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四八六章 启示

第四八六章 启示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的不错,林鸿飞自问,自己呆在办公室里这么使劲的琢磨,也未必能够琢磨出什么来,就像是这丫头说的,还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歇歇脑子。

  自己也是忙昏了头了,上辈子的时候自己遇到暂时无法解决的难题的时候,不也是会选择休息一下,等脑子稍微放轻松一点的时候,尝试着从另外一个角度对发生的问题进行解析的么……既然此路不通,那就选择另外一条路。

  “你说的对,这个时候就应该多放松放松,”想到此,林鸿飞笑了,强迫自己在脑中忘记工作的事,将向香浓无比的老母鸡汤倒了一碗,房间里顿时弥漫着老母鸡汤香醇的味道,林鸿飞咂咂嘴,笑道,“味道不错,我们家小玲的手艺现在越来越有进步了。”

  “那是当然!”被林鸿飞如此表扬,小丫头顿时笑得眉眼弯弯的,这个时代的人的思想观念还是比较传统,作为一个女人,如果自己的厨艺能够得到自己准丈夫的认可的话,那是一件十分值得自豪的事,“本小姐我天生丽质,聪明伶俐,这么简单的东西,还不是一学就会?”

  “嗯嗯,”林鸿飞就一边喝着香醇的老母鸡汤一边连连点头,忽然冒出来一句,“别是我丈母娘炖的吧?”

  “说什么呢?”孰料林鸿飞的这句话如同戳了马蜂窝,小丫头顿时眉毛一竖,如同发怒的猫咪一般冲着林鸿飞亮出了“寒光闪闪”的尖牙厉爪以示警告。

  可是这番明显色厉内荏的举动。倒是让林鸿飞越发的觉得可乐了,顿时哈哈大笑,“哈哈……去打几把台球?”两人笑闹罢了,东方小玲向林鸿飞建议到,眼中有蠢蠢欲动之色。

  “好啊!”林鸿飞顿时怦然心动。

  台球是现在都市青年中比较流行的休闲娱乐方式之一,虽然老一辈的人觉得打台球的小子没有几个好东西,但年轻人们却都很喜欢。考虑到公司里的职工很多都是年轻人,林鸿飞还特意在公司的休闲娱乐中心里建起了一个大型的台球室,不但有一个可以容许12张台球桌的大厅。还有若干个小厅。

  林鸿飞的台球说好听一点是技术一般,说难听一点就是其烂无比,但同所有的下棋水平其丑无比的臭棋篓子一样。林鸿飞也坚决不承认是自己的水平太差,每次住发挥不好的时候都将问题归咎于球杆、滑石粉等外物的上面,至于自己的台球技巧,那绝对是公司历数得着的……也确实是在公司里数得着的,倒着数。

  没想到林鸿飞竟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东方小玲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快意的笑容,“先说好,不许耍赖啊。”

  “每次都是你耍赖吧?”林鸿飞一梗脖子,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东方小玲就笑的眉眼弯弯的,笑的林鸿飞心里一阵阵的发毛……林鸿飞的到来。对于公司的休闲娱乐中心来说是一件不大不小大事……这个说法虽然有些别扭,但实际上就是如此,虽然林总来过几次,马马虎虎也算得上是公司建起的这个职工休闲娱乐中心的常客,但林鸿飞心里很有自觉。知道自己若是来的太勤了,原本的“职工”休闲娱乐中心难免有变成“干部”休闲娱乐中心之嫌,是以若严格以时间而论,林鸿飞来的绝对次数并不多。

  当然,毫无疑问的,林鸿飞作为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头号**oss。哪怕今天是他第一次来,也绝对不会有人认错的。

  看到林总和东方会计携手联袂而来,中心门口的两个保安顿时一溜小跑的过来,一张脸几乎都要笑烂了……这两个保安可不是正式编制,而是从周围招募的,属于临时工性质,但饶是如此,也让不少年轻人羡慕的眼珠子发红……来到林鸿飞跟前,二话不说就是一个深深的鞠躬,谄笑道,“林总,您来了?”

  “嗯,打几杆,”林鸿飞笑着点点头,却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停住和两人当中各自稍微高点的那个攀谈了起来,“小景,你妹妹去上学了吧?”

  小景家比较困难,小景本人上完初中就不得不辍学在家找工作,可是现在城里下岗工人那么多,小景这么一个半大小子想要找到工作又谈何容易?结果小景没找到工作,他妹妹也因为家里的处境不得不辍学了……当初招募临时工的时候,本就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尽量照顾家庭条件差的。

  “去了,谢谢林总,”小景没想到林总非但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连自己家里的情况也记的一清二楚,激动的连连点头,“她上个月就回学校了,这阵子落下的功课也都补了回来,上个星期数学考试拿了班里的第九名呢。”

  “进前十名了?”林鸿飞很是有些惊讶,“你妹妹很厉害啊。”

  “嘿嘿……还行吧,要不是林总您让我进了工厂当保安,一个月有将近200块钱的收入,我妹妹哪能上的起学啊。”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看小景的表情,显然他对于自己妹妹的成绩还是相当满意的。

  这家伙,就会收买人心!东方小玲很是有些“不爽”的看了林鸿飞一眼,狠狠的戳过去一记眼镖:你丫闲着没事惦记人家的妹妹做什么?“小景啊,我给你说,你还年轻,趁着有时间多看看书,你知道公司有对你们这些临时工的考试的,如果能够通过,公司会将你们转成正式工,到时候你们家里的情况就好多了。”

  “谢谢东方会计。谢谢,”小景激动的连连点头,没想到不但林总对自己这么好,连东方会计也这么平易近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只知道连连点头,“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今年一定会转成正式工的……一直到林鸿飞和东方小玲进去了,小景还望着林鸿飞的背影在发呆。

  “小子。没想到林总竟然还记得你,你小子发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同伴都看在眼里,此刻望着小景的目光中充满了羡慕,同时重重的拍了他一巴掌,“林总这么看重你,我看啊,不但你能转成正式工,说不定将来还能像范主任一样,分到一套四室两厅的大房子呢。”

  如今,范大壮如今已经成了公司一个活生生的“样板工程”。

  范大壮分到了一套四室两厅的“高干房”的消息,在整个公司内部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事实证明,“范大壮效应”的示范效果是明显的,想到范大壮坚定不移的跟着林总的指挥棒走都能够分到一套四室两厅的大房子,只要自己好好干,哪怕分不到四室两厅的大房子。最起码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应该是有希望的吧?

  “我……我要好好看书!”小景望着林鸿飞的背景呆呆的发了半天的楞,忽然转过头来,一脸认真的望着自己的同伴,“骆驼,你呢,你想不想转成正式工。结婚的时候也能分到一套大房子?”

  临时工们是不能参与此次的分房的,他们只能看着那些分到了房子的正式工们羡慕的不停流口水,被称为骆驼的临时工罗庆怎么可能会对那些分到了房子的正式工们不眼馋?听到同伴的话,没有丝毫的犹豫,“镜子你说啥?龟孙子才不想转成正式工!”

  “那从今儿个开始,咱们就好好学习,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样吊儿郎当的过日子了……看看人家正式工一个月最少拿四五百,咱们还不到200,丢人啊!”小景越说越是激动,浑然忘记了自己当初刚刚下学的哪会儿连个几十块钱工资的活儿都找不到,现在北郡市工人的平均工资还不到140,自己这个收入,在其他单位里已经算是高收入了,“林总和东方会计说得对,咱们不能再这么浑浑噩噩的混日子了!”

  “好!”罗庆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林鸿飞和东方小玲可不知道,因为自己临时的一时起意,竟然改变了两个年轻人今后的生活轨迹……臭棋篓子就是臭棋篓子,在“高手”东方小玲同志的面前,林鸿飞同志再一次的被剃了光头。

  接连被人剃了光头,哪怕剃了自己光头的是自己的女朋友,林鸿飞林大官人的脸上也不由得有些挂不住了,恨恨的一甩球杆,“都是这该死的球杆不顺手,太轻了!”

  东方小玲难得有揪住别人的小辫子不松手的时候,但唯有在打台球的时候是个例外,看到林鸿飞的话,东方大小姐幸灾乐祸的施展了自己的嘲讽技能,“哈……技术不行就直接承认自己的技术不行嘛,本小姐又不会说你啥,可自己的技术不好就赖球杆有问题,那可就是人品有问题了,嗯,你的人品有问题。”

  靠!哥们竟然被丫头给鄙视了,林鸿飞林大老板顿时“龙颜大怒”,张牙舞爪的作势上去要给东方大小姐一个狠狠的教训,“说什么呢?如果不是球杆不好,以本大爷在台球上面的造诣和水平,岂能怕了你这黄毛丫头……”

  只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嘴上再怎么不承认,心里其实还是有数的,说到这里,林鸿飞看了东方小玲一眼,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还不承认是球杆的问题,你看……”

  说着,林鸿飞用力的上下挥舞了一下球杆。

  然后……在两人眼睁睁的注视下,结实的、没有碰到任何东西的实木球杆忽然莫名其妙的断了。

  断了?眼前的情况完全出乎了正拌嘴拌的起劲的两人,看着手里只剩下了半截的球杆,林鸿飞先是一愣,但下一刻,林大老板顿时激动了:什么是证据?这就是最好的、活生生的证据啊!

  “看吧,我就说这不是我技术的问题,是球杆太轻了,就算是几块钱一根的球杆,也不能这么挥两下就断了吧?”指着自己手中的半截球杆,林鸿飞如同找到了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得意洋洋的对道。

  “好好地球杆怎么会断了呢?”东方小玲却没有答话,而是一脸疑惑的望着林鸿飞手中的半截球杆……虽然林鸿飞此刻的嚣张很不乖,可东方小玲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就算是那种几块钱的球杆,也断不至于这么挥舞一下就断了,这是怎么回事?

  “球杆给我看看。”东方小玲愣愣的望着球杆,忽然开口对林鸿飞说道。

  “嗯?”林鸿飞不由得一愣,却下意识的顺手将手中的半截球杆给递了过去。

  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球杆的短茬,东方小玲不由得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说着递给林鸿飞,“你瞅瞅吧。”

  待到林鸿飞看清楚为什么自己忽然间变得力大无比,竟然可以轻松的挥舞断一杆台球杆的时候,老脸不由得微微有些发红:看断口的茬子有些旧,上面还有摸的胶的痕迹,这分明是一根之前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断过的球杆,被工作人员重新“维护”过之后又拿来用的……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反正大家都是玩玩而已,球杆的质量真没有几个人关心。

  “原来林大官人神力无敌的原因在这里啊。”东方小玲望着林鸿飞,似笑非笑的道。

  林鸿飞就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刚要解释,整个人却忽然楞在了当场。

  “怎么了?”看着呆呆的立在那里的林鸿飞,东方小玲不由得一愣,心中暗自后悔刚才的话有些重了:不管怎么说林鸿飞也是自己的未婚夫,自己怎么能这么得理不饶人呢。

  却不成想正呆呆的发愣的林鸿飞忽然兴高采烈的大叫了一声,“我想到了!”

  “什么?”

  “我想到问题到底出在那里了,”林鸿飞饱含歉意的上前一把抱住东方小玲,不好意思的道,“小玲,发动机的问题,我想到了一点头绪,不好意思,今天不陪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