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三八三章 论一名好司机的职业素养

第三八三章 论一名好司机的职业素养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10个留学生名额就能够让你手下的人改变立场?”这个理由,让本田青木觉得简直不可理喻,“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这不是……现在的国情么,”徐存光苦笑着,其实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自己心里都觉得无比的丢人,但没办法,既然国情如此,想要在这场战争中当一个赢家,自己就必须这么做。

  “这可真是……”在翻译的帮助下,当徐存光将这10留学生名额的对自己的影响说明白之后,本田青木一脸的无语,但无语的同时,心中却是一种极度的狂喜!

  他知道留学生名额很重要,但他从来没有想到,原来对于这个国家而言留学生的名额是如此紧俏的,这么说来,若是自己能够借着这个事儿做一番文章,岂不是……

  “这么说,徐市长您的意思是希望我们本田株式会社也提供相应的留学生名额给您?”

  “是的,”徐存光毫不犹豫的点头,“而且,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比林鸿飞那小子提供的名额更多……不管怎么说,贵公司也是国际著名的大公司,是世界500强企业,再怎么着也不应该比一个大半年前还靠政府维持才能够生存的企业出手小气了。”

  日本人的小气是全世界都著名的,但有一点,就像是穷光蛋最厌恶别人说他穷,为了不让别人认为自己过的很穷,甚至恨不得每天都拿猪油擦嘴一样,那些小气的人虽然小气吧啦的让人无法忍受,但若是有人说他们小气,这些家伙也会毫不客气的蹦出来反驳……

  就一家公司而言,本田株式会社真的算不上大方,徐存光的这番话。也确实刺激到了本田青木这个老鬼子,这老鬼子心里沉吟着:若是几个留学生名额就能大大的扭转当前的局势,那倒是比花出一大笔公关活动经费划算的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留学生名额对于这个国家来说算是一种稀缺资源,分量可是比钱重得多……以本田公司在日本经济界和政治界的地位,想要几个留学生的名额,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有了这番计较。本田青木这个老鬼子心里立刻有了主意。他自徐存光进来之后第一次从圈椅里面站起来,脸上一脸的钦佩,“没错,徐桑,你说的很对,这样吧。我代表我们本田株式会社向您承诺,只要我们双方的合作能够达成,本田株式会社将每年全额赞助20名赴日留学生在日本留学期间的一切开支。本田株式会社除了承担这些学生在日本留学期间的所有学费之外,还将负责为他们提供住宿,并且每个月还会为他们每人提供1000美元的生活费用。”

  “每年20个名额?”尽管在心里已经对本田青木这个老鬼子如何回答自己的问题有了心理准备。但当听到本田青木这个老鬼子的回答的时候,徐存光的心里还是不由得一抽抽:每年都有20个名额啊……艹!要是老子手里每年捏着二十个赴日留学生的名额,看倒是有多少哭着喊着上来呵老子蛋子的不要脸的家伙吧!

  唯一的问题在于,因为是通过翻译传话,徐存光需要确定一下。这个20个赴日留学生的名额,到底是一次性的还是每年都有的?

  “是的,每年20个。”尽管心里对于徐存光的担忧很是不屑:我们本田株式会社乃是世界500强排名第56名、世界所有工业公司当中排名第38名的超级大公司,你竟然怀疑我们会在这么几个留学生名额当中做手脚?

  不过,虽然本田青木心里很是不屑,可为了本田能够成功的登陆这一块被他们觊觎了上千年的土地,还是很诚恳的对徐存光表明了自己以及本田公司的态度,“这个数字还有商量的余地,只要我们的合作能够成功。”

  毫无疑问,最后一句“只要我们能够合作成功”才是重点,若是合作不成功的话,本田自然没有为这次的谈判买单的必要,但即便是这一句话,徐存光心里也满足了,这就是他想要的答案。

  “青木先生,谢谢您的回答,接下来,我相信同志们还是乐于支持我们的工作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的徐存光满面红光,站起身,热情的向本田青木伸出了手来道别,“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会非常愉快。”

  “是的,对此我毫不怀疑。”本田青木微笑着点点头,相应的好处他早已经通过中间渠道送到了徐存光的手里,所以他丝毫不担心在这次的事情上徐存光不尽心……本田株式会社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

  “老板,我刚刚看到的,徐市长从宴会上离开之后,绕了一个圈又回了市委招待所,嗯,是从东楼的一个小门上进去的,现在刚刚出来,在里面呆了大概有40分钟左右……”杨太平的语气里充满了佩服和不敢相信。

  欢迎晚宴结束后,林鸿飞并没有让杨太平开车送自己回去,反倒是给杨太平找了辆比较普及的212吉普,交给他一个任务:让他盯着徐市长的行踪,如果徐市长再次回到市委招待所那边的话,要立刻向自己汇报。

  “嗯,好的,我知道了,小杨,你回来吧,没事了。”电话那头的林鸿飞,听着杨太平的报告,非但没有感到太紧张,反而在脸上露出了一脸释然的笑容:徐市长,我就知道您没有那么容易低头。

  林鸿飞不怕徐市长出招,只要他出招,就总有化解的办法,可林鸿飞就怕不知道徐市长会不会按照套路出牌,徐市长今晚的反应让林鸿飞放心了:自己向他施加的留学生的压力,让原本信心满满的徐市长有些坐不住了……真是一件好事。

  毫无疑问,杨太平跟着自己的时间还太短,自己的这个决定真不是一般的冒险,但是现在,林鸿飞确信,自己的这个冒险很值得……跟踪市长这事儿却是挺大逆不道。但这不也正好检测了一下杨太平是不是一个合适的司机了么?

  一个只会开车却不能在关键时刻帮领导排忧解难的司机,绝对不是一个好司机。

  ………………………………………………………………

  这边北郡市同东瀛本田株式会社的谈判正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高乘风却对林鸿飞恨得咬牙切齿,无他,以他堂堂省长公子之尊……在正牌的省长公子不在的时候,高乘风向来是以省长公子的身份自居的……竟然拿林鸿飞这么一个一没有什么背景、而没有什么强力靠山的小人物无可奈何,这若是传到了省城去,岂不是让人笑掉了大牙?

  可惜的是。高乘风想的还是简单了。他以为消息没有传到省城去,实际上在高乘风被林鸿飞抽脸的第二天,省城的衙内圈子里就知道了骄横跋扈的高乘风高大公子在北郡市被一个小人物给扫了面子的事情。

  扫面子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于衙内们来说,他们其实知道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可以和世界叫板了。不撞的一脑袋血他们就不会知道这个世界和他们想象当中的完全不一样。

  但高乘风这一次可就太丢脸了,你被小人物扫了面子不要紧,但若是偌大的北郡市你都找不到一个人来帮你……你说你丫这混的差劲到了什么程度?

  既然这个都不知道。那么高乘风一定不知道这个消息之所以能够在省城的公子衙内圈子里传的这么快,其实是孟朵朵在背后煽风点火的缘故。但是没关系,对于高乘风来说。自己出气的时候到了,他终于瞅到了一个好机会。

  “强子,这几天你们也算是看清楚这小子每天的行迹了吧?”高乘风有些不耐烦的向顾问道。

  保险起见,这几天顾强并没有呆在蓝河区,而是在紧挨着蓝河区的金山区找了家还算不错的酒店住了下来。顾强带着三个手下早在几天前就来了,这几天之所以没有动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几个人在踩点和摸林鸿飞的习惯,好决定在什么地方动手、怎么动手。

  对于高乘风不耐烦的语气,顾强丝毫不在意,能够在高副省长的公子面前露个脸、抱上高大公子的大腿,就凭着这一点,就不知道有多少道上的兄弟羡慕自己羡慕的两个眼珠子都发蓝了,自己还能奢求太多其他的么?点点头,“是,兄弟几个总算不负公子的厚望,这几天兄弟们二十四小时轮班倒,总算是摸清楚了那小子的行踪。”

  不过说起来,混社会的对危机的敏感性总归是比高乘风这样的公子哥儿敏感一些,说完这些,顾强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不过公子,根据兄弟们这两天的观察,这个林鸿飞似乎不是一般人啊,真折腾的狠了,会不会太麻烦?要不适当的收拾一顿就算了?”

  凭心而论,顾强的这番话真没有什么错的地方,也真是为了高乘风来考虑,但这话听在高乘风的耳朵里,高乘风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了。是的,这几天的时间,只要顾强不是傻子,不管是打听到的还是别人有意无意告诉他的,都让他知道了林鸿飞并不是自己之前想象当中的那种可以任凭自己揉捏的软柿子,他甚至已经有了考虑,若是林鸿飞那小子自己识趣,乖乖的上门来负荆请罪,再送上个几十万意思意思,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这几天北郡市要同东瀛本田株式会社进行谈判,双方要就合作生产小轿车的事情给了她高乘风很大的震撼,让他意识到,自己以前真的是小觑了这个林鸿飞和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毫无疑问,一个能够和日本本田平起平坐的谈判的公司,就算是放在省里也是省领导们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吓着的心肝宝贝,万万没有自己染指的可能。

  但是!

  凡事就怕这么一个但是,顾强的这句话真不该说,或者说,这句话真的不该由顾强这么一个混混来说,就冲着顾强的这一句话,原本心里还多多少少有些犹豫的高乘风,心里顿时恼火无比:什么?你说那姓林的混蛋不是一般人,难不成我高大公子就是一般人了?什么叫适当的收拾一下?“适当的”收拾一下能展现出我高大公子的威风来吗?这次公子我不仅要狠狠的收拾那个姓林的混蛋一顿,还要让姓林的知道,我高大公子绝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总之,原本可能出现一丝转机的事情,因为顾强的这一句话,就奔着比原来更严峻的路子上去了,高大公子大手一挥,一脸不耐烦外加恐吓的对顾强道,“不用!就按照公子我之前的吩咐那么去办……”

  说到这儿,高乘风阴测测的望着顾强,“强子,你觉得林鸿飞那小子扎手,不好对付,那是不是觉得公子我好对付、好说话啊?”

  原本真是一片好心的顾强,听到这句话,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啥也不说了!以顾强对高乘风的了解,既然高大公子为了这个事情生了气,就总会有人倒霉,现在的情况是,不是自己倒霉,就是林鸿飞倒霉,但作为一个混混,趋吉避凶乃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既然如此,那还是让那个姓林的倒霉去吧。至于以后会不会因为这个算账算到自己的头上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眼下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顾强心里清楚的很,若是自己在这个时候敢说一个“不”字,那么不等到林鸿飞那小子倒霉,马上自己就要倒霉了。

  “公子您可是说笑了,”顾强提着心、拎着肝,小心翼翼的望着高乘风,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副最谄媚的笑容来,“没说的,只要您一声吩咐,强子我上刀山下油锅,绝不会说半个不字……这事儿您就放心的瞧好吧,强子我指定给您办的妥妥帖帖的。”

  “算你小子识相!”高乘风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一晚上了,就听到这句话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