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四五七章 迎难而上!

第四五七章 迎难而上!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你们的工人每天都是吃的这么好吗?”“专家以专家家属观察团”的代表、某位专家的夫人卓娅女士一脸不敢置信之色的向林鸿飞问道。

  这种盛宴,即便是在前几年,也只有在每个周末才可以吃到,她完全无法相信在中国的一个普通家庭的晚餐就可以如此丰盛……这几天的中餐生活,已经让这些俄罗斯专家连同他们的家属、子女们被美味的中餐征服了。

  “我也不知道,”林鸿飞耸耸肩,这个问题不适合由自己来回答,“不过您可以向这位先生问一下。”

  “谁家舍得每天这么吃哟。”

  范大娘听的咧开了嘴,眼前这个身高马大的俄罗斯娘们,让她心里感觉不太舒服,心里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这些俄罗斯的老娘们一个个都长的这么驴高马大的吗?

  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过看到自己儿子的时候,心中的胆气顿时又壮了起来。“平常家里也就四个菜,今天多了两个菜,是因为今天是周末,俺家小子说的,周末了,要多加两个菜。”

  “专家以专家家属观察团”当中有会说汉语的人,当即便由这位懂汉语的专家将范大娘的话翻译给大家听,当听到这个朴实的妇女说平日里自己家的饭桌上也有四个菜的时候,“专家以专家家属观察团”的其他人彻底震惊了!

  “林,我无法理解,”卓娅女士磕磕巴巴指着范大壮家的房子的对林鸿飞说道,“他们家的住房条件这么差,可为什么可以吃的这么好?在俄罗斯,只有那些政府领导人才可以吃的这么好。”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的农副产品供应很充足。市场上的鸡鱼肉蛋以及蔬菜很便宜,”林鸿飞对市场上的各类肉蛋以及蔬菜的价格并不熟悉,让范大娘帮他介绍了一下,接着对卓娅女士道,“卓娅女士,如果换算成购买力的话,您认为您在俄罗斯的收入能够在俄罗斯买到多少东西?在我们中国市场又能够买到多少东西?”

  卓娅哑口无言,她虽然并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但已经可以确定。即便是同样的收入水平,但自己一家人在俄罗斯的收入甚至连让一家人勉强果腹都已经困难,每天都在飞涨的物价让无数人勤劳的汗水化为了乌有,但同样的一笔收入,在中国就可以让一家人生活得十分幸福……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对于这种情况,卓娅无法理解。喃喃的道。

  “工农业剪刀差。”林鸿飞苦笑了一声。

  他很痛恨这一点,因为工农业剪刀差的存在,让农民一直到20年后都没有享受到他们原本应该享受到的待遇。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工农业剪刀差的存在,才让这个国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迅猛的发展。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共和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是建立在8亿农民默默奉献了三十年的基础上的。

  三十年,就意味着共和国的三代农民为国家制定的工农业剪刀差这一不合理但却不得不实行的政策奉献了三十年!

  “我无法理解,你们的政府为什么会制定这么一个奇怪的规定。”卓娅摇摇头。她虽然不懂经济,但在某种程度上,苏联时期其实也是在实行“工农业剪刀差”这个政策的,所以对于这个政策并不陌生,不过是苏联的工农业剪刀差政策和共和国实行的工农业剪刀差政策截然相反容易。

  “一个落后了如此之多的国家,想要重新崛起,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的。”

  听到林鸿飞的这句话,卓娅不由得默然。

  “林先生,我想请问,是不是每一家的居住条件都如同这位范先生的家一样?”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是不是我们一直都要住在这种简陋的房子里?”

  “当然不是,”林鸿飞笑了。

  他认识这个名叫斯维特拉娜的只有八岁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在语言方面很有天赋,在知道自己要和父亲去中国之后,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能够掌握一些简单的日常对话用语。

  刚才的话题有些沉重,让他有种近乎想要迫不及待的逃出来的感觉,斯维特拉娜的问题正好让他解脱了出来,“我想,前些天我带你们去看的那个工地已经能够回答你的问题。”

  “不,我不这么认为,”小姑娘固执的摇摇头,“这么一大片建筑,在我们俄罗斯,没有三年是不可能达到您说的那种可以住人的情况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和您的这些工人们在一起生活三年。”

  “嗯?”林鸿飞一愣。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疏忽了一件事:自己是在以中国的建筑速度来对所有人解释的,自己手下的这些工人们也都接受了自己的这番解释,但自己手下的这些工人能够接受这种建设速度,并不意味着这些俄罗斯专家也能够接受这样的建设速度……就如同十年后,世界无法接受中国速度一样。

  “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林鸿飞向“专家以专家家属观察团”的成员们问道。

  林鸿飞迎来的,是或坚定、或迟疑、或犹豫不决的……点头。

  没错,不管怎么样,都是点头,没有一个人是摇头的,不管他们的表情是犹豫,是坚定,还是其他什么,但总归可以归咎为一点:这些老毛子没有人相信自己可以在三个月之后入住属于自己的新房子。

  林鸿飞郁闷的拍了拍额头:这事儿闹的……“我不会向你们解释,但我希望你们亲眼看到之后还能够如此坚定的对我说这番话……林鸿飞这番话的结果就是,当再次踏上自己这些人一个星期之前看过的建筑工地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若非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的记得这一片工地的位置,大家几乎以为自己被林鸿飞给耍了:只不过是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些建筑物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在这些老毛子们看来,这种情况,在俄罗斯,即便是一个月也未必能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在任何时候,事实都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所以当林鸿飞笑眯眯的向这些“专家以专家家属观察团”的团员们问道“谁还会对三个月之后入住新房子表示怀疑?”的时候,再也没有一个人表示吭声:和三年相比,三个月却是算不得什么,更何况这里只是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而已。

  如此以来,事情得以顺利的解决。

  在心中庆幸这次的事情有惊无险的得以解决之余,林鸿飞心中也是暗自惊了一把汗:如果不是今天的巧合,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那里,看来,以后加强同这些苏联专家以及家属的沟通真的很有必要了……嗯,加强汉语的培训也很有必要,自己总不能为了这几个俄罗斯小孩专门请外语专家来教这些俄罗斯小屁孩吧……幸亏顺利的解决了,”唐勇也对这次事情的顺利解决表示庆幸,“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一次巧合,可以两次巧合,但谁也不敢保证每次都能够让幸运帮我们度过每一个危机,建立一个相关的沟通机制很重要。”

  “我赞同,我觉得工会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林鸿飞点点头,不管他心里对这次的事情是怎么想的,但有一点,西方企业在管理之余,工会的沟通作用还是很强的。

  “工会?”唐勇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咱们国内这些企业的工会,除了养养闲人、发发毛巾、发发肥皂。逢年过节的给工人们发点儿福利之外,我不觉得还有什么作用。”

  国内的工会也确实如此,基本上就是一个养闲人和打发半退休的那帮子人发挥余热、给他们找一个聊天唠嗑的地方的去处,对于这种情况,林鸿飞心中自然清楚的很,但他想要建立的并不是这种工会,“我希望将建立的是西方企业那种可以及时可以和领导沟通的工会,当然,我不希望是那种被挟持了民意、用来和企业对抗的工会,大唐,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

  “既要起到和企业领导沟通的作用,又不能和企业搞对抗,林总,您的这个要求可是难到我了,”唐勇略一思索,顿时苦笑着摇头,“就我所知,现在世界上还没有那个国家的工会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不是敌退我进就是我进敌退啊。”

  “可是这么有难度的事情,你不想挑战一下吗?”林鸿飞反问了一句,“我觉得,如果你能做好这件事,但凭着这一点,就足以将你的事迹写进沃顿商学院的教材当中,说不定还会被全世界无数的企业主们奉为经典。”

  唐勇一愣,随即,眼中放出灼热的光芒!

  “你说的是,”良久,唐勇终于点了点头,“这条路不好走,可是就像是你说的,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我想要尝试一下。”

  听到唐勇的回答,林鸿飞就忍不住裂开嘴笑了:这才是自己认识的唐勇!迎难而上!不畏险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