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三五七章 死中求活

第三五七章 死中求活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您拒绝了?”罗斯托克小心翼翼的向林鸿飞问道。

  是的,就是小心翼翼,尽管林鸿飞能够坐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说明,但罗斯托克心里依旧不敢怠慢,大众同共和国高层之间的关系确实是很好,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大众可以高枕无忧……关系,总是经营出来的,既然大众可以同共和国高层经营出一份良好的关系来,同样,本田也不是不可以。

  “我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同意,”林鸿飞的话让罗斯托克提着的心顿时一松,但没等罗斯托克将心放下,林鸿飞的下一句话就让罗斯托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但是罗斯托克先生,我必须要郑重的告诉你,本田青木已经代表东瀛本田株式会社向我们市发出了希望合作的公函,我相信如果不出意外,这封公函这两天就会送到我们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手上,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罗斯托克怎么可能不明白?他太明白了!

  如果东瀛本田株式会社真的有同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进行合作建立一家汽车生产公司的意向,这意味着这至少是一个投资规模达到5亿以上的超大规模的投资!这么大的投资规模,不要说北郡市,就算是古齐省的领导,估计都坐不住了。

  罗斯托克这会儿也同样有些坐不住,“林,我记得你们两国之间的似乎有着一段并不友好的过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罗斯托克先生。”不等罗斯托克说完,林鸿飞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应该牢记历史,但牢记历史并不意味着我们一直在看着过去,最重要的是现在……对于我们政府来说,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让11亿人口过上更加幸福的日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罗斯托克愣了半晌。终于颓然的点点头。

  是的,他明白了林鸿飞话中的所指,没错。中日两国之间在几十年前确实有着一段十分不愉快的过去,但对于这个国家的现任执政党来说,牢记历史并不意味着对于来自日本的投资就毫不犹豫的拒绝。正相反的,对于急需要外部资本注入来帮助他们发展的共和国来说,他们每一笔资金的渴求都是任何人所无法想象的。

  既然如此,那自己还能怎么办?

  “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对于罗斯托克的这个问题,林鸿飞耸耸肩,一脸怪异的看着罗斯托克,“罗斯托克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问题应该是你们大众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吧?至于我本人……我现在考虑的并不是同哪家公司合作,而是怎么保住自己手中的财富。”

  没错。在罗斯托克的逻辑中,林鸿飞的这种反应才符合他对中国人的印象:贪婪、卑劣、为了自己手中的那一点财富完全可以无视大局,但毫无疑问,此刻的林鸿飞才是罗斯托克眼中最好的林鸿飞,就像是那句话当中说的。什么样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心甘情愿为你所用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在罗斯托克眼中看来,此刻的林鸿飞显然就是这么一个例子,因为受到了可这个国家特权阶层的欺压,他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这属于大众公司可以争取的对象。

  带着这种既兴奋又担忧的心情,罗斯托克立刻让工作人员帮自己定了一张飞往德国的机票:这个国家发生的变故,已经超出了董事会的预料。大众如果想要保持在中国汽车市场上的优势,就必须严肃的对待这件事……幸运的是,我们在他们内部有了很多盟友。

  ————————————————————————

  罗斯托克带着担忧且兴奋的心情回到了德国,可林鸿飞却连松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虽然暂时稳定住了大众,可是林鸿飞心里同样很清楚,自己是在玩火,玩得好了那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伙,玩的不好……玩火的例子也不在少数,如此一来,同东方书记的沟通就变的很重要。

  东方书记是王家的人,林鸿飞也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同东方书记事事沟通很不妥,但没办法,对于林鸿飞来说,自己现在是扛着石头下山,不走也得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对于林鸿飞的汇报,东方书记的第一反应就是气的手都直哆嗦,在东方书记看来,林鸿飞这小子的这个举动,简直和卖国无异,但当林鸿飞将自己忽然想到的想法同东方书记说了一遍之后,东方书记的表情终于平静了下来,摸着下巴沉吟着,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唔……这么说来,虽然这件事有些冒险,但……”

  “是,虽然有些冒险,但现在的局面下,这个险不冒也得冒了,”林鸿飞跟着补充了一句,“在我看来,这个办法是没办法的办法……是唯一能够死中求活的办法。”

  “死中求活?!”东方书记被林鸿飞的这句话给吓了一跳,可是随即却也反应了过来,这个想法可不就是死中求活么,只是虽然如此,东方书记还是担心无比,“虽然办法是个死中求活的办法,可一个搞不好,就是玩火哪。”

  “这世界上哪有两全其美、所有好的都被人占全了的好事?”林鸿飞苦笑了一声,“伯伯,不瞒您说,这是我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老实说,如果什么都不做,我真的不甘心呐!”

  “别乱说话!”东方书记没好气的瞪了林鸿飞一眼,心里却颇为赞同林鸿飞的话:岂止是你不甘心,我同样更不甘心!

  从东方书记的角度来说,他当然不希望这个合作项目掌握在王家的手里。

  在不明白其中关系的人看来,东方书记也是王家人,王家掌握了同东方书记自己掌握了能有什么不同?但对于东方书记自己来说,林鸿飞掌握着就等于是自己掌握着,若是由王家掌握着……现在自己为什么姓东方而不是姓王?

  哪怕有一丝的可能,他都希望将这个项目交到林鸿飞的手里的,以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关系,东方书记对林鸿飞的信任程度,其实要比对自己大哥和二哥的信任程度大得多。

  林鸿飞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东方书记脸上的表情变化?嘿嘿笑了两声……他当然知道东方书记是故意露出这种表情来的,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

  “这样吧,这件事你先暂时放一放,”借着这个事情,东方书记倒是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来,“这几天你妈妈和你万阿姨一起回来,到时候你帮帮忙。”

  “啥?”东方书记这番话有些没头没尾的,林鸿飞听着觉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老娘要和万秀梅一起回来,这个没有什么奇怪的,但让自己帮忙?难道说……

  “臭小子,便宜你了!”看着林鸿飞脸上那由迷惑逐渐转为惊喜的表情,东方书记的嘴角忍不住的翘起,心中很是感慨:这一眨眼,两个孩子都长大了,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嘿嘿嘿……”林鸿飞不好意思的一脸傻笑:人家将自己的女儿这么托付给自己,自己确实要小心的对待着,不过林鸿飞忽然有些担心另外一个问题,“那个,书记,日子定下来了么?”

  “还叫我书记?”东方书记眼睛一瞪,没好气的对林鸿飞说道。

  没想到东方书记对于一个称呼的反应竟然这么大,林鸿飞心里多少有些委屈:改口?这不是还没有订婚吗?现在改口是不是有点早?

  按照北郡市甚至整个古齐省的民间传统,只要两个孩子订了婚,对对方的父母就要以父母相称了,当然,如果你一定要坚持到结婚之后再改口也没有什么,但多半会被人被背后说为没礼貌、没教养,这个传统,林鸿飞没有打算和它硬着干的意思,但最起码改口也要等到自己和东方小玲订婚之后吧?

  但是随即,林鸿飞就意识到其实是自己的理解出现了错误,林鸿飞脸上那鸟样的表情,东方书记岂能不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着什么?狠狠的等了他一眼,“以后除非是在很正式的场合,叫我伯伯就行。”

  叫伯伯,那就算是东方书记对于林鸿飞与东方小玲的事情这么认了下来,主动开这个口,也算是对两个孩子之间的事情持着争持的态度,这可算是对林鸿飞与东方小玲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最大的支持了。

  这次,林鸿飞没有一点的犹豫,“伯伯。”

  …………………………………………

  东瀛本田株式会社的公函来的恰到时候,当下午东瀛本田株式会社表示有意同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进行合作的公函被激动的脸都有些变形的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甄启山激动送到市政府一把手徐存光的手中的时候,几乎市政府大院的都听到了一个巨大的声响从徐市长的办公室方向传来。

  就在大家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什么人敢于惹的老板如此雷霆之怒的时候,一个让大家目瞪口呆的消息紧接着传了过来,徐市长要求市政府的几位副市长立刻赶到小会议室,召开一个紧急市长办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