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五零七章 恶客来访

第五零七章 恶客来访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厅级?林鸿飞心里登时激动起来,但是下一刻,林鸿飞就郁闷了:自己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

  自己现在刚刚提升副处,无论是年龄、工作时间还是资历,短时间内就绝不可能提升级别了,哪怕上面再有人,这种事情也绝对不可能……若是谁帮林鸿飞运作一个正处,再找个机会下放到地方zhè.当中,最少就是一个区县长,二十二三岁的区县长,在全国都没有这样的先例,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例子实在是太坏了,这个头,也绝对不能开!

  至少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上开。

  到了这时候,林鸿飞才算是真正的想明白,省里的领导们有志于提升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行政级别,这个事儿对自己来说,有好有坏,似乎是好的地方比较多。

  但是林鸿飞却绝对没有想到,在东方小玲的眼中看来,事情就绝对不是这么回事。

  若是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行政级别当真提升了上去,立刻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届时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可是一个堂堂正厅级的国企单位,但实际上的一把手竟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处,对于那些削尖了脑袋想要钻营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简直太不言而喻了,天大的机会,天大的馅饼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东方小玲的眉头顿时就皱紧了:林鸿飞还没有意识到,一场危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向自己逼近了过来,可是自己作为他的女人,就不能对这个事情不管……爸,省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您怎么能不管?”回到家,东方小玲的第一件事就给给自己的父亲打了个电话。嘴里埋怨道。

  “呵呵,小丫头你知道了?”听到东方小玲话里的语气,东方记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立刻便明白这是女儿向自己“兴师问罪”来了,笑呵呵的道。

  “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知道么,下午我和鸿飞在市委那边开了整整一个下午的会呢,这才刚回来,”东方小玲娇嗔了一句,随即“气势汹汹”的向自己老爹质问道。“爸。这么大的事情,您怎么也不提前给我们说一声,好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

  “说不说的对你们来说不都一样吗?”东方记反问了一句。

  “啊?”没想到从自己老爹这里等到的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答案,东方小玲顿时就有些发傻,“可是……可是……”

  东方记的语气忽然间变得深沉起来,“丫头。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不过你不觉得,鸿飞这小子一直以来的运气都太好了吗?”

  “所以你就用这种办法……来锻炼他?”东方小玲咬了咬嘴唇。语气有些迟疑,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番气势汹汹了,“可是你就没想到这是一块大肥肉么。鸿飞现在不过是个小小的副处,一个小副处管理一个正厅级的企业,不知道后面会有多少人在惦记,您这不是把他架在火上烤么?”

  “我锻炼自己的女婿是一回事,可谁想着打我女儿女婿的主意。难道当我不存在吗?”说话一直很平和的东方记,此刻语气难得的霸气起来,“你爸爸我若是连自己的女儿女婿都看不好,还有什么面目见我的亲家?”

  原本还满心火气的东方小玲,听到这里,一颗心顿时被如山一般的父爱填的满满的,眼睛一阵阵的发酸:他终于明白自己老爹这个举动的意思了,他不是不关心林鸿飞,相反的,父亲比自己想象的更关心自己和鸿飞。

  “爸,对不起。”咬了咬嘴唇,东方小玲对东方记歉意的道,“是我误会您了,对不起。”

  “说这些干什么?”能够得到自己女儿的谅解,东方记的心情自然是极为高兴的,可是多年来的高官生涯,已经让含蓄和稳重这两种xing格渗入了东方记的骨髓,形成了他的本能,尽管女儿的感激让东方记心里有一种此生无憾的激动,但是当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语气就变成了风轻云淡一般的感觉,“你是我唯一的女儿,林鸿飞那个幸运的臭小子是我的女婿,我不护着你们护着谁?”

  “爸……”听到自己父亲的这番话,深深的了解着自己父亲的东方小玲,眼泪就忍不住的开始咕咕的流了下来。

  “臭丫头,哭什么,”电话那头的东方记,此刻眼眶一不由得开始有些湿润起来,尽管自己房里没人,但还是赶紧擦了一把眼角,“那臭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你就给我说,看我怎么给你出气!”

  只是东方记这番话一出口之后,东方小玲反而哭的越发的厉害了。

  明白女儿心中是什么想法的东方记,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酸,感动的是女儿的体贴,心酸的则是女儿的这份体贴,倒是有一大半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不管北郡市的领导们对省委省zhèng

  fu的领导们做出的提升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行政级别的这件事是怎么看的,但有一点,既然省委省zhèng

  fu已经决定派出以副省长高元chun为首的一行领导们来和北郡市就这件事进行沟通,哪怕大家心里已经将高元chun的全家女xing都问候了个遍,但至少在表面功夫上要做到足。

  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也是如此,虽然省委办公厅和省zhèng

  fu办公厅都没有将高副省长到北郡市的行动安排传真过来,但大家心里其实都知道高副省长来了之后,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必定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站……虽然国际标准化组织已经对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申请指导建设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做出了积极的回应,但对于之前并没有见过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实际情况的省委省zhèng

  fu的领导们来说,最起码的一点,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不能太寒碜了?检查指导是必须的。

  省委省zhèng

  fu的领导们下来视察和指导工作,只是谁也不敢忽视的事,整个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自然忙的鸡飞狗跳,可是林鸿飞的眉头却皱得紧紧的,他刚刚知道了一件事:这个高元chun高副省长,就是前些

  i子那个彪呼呼的冲动自己的地盘上,开口闭口的要哥们给他股份的那个高大少的老爹。

  严格说起来,自己和高大少是有恩怨的,若是高大少的老爹来视察和检查工作……林鸿飞的眉头顿时就皱紧了:一个教出了这么一个儿子的老子,实在是很难让林鸿飞相信这个老家伙对于工作能有多么的一丝不苟。

  高乘风、高元chun……望着自己写在纸上的这两个名字,林鸿飞不禁呆呆的出神。

  也许是这个事情真的经不起念叨,就在林鸿飞望着这两个名字出神的时候,林鸿飞的电话响起来了,电话里的声音是那个让人很难忘记的嚣张的声音,“哈哈……姓林的小子,省里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你是……高乘风?”林鸿飞的眉头不由得一皱,淡淡的道。

  “看来林大老板对我高某人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嘛,”电话的那头,高乘风很嚣张的笑了,笑罢,语气忽然一收,yin测测的对林鸿飞道,“姓林的,省里的那个事情,你听说了?”

  林鸿飞有心要将电话给挂掉,但高乘风的话,却让林鸿飞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莫不成这家伙还有什么内部消息不成?

  “听说了,”林鸿飞的语气依旧很平淡,但却不动声sè的将电话的听筒从右手交到左手中,右手已经从桌子上拿过了一支笔,随时准备着记录对自己有用的信息,“省里的领导们想要提升我们公司的行政级别嘛,这对我是好事,虽然我的年龄和资历不太够,级别提不上去,但就凭着我能够将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一手带到这个高度,我的位子就没有人能够撼动的了,一个享受正厅级待遇是少不了的……不像是某些人。”

  这个某些人是哪些人,只要高乘风不是傻子,自然心知肚明。

  毫无疑问的,对于心高气傲的高乘风来说,哪怕他明知道这是林鸿飞在刺激他,可是这种刺激高大公子也受不了,刚刚还yin测测的笑着的高大公子顿时变的如同神经质一般的狂怒起来,“什么正厅级待遇,姓林的,你也太高看自己了,知道这次下来的是谁?”

  “当然知道,省zhèng

  fu的高副省长嘛,您高乘风高大公子的老爹,”林鸿飞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够意思”,毫不留情的嘲讽到,“高大公子,莫非你以为你老爹会公器私用?不要忘记了,这次的事情可直接关系到省里的领导们在>

  yāng领导们眼中的印象,某非高大公子以为你老爹是那种轻重不分的纨绔子弟……嗯,就像是高大公子你这样的?”

  “你……”电话那头的高乘风简直气疯了,不知道摔了什么东西,电话中传出“哗啦”一声巨响,“林鸿飞,你做梦!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