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九三章 平衡

第一九三章 平衡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林同志,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一定要坚持将新的发动机工厂建在沂州县吗?”徐市长皱着眉头,语气中颇有“质问”之意。

  严格来说,徐市长也确实是向林鸿飞发起质问的。

  林鸿飞向市里提交了一份新建一家年产30万台摩托车发动机工厂的情况说明书,其中对今后数年我国的摩托车市场需求情况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徐市长心中承认,当自己看完这个情况说明书之后,自己怦然心动了。不仅是徐市长怦然心动了,连整个北郡市的领导班子都集体的怦然心动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如果一切按照这份计划中所言的,今后三年内,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摩托车年生产能力将达到70万辆乃至100万辆的规模,仅此一点,就意味着紧靠着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一家企业,就能够支撑起整个北郡市的经济发展。

  可是在林鸿飞这个勃勃的雄心背后,却是北郡市领导们深深的疑虑:虽然这所有的情况都是基于现有的经济数据来分析的,但国内的摩托车市场真的有这么大么?

  林鸿飞却知道,年产摩托车100万辆,这个目标看起来宏伟的甚至能够吓死人,可仅仅只是10多年之后,这个数字就会被人嗤之以鼻:仅仅是大长江一家,最高峰时的摩托车年产量就超过300万辆!整个共和国的摩托车年生产能力将近3000万辆!

  不过无论如何,对于林鸿飞制定的一期工程年生产30万台发动机、也就是年产30万辆摩托车的这个目标,大家心中还是没有疑问的,这一点,仅仅从这两个月的销售情况便可以得到说明。可是对于林鸿飞一力坚持要将新的发动机生产工厂放在沂州县的一个小镇上,大家却持有非常大的意见。

  咱们知道那个宝山镇是你林鸿飞的老家。可是就算你想要支持老家发展经济,也不至于“吃相”如此难看吧?

  “当然,或许是我在说明中对这个问题的阐述不是很清楚,让不少领导同志产生了误会,”林鸿飞的态度很谦虚,一点也看不出之前一力坚持的桀骜不驯来,“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在市辖三区内,已经找不到这么大的一块可以划给我们的土地了,如果购买。费用很高。虽然公司现在能够拿得出这笔钱来,但这对我们接下来的发展会形成严重的资金瓶颈,会拖延我们公司快速发展的步伐……”

  “等一下,”徐市长忽然叫停,皱着眉头向林鸿威问道。“小林,你的意思是,你们公司还缺钱?我记得前几天咱们市工行的行长还给我说过,你们单位的现金流量很充沛,完全不担心资金的问题的。”

  “市长,如果只是保持现有的生产规模,我们的资金当然很充沛,可是明年我们要大力发展啊,”林鸿飞苦笑着说道。“按照计划,明年的生产规模几乎要扩大到现在的10倍差不多,这么大规模的扩大生产,基建、设备、厂房、土地、人员培训……等等,所有的地方都要花钱,别看我们现在手里有点钱。但在保证了解递给市财政的收入和缴纳了税收之后,剩下的钱基本上也就只能够用于扩大生产,就这,钱还要掰着指头算计着花。”

  “你们大可以不用这么紧张嘛。”

  作为一名政府官员,徐市长完全无法理解林鸿飞为什么一定要让企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飞快的发展,企业发展是好事,可若是因为过快的发展速度而不能“支援”市里的工作,那就不好了嘛!

  “小林同志啊,我看,你们完全可以将步子放慢一点,稳步发展,徐徐图之嘛,步子迈的太大了总归是不好的。”

  林鸿飞苦笑了一声,“市长,其实我也想要将步子放慢一点,可我们的德国朋友和西班牙朋友不是很乐意啊,要不……您和他们沟通一下?”

  这话纯粹就是耍无赖了,之前中德西三方共同出资建立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的消息,已经成了北郡市政府和党委的最大政绩,因为这个,徐市长甚至被省委省政府的领导点名提出了表扬,认为北郡市的领导们是一个团结的班子、一个有战斗力的班子,一个将老百姓的利益切实放在心上的班子。若是这个时候,因为自己的阻挠,西班牙友人和德国友人恼了,一怒之下将状子告到了省里,这板子打下来,你说有多冤枉?

  所以林鸿飞的这个回答,让徐市长顿时摇头不止,他才不会主动去找这个晦气。不过林鸿飞的话也提醒了他,徐市长皱了皱眉头,再次问道,“鸿飞啊,你的意思是,扩大生产是我们的外国朋友的建议?”

  “建议是我提出来的,但这其中的详细分析,是他们找专家做出来的,”林鸿飞坦诚的说道,“这些专家们在对我们国内的经济发展情况作了详尽的分析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认为今后的三到四年的时间里,是我们国家摩托车产业的高速发展时期,谁能抢先占据了优势,谁就占据了先筹。”

  “这样啊……”听到林鸿飞这话,徐市长心中不由得盘算起来。

  同资本一样,在没有足够的利益可以预期的情况下,两者都是都是保守的,但一旦有足够的利润刺激,两者有都会变得很疯狂。盘算了一会儿,徐市长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竖起了两根指头,对林鸿飞说道,“小林,如果你们认为在下面的乡镇建一个生产工厂有助于降低你们的生产成本的话,我可以持保留意见,但有一点,必须要在蓝河区周围也建一个工厂,否则这个计划,我批不了。”

  林鸿飞当然知道徐市长也需要借着这个机会平衡各方面的利益,甚至再此之前。对于这种情况,林鸿飞早有预料。所以此刻,林鸿飞小心翼翼的向徐市长问道,“您的意思是,建两座发动机工厂?”

  徐市长点点头。

  堂堂一市之长,已经讲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已然不亚于低声求饶,林鸿飞若是在不识趣,那可当真是自己找别扭了。况且这次新建发动机工厂,必须要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批准,政府部门是徐市长的地盘。暂且不说东方书记会不会因为这么一丁点大小的小事出来说话。就算是说话,又有什么理由?

  徐市长的理由很充分:在蓝河区附近兴建工厂,有助于解决成立待业青年的工作问题,将工厂建在沂州县,难不成还要这些习惯了城里生活的孩子们见天的蹲在乡下吗?

  这反对的话。便是东放书记也决不能说的。

  想了想,林鸿飞苦着一张脸,“一家10万台,一家20万台。”

  10万台的,自然是指在蓝河区的这家发动机工厂;20万台的,才是在林鸿飞老家的哪家工厂。徐市长自然明白林鸿飞这话的意思,点点头,“可以,只要能够落实500个工人的工作问题就可以。”

  有了徐市长的这番话。蓝河区的这家发动机生产工厂,就成了市里的待业青年们落实工作的基地了。

  林鸿飞苦着一张脸,无奈的点点头。

  …………………………………………

  “少给我装!”东方书记毫不客气的喷了林鸿飞一脸,“你小子会不知道能够取得这个结果已经是能够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跟老徐那个老抠讨价还价。”

  “这不都是看在您的面子上么。”林鸿飞腆着脸笑道,“否则我这么一个肩膀上扛不起二两东西的小子。怎么敢跟徐市长讨价还价?”

  “就你小子油滑,”东方书记被林鸿飞的这番惫懒的话给气乐了,起身欲打,“好了,你小子就给我透个底,明年一年年产量达到30万辆,你真的有把握?”

  东方书记问起了这个问题,林鸿飞不敢再说笑,规规矩矩的说道,“把握是有,不过还需要一点刺激手段。”

  “央视?”东方书记的反应何等迅速?立刻说道。

  “嗯,我和央视的杨台长以及谭主任都联系过,因为之前我给他们帮了点忙,所以他们答应可以在明年在好的广告时段为我们安排一整年的广告时间,不过价钱肯定不能是现在的价钱了。”

  现在的央视,还没有“标王”这个完整的概念,严格来说,“标王”并不仅仅是《新闻联播》结束后的第一个广告那么简单,而是一整套的广告宣传方式,在你拍下了那一条“标王”广告之后,央视会东用自己的媒体资源,为你量身打造一个全方位的广告宣传计划,确保你这笔钱花的值。

  上次林鸿飞与杨台长、谭主任聊起这个问题的时候,语焉不详,前些日子杨台长在给自己打电话祝贺自己取得的巨大成果的时候,也一再暗示自己去京城一趟,就如何做好广告这个问题好好地交流一下。林鸿飞知道,是时候老老实实的“交出”标王这个概念已经全部的策划方案了。

  “这是应该的,广告的效果被严重低估了,恐怕不仅是我们,连央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广告竟然还有强大的宣传效果,广告提价肯定是势在必行。”东方书记十分感慨的点点头,对此丝毫不感到意外。

  他是亲眼看到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是如何靠着在央视上做了个广告之后迅速以火箭般的速度得以发展的,广告的效果,让东方书记以及整个北郡市的领导班子们都震撼不已。将自己换到央视的位置想一想,他们也会明白之前的广告费用低了,来年提价乃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你们认为,明年一年的广告费用,大约需要多少钱?”

  “保守估计,最少需要3500万,保险一点的话,4000万应该比较合适。”

  这个问题,林鸿飞早有盘算过,95年的时候,某宴酒以3100万的价格拍下了央视的标王。虽然明年才是92年,但自己现在已经是个不是标王的标王。全国这么多双眼睛在注视着,标王的效果已经显现。林鸿飞虽然估计明年3000万拿下标王不成问题,但保守一点,4000万更加保险一些。

  “这么多?”林鸿飞说的这个价格,顿时将东方书记给吓了一跳,“快赶上下面一个县一般的财政收入了。”

  “这还是因为现在对广告的效果心里有些疑虑呢,我估计这个价格,过几年之后上亿都不是没有可能。”林鸿飞苦笑着说道。

  一年一个亿的广告费?!东方书记顿时就有些脑袋晕晕的。好半晌,才摇摇头,也是一脸的苦笑。“那你们岂不是每天都在往央视里开进去一辆桑塔纳?”

  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林鸿飞便牛逼哄哄的冒出来一句话,“没事,就算我每天往央视里面开进去一辆桑塔纳,出来的时候我就顺便开两辆奥迪回来。”

  “你呀!”听林鸿飞说的诙谐。刚刚还在为广告费头疼的东方书记顿时忍不住笑了,可是若仔细想想,似乎也真的差不多,顿了顿,有笑道,“不过每天开进去一辆桑塔纳,开出来两辆奥迪?这生意倒是划得来。”

  林鸿飞便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往央视开进去一辆桑塔纳,开出来一辆奥迪。这可是当年夺得了标王的某家酒业老板的豪言,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顺口就给说出来了。

  “听说你爸爸这次回来,和老刘交流了不少?”东方书记的话题忽然一转,不经意的向林鸿飞问道。

  “嗯?啊……是有这么回事,”东方书记问这个问题干什么?林鸿飞心念间急转。想不明白东方书记明明是党委这边的人,为什么忽然之间地军方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一边思考着东方书记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一边慢慢的回答到。

  “好。”东方书记淡淡的说了个“好”字,接下来,却是再也不说了。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一直到从东方书记的办公室里出来,林鸿飞都对这个问题疑惑不解。

  ————————————————————————

  “姐夫,就这么算了?”董大海的家里,董大海的小舅子王斌砸吧砸吧嘴,一脸的不甘心,“凭什么她东方小玲就能够拿到经销资格,咱们就拿不到?姐夫,您是没看到啊,那些卖摩托车的,只要你手里有那个皇家之星和皇家公主,那是有一辆卖一辆,有多少货都不够你卖的,我找熟人打听过了,一辆车就能赚到一万多啊!只要那姓林的给咱们一个经销资格,咱们一年就是几百万的赚!”

  “说这些干什么?人家不是不给你这个经销资格么!”董大海气冲冲的道,对于自己的这个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威风不干正事的小舅子,董大海其实一直没什么好脸色。

  这段时间以来,董大海这么针对林鸿飞,原因其实很简单:前些日子的时候,董大海看到那些卖摩托车的大赚特赚,便授意自己的小舅子就找林鸿飞要个经销商的名额……多了不说,一年赚个三四百万总不是大问题。

  按照董大海的想法,林鸿飞这丫总要给自己一个面子的,况且自己又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之前他不是还给了市里的不少领导的亲戚或者其他什么人经销的资格吗,自己好歹也是个正处级的干部,这小子难道还能不给自己这个面子?

  可结果还真就让董大海给不幸的猜中了,林鸿飞还真的就没有答应董大海小舅子提出的要经销北郡市摩托车厂产品的要求。

  后来董大海听小道消息说,原本一开始林鸿飞是同意了的,但是自己的小舅子对林鸿飞十分不尊敬,惹得林鸿飞这小子勃然大怒,愤然将这个资格给取消掉。

  可不管是不是因为自己小舅子的原因,自己总归是开了一次口,却没有从林鸿飞手里拿到资格,这让一向好面子的董局长觉得自己在同事们的面前丢光了面子……是不是自己小舅子的错,这个问题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林鸿飞这小子扫了自己的面子。

  董局长也是50岁的人了,典型的老派干部,对面子看得极重,林鸿飞这个幸运的小年轻,不仅不尊重老领导,反而还如此扫自己的面子,也就不奇怪董局长处处给林鸿飞使绊子了。

  可是更让董局长羞恼万分的是,因为自己针对林鸿飞的举动,徐市长竟然将自己叫到了办公室里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这让原本对林鸿飞意见就不晓得董大海董局长,彻底的恨上了林鸿飞……他绝不认为自己不向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提供粮食,是在为难北郡市工业制造公司,在他看来,只要林鸿飞向自己低个头、道个歉,这事儿不就轻松的过去了?

  可是林鸿飞那小子竟然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

  “姐夫,这小子这么不给你面子,要不我帮你搞他一下子出出气?”看到自己姐夫脸上不爽的表情,董大海的小舅子眼珠子转了转,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