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二零四章 不能有失国体

第二零四章 不能有失国体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芙罗拉.安德烈愿意帮这个忙,林鸿飞自然很是高兴,可既然阿芙罗拉是铁哥们的女人,有些话林鸿飞自然就要说在前面。

  “阿芙罗拉小姐,”林鸿飞开口道,“您愿意给我们帮忙,这个我本人非常高兴,但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您,鉴于你们国家现在的特殊情况,请你们国家的那些专家和教授们为我工作,这其中的一些过程或许不是那么光彩,你若是在其中帮忙,或许你们国家也会对您……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当然,我明白,也许我会被他们给抓起来。”显然,阿芙罗拉对这个问题已经慎重的思考过了,林鸿飞一开口,阿芙罗拉就点头道,“林,你说的这些我明白,但对这个国家,我已经彻底的失望了,在这个如同铁幕一般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国家,每多呼吸一口空气,我都觉得自己自己整个人被压抑更厉害……我的老师们也是这种感觉。为了能够得到自由,我们不介意采用的手段不是那么光彩。”

  不是吧?!原本准备了一大堆说辞的林鸿飞顿时目瞪口呆,敢情眼前的这位阿芙罗拉.安德烈小姐是一位被这些年西方世界不间断的洗脑而最终成功的产品?亏的自己还想着如何说服人家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原来有心理负担的是自己,人家早就盘算着如何才能逃出那重重铁幕了……戈尔巴乔夫,悄悄你丫的干的什么好事吧!老列同志和老斯同志如果泉下有知,不知道会带着数千万红军战士从地下杀出来?

  既然阿芙罗拉已经如此说,林鸿飞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稍楞了一下之后。林鸿飞重重的点点头,“阿芙罗拉小姐。我可以向您承诺的是,到了我的公司,他们绝不会从事任何违法的事,另外,您本人在苏联的安全问题,你也不用担心……”说到这里,林鸿飞笑了起来,“我想,现在的苏联军队,不可能不受到社会动荡的影响吧?”

  岂止是受到了社会剧烈动荡的影响。现在的苏联。还维持着一个整体,军队暂时还没有太乱,大规模的倒霉军事物资的情况还并不严重,可是虽然如此,在知道了自己的家人都没办法填饱肚子之后。你能指望那些精锐的军人们继续守护这个国家?

  没想到林鸿飞竟然将主意打在了苏联军队的身上,阿芙罗拉的表情顿时变了。

  安乐乐却忍不住了,可是先是看看林鸿飞,又看看自己的女人,安乐乐小心翼翼的向林鸿飞问道,“老林,你刚才和阿芙说了些什么?”

  话说,安乐乐这小胖子从没有像是现在这一刻这般如此痛恨自己不懂英语。妈的,等老子回头。立刻就请个懂英语和俄语的大学教授来,每天教老子学英语和俄语。安乐乐在心里发着狠,却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女朋友就是同时精通俄语和英语的,正好满足自己的要求。

  “没什么,你的女人主动和我说,她愿意帮我的忙。”

  “啊?”这次轮到安乐乐目瞪口呆了。

  ————————————————————————

  “老谭。我这个副局长还能不能指挥的动你这个副所长了?”郑副局长拍桌子瞪眼睛的望着谭副所长,“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说一句,打人的林鸿威和那个范大壮,你们南城街道派出所到底给不给我将人叫出来?还是你们南城街道派出所想要包庇犯了错误的坏分子?”

  “哪能呢?郑局长您分管全局的治安巡逻工作,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南城街道派出所绝对是指哪打哪。”谭副所长笑嘻嘻的道,根本没有被谭副所长给吓到,“您要是真的打算提走林鸿飞和范大壮两个人,那……要不您给咱们齐局长说一声?只要齐局一声令下,我们南城街道派出所绝对没有二话,立马就将人给送过来。”

  “你……”郑副局长的一张脸顿时被气的铁青,右手的食指指着谭副所长,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自己若是能给通过老齐要人,至于直接找你姓谭的吗?当老子不知道自己这么向姓齐的那家伙要人是很犯忌讳的吗?

  郑副局长是区分局的副局长这个没错,理论上来说正好管着蓝河区下面的各个派出所,可问题在于,区分局里的局长和几位副局长是各有分工的,为了达成平衡,局长和几个副局长基本上是没人管理两三个派出所,以便达到某种平衡。

  谭副所长所在的南城街道派出所,乃是蓝河区最重要的几个派出所之一,如此重要位置的派出所,自然也就意味着油水丰厚,自然是局长手下的,这个分工也就意味着谭副所长的直接领导乃是区分局的老大,这会儿老谭打着胆子不理郑副局长……那也就不理了。

  说实话,老谭心里也明白,若是自己真的听了郑副局长的招呼,恐怕自己老大知道了还会不高兴:到底我是你的老大还是姓郑的是你的老大?他姓郑的是副局长……难道我这个局长说了就不算了吗?

  好半响,郑副局长才重重的点了点头,“好啊,谭副所长,你很好,看来在下次的局党委会议上,我有必要提个建议,好好地整顿一下下面各个派出所的思想政治作风了,有些个别的同志,眼中根本就没有局党委和局领导的存在!”

  若是平常的其他时候,谭副所长说不定还真要被郑副局长给吓到了,可这件事之前谭副所长和张所长是向齐局长请示过的,自然知道齐局是什么意思:姓郑的自己要折腾,那就随他去折腾,这事儿咱们不掺和。

  下面的三四把手们鲜有和一把手很合得来的,郑副局长和齐局长之间的关系更是典型中的典型,仗着自己在市局里有人,郑副局长一直不怎么将齐局长放在眼里,说起来齐局长看郑副局长不爽已经很久了,这次姓郑的王八蛋难得自己犯浑找死,齐局长不在后面狠狠的踹的一脚已经算是仁义了,还指望着老齐同志帮他一把?

  老大的意思都已经这么明显了,下面的小兵们难道还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谭副所长不是什么好人,可他很明白自己的老大是谁,反正不是眼前这个让自己交人的谭副所长,闻言心中反而是越发的镇定了,这个姓郑的家伙若非是自己拿自己没办法了,有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基本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谭副所长连连点头,一脸的钦佩之意,“郑局您说的太对了,我们基层的同志们,真的迫切的需要领导们在思想政治方面的指导。”

  “你……哼!”郑副局长气的重重的一拍桌子,“谭庆,你给我滚出去!”

  话说到这里已经是话不投机半句多,郑副局长很明白,若是继续再说下去,自己便是自取其辱。

  走出了郑副局长的办公室,谭副所长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着急了吧?早知如此,之前又是何苦来哉?

  …………………………………………

  被郑副局长从办公室里赶出来的谭副所长却并没有立刻回到南城街道派出所,而是在区分局办公楼里转了一圈,又转身进了齐局长的办公室。

  和郑副局长不同,齐局长威严之中带着一丝和气,谭副所长进门之后,齐局长微微点点头,示意谭副所长坐下,语气平淡的问道,“小谭啊,有事?”

  谭庆来找自己是什么事,齐局长是知道的,但这个时候,大家都要装着不知道。

  谭庆那里敢坐?在局长大人的跟前,自己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的副所长有什么资格坐下和局长说话,一脸的受宠若惊,“是,局长,今天过来,是有件事要向您汇报一下。”

  “哦?”齐局长便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喜:这个小谭,这是来向自己邀功来了?

  老大的眉头一皱,谭局长顿时就如同发现了大批来袭的敌机一般,一颗心剧烈的一跳:哎呀,莫非是局长误会了什么?这种误会,是绝对不能允许出现的,谭庆急忙汇报到,“局长,是这么回事,我们辖区内的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向我们派出所反映说他们公司附近最近出现了一伙流氓团伙,这个流氓团伙一直在他们公司附近出没,对他们公司的职工进行敲诈勒索,闹的人心惶惶的,对他们的生产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还有这样的事?”

  齐局长的脸顿时崩起来了,阴着脸,一脸的恼火,“小谭啊小谭,不是我说你,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是什么单位?那是咱们北郡市工业发展的一根标杆,为咱们北郡市贡献的大量的税收,提供了大量的财政资金,现在更是有国际友人的股份在里面,一举一动都受到国际上的关注,我一再的叮嘱你们,一定要做好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周围一带的治安工作,可你们就是这么做工作的?看看现在,竟然还让一伙子流氓小混混对他们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这其中的政治影响你知道吗?对于这种社会的败类和渣滓,一定要狠狠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