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四七三章 高升

第四七三章 高升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事就是这么奇怪,若林鸿飞在一开始就表示自己兜里有近1.5亿美元的现金随时可以动用,完全可以拿出来用于戴姆勒公司给予的自动变速箱公司的建设工作,绝对不会取得这么一个结果,相反的,十有**会惹来无数的背后指指点点。

  但是现在,在霍尔格.布罗伊希表示自己的能力完全无法做到这件事的时候,林鸿飞以自己的一己之力再次帮助了公司,谁再乱说些什么,那就是不识相了。

  出于一位工业工程师的本能,刘志东张口还想要问些什么,却不成想被唐勇拉了一把,刘志东顿时就是一愣,不由得转过头看向唐勇,刚要张口……

  却不成想根本不等刘志东张口,唐勇就已经一脸凝重的对林鸿飞开了口,“林总,这件事就麻烦您了。”

  “对我也有好处,有什么好麻烦的。”林鸿飞微笑道。

  唐勇就微微点头……大唐,你拉住我做什么?”在唐勇的暗示下,跟随唐勇到了唐勇办公室的刘志东就迫不及待的的开口问道,“为什么不让我问出来?”

  “问什么?”唐勇望着刘志东,反问了一句。

  刘志东愣了一下,这才道,“当然是问林总,既然霍尔格先生都说了他没办法应对大众公司的威胁了,林总为什么还要向里面扔钱?”

  说道这儿,刘志东忽然有些激动起来。“大唐,那可是1.5个亿美元,1.5个亿啊!如果投入到咱们公司里面,会产生多大的带动作用……”

  “志东,我就问你一句话,这1.5个亿是不是林总自己私人的钱?”唐勇忽然打断刘志东的话,问道。

  “当然是!”刘志东毫不犹豫的回答到。虽然他并不知道唐勇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但答案当然是十分明显的,这不是林总的钱还能是谁的钱?

  “既然是林总的钱。不管林总想要怎么花,那都是林总的事……我也不能管着你怎么花钱吧?”唐勇的话,意味深长。

  “啊?”刘志东愣了一下。随即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唐勇拍了拍她的家肩膀,笑道,“不管怎么说,这对我们都是一件好事,不是么?”

  “是啊,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刘志东沉思了片刻,点点头……鸿飞。我爸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今晚下班后,让你去青松园一趟。”临下班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候,东方小玲给林鸿飞打了个电话。

  “让我去青松园?”林鸿飞微微有些诧异,不确定的向东方小玲问道。“下班之后立刻就过去吗?”

  “嗯,我爸是这么说的。”东方小玲应了声。

  “我知道了,咱们下班后一起过去。”林鸿飞立刻毫不犹豫的回答到。

  但是东方小玲的回答出乎了林鸿飞的意料,“不,我不去了,我爸说让你一个人去。”

  我一个人去?去青松园?这个信息。让林鸿飞在挂上电话之后,轻轻的抽出一根烟来点着,慢慢的陷入了沉思。

  青松园并一是一个酒店或者招待所,而是一处房子,现在的使用权归东方书记,但是通常情况下,东方书记都是住在市委大院这边,很少去青松园那边住……按照万秀梅的说法,青松园那边太静了,晚上瘆的慌。

  也因着这么一层关系,青松园逐渐的成为了东方书记的一个“秘密基地”,据说东方书记做出的很多决策,都是在青松园里和自己的得力部下们商讨出来的,也因此,青松园逐渐成了某种神秘的象征,一个人是否被东方书记视为心腹,从他是否可以出入青松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饶是林鸿飞如此备受东方书记的信任和宠爱,但在此之前,他却从来没有得到过进出青松园的机会。

  可是这次,东方小玲突然传给自己的这个消息,总让林鸿飞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思索了半晌,林鸿飞始终不得头绪,有些烦躁的将烟头按死在烟灰缸里:算了,不想了,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心神不宁,等到了之后自己就可以知道了……在青松园门口迎接众人的是东方书记的秘书范成亮,看到林鸿飞下车来,守候在大院门口的范成亮快走了两步到林鸿飞跟前来,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小林,来了?”

  显然,林鸿飞这次的到来,范成亮显然是知情人的。

  “来了,”林鸿飞向范成亮点头致意,看看也没有什么人,索性停了下来,递给范成亮一根烟,“范哥,今天老板到底什么事?”

  “不知道呢,老板没给我说过,”范成亮嘴里虽然这么说着,眼中却不由得掠过一丝诧异之色:在这个时候称呼东方书记为老板?这小子的感觉够敏锐的啊!

  只是想到林鸿飞的身份,自己的这个回答不免有些生硬,范成亮微微一顿,不知道是说明还是解释的对林鸿飞说了句,“老板每次在青松园召开会议的时候,除了告诉我要通知什么人到齐之外,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这样啊。”林鸿飞一脸的惊诧之色,“听起来挺神秘的。”

  “可不就是挺神秘的么。”范成亮苦笑着点点头。其实从心里来讲,做秘书的都希望自己知道领导的每一点心思,领导的神秘虽然能够增加秘书的敬畏感。但却绝对不是秘书喜欢的……当然,对于这一点小心思,每一个秘书都隐藏的极好。

  对于这个问题,范成亮显然不愿意多说,“好了,快进去吧,嗯。进去之后如果饿了就先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有时候老板的会哟开很长时间的……厨房那边也有人。”

  有时候的会议时间竟然长到了要准备饭的程度?林鸿飞有些被吓住了。

  可是进去之后,林鸿飞才意识到。自己想的恐怕还有些简单了,这是一个占地面积大约有10多亩的大院子,典型的北方式的四合院结构。从前到后总共三进的院子,厨房在最后面,当下班的时候就有些饿的林鸿飞打算进厨房胡乱找点吃的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整个后院竟然是一个整体式的厨房!

  整个后院都是厨房?林鸿飞真的被吓住了:这个院子,最少也能够同时容纳三五十个人宽敞的同时吃饭吧?再看厨房里那些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恍惚间,林鸿飞忽然有种进了某家酒店的后厨房的感觉。

  正在林鸿飞感慨的时候,厨房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望着林鸿飞给自己端来的一碗肉丝面和一叠小咸菜,东方书记明显有些惊讶。“怎么是你送来的?”

  “我去厨房里找点东西吃,刚好听到您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就正好顺路给您端过来了,”林鸿飞笑道,“我就希望那位厨师不要怪我。我可是抢了他在领导面前露脸的机会。”

  听林鸿飞说的风趣,东方书记也不由得乐了。

  他当然知道,对于下面的很多工作人员来说,最大的希望和努力的方向能够经常性的在自己的视线中出现,如果能够和自己混个脸熟那无疑就更好了。对于自己身边的这些工作人员,在不妨碍自己正常工作的前提下。东方书记很乐意借机提拔一下他们、送他们一个前程,但这一切也要看他们的造化和机遇,能不能得到这个机会,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那你以后有机会的话可要多照顾照顾他,”东方书记笑着摆摆手,拎起筷子慢慢的将面吃完,这才满意的擦擦嘴,对林鸿飞道,“小子,知道今天让你来的原因吗?”

  “不知道。”林鸿飞老实的摇摇头。

  “下个星期,我就要走了。”

  东方书记的语气很是平淡,但这话听在林鸿飞的耳朵中,却仿佛轰隆隆的一连串的旱雷!

  尽管东方书记早就对自己说过这件事,甚至连大概的时间也都知道,但当准确的消息确定之后,林鸿飞依旧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这么快?

  但是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下一刻,林鸿飞就调整好了心情,“要我做什么?”

  至此,林鸿飞也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自己的这位老丈人为什么一定要强力推动自己的副处级编制问题,恐怕若是他走了之后,自己这个副处级也就不用考虑了吧?

  对于林鸿飞竟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东方书记很是满意,他心中自然是很明白,若是自己走了对这小子的影响有多大!东方书记这么突然的说了这番话,也未尝不是有给林鸿飞一个突然袭击的意思,就想看看林鸿飞在这种情况下的反应:不是东方书记骄傲,他是确确实实的知道,林鸿飞之所以能够在北郡市如鱼得水,连市长徐存光都无法将他怎么样,自己这位强力市委书记的因素可是占了九成九。

  但是,林鸿飞的反应让东方书记满意无比!如果要给林鸿飞的反应和应对打分的话,100分的满分成绩,东方书记能够给他打到95分。

  “不用你做什么,你只要记住一点,好好做好你的工作就可以。”

  “我知道了。”林鸿飞毕恭毕敬的点点头,“爸,谢谢您的教诲,您放心,我不会给您丢人的。”

  “也不用太小心谨慎了,”似乎是担心自己走了之后没有人给他撑腰,林鸿飞做起事来束手束脚,又吩咐道,“该怎么样的就怎么样,我这个省委副书记,也不是摆在那里好看的。”

  “升为副书记?”林鸿飞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第二副书记?”

  省委第一副书记通常都是由省长兼任,第二副书记便是省里主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理论上来说,若是省委书记调任或者升迁,都是由第一副书记递补,但这只是一般情况,出现其他情况的时候也不少,比如因为该省的某些事情惹得上面很不高兴,直接空降过来一位省委书记,让第一副书记兼省长的小心思泡了汤;又比如第一副书记出了些问题,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于是便由第二副书记升级为正位书记……总之这里面的事情,用一句话才能说得好:运送之妙,存乎一心。但是毫无疑问的,若是成为了第二副书记,东方书记就已经有了和省长平等竞争省委书记这一封疆大吏的资格了。

  若是再考虑到深一层的关系,比如现任古齐省省委书记周大明已经63岁,虽然现在中央并没有强调领导干部年轻化的问题,60多岁的领导干部比比皆是,但一个不容考虑的问题是,到了这个年龄,想要再次进一步的机会真的不大了。

  一想到这些,林鸿飞的心便不由得“砰砰砰~~”的跳了起来,如同擂鼓!

  “是。”

  东方书记的话言简意赅,简单的一个字,却让林鸿飞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真心实意的对东方书记说道,“爸,恭喜您,祝您大展宏图,为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

  林鸿飞这话说的即使隐晦,可东方书记岂能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心满意足的哈哈大笑,笑声中颇有志得意满之意,“这是d和人民对我的信任,不过既然d和人民信任我,我就要竭尽全力,鞠躬尽瘁,决不能让d和人民失望。”

  别人的祝贺当中或许还有些其他的东西在里面,可林鸿飞乃是自己的得意东床娇客,和自己乃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唯有他的祝贺是真心实意的,自然,对于林鸿飞给自己的祝福,东方书记心中也最是高兴。

  有了东方书记的这番话,林鸿飞心中彻底放下了心。

  “至于小范……我是不能带走了,”东方书记看了林鸿飞一眼,话题却忽然说道了范成亮的身上,“这几年,小范在我身边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合适的时候,你帮我照顾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