街咱们心里也是甜的……林总,您真是不知道我们心里的感觉。”

  林鸿飞还真不知道这些家伙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林鸿飞知道一点,公司的这些经销商们将这件事看得很重,这一点,只要看他们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了出来就可以说明,可是大家伙儿的真身装扮……

  看着大家伙儿,林鸿飞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说各位,你们好歹最少也是身价几百万的大老板了,就这身衣服,传出来不觉得寒碜么?”

  “怎么?林总觉有有什么不妥?”崔广鑫打量了一下自己这身自己特意跑到共和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那座城市花了好几万定做的皮尔.卡丹西装和皮鞋,又看看林鸿飞,犹犹豫豫的说道。

  若是其他人对崔广鑫说这话,崔广鑫必定是二话不说嗤之以鼻:开什么玩笑!老子我这身西装皮鞋花了算上路费花了老子七八万呢,平日里老子都舍不得穿,你竟然说这身衣服不够档次?!可这话是林鸿飞说的,崔广鑫心里就不由得有些犯嘀咕了,尤其是和林鸿飞一比,他也觉得自己身上的这身装扮似乎是欠缺了一点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一时间有有些说不上来。

  他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一脸求教的对林鸿飞道,“嘿嘿……林总,您也知道,咱们其实就是些粗人,裤腿上的泥巴都还没洗干净呢,哪里懂得了那么多?说实话,咱们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可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妥,咱们自己还真看不出来,您既然能看出来,您就给咱们指点指点呗……我们科室听说了,这次出席咱们新车发布会的很有不少大领导,咱们可不能在大领导们面前丢人,咱们要向大领导们展现一下咱们新时代的商人的崭新面貌。”

  不止是崔广鑫,其他人也是如此,纷纷跟在崔广鑫的后面七嘴八舌的表示也想要跟着学学。

  大家既然是开门卖汽车,那来往的都是当地的大老板、政府部门的大领导,哪怕是为了做生意,这个人的档次也是一定要跟着上去的,一个个学着电视电影当中的那些港澳台老板们数着大背头,打着厚厚的一层发蜡,光滑锃亮的能摔断苍蝇的腿,可为什么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呢?尤其是和林总一般,大家总是有点儿自惭形秽的感觉。

  “气质!”林鸿飞一阵见血般的指出了这些看上去很是富态的老板们身上欠缺的东西,“大家伙儿身上的气质……”

  没等林鸿飞想好应该用个什么词语更准确的表达出来自己想说的话,还不要伤害到这些经销商们的感情,后面忽然有个人恍然大悟般的大喊了一嗓子,“沐猴而冠!就跟猴子似的,穿上人的衣服也没个人样子。”

  众人顿时一阵轰然大笑!

  这话虽然难听了点儿,可大家伙儿却觉得这话倒是很准确的形容出了自己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别扭的原因,还别说,真和这个“沐猴而冠”差不多,猴子是穿上人的衣服也不像个人,咱们是穿上个几万块钱的衣服也不像是个大老板。

  ps:从上架开始到现在,600章了,算是一个值得小小纪念的章节数吧?尤其值得自豪的是,自从上架开始,千年没有停更过一天,这可真是不容易,冲着这点儿不容易和这个吉利的数字,小小的求求月票应该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