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四四四章 你小子真阴险!

第四四四章 你小子真阴险!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谷丙和的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一方面,林鸿飞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说出来的话,直接堵死了他反悔的路,一块钱的授权价格让谷丙和的心都快要跳出了喉咙;可另一方面,如果自己真的说出了口,自己可就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柄:人家都这么表示了,你丫的竟然还趁机占便宜?你丫的到底是不是东西?!

  与这个相比,林鸿飞提出的答应他一个条件的要求,反倒是被大家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在大家看来,这个条件,无非是林鸿飞要求有更高的分成比例而已,与等于完全白送的授权价格相比,这个条件是很正常的,你们古齐钢铁得了这么大的利益,难不成还不允许林鸿飞多赚点儿钱?

  “我……我……”谷丙和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歹自己也是副厅级的领导干部,自己若是在此趁火打劫,自己的脸以后还要不要了?

  可是想到在场的领导们基本上都是北郡市官场的人,仅有的几个省里的领导还是自己老板一条线上的人,谷丙和心中又是豁然一动:和脸面相比,实打实的好处才是真的,就像是林鸿飞这个混蛋,你现在英雄是英雄了,可除了英雄了之外,你丫的能得到什么?如果老子真的答应了下来,你小子哭都来不及了吧?

  想到之前的历次谈判中林鸿飞给自己的难堪,再一想到自己绝对可以用这种方式狠狠的报复回来!谷丙和豁然抬起头,“好!林总真是痛快人。咱们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为了给我们工厂省下来宝贵的资金,老谷我就豁出去这张脸了,林总,我求你,将您手中的汽车用高级不锈钢板材的专利和生产工艺以1元钱的价格授权给我们古齐钢铁,您……”

  说到这里的时候。谷丙和一脸一脸快意的抬头看着林鸿飞,希望从林鸿飞的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遗憾的是。憋屈、恼怒、无奈、疯狂……谷丙和所有希望从林鸿飞脸上看到的表情全都没有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望着一脸平静、甚至平静的深处还隐藏着一丝得意的林鸿飞,谷丙和迷茫了。不过他迅速给自己找了一个答案:一定是林鸿飞这小子想要用这种方式来遮掩自己的失落,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不得不承认,虽然大家都知道在刚才谷丙和耍了一记小花招,但对于谷丙和的这一记小花招大家心里还是很佩服的,尤其是郭副省长,看向谷丙和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赞赏:原本是占林鸿飞便宜的一件事,经谷丙和的这张嘴一说,倒是有点为了单位忍辱负重、甘愿顶着一个小心眼赚便宜的小人的骂名了。

  只是,既然小谷都已经这么说了,谁还敢说小谷是在赚那个林鸿飞的便宜?

  省里的几位领导脸上俱皆是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和喜色,现在反观北郡市的领导们这边。大家脸上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看向谷丙和的目光俱皆是愤愤不已,谁都没有想到,谷丙和那个混蛋的脸皮居然这么厚!

  更是有人将怨愤的目光看向了林鸿飞:若不是你小子在得瑟,咱们北郡市又岂能被人赚去了这么大的便宜?

  “好的。我同意古齐钢铁要求以象征性的一块钱的授权经费,获得我本人所拥有的汽车用高级不锈钢板材的授权费用……”林鸿飞微笑着点点头,笑容很是温和,当然,此刻林鸿飞的笑容在人看来更多的似乎是一种被人坑了一把之后的倔强,但无论如何。林鸿飞能够在这个时候依旧保持足够的风度,还是让不少人高看了他一眼。

  “太好了!”之前一直努力按捺着心中激动的谷丙和,这个时候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兴奋,激动的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之前他还有些担心林鸿飞会不会反悔,可是现在,在林鸿飞当着这么多领导说出了这番话之后,谷丙和就明白,林鸿飞那小子再也没有任何反悔的余地了,只要这小子敢反悔,在场的所有领导都能戳断他的脊梁骨!

  这个时候,傻子才继续压着自己心里的想法!

  他巴不得使劲刺激一下林鸿飞,有仇不报非君子是不是?!

  一直到谷丙和兴奋的和省里的两位领导连续干了两杯酒,林鸿飞才笑着打断了谷丙和,“谷总,我了解您现在激动的心,不过你是不是听我把话说完?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可是说的,除非您答应我的一个条件。”

  “我记得呢!”谷丙和毫不迟疑的点点头,脸上溢满了得意,“林总说的是生产提成的事吧?你放心,我老谷不会忘了这个的,林总您说吧,是多少?10%?还是……和35%的分成比例,是之前古齐钢铁林鸿飞纠结的地方,在林鸿飞坚持不出售技术专利的情况下,古齐钢铁也只有老老实实的退而求其次,选择由林鸿飞授权外加销售提成的方式,不过之前古齐钢铁最高只愿意出到10%的分成比例,可是林鸿飞坚持最低要11.5%。不过现在自己狠狠地坑了林鸿飞一把,谷丙和也乐得大方一点。

  “我不是说的这个,不过既然谷总愿意答应11.5%的分成比例,我也就只好厚着脸皮却之不恭了,”林鸿飞笑着摇摇头,脸上的笑容依旧平淡,“我的条件是:所有的成品的出售价格,必须执行我制定的价格!即,我林鸿飞对古齐钢铁使用我的专利生产出来的汽车用高级不锈钢板材的产品,拥有无可争议的定价权,并且订单由我来统一进行分配。谷总,你意下如何?”

  什么?!

  谷丙和猛地站了起来,之前兴奋的通红的脸。瞬间变的有些发白。

  怎么回事?看着谷丙和在林鸿飞这句话之后的反应,不仅是郭副省长,就连北郡市的领导们心中也是暗自奇怪:难道谷丙和认为林鸿飞会故意定出一个超低价,让古齐钢铁没钱可赚甚至是赔本?又或者是定出一个超高价,比从国外进口的板材的价格还高,让古齐钢铁生产出来的产品无人问津,白白的花了一笔巨大的经费完成技术改造。配上一大笔钱?

  如果是这样,林鸿飞这小子也未免太不地道了吧?

  尤其是他提出的订单由他来统一分配的决定,岂不是等于捏住了大家的脖子?!

  “林总。您这个条件,太狠了吧?”谷丙和死死的盯着林鸿飞,咬牙切齿的道。

  别人或许不明白林鸿飞这个条件的阴险之处。可谷丙和好歹也是企业的领导人,多的未必能知道,可他却知道一点,商品最重要的地方是什么?定价权!若是定价权被别人拿走了,古齐钢铁就变成了一个车头车尾的工人,一个专门为林鸿飞这个混蛋赚钱的工人!

  这个林鸿飞,果然他m的够阴险!

  “谷总的这话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林鸿飞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迅速扫了一圈,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意,“如果谷总是担心我定价太低,让古齐钢铁生产的越多就赔得越多。那我现在就可以向谷总保证,我没有那么傻;如果谷总担心我定的价格高于国际进口的同类产品的价格,导致谷总生产的卖不出去,我也可以向谷总保证,我保证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我是从谷总这里拿销售提成的。谷总卖得越多、赚得越多,我就拿的越多,我从来不认为我林鸿飞跟钱有仇。”

  听到林鸿飞的这句话,之前就担心这一点的省里和北郡市的领导们脸上的表情顿时缓和了很多,他们之前就担心这个,可是现在。有了林鸿飞的这番承诺,就已经注定了一点:只要谷丙和答应了林鸿飞的条件,古齐钢铁就可以可劲的赚钱了。

  “我知道大概有领导奇怪我为什么提出这么一个条件,在这里我向诸位尊敬的领导们解释一下。”林鸿飞嘴里说着,可目光却一直都落在郭副省长和东方书记的脸上,很显然,这番话就是说给郭副省长和东方书记听的,“按照我的计划,我计划将这项专利授权给四家钢铁厂使用。设立有我决定最终定价权的原因,是我担心大家为了拉拢客户而恶意降价,导致大家都无利可图,现在有了统一的定价权,我们既不用担心被各个厂家分别攻破,也不担心大家无钱可赚,所以对不谷总的想法,我不是很明白。”

  说到这里,林鸿飞一脸无奈的摊开双手。

  东方书记和郭副省长仔细拼品了品林鸿飞的话,俱是不约而同的微微点了点头。

  国内企业的经营现状他们也知道,若是只有一家企业生产这种产品倒也罢了,可若是有数家企业同时生产这种商品,大家为了将自己的产品销售出去,一般都会不约而同的选择恶性降价,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无利可图。

  对于这一点,各级政府虽然也知道,但却无可奈何,可是现在,就像是林鸿飞说的,如果他只授权给四家企业生产这一类产品,大家都是一个价格,别人想要压价也没有那么容易……这么说来,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林鸿飞的理由是如此的充分,以至于谷丙和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愣了半晌,这才勉强想出来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林总的这个条件,分明就是在欺行霸市……”

  “我不同意谷总的说法,事实上在国外,这种情况叫做行业自律,目的是保证大家都有钱可赚,”说到这里,林鸿飞似笑非笑的望着谷丙和,“谷总,您这个说法,我是不是现在就额可以认为您将来是打算将价格压得很低,逼的其他三家钢铁企业也不得不压低自己的价格呢?您这种做法,对您、对古齐钢铁有什么好处?”

  林鸿飞这番话并不止是简单的诬陷,如果一定要这么理解的话,倒也不能算是错误:谷丙和为了让古齐钢铁的产品尽可能的占领更多的市场,可以压低价格,打压其他三架企业……这个解释也不是说不过去呀。

  “我……”面对林鸿飞的指责,谷丙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明明知道绝对不能同样林鸿飞的这个条件,但这话真的解释不清楚,就算解释了,看大家现在脸上的表情,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姓谷的你丫的都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了,林鸿飞那小子只不过是要个定价权来来保护自己该赚的钱不会少,你小子竟然也不乐意?那我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了,你小子心里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

  这个时候,谷丙和才意识到,搞政治和搞企业真的不是一回事,同样的一件事,在政客和企业经营者看来完全是两回事,可偏偏自己还是个搞企业的政客……这***叫什么事啊?!

  偏偏这个时候林鸿飞还笑吟吟的开了口,“谷总,只要你对这个条件没有意见,那我本人随时欢迎您来我办公室签合同……您不会认为我今天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敢胡说八道吧?”

  谷丙和顿时感觉自己被林鸿飞给逼到了墙角里。

  “小谷?”郭副省长望了谷丙和一眼,虽然没说什么,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小子还不赶紧把林鸿飞那傻子的条件答应下来?

  这一刻,看似赚了大便宜的谷丙和欲哭无泪。

  相反的,看似吃了大亏的林鸿飞笑得很开心,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狠狠坑了这个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家伙一眼,林鸿飞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他也不担心自己得罪了谷丙和之后这家伙会故意使坏,会不会为了减少给自己的钱而故意降低产量,就算他谷丙和乐意,下面的领导么也不会乐意:谁不知道这种汽车用高级不锈钢板材有多么赚钱啊!

  “我……好吧!”面对自己大老板的压力,谷丙和不得不屈服了,屈辱的点点头,“明天……我明天就去和林总签合同。”

  “好的,我在办公室恭候谷总的大驾光临。”这一刻,林鸿飞这小子笑的异常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