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二九一章 利益当前,各人心思各不同

第二九一章 利益当前,各人心思各不同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二哥一愣,随即冷汗涔涔而下!

  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良久,王二哥终于开了口,声音干涩无比,“这些东西,都是那小子自己想到的?”

  “嗯,”东方书记应了声,对于二哥也被林鸿飞的表现给镇住了这一点,东方书记心里竟然有种莫名的痛快感。

  “那……他还说了什么?”

  “他还说,当乌克兰的情况出现了和大家意料中的截然相反的结果之后,国内在思想领域就会发生很大的混乱,老人家不会坐视情况恶劣下去的,用不了多久,老人家就会站出来,以强力的手段来统一思想领域内的认识,继续坚定不移的走改革开放的道路。”东方书记顿了顿,接着说道,“这小子告诉我,趁着现在国内的绝大多数领导同志门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应该旗帜鲜明的站出来,坚决的支持改革开放,支持对思想领域的统一认识。”

  话不用说得太多,到了东方书记和王二哥这个层次,这番话已经近乎“**&裸”了,既然事情发生之后老人家一定会出来收拾局面,若是谁在这个时候首先旗帜鲜明的表示自己支持老人家的路线和政策,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政绩?

  路线之争是最重要的,同样的,若是能够坚持正确的路线,带给王家的回报也是王家想象不到的丰厚。

  ……………………

  王二哥沉思了好久,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按说这种事情是绝对的宜早不宜迟的。越是早早的旗帜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越是能吃到第一口肥肉、喝到第一口鲜汤,可老话也说的好,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况且这种事情谁又能够说得准?

  没错,这个事情不止是对三弟很重要,对王家而言,事情更加重要,对于王家而言,这一步要是走错了,那可就是万丈深渊啊。

  王二哥迟迟没有动静。可是将电话这头的东方书记给急坏了:你这沉默不语,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二哥?”东方书记试探着问了一句。

  “三弟,这件事,我看可以再观察观察。”片刻之后,王二哥终于说话了,从他那艰涩的语气中就可以分辨出此刻王二哥的心里正在进行着怎样艰苦卓绝的斗争,“我们可以等乌克兰公投的结果出来之后再做定论。”

  毫无疑问,在乌克兰公投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就做出正确的“预言”是能够将受益最大化的方式。但风险无疑也是最大的,万一结果和预料中的不一样呢?王家可就成了四九城最大的笑话了,到了那个时候,还谈什么其他?

  王二哥在犹豫不决。可东方书记却真的急坏了。

  尽管乌克兰公投的结果还没有出来,可不知道为什么。东方书记却觉得林鸿飞的那番话更加可信一些,现在二哥迟疑了。犹豫了,这怎么可以?忙劝道,“二哥,说是这说,可若是等乌克兰公投的结果出来,恐怕其他家的当家人也反应过来了,到时候咱们王家……”

  东方书记这话说的极是,王家虽然是共和国最顶级的那个圈子中的一员,很得老人家信任,但若说王家是最得老人家信任的,那却也未必,事实上对于这一点,王家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若是在在老人家的心里做个排名的话,恐怕王家只能排到六到八名之间。

  在东方书记看来,这次的事情对于王家家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若是王家在其他家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间就旗帜鲜明的赞同老人家的主张和政策,仅凭着这一点,王家就有成为老人家左膀右臂的可能,保着王家今后十年的顶级富贵和权势不成问题,可现在二哥这么犹豫,简直就是在浪费机会……浪费机会就等于谋财害命,这一刻,东方书记觉得这话简直再正确没有了。

  “不,我觉得……不妥,”王二哥心中犹豫了一番,可最后还是坚定了心思,“我们可以做好两手准备,一旦乌克兰的局势真的朝着所有人预料不到的局势发展,我们可以在第一时间内旗帜鲜明的公开站出来表明我们王家的政治主张;同样的,也要做好乌克兰的公投没有出乎人意料变化的准备。”

  若非有了林鸿飞的珠玉在前,说实话,王二哥的这个举动,也可以说是老成持重之举,可有了林鸿飞做比较,东方书记就觉得二哥的这个决定这是……说中庸好呢,还是说平庸好呢?

  “二哥,要不这个事情和老爷子说说,问问老爷子的意思,”咬了咬牙,东方书记还是说道,“老爷子经历了一辈子的风风雨雨,见识和眼光自然是比我们强得多了,或者听听老爷子怎么说?”

  听听老爷子的意见?听到东方书记这么说,王二哥不由得有些犹豫了。

  说实话,二弟的这个建议似乎是个更好的办法,若是这件事有老爷子把关,那几乎就是彻底的万无一失了,若非是靠着老爷子,王家怎么可能平平安安的走到现在?

  “我……”王二哥应了声,刚要说同意,可莫名其妙的,话到了嘴边的时候,即将冒出嘴巴的话竟然变成了:“三弟,这几天老爷子不太舒服,这样吧,等老爷子的身体好点了,我立刻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他,让老爷子帮咱们把把关。”

  可是三弟在这件事上的表现,却让王二哥心里隐隐的有了一种浓浓的警惕感:在王家,自己这个做二哥的帮助三弟,这个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但帮助归帮助,三弟始终都是三弟,决不能走到自己的前面来。

  东方书记却不知道这片刻的功夫,二哥的心头间居然已经转过了这许多的念头,听二哥说老爷子这几天身体不太好,登时紧张了,连忙问道,“老爷子不舒服?怎么回事?情况严重不严重?”

  “咳咳……说严重也不严重,也没有什么病,就是人上了年纪之后身体机能下降,不如以前了,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只要这阵子多注意休息,不要太操劳了就好,”说这种话,王二哥的心里多少有些尴尬,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三弟你放心吧,等老爷子好一点,我立刻就把这件事和老爷子说说,听听老爷子的意见。”

  老爷子的身体……自己上次回去的时候不还是很好的么?这才集团的时间就需要多注意休息了?东方书记的心里不由得泛起了一丝疑问,这是这种事情,既然二哥都这么说了,哪怕自己心里再怎么对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有疑问也不能说了,只能有些郁郁不乐的向王二哥表示,“老爷子的身体不好,那就别让老爷子操心了……二哥,这件事您可要多上点儿心。”

  “我知道,”听三弟不再抓着这件事不放,王二哥的心里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连忙道,“三弟你放心吧,回头老爷子好点我就和老爷子说说这件事……嗯,这样,明天我找大哥聊聊,让大哥给把把关。”

  王二哥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还真不适合再说些什么,东方书记只得点点头,两人又说了几句,这才挂上电话。

  ……………………

  挂上电话之后,东方书记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心竟然一直沉静不下来,一种异常烦闷的感觉如同一块巨石一般,压的自己心头里沉甸甸的,甚至让自己有些喘不开气……这是多大的一个天赐良机啊,真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机会从自己眼前溜走吗?

  东方书记给自己定的人生目标并“不高”,自己今年还不到五十岁,已经官至市委书记,以自己背后的关系和被记过,完全还有可能干一届省&委书记之后再退下来,一直以来,东方书记都是在朝着这个目标奔的,可现在的这个天赐良机,却让东方书记看到了自己再向前迈一大步的可能。

  就等着二哥那边的动作吗?东方书记心里不甘心啊,一点都不甘心。可是自己若是随意动作,自然也是极为不妥,自己和王家的秘密是个大秘密,但对于顶级高层而言却并不是什么秘密,自己和王家的那点儿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管自己做什么,都会被解读成为是王家的意思,既然如此……

  王书记猛地一咬牙,从桌子上拿起一叠信笺纸,开始在上面不停的写了起来。

  ————————————————————————

  汉斯.迪特尔.鲍彻觉得自己被该死的北郡市的人给耍了,昨晚的宴会开始之前,自己一再和北郡市市政府的官员们表示希望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林鸿飞先生能够出现在宴会场上,这意思恐怕傻子都能明白吧?可偏偏的,一直到宴会结束,自己都没有看到那个林鸿飞的身影,还是自己找了个北郡市政府的工作人员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那个林鸿飞以“加班工作”为由,根本就没有来!

  在汉斯.迪特尔.鲍彻看来,自己作为德国大众在共和国的最高负责人,能亲自来北郡市,和你一个小小的毛头小子谈这件事,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可这小子竟然敢放自己的鸽子?简直是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