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四八零章 一个人的离去,一个新的开始

第四八零章 一个人的离去,一个新的开始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菲利克斯顿时有些尴尬。

  他当然不是来当着林鸿飞的面来声讨大众集团的……给大众集团抹黑下绊子的事情,在戴姆勒公司自然有专人去做,用不着自己。

  “当然不是,”菲利克斯咬着牙,“林,这次,我是带着戴姆勒公司的友谊而来的。”

  “我也带着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友谊,”林鸿飞伸出手,摊开手掌,仿佛他的手中握着什么东西一般,“这是我带来的橄榄枝……”

  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你另外那支没有伸出来的手中还握着猎枪?菲利克斯心里忍不住的差点儿问出这么一句话。好在作为戴姆勒公司的谈判代表,只要他不想说,这种话哪怕已经堆满了他的脑子,也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微微一笑,道,“那就让我们握紧它吧。”

  既然大家都有“合作”的诚意,那事情就好办的多了,菲利克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摆出一副傲慢的嘴脸来,让林鸿飞首先交出他手里掌握的关于奔驰w140车型上面匹配的变速箱其他方面的问题,而是首先拿出了自己的筹码……即便是钓鱼,也需要给鱼钩装上鱼饵的。

  “按照林先生的意愿,这是一条机械液压式四速自动变速箱的转让文件,”菲利克斯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公文箱,从中拿出一份文件来,递到林鸿飞面前,伸出右手,示意林鸿飞现在就可以看看。“这是采埃孚公司三年前投入使用的一条四速自动变速箱生产线,连同一应的生产设备、模具,可以这么说,只要有了合适的工人,你们立刻就可以生产出合格的自动变速箱。”

  林鸿飞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喜色:单就这一点来说,如果其中没有其他的合同陷阱,他毫不怀疑自己就是真的赚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在世界范围内,微电脑控制的自动变速箱还是太过先进的东西,传统的机械液压式自动变速箱才是主流。并且这一主流就要主流到2000年前后。

  这个时候可不是谦虚的时候,林鸿飞没有故意装大方的略略一看就算完事,而是逐字逐句的将合同看完。这一看就是将近一个小时,当将所有的条文全部看了一遍,确认其中确实没有埋藏什么陷阱之后,林鸿飞终于满意了。

  若说合同中没有加以限制,那当然不可能,但限制在林鸿飞看来根本就无关紧要,相反,还有自己赚到了的感觉: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用这条自动变速箱生产线生产出来的自动变速箱不得抢占采埃孚公司的份额,即生产的自动变速箱只能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售,不得销售于中国大陆地区之外的其他地方。

  林鸿飞满意。菲利克斯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趁着这个机会向林鸿飞道,“林先生,我们可以帮您的工厂培训工人,但是有一点我需要提前告诉林先生。出于一些我们众所周知的原因,这条变速箱生产线只能安放在德国。”

  “这个没有问题,”林鸿飞并不认为这条规定有什么,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将变速箱生产线迁到国内,现在这个时代,国人的崇洋媚外心理还是很重的。这话说着难听,可事实就是如此,“但是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没想到林鸿飞竟然还有要求,菲利克斯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僵。

  “这条自动变速箱生产线的拥有人是我,”林鸿飞笑眯眯的指了指自己,“我想,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怎么不是大问题?这问题大了去了!

  菲利克斯的脸色有点青,“林先生,这条自动变速箱的价值超过4000万美元,我们戴姆勒公司以4000万的价格转让给您……”

  言外之意,你林鸿飞能够拿出4000万美元这么一大笔钱来吗?

  “前些天我刚刚做成了一笔生意,”林鸿飞笑眯眯的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文件夹,“我想这些东西或许能够证明我的实力。”

  林鸿飞拿出来的,是自己在国外银行资产的复印件。

  在资本为王的资本主义国家,任何一位拥有海量财富的千万富豪都是值得所有人尊重的,更不要说是一位身家趋近于上亿美元的千万富豪。看到这些文件上面的数字,菲利克斯的瞳孔顿时就是一缩,随即脸上堆满了谄媚笑容,“没有问题,林先生,这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只要您愿意!”

  没有问题就好,林鸿飞微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对方这么识相,一点幺蛾子也没出,林鸿飞也不会枉做小人,打开公文箱,拿出最上面的一张纸,然后合上公文箱盖,将这张纸放在公文箱的最上面,推到菲利克斯的面前,伸手示意道,“菲利克斯先生,这是我的全部所有要求,也有贵公司所需要的全部答案,如果贵公司能够接受我的要求,那您现在就可以打开公文箱了。”

  上面那张纸上都是他们的要求?菲利克斯听的一张脸都不由的抽搐了一下,但当他看到上面这张纸上写出的东西的时候,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林鸿飞的要求并不高,很多都是要求戴姆勒公司帮他采购的东西……这对菲利克斯来说,这种事情并不难,因为林鸿飞所需要的东西并不在巴统禁运的范畴之中。

  “我想我现在就可以打开这个箱子了,”菲利克斯笑了笑,将这张纸小心翼翼的对折,装进自己的兜里,用这个动作来向林鸿飞示意他代表戴姆勒公司完全接受了林鸿飞的要求,“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公司决定赠送您5辆顶级的奔驰s级轿车,我想。您一定会喜欢的。”

  “当然,没有人会不喜欢,不是吗?”林鸿飞冲着菲利克斯眨了眨眼睛。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的相视大笑!

  栓在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脖子上最粗的一根锁链终于被解开了……东方书记将被荣升为古齐省省委第二副书记的消息,并没有瞒住人。

  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能不能瞒住人已经无关紧要了……今天就是东方书记同大家伙儿辞行的仪式。

  同地市级及以下行政区域的领导们的调任或者升迁不同。到了省部级这个层次,没一人俱皆是位高权重,走的时候自然不能“轻轻的我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样是绝对不行的。难道领导在自己原来的工作岗位上干了这么多年,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了这么大的贡献,深受老百姓们的爱戴,在走的时候都不给大家一个欢送领导的机会吗?

  所以今天,可以同时容纳3000人就坐的北郡市大礼堂里灯火辉煌,座无虚席。

  望着面前一大面黑压压的人头,若是东方书记心中不激动,那是假的,从一个地级市的一把手一跃成为古齐省的第三把手,如果不出意外。自己还可以向上走两步,面对如此辉煌的前途,东方书记心中岂无志得意满之意?

  同心中志得意满的东方书记相比,旁边落座的徐存光市长脸上的表情就多少有些牵强。

  东方正要走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之前他还打算着等东方书记走了之后和林鸿飞好好算算账,即所谓“别看你今天闹得欢,明天叫你拉清单”,但是,当东方书记升任省委第二副书记得消息传来之后,徐存光心中的那点儿心思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东方书记将自己的秘书安排成为水明县的一位副书记之后。徐市长的心里顿时就只剩下骂娘了。

  该死的东方正,竟然根本不给自己找他女婿晦气的机会!

  但是同样的,还是那句话,现在这个时候,真不是什么好时候。

  正在徐存光心中苦涩无比之际,司仪热情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现在,有请我们北郡市深受大家尊重的老领导、原北郡市市委书记、现任古齐省省委副书记东方正同志为我们发表热情的讲话!”

  司仪、也就是市委某位副书记的声音刚刚落下,偌大的礼堂中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众人皆是心怀敬意和敬畏的望着讲台上那个并不很高大的身影,想到一手将北郡市带到了今天如此局面的东方书记竟然要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不少人心中很是舍不得。

  待到掌声响了个三五分钟,东方书记双手轻轻往下一压,刚才还如同疾风骤雨一般的掌声顿时骤然为之一清,偌大的会场中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同志们,大家好,”欢实了一圈,东方书记缓缓的开口了,“今天,大家都来参加我的送行仪式,我很惭愧,因为这耽误了很多同志的工作,但是我也想着,趁着这个机会同大家说说话,说说我在市委书记的位子上的时候,不方便对大家说、也不能说的话。”

  说这番话的时候,东方书记有些动情。

  下面人群中的林鸿飞也是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位老丈人居然也是性情中人,按照官场中的某些规则,其实在这个时候,老领导高升之际,这个时候老领导更多的应该是展现出对本市接下来工作的殷切期望的……其实意思就是在为自己走后的工作留下布局:老领导人虽然已经走了,但在临走之际还是留下了对我们的殷切期望的,我们应该遵循领导临走之前的指示,认真努力的工作,不辜负老领导的希望。

  这番殷切期望,若是老领导调任他地,自然是毫无用处,但若成了本市领导的直接领导,那用处可就大了,等闲人等,断然是不敢违反领导的“殷切期望”的,尤其对于老领导在市里的这些老部下们来说,更等同于一把保护伞,让继任者不敢轻举妄动。

  可听到东方书记话,众人却是都愣了。

  东方书记自然知道到大家为什么发愣,但是此刻,他却并没有细心听听大家心声的意思,继续说道,“说实话,在北郡市工作的这些年,我东方正自认还是做了一点工作的,我知道有骂我的,但我也相信,对我竖大拇指的人,肯定比在背后骂我的人多,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一直以来,我心中都怀着一份遗憾,遗憾没有给老区的人民带来更富裕的生活,这是我的能力有限,但更多的,是我的工作失职,我对不起大家对我的殷切期望,对不起老区人民寄托在我身上的期盼,我……”

  说道这里的时候,东方书记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哽咽,在众人全都预料不及的情况下,东方书记忽然站起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眼前的众人们深深的鞠了一躬。

  全场哗然!

  没有人想到东方书记竟然打算以这种方式离开!

  就连特意来接东方书记赶赴省委就任的省委组织部长都诧异的看了这位“特立独行”的市委书记一眼,心中却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但是在这个时候,东方书记的话题却骤然一转,“不过,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在去年的时候,我终于为老区人民找到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也为我们北郡市建起了一条支柱产业……第二条支柱产业,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当中,虽然是要离开,但是现在,我可以笑着离开了,因为我确信,即便是我离开了,老区人民也一样能够过生幸福祥和的生活。”

  整个会场中,无数双目光顿时向林鸿飞所在的位置望过来,坐在林鸿飞前后左右的同志们望向林鸿飞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无边的惊骇!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若是再不知道东方书记这番话讲话在说什么意思,那大家真的额可以集体去跳河自杀了:东方书记,这分明是在临走之际为自己的女婿铺路啊!不仅是铺路,而且是直接送上了一张护身符!

  一时间,众人望向林鸿飞的目光无一不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讲台上,说完了自己想要说的话的东方书记,却已经起身,大步的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