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五二五章 意外的截胡人

第五二五章 意外的截胡人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想起来一个人,”自己老丈人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林鸿飞明白,自己必须要给出一些“解释”来了,“之前和高乘风一起胡闹的有个他的女朋友叫孟朵朵,她的父亲好像在省审计厅财务审计处工作,徐市长曾经见过她,说她的父亲是孟劲松孟处长。”

  这其中的关系可真够复杂的,东方书记心里稍稍梳理了一下之后这才道,“嗯,好,我知道了。”

  东方书记表示他知道了,可林鸿飞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还有,上次高乘风在这里闹腾的时候,中间就和孟朵朵分手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倒是不清楚,不过后来孟朵朵帮着我对付过高乘风……好像其中她的父亲还曾经在其中出过一份力。”

  林鸿飞把话说道了这个份上,东方书记心中所有的疑惑就全部都解开了,到了此时,他心里对于如何对待这个姓孟的同志也有了判断,只是这种事情,东方书记自然不会对林鸿飞说,话题一转,转到了另外问题上,“鸿飞,听说你以自己的名义,让戴姆勒公司从一个叫什么的生产变速箱的公司那里拿到了一条自动变速箱生产线?”

  东方书记虽然口中说着听说,但若不是有着十足的把握,这话是绝没有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林鸿飞更加不相信东方书记提起这件事会没有自己的目的,心里顿时一凝:老丈人特意说这件事,难道其中又出了些什么变故?

  “是有这么回事,”林鸿飞心中飞快的盘算着东方书记这么问背后可能发生了些什么,可嘴上却没有丝毫的停顿,“怎么?爸,省里是不是有些领导同志对我的做法有些异议?”

  “没什么大事,有个别的同志就是看不得别人依靠自己的能力赚点钱。”东方书记淡淡的说道。“老人家都已经说过了嘛,允许一些人依靠正当手段先富起来,以先富带后福,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小林,这件事你做的很好。”

  东方书记非但没有批评林鸿飞,反倒还表扬了他一番。

  可是林鸿飞却绝对不敢这么看,东方书记说没事了。可并不意味着真的没事了。林鸿飞心里却一阵心惊肉跳。可能够让东方书记如此特意关注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算是一件大事?东方书记的语气虽然很平淡,可林鸿飞岂能想象不到这其中的某些交锋?

  这个事情,哪怕东方书记此刻不问,可到了这个程度,林鸿飞也一定要给他一个详细的说明的。将前前后后的经过同东方书记简要的说了一下之后,林鸿飞道,“爸。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的,而且我觉得,有些事情我来操作反倒稍微要好一些。”

  林鸿飞说的含糊。可东方书记是何等人,岂能不明白林鸿飞的意思?立刻给林鸿飞吃了一颗定心丸,“鸿飞,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嗯,以后该怎么做工作就怎么做工作,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好好地做好你的工作,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去管。”

  这完完全全的就是告诉林鸿飞,“你什么都不用怕,该怎么折腾的就怎么折腾,一切有我!”了,若是让东方书记以前的那些老下属们听到,心里不定会激动成什么样,必定会毫不犹豫的指天画地、痛哭流涕的表忠心,可是以自己同东方正之间的关系,说这些话反倒是生分了,林鸿飞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算是将自己这位准老丈人对自己的照拂记在了心里,道,“爸,我知道了。”

  ————————————————————————

  有了安宝山在其中帮忙协调,林鸿飞想要租赁北郡市军分区那个准备出租的战备仓库的事情很快就有了结果,安宝山一个电话,就将林鸿飞给揪到了市军分区里……当然,也可以说林鸿飞借着这个机会回了趟家。

  林鸿飞赶到市军分区办公楼前的时候,愕然的发现安宝山竟然在办公大楼前面抽着烟来回的踱步,看上去是在等人。

  看到安宝山的这番反应,林鸿飞心里不由得轻轻“咯噔~~”一下,有种不妙的感觉蔓延了上来:莫非事情不像是自己想的那样,而是出了些什么变故?

  在林鸿飞看来,这次过来更多的只不过是走一个程序,断然不至于到了要让安宝山专程在这里等着自己的程度,可是安宝山确确实实的就在这里等着自己了,这其中的意味,耐人寻味。

  只是没等林鸿飞细想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听到动静抬头向这边看过来的安宝山,看到林鸿飞从车上下来,顿时将烟蒂丢到一边,面带微笑的大踏步向林鸿飞走过来,笑道,“来来,欢迎咱们市军分区的骄傲回家。”

  说完这句话,安宝山忽然压低了声音低声对林鸿飞道,“鸿飞,事情出现了一点变故。”

  “安叔叔,您这么说我真是无地自容了,”林鸿飞一愣,可反映却绝对不慢,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安宝山的最后那句话一般,目光却飞速的在周围那些一脸好奇的偷偷向这边打量过来的人的脸上扫了一眼,“我算是什么咱们军分区的骄傲?让大家听到了还不得笑掉大牙?”

  说完这番话,林鸿飞目光微微扫了一眼安宝山,不过却是目光微微一碰便立即松开:他相信安保山能够明白自己这一记眼神的意思的。

  安宝山当然能够明白林鸿飞这一记眼神的意思,要不然他出来干嘛?借着自己摇头呵呵笑的功夫,安宝山迅速压低了声音,以极快的语速低声对林鸿飞说道,“就在刚刚,事情出了一点变故,上面有位领导的孩子看上了咱们的仓库。”

  听到安宝山的这番话,林鸿飞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安宝山会在这个时候专程在大楼下面等着自己,敢情是专程为了将这件事告诉自己。

  明白了这一点的林鸿飞心中感激无比,若非是看在自己同安乐乐之间那亲如兄弟一般的感情上,安宝山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可是这个时候却不是详细了解这件事的时候,林鸿飞只能无比感激的望了安宝山一眼……他相信安宝山能够明白自己这一记眼神中所想要表述的意思……与此同时,林鸿飞的心中迅速飞快的旋转着,上面有位领导的孩子看上了市军分区的这个战备仓库?哪个领导的孩子?

  省军区?林鸿飞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北郡市军分区的上一级领导机构:古齐省省军区的头上,可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就被林鸿飞给否定了: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位领导绝对不是古齐省省军区司令员徐钢炮徐德旺司令员,也不可能是省军区的政委,顺而下之,其他下面的领导就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权威,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逼的下面一个军分区的头头脑脑们作出这种决定,若只是省军区的某位领导的孩子,刘凤才甚至鸟都可以不鸟他一下……意识到这一点,林鸿飞的心不由得一颤:舜耕军区的人?

  若真的是舜耕军区的**,那这下子事情还真的有些大条。

  事情的发展绝对超出了林鸿飞的意料,他真的没想到,原本以为简单到没法再简单的一件事,竟然在这里又横生出了枝节。

  只是虽然如此,安宝山特意出来通知自己、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的这份情自己必须要领,林鸿飞一脸感激的向安宝山点点头,“我知道了,安叔叔,谢谢您。”

  “都是自己家人,这么客气做什么?”此刻已经进入到了办公楼立面,同外面相比,瞬间安静了不少,安宝山也因此而放松了不少,不需要像是在外面那般小心翼翼的他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苦笑了一声,对林鸿飞道,“这次来的这个人,有点特殊……”

  “安叔叔,是不是大军区的什么人?”林鸿飞忽然问道。

  他需要印证自己心中的想法是不是真的。

  林鸿飞的话显然让安宝山很是惊讶,但安宝山只是微微有些惊讶,随即就点点头,“嗯,你说的不错,是王副司令员的孩子。”

  “王副司令员?”林鸿飞的脑袋里瞬间浮现出一件事来:是谁将自己老爹从舜耕军区那支实验性质的特种部队的主官之一的位子上折腾不休的?

  王平?原来是他!

  知道了是谁在捣鬼,林鸿飞反而笑了:没错,按说遇到这种事情,林鸿飞是应该表示自己的愤怒的,可这次的情况却又稍有不同,自己家和“尊敬的”王副司令员之间早有恩怨,尤其自己老爹之前更是以上校的身份狠狠的扫了人家堂堂大军区中将副司令员的面子,这次人家逮找了机会,自然要狠狠的报复回来……甚至是不是在故意报复自己都不一定呢。

  嗯?故意?故意……

  原本以为这件事只是王副司令员一次单纯的报复和恶心人行为的林鸿飞,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之前被自己忽略了的问题,他扭过头来,一脸认真的向安宝山问道,“安叔叔,咱们军分区这边,除了您和军分区的几位主要领导之外,还有谁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