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三六八章 这个情况它不合常理啊

第三六八章 这个情况它不合常理啊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乘风被自己给气走了,但林鸿飞绝不认为事情就到此结束,正好相反,林鸿飞很明白,被自己重重的扫了面子的高乘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非但不会善罢甘休,反而还会越发的变本加厉。

  这件事,自己需要立刻和东方书记商量一下。

  “我知道了,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听完林鸿飞的表述,东方书记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旗帜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高副省长的这个儿子是个什么德行,东方书记听说过不少,丝毫没有怀疑过林鸿飞这番话是不是对自己撒了谎,毫不犹豫的对林鸿飞说道,“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不管谁来向你施压压力,都让他来找我。”

  “怕倒是不怕,我就怕到时候会不会有人来找公司的麻烦。”林鸿飞笑道。

  “他们敢?!”闻言,东方黄书记的眉头立刻就树了起来,表情怫然不悦,“谁敢找你们公司的麻烦,就是与北郡市政府为敌!就是和北郡市上上下下的这几十万公务员为敌!”

  这话,说的可是够实在了,可这话也是大实话。

  因为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存在,北郡市上上下下这几十万的公务员队伍当中,有相当数量的都直接或者间接的享受到了各种好处,某种程度上说,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已经成为了北郡市体制系统的一个能够不断下金蛋的母鸡,高乘风若是敢对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动手。那就等于是对大家这只下金蛋的母鸡下手。俗话说得好,绝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个时候,不要说高乘风的老爹只是一个排名靠后、不如常的副省长,就算他老爹是古齐省的第二号人物也不管用了。

  省政府说牛逼也牛逼,但说不牛逼……若是省政府真的敢乱动自己的钱袋子。你试试北郡市体制内上上下下的同志们会不会群起抗争?就算北郡市的个别领导同志想要抱高副省长的大粗腿,这个时候也不敢犯了众怒:无论如何,他还是要在北郡市混饭吃的。得罪了自己的同僚和领导、下属们,对他有什么好处?变成孤家寡人很好玩吗?

  “还有,鸿飞。我告诉你,在这件事上,你做的很好,放心吧,不管以前是什么态度,但在这件事上,我保证同志们都会支持你的工作的,你不要有任何的担心。”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东方书记最后又叮嘱了一句。

  有了东方书记的这番话,林鸿飞心里顿时豁然开朗!没错。自己手里捏着整个北郡市上上下下领导们的零花钱袋子,高乘风虽然牛逼,但动了自己,就等于是动了大家伙儿的零花钱袋子,大家自然不干!

  现在。我看你高乘风还有什么本事!

  ————————————————————————

  林鸿飞林大老板差点儿将高副省长的儿子的女朋友从自己的办公楼里丢出去的事情,在高乘风的暗示下,很快就传遍了北郡市的衙内圈子……衙内们知道了,自然就意味着衙内的父亲们知道了。

  这原本就是高乘风的打算:我不说话,但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高副省长的儿子在你们这里受了欺负。那你们北郡市的领导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和交待?

  是的,大家都知道高乘风这次来肯定是不怀好意,但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高乘风还没有将自己的坏心眼露出来么,既然没有露出来,那这件事就肯定是林鸿飞的不对……就像是伴随着这个消息传出去的那番话一样,“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全省乃至全国都很有名的公司,高公子对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很感兴趣,到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希望能够参观一下,但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以及总经理林鸿飞同志的反应,让高公子十分失望,高公子觉得,林鸿飞同志如同流氓小混混一般的做事风格,是给我们国家领导干部的队伍抹了黑,不适合继续留在这个队伍当中。”

  按照“传统”,出了这么大的事,不要说林鸿飞只是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就算再进一步,是副处级,哪怕是正处级,北郡市的领导也必须要给自己一个交待。

  至于这番话与之前高乘风下来的时候的那些流言的矛盾之处,这个就没有人在意了:既然是流言,那肯定就是胡说八道的嘛,难道你还能怀疑高副省长儿子的人品吗?

  当然不能,怀疑高副省长儿子的人品,岂不就是在怀疑高副省长对孩子的教育工作没做好?如此一来,岂不就是在怀疑高副省长?这种错误,是万万不会有人犯的。

  以往,高乘风就是用这个办法,并且屡试不爽,但让高乘风郁闷的是,自己的算盘珠子扒拉的噼啪作响,但自己的算盘打的虽然很好,但事情却没有顺着他的思路往下发展:自己在酒店里等了两天,除了几位北郡市的衙内过来“觐见”了一圈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北郡市官场的领导主动前来“觐见”自己。

  这严重不符合逻辑!

  高省长的儿子在你们的地盘上被你们的人欺负了,你们竟然敢不主动过来“觐见”,给我一个交待,反而还在故意视而不见?!

  原本还高乘风恼怒了,岂有此理?!

  难道北郡市的这些混蛋们就不怕自己那个省长老爹给他们穿小鞋?!……是的,虽然自己的老爹是个副省长,并且还是一名排名比较靠后的副省长,但习惯上,除非是当着古齐省二号首长的家人或者人家的嫡系,高乘风是绝对不会称呼自己的老爹为“高副省长”的,向来都是以“高省长”称之……北郡市官场的反应,让高乘风有些看不懂了。

  但是看不懂归看不懂,这个结果却是高乘风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堂堂副省长的公子,竟然被一黄口小儿如此羞辱,若是不能出了这口气,以后高大公子如何抬得起头来?北郡市官场大大小小的领导们集体胆边长毛?没关系,这种小事还难不倒我高乘风。

  准备向自己朋友求援的高乘风,有意识的忽略了一点,这件事,似乎越来越不由着自己说了算了。

  ………………………………

  “不是吧?高公子,您不是在开我的玩笑?”接到高乘风的“求援”电话的时候,顾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高在上的高公子竟然在北郡市被人为难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顾强的态度,让高乘风心里越发的恼火:他妈连你小子都敢嘲笑我?阴着脸道,“姓顾的,你的那个夜总会还想不想开了?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就让你今天晚上开不了门?”

  顾强顿时被高乘风的这番话给吓了一跳!

  说起来顾强也算是省城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乃是鼎鼎大名的道上大哥,和南城的绍辉、西城的李立以及北城的何彪被道上混的兄弟尊称为省城道上的四大佬。能被省城道上的兄弟齐尊为四巨头之一、成为混道上混的最好的,顾强自然不是省油的灯,心狠手辣自然不必说,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家伙不但心狠手辣,还够绝情。

  传言说当初顾强刚开始混道上的时候,亲手将自己的女朋友送上了老大的床,后来却有亲手将老大胯下的那一坨给割了下来,让自己老大变成了中国的最后一个太监……连自己的女人都能送人,顾强的心狠手辣和绝情可见一斑。

  但是顾强自己却明白,自己现在之所以能够成为省城道上人人尊敬的大哥,不是因为自己心黑手辣够绝情,混道上的比自己心狠手辣的不是没有,可为什么别人都没有出头的机会,犯到是自己混出了头?不是因为自己心狠手辣,而是因为自己抱对了粗腿、

  顾强很明白,高副省长的公子就是自己的靠山,靠着高大公子,自己就可以在舜耕市呼风唤雨、吃香的喝辣的,但是这一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自己能将高大公子交代给自己的、很多他不方便亲自办理的事情给办好了,否则别看自己今天是省城道上呼风唤雨的大哥,明天自己就可能成为号子里蹲着的倒霉混蛋。

  正是明白这一点,对于高乘风的话,顾强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忙谄笑道,“那是那是,少爷您只要伸出一根小指头来轻轻一弹,小强我还不立刻粉身碎骨?少爷,小强我是个浑人,别的不懂,就知道一个知恩图报!小强我能有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少爷您给的,您说吧,让我怎么样就怎么样,让我干啥就干啥!”

  顾强的这番话,让高乘风的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笑骂了一句,“算你小子懂事……这样,你带几个靠得住的兄弟,带着家伙悄悄的下来,到了之后,晚上联系我。”

  “少爷您放心,小强我绝对不会露了自个儿的行踪。”听高乘风这么一说,顾强立刻明白了高乘风的意思,目露凶光的大声道。

  高乘风还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又给了一个甜枣,“强子,好好给少爷干事,这件事成了之后,少爷我少不了你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