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三二四章 挫敌锐气

第三二四章 挫敌锐气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到这里,罗斯托克信心满满的望着林鸿飞,他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读懂了自己话里的意思。

  是的,林鸿飞真的读懂了罗斯托克话里的意思。

  罗斯托克点出的这三个问题,真的是摆在林鸿飞面前的大难题,发动机属于高精密设备,加工和制造的精度,直接关系着发动机的实际性能,现在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在这种类似实验室状态下小批量的生产几台或者几十台发动机,这个没问题,加工精度对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来说并不是个大问题,但同样的,对大众公司也不会造成任何威胁。

  可是,大规模工业生产和小规模实验室状态下生产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以罗斯托克的经验,他可以确定,在实验室状态下生产出来的发动机可以保证107马力的最大功率输出,但以这个国家先进的精加工水平,大规模工业化生产,他们如果想要保证发动机的稳定性,性能基本上差不多要缩水20%;

  第二个问题,也是对林鸿飞以及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威胁最严重的,现今国内成熟的、技术比较先进的汽车发动机零配件供应商体系,基本上都是当初上海大众成立初期辛辛苦苦培养出来来,这些企业几乎就是靠着给东方大众供应零配件活着,与东方大众之间,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同盟关系,即便是后来有了一汽大众,这种情况也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变。

  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想要搞自己的发动机,就离不开为东方大众做零配件供应的生产商的支持,若是东方大众什么话也不说,大家当然乐得多赚点钱,但若是东方大众向他们施加压力呢?这些零配件供应商会如何选择。几乎不言而喻!除非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发动机生产能力,一期就达到或者接近东方大众的规模,否则那些零配件供应商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东方大众这一边……对于这一点,无论是罗斯托克还是林鸿飞,都不会有一星半点儿的怀疑。

  至于罗斯托克提出的第三个问题,同前两个问题相比,反而没有那么严重了,熟练地技术工人总是能够培养出来的不是?

  虽然罗斯托克说了三点。但对林鸿飞发出的威胁其实主要就是第二个。在罗斯托克这番看似温情脉脉的关怀下。隐藏着大众公司赤&裸&裸的威胁:如果你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不同我们大众公司合作,我们大众公司可以保证你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得不到一个你们需要的零配件!

  林鸿飞微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看到林鸿飞微皱着的眉头,罗斯托克信心满满的笑了:在这样实际的威胁面前,他不认为林鸿飞还有什么能够反击的地方……这一刻,他深深的为自己之前所做的功课而感到自得。

  不仅是罗斯托克。就连罗斯托克的那位翻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显然。在他看来,毫无疑问的,自己的老板显然赢定了。

  就在罗斯托克和古林这种隐隐含着猫戏老鼠味道的目光当中。林鸿飞缓缓的开口了,“罗斯托克先生,我承认您说的有道理,但我必须要补充一点,您漏掉了一条对于我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哦?有吗?”罗斯托克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希望林先生您能够不吝赐教。”

  林鸿飞微笑着摆摆手,看着罗斯托克得意的笑容,林鸿飞心里其实更加得意:尼玛!这种事情你都能想到,老子在这个国家前前后后过了四十多年,难道还没有你明白的多?“赐教不敢当,其实就两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为东方大众做配套的企业,似乎国有性质的企业比较多;另外一个,前段时间因为某些不愉快,我们国家的政府高层决定大力发展民族产业,尤其是在高端民用行业,要大力提倡发展自己的技术。”

  操!林鸿飞这句话,让罗斯托克的脑袋里顿时就是嗡的一声响!

  这一刻,他终于反应过来为什么林鸿飞能够如此镇定的和自己坐在这里面对面的谈:国有企业啊!

  该死的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家工厂是国家的,一切都是国家说了算,市场这玩意儿说了根本没啥太大的效果,哪怕你正经营的好好地,国家张嘴让你明天倒闭,你都不敢拖到后天……如果没有国家因素的干扰,这些为东方大众做配套供应的零配件供应商当然会毫不客气的选择东方大众,但如果这个该死的政府一声令下,不管那些企业多么不情愿,也不得不为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提供高质量的零配件。

  东方大众还没地方说理去,甚至根本不能停止向这些企业采购零部件的做法……这些零配件供应商为你们供应的零配件不及时吗?有什么质量问题吗?没有?没有你们大众公司有什么资格和理由违反合同,取消他们的供应商资格?难道你们在合同当中规定了这些零配件供应商只能供应你们一家,不得向其他厂家提供零配件的供应了吗?

  之前从未想过自己还会遇到这种威胁的大众公司,自然不会想到制定这种合同……但同样的,罗斯托克也相信,哪怕大众公司真的向自己的零配件供应商们提出了这种合同,这个该死的政府也会以违反了公平竞争的选择宣布合同无效。

  他们真的会干出来的。

  我痛恨专政!罗斯托克心里呻吟着,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痛恨着这个该死的、独裁的国家。

  可与这一条相比,最让罗斯托克胆颤心惊的,还是林鸿飞所说的第二句话:因为之前汉斯.迪特尔.鲍彻先生没有同意向这个国家转让那款发动机的技术和专利,已经让这个国家的高层领导对大众公司相当的不满,若是大众公司在这个时候做的更加激进一些,势必会引起更多高层领导对大众汽车的不满,这对正致力于努力修复同共和国高层之间关系的大众公司来说,绝对是无法接受的。

  这一刻,罗斯托克才感觉到,林鸿飞这一巴掌抽的真狠,这两句话,如同两记重重的耳光,不但挡住了自己之前的那三发子弹,还顺带着将自己的两边脸颊都给抽肿了。

  好半晌,罗斯托克才算是收拾住了心情,努力在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林,你们的政府是个讲信用的政府,我相信他们不会这么做的。”

  “嗯?罗斯托克先生,请恕我无法理解您话里的意思,”林鸿飞脸上一脸的疑惑,同时还有一丝恰到好处的愤怒,“我们的政府有什么不讲信用的地方吗?如果有,请您指出来,我们将不胜感激,并且会努力改正这一点;如果没有,请罗斯托克先生您注意自己的言辞,不要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一句话,顿时差点儿将罗斯托克给憋出内伤来。

  从来都是一绅士自称的罗斯托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被人逼的差点儿吐血的时候,忍不住吐了口口水表示自己的不满,可是下一刻,自己就要将自己吐到地上的口水舔起来……耻辱啊!

  这种巨大的耻辱,让罗斯托克忍不住想要直接甩门而去,但是,他不敢,真的不敢。

  “好吧,我承认,刚才我过于激动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罗斯托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出了这句对他来说不亚于自己抽自己耳光的话,因为内心的极端激动和愤怒,一张脸瞬间充血变得血红,但这一刻,罗斯托克明白,自己不得不忍住,“林,让我们绕开这个话题吧,您应该知道,若是这么纠缠下去,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

  “当然,我也是这么想的。”罗斯托克愿意这么说,林鸿飞自然就坡下驴,他还打算看看能不能从德国人的手中搞到一些好东西,“罗斯托克先生,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如果大众公司想要同我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合作,我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十分欢迎的,大众公司在工业制成品制造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对于这一点,我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十分钦佩,也相信如果我们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能够与大众汽车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将有助于提升我们公司的整体生产制造以及管理水平。”

  说了这么多,林鸿飞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意思:罗斯托克先生,如果你们大众打算和我们进行合作,我们是欢迎的,但在此之前,你们最好先打消了你们那个来赚便宜的想法,还是先琢磨琢磨能拿出点什么实实在在的用来合作的东西吧,可不是现在这样,除了威胁之外,就是恫吓。

  “对于这一点,我同样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别看罗斯托克自己整天像是个上层社会的绅士,但本质上,罗斯托克还是个谈判专家,身为谈判专家的专业素养,让罗斯托克立刻压下了心中的愤怒,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但有些东西,我需要得到总部的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