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三七零章 林鸿飞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第三七零章 林鸿飞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么,我只能说声抱歉了,”林鸿飞无奈的耸耸肩,一脸歉意的望着罗斯托克,“罗斯托克先生,贵公司的这种态度,让我很难说服公司的董事们同意这次的合作,所以……抱歉了。”

  哪怕在来之前就知道林鸿飞同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当林鸿飞真的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的时候,罗斯托克的心中还是骤然一黯,不知道为什么,罗斯托克的心中总感觉这次失去了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和林鸿飞这样一个合作伙伴,对于大众公司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损失,哪怕现在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一个弱小到根本不被大众放在眼里的小公司。

  尽管如此,坚持了多年的绅士风度,还是让罗斯托克在这个时候做出了最正确的举止,勉强的笑了一声。“没关系,这次我们无法合作,但我坚信以后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的……林,您是否可以告诉我,拒绝了我们大众的合作建议之后,你们公司是不是一定会与东瀛本田株式会社合作?”

  “我个人认为希望不大,您要知道,我们和日本人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恨,但一直到今天,日本人都不承认他们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更不要说对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做出道歉。所以,虽然无法同大众合作,但我本人也会竭尽我所能,阻止公司同该死的日本人的合作。”林鸿飞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日本人厌恶的态度,“哪怕因为这个行为会让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以及公司的董事们十分不满。”

  罗斯托克彻底被林鸿飞的这番话震惊了!

  在西方的商界。有这样一句话被广为流传: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这句话被西方的商人们奉为圭璧,在西方商人们看来,只要能够赚钱,哪怕是同魔鬼合作也是正常的,就像是那句话所说的生意就是生意。

  也正是因为这样,林鸿飞的这个决定给罗斯托克造成的影响也就格外的巨大!他无法想象。到底林鸿飞对日本人有多么痛恨,才能够让他做出这样一件违背生意准则的事情来,难道他不知道在他们这个国家。做整车的生意有多么赚钱吗?

  “林,您这又是何必呢,”罗斯托克叹息了一声。反而劝说起林鸿飞来,“生意就是生意,您没有必要为了我们的友谊……”

  “不,这和我们之间的交情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不等罗斯托克说完,林鸿飞就打断了他的话,“我想您可能误会了,对我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纯粹是处于两个民族之间天然的仇恨。虽然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我绝对不是那种为了赚钱可以和自己的仇人合作的混蛋。”

  不经意间,林鸿飞将大众也给骂了,如大众这般的公司,可没少做出这种为了赚钱和仇人合作的事情来……对于西方商人来说。只要能够赚钱,赚到足够多的钱,哪怕将灵魂卖给魔鬼也不是不可以的,前提是能够让自己赚到的钱足够多。

  林鸿飞的这句话,让罗斯托克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林鸿飞都已经说了这件事和他们大众、他罗斯托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此一来,自己还能说什么?劝说林鸿飞选择同东瀛本田株式会社合作吗?见鬼!之前自己还在努力的劝说林鸿飞以及他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同大众合作呢。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我依旧对您的精神感到钦佩,”沉默了半天,罗斯托克拍了拍林鸿飞的肩膀,“您是一位值得我尊敬的人,如果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帮到您,这将是我最大的荣幸。”

  靠!老子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一番话竟然惹得一个直肠子的老外对自己佩服不已?林鸿飞心中不由得暗自咂舌,不过林鸿飞心中感慨归感慨,这家伙的心里可是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如果罗斯托克先生您愿意的话,我还真有件事想要麻烦您一下。”

  “这是我的荣幸。”罗斯托克点点头。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回去之后不要宣布我们今天会谈的结果,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每天还要来我们公司和我们谈判,不知道这个无理的要求会不会让罗斯托克先生您感到为难?”

  “不,一点都不为难,正好相反,因为您的存在,我对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家越发的感兴趣了,若是这么草草的回到德国去,失去了近距离了解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家的机会,这将是我终身的遗憾。能够在帮助我的朋友的同时,还能够顺便满足我的愿望,这个世界上简直在没有什么是比这件事更加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情了。”

  听到林鸿飞的这个要求,罗斯托克不由得笑了起来,虽然他并不清楚林鸿飞要做些什么,但显然,似乎林鸿飞要做的事情非常有趣,既然如此,那么自己为什么不成人之美呢?虽然林鸿飞一直都没有说他要做什么,但罗斯托克的心里却隐隐的有一种预感,似乎这次林鸿飞为日本人准备了一份大“礼”。

  林鸿飞原本以为罗斯托克会拒绝的,哪怕不拒绝,也会借此机会提出一些要求,但让林鸿飞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罗斯托克并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相反的,如果不知道前因后果,只看罗斯托克此刻的表现的话,似乎是自己帮到了他一般。这一刻,林鸿飞终于心悦诚服的向罗斯托克竖起了大拇指,“罗斯托克先生,您是一位真正的绅士。”

  罗斯托克顿时就得意的笑了起来,被人称为一位真正的绅士,在罗斯托克的心里,这是别人能够给予自己的最高的评价。

  ————————————————————————

  看着眼前的小车,刘秀娥十分的不安,虽然努力装出一副平淡的表情来,但无意识的绞着衣角的手,却透露出了他心里的紧张。

  之前林鸿飞说过要送她一辆车,并且“强逼着”她去学开车,拗不过林鸿飞,刘秀娥乖乖的去学了,或许是刘秀娥的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经深入到了她的骨子里,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她开车竟然也能够开的有模有样。托这个时代城市里汽车并不多的福,有限的几次自己在路上开车,竟然也没有交警上来查她的车。

  但是无论如何,刘秀娥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将来有一天会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小轿车,打量着眼前的小轿车,刘秀娥心里下意识的评判着这辆车:看起来似乎要比桑塔纳好不少啊。

  这倒是当然的,不管多么瞧不起日本人,但毫无疑问的是,日本人的尼桑公爵确实是要比德国人的大众桑塔纳的级别高出来一大截,两者之间,几乎完全没有可比性。

  “上去试试?”林鸿飞将钥匙塞进刘秀娥的手里,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却不成想,林鸿飞将钥匙塞进她手里的动作,却让刘秀娥感觉自己的手里忽然被人塞进了一个烧的通红的火炭,整个人顿时剧烈的一颤,忙不迭的将钥匙重新塞回林鸿飞的手里,一脸的惶急之色,“林总,这个车我不能要,太贵了……”

  现在已经是李宏飞的保姆的刘秀娥,见识也跟着长了不少,知道眼前的这辆崭新的尼桑公爵足足可以买两辆桑塔纳!两辆桑塔纳啊,这个事实,对于刘秀娥这样哪怕在七个月之前还在为自己下顿饭而发愁的女人来说,确实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

  林鸿飞知道她心里有块东西,对于刘秀娥的这个动作,并没有让他感到生气,反而微笑着再次将钥匙塞进了她刘秀娥的手里,柔声道,“秀娥,难道你就不想开着这辆车回你老家一趟,让你们村里的那些人都看看,当年那个被人骂作是扫把星、丧门钉的女人,不但不是扫把星和丧门钉,反而现在在城里成了别人需要仰视的、高高在上人上人了么?”

  当林鸿飞说到“扫把星”和“丧门钉”这两个词的时候,仿佛是被触动了心中最深处、隐藏的最好的一根弦,刘秀娥的身体顿时剧烈的一颤,一张脸顿时变得煞白,神情惊慌无比,下意识的想要抓紧林鸿飞的胳膊,可是当她的手触碰到林鸿飞的衣服的时候,林鸿飞的衣服上仿佛带着一股强烈的电流,将刘秀娥的手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猛地弹开!

  但是当林鸿飞说到后来,刘秀娥刚刚变得惨白的脸上重新焕发了一丝红晕,之前一直被深深的压在心灵底部的一个念头忽然就冒了上来:是啊,刘秀娥,你就心甘情愿的当一辈子的扫把星和丧门钉,连带着自己老爹老娘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吗?现在你眼前就有个老天爷给你的机会,你可以让那些之前瞧不起你、看不起你的人亲眼看着,你,老刘家的丫头,如今不但混出了个人样,反而是城里的人上人了,连这么豪华的车子都有!

  不只不觉间,刘秀娥的呼吸变得沉重了起来。

  猛然间,刘秀娥用力的拉住了林鸿飞的手,一脸急切的期盼,还带着一丝深深的惶恐,“鸿飞,我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