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五七八章 来者何人?

第五七八章 来者何人?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心疼归心疼,东方书记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知道取舍的道理,不管花多少钱,只要这钱花的有道理,就没有什么好值得犹豫的,他担心的只是另外一个问题……

  “你有信心?”

  林鸿飞自信满满的笑了笑,脸上不经意间掠过一丝傲然之色,“爸,富康轿车就是我的孩子,对于自己的孩子,我有信心!”

  你的孩子?东方书记没想到林鸿飞竟然如此比喻这款车,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随即,他脸上就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这车从里到外每一个地方都是林鸿飞设计的,若林鸿飞说这车是他的孩子,倒也不算是有错。

  林鸿飞说到了这里,东方书记便明白,自己继续问下去反倒是有些不妥,他毫不犹豫的将这件事给定了下来,“好,这件事你去安排,安排好了通知我一声。”

  “是。”林鸿飞忙答应了下来。

  “还有一个事,”东方书记微微一顿,“你们公司的归属问题定下来了,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定下来了?”林鸿飞微微一愣,说实话,东方书记的这个回答,即在林鸿飞的预料之中,又有些出乎林鸿飞的意料之外,定下来是肯定的,时间拖得太久对谁都没有好处,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竟然是在这个时候。一愣之后林鸿飞便立时镇定了下来,略一思索,道,“有什么变动?”

  “公司党委书记要换人。”东方书记很明白林鸿飞问的是什么,直白的道,“毕竟现在是副厅级单位了,不过其他位置暂时不动。”

  “副厅级单位?”林鸿飞忽然笑了,是充满了嘲讽的笑容,他委实是觉得这个借口有些可笑。“程建国副市长的行政级别现在就是副厅级吧?有必要换人?”

  “你呀……”东方书记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林鸿飞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副怪笑,也能理解林鸿飞的心情,可难道这小子就不知道吗?这已经是自己能够给他争取的最好的结果了,指了指林鸿飞,笑骂到,“你小子,这个党委书记是不能干预公司正常经营活动的。”

  “不能干预公司的正常经营?”林鸿飞点点头。心里却不怎么相信。以国内官场中人对权利的热衷,这个被派到新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来当党委书记的人,会心甘情愿的当一个摆设?他才不会相信那个新来的家伙没有和自己争权的心思,而且还有一点是林鸿飞心中相当忧虑的,“那公司的人事权和财权呢?”

  东方书记并没有从正面回答林鸿飞的话,而是略一犹豫。才说道,“既然是省委省政府派下来的党委书记,有些地方。还是要适当照顾的。”

  有些地方要适当照顾?这位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呆着的书记,哪怕不是将公司的财权和人事权抓在手里,也绝对会分走一部分人事和财务方面的权利?林鸿飞笑了。他冷冷的笑道,“领导们真是打的好算盘,这是打算来摘桃子了么?”

  “你这话这难听,”东方书记终于受不住林鸿飞的这番怪腔怪调了,眉头顿时一皱。“什么叫摘桃子,领导们指导你们的工作有什么错误?”

  “我还真不稀罕他们来指导我们公司的工作,”林鸿飞一撇嘴,“爸,咱们现在没有外人,说这些有意思么?以前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不景气的时候怎么没见省里的哪位领导下来指导一下他们的工作?现在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赚大钱了,这里面的油水丰厚了,领导们想起来下来指导一下工作了?什么玩意!”

  说到最后,林鸿飞终于忍不住,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

  东方书记自然知道林鸿飞这番话说的是实情,某些人这么热衷于在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安插自己的人手,难道真的是热衷于指导下面同志们的工作?屁话!还不是看到现在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规模大了,其中的油水丰厚,让某些人坐不住了!

  可是明白归明白,面对这种事情,东方书记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政治,本来就是一门妥协的艺术,不管实际的情况是怎么样,在其他人看来,现任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一把手林鸿飞就是自己的人,既然自己已经吃了最大的一块蛋糕,那么在自己吃肉的同时,若是一口汤都不给别人喝,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只是这其中的理由,东方书记还真不好意思直接对林鸿飞说出来,让自己的女婿体贴自己这个老丈人的难处,他还真不好意思开口……太丢人了。

  “这其中的事情,很复杂,牵扯到很多方面的利益,你不懂,”东方书记不好说的太多,只好含含糊糊的道,“不过你放心,不管怎么样,你才是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当家人,对于这一点,省里的领导们还是看的很明白的。”

  “领导们会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下来的那位书记会怎么想,”林鸿飞摇摇头,这会儿他心里已经逐渐的平静了下来,既然事情已经不可为,那么如何尽可能的为自己争取足够多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须要搞清楚这位“空降兵书记”的来历,“这位书记是什么来头?”

  至于现在兼任公司党支部书记的程副市长如何处理,林鸿飞很知趣的没有问。

  “这位同志之前在省机械厂任职,能力还算不错,政治立场和坚定。”

  “省机械厂?”林鸿飞对省机械厂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但也大概的指导貌似省机械厂的情况似乎不是很景气……在当前的大环境下,除了那些极个别的能源企业之外,景气的国有企业真没有几家……这位是单纯的想要跳出省机械厂那个烂泥潭,还是想要换个地方“另起炉灶”?

  “爸,这家伙在省机械厂的时候也是党委书记吗?还是因为这次的事火线提拔?”林鸿飞问道,这个事情,他现在必须要搞清楚,若那家伙只是想要跳出泥潭,那倒也无所谓,就当是养一个无所谓的闲人罢了,可若是那家伙是想要来捣乱的,那就不好意思了,不管他是谁的关系,过了老子这一关再说。

  “这个我倒不是很清楚,”东方书记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汗死不愿意多说,“这位同事,是某位同志一力举荐的,大家倒是不好驳了他的面子。”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自己老丈人有一个细微的皱眉动作,不过这动作很细微,几乎看不到,而且旋即便舒展开了,不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到,但是这个小细节,却是看的林鸿飞心里一跳:情况似乎不像是自己老丈人说的这样?想来也是,不敢怎么说,那个到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担任书记的家伙也可以算得上是去和他争夺利益,对于这么一个人,自己老丈人怎么可能会不将对方的详细资料背的滚瓜烂熟?

  “这么说吧,爸,对于省里派到我们公司的这位党支部书记,在对对方的工作能力、品行不了解的情况下,我谨慎的持保留意见。”林鸿飞皱着眉头,满满的说道,这个时候,莫说是自己的老丈人,不管对方是谁,属于自己的利益,该争的就要争,千万不能客气,谁客气谁就是傻子。

  东方书记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这么说了,甚至都已经有些“低三下四”了,这小子竟然还如此的不懂事,登时有些生气了,端起茶杯了喝了一口水,语气也变淡了很多,“这是省里的决定,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你们没有反驳的资格,省里做了什么决定,你们都只有老老实实的听着。这就是东方书记这番话真正的意思,可林鸿飞绝不这么认为,因为他手里还有一张之前一直没有用出来的王牌。

  “爸,您或许忽略了一件事,哪怕是任免党委书记,也是需要董事会同意的,”皱了皱眉头,林鸿飞慢慢地道,“国家的任何一条关于中外合资企业的法律法规都没有规定企业内必须要设立党支部,也没有规定上级领导机关有对中外合资企业内部的党支部有不经过企业同意直接任免党支部书记的权利,如果省里真的一意孤行想要派个党支部书记过去,那不好意思,作为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股东之一,我会提请董事会对这件事慎重考虑。”

  这番话的意思就是,我不知道您拿我的公司和其他什么领导作了什么利益交换,这些我根本不去管,但您若是认为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可以任人宰割的,不管是您,还是省里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就不要怪一不小心崩掉了自己一口后槽牙。

  听到林鸿飞这番话,东方书记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一家三方、实际上应该算是四方合资的中外合资企业,自己怎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若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只是一家单纯的国企,自然是自己等人想要怎么摆布就可以怎么摆布,但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一家有着西班牙和德国企业背景的中外合资工资,这件事可就棘手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