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五七一章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第五七一章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他那些没开口的杂志社的人还好,虽然他们的想法很可笑,但总归是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此刻还可以如同鸵鸟一般将脑袋插进沙子里装作不知道,可这位廖主编就惨了,一张脸红的如同猴屁股一般。

  可是没有人同情这位廖主编,大家都看的清楚,若不是这姓廖的家伙在这里“咄咄逼人”,林总有怎么会这么不给姓廖的家伙面子?……林鸿飞将国务院和中央部委抬出来的威力,果然非同一般,舆论立刻就转向了林鸿飞。

  都不用抬头,廖主编就能够感受到自己背上那如芒在背一般的目光,这种感觉,让廖主编心中羞愤欲死!当然,这一切都被廖主编算到了林鸿飞的头上:若非是你林鸿飞不给我面子,我又怎么会在大家面前丢了这么好大一个面子?

  说来说去,都是你林鸿飞的错!说起来,廖主编虽然不是什么领导干部,可也是《青年文摘》的大主编,如今政府重视文化人,如廖主编这等人物,走到哪里也是十分受当地政府重视的,哪里曾受过如此恶劣的对待?

  人一激动,就总会做出一些在正常人看来让人无法理解的事,廖主编也是如此,脑袋里全被羞愤给填满了的廖主编再也忍受不了众人的目光,尤其忍受不了林鸿飞那充满戏谑之意的目光……天可怜见,这次廖主编是真的冤枉了林鸿飞了……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了,“林鸿飞。你说这一批车是给国务院和中央部委的就真的是给中央部委的?说不定是……说不定是……”

  说不定是你林鸿飞借着国务院和国家部委的说法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又或者是借着这个说法在市场上加价销售呢,这些谁说得准?这就是廖主编的意思,还好,这位廖主编虽然脑袋被烧的有些糊涂了,可还没有彻底变成浆糊,很明白自己若是真的说出了这番话那可就是真的撕破了脸皮了。对自己并没有半分的好处,反而凭白的惹人笑话……说来说去,自己只是一个主编。可不是总编,而且即便是总编那又怎么样?若是林鸿飞打定了主意不鸟自己,自己也还真不能价格人家怎么样。

  不过也没有关系。即便是如此,大家也明白了廖主编的意思,登时一脸惊愕的望着这姓廖的家伙,有比较靠近廖主编的家伙甚至悄悄的移动了两步,免得被大家误会成了自己是和这姓廖的家伙是一伙的。早就听说这姓廖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之前还以为是大家以讹传讹的,毕竟大家都是有修养的文化人,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可先看来,倒是真的以讹传讹了……在这个过程中帮着姓廖的家伙美化了不少。

  林鸿飞委实是没有想到廖主编竟然会在这个场合当中说出这种话来。当即瞠目结舌,好半晌,才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姓廖的,既然是你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那当真是怪不得别人了……“那么……廖先生。您认为我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应该如何才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呢?亦或者将国务院和中央部委发过来的相关资料拿给你看看?”

  林鸿飞说的谦虚,可大家却感觉此刻林鸿飞仿佛是抡圆了膀子左右开弓,一阵响亮的耳光不停的在廖主编的脸上响起:你以为你姓廖的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让我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自证清白?敢觊觎国务院和中央部委的资料?

  这耳光,委实是抽的太狠了。

  廖主编也也不傻,若是真傻的话他也走不到这个位置上来,在林鸿飞说出这番话来之后。原本被怒火已经烧的近乎失去了理智的他,仿佛被一盆兜头浇下的冰水给浇醒了,一股凉气从心窝子里不停的往外冒:该死啊,自己刚才是怎么了?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来?真是……想死也没有这么个想死法子的。

  他的反应倒是挺快,这个时候可不是顾忌自己脸面的时候,不要说这个似乎自己的脸被人抽肿了,哪怕是自己被人踩在脚下,也比被总编开了的强,立刻就向林鸿飞道歉,讪笑道,“林总您这话是怎么说的?林总您是何等身份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信口开河?呵呵……呵呵……”

  林鸿飞没有信口开河,那就是姓廖的信口开河了,可是大家显然都低估了廖主编脸皮的厚度,他只是用两声“呵呵……”代替了自己,与给林鸿飞道歉相比,这两声“呵呵……”说出来就简单的多了,尽管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可“呵呵……”说起口来总归是比“对不起,我错了”这一类的话简单的多不是?

  林鸿飞被这位廖主编的话给搞的想要发笑,可是说起来,他也真没有同这么一个小人物计较的意思,或许在廖主编的眼中看来他是有资格和林鸿飞平起平坐的,或者比林鸿飞稍微高出那么一点来也说不定,但实际的情况就是,林鸿飞根本就没有将这个姓廖的放在眼里,一个不被林鸿飞放在眼里的小人物,他的道歉有没有诚意,自然也不是林鸿飞在乎的,面对自我感觉似乎还不错的廖主编,林鸿飞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看了廖主编一眼,却是什么也没说,对这么一个家伙,说多了有意思么?

  必须要说,虽然在场的这些主编们都是文化人,却也不缺眉眼通透之辈的,林鸿飞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可却架不住大家伙儿心里琢磨,这一琢磨,倒是让大家伙儿想到了个点子,尤其是《读者文摘》这个几乎是每一期都要和《青年文摘》死掐的同类型杂志,这种互相看对方不瞬间的想法,不仅是两家杂志总编的心思,而是从上到下直接都下面扫地大妈的,就算是扫地的大妈,也彼此觉得自己比对方家的扫地大妈高尚了不止一筹。

  《读者文摘》的几个编辑在不停的转着眼珠子,他们在琢磨,如果子将这一刻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大,老大会不会高兴的大笑三声,然后给自己发一笔丰厚的奖金?

  事实也是如此,在《读者文摘》的总编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向来沉稳儒雅的《读者文摘》编辑兴奋的在办公室里手舞足蹈了半天,然后立刻就是一个电话打到了《青年文摘》总编的办公室里去,据说在挂上电话之后,《青年文摘》的总编气的不仅在办公室里摔了几个茶杯,还恶狠狠的咒骂了半天,一连几天都是看谁都不顺眼,整个《青年文摘》杂志社内部都是战战兢兢人人自危,唯恐自己触到了总编大人的霉头、又或者自己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心里头不爽的总编大人的枪口上……不过这却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我们在这里简单的说一下即可,倒是没有必要详说。

  …………………………………………

  必须要说的是,虽然大家对廖主编的遭遇幸灾乐祸,但是毫无疑问的,廖主编给大家竖起了一个很好地榜样,当大家再次看向林鸿飞的时候,之前眼中那隐隐的无视的意味,这时候却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家心里都明白了,这位林鸿飞林总,别看人家年纪轻轻,可是当真不好对付,面对这么一位年轻俊彦,对人家客气一点没坏处。

  “我知道大家的心思,”林鸿飞扫了众人一眼,缓缓的开口了,“很抱歉的给大家说一声,这一批的车子大家肯定没分了,但如果大家对我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产品有兴趣,可以现在报个名,我向大家保证,下一批车子肯定有大家的,竟然我们是合作伙伴,这点特权肯定还是有的。”

  下一批?众位编辑们心里不由得有些心动起来,可又有些犹豫,只是不等他们开口,林鸿飞跟着又补充了一句,“最多只有10辆,这是极限了,大家可以去我的秘书小曹那里报个名,先到先得。”

  “什么先到先得啊?”一个让林鸿飞觉得熟悉的声音在人群的外围响起。

  林鸿飞抬头望过去,看着人群外围的那一男一女,心中顿时乐了:嘿,还是自己的熟人。

  “劳驾劳驾,请各位让一下……”外面的那家伙嘴里说的挺客气,可实际上却是一点都不跟大家伙儿客气,根本不管大家是不是愿意给自己让出一条路来,径自推开众人来到了林鸿飞的面前。

  这家伙的力气还真不小,被这家伙给挤开的各个杂志、报纸的编辑们,一脸怒视的望着这两个人,看他们的样子,若非是顾及到自己文化人的面子,估计就打算跟这家伙直接开战了。

  来到林鸿飞的面前,这家伙和紧跟在他身后进来的那位三四十岁的中年美妇望着林鸿飞,一脸的兴奋,嘴里还在不停地埋怨着,“林总,您刚才说什么先到先得啊?你可不够意思,这种好事怎么能少得了我?”

  旁边的中年美妇也是连连点头,显然是对这家伙的话很是赞同,他确实是很好奇,这次林鸿飞竟然拿出了什么好东西,竟然开始先到先得了。

  林鸿飞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这就是传说当中的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