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八八章 噤若寒蝉

第一八八章 噤若寒蝉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来也是好笑,前阵子鸿飞他妈和小玲他妈一起逛街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伙子流氓。”林卫国这个时候也开口了,笑着对王镇长和孙书记说道,完全一副家常聊天的架势。

  可王镇长和孙书记哪里会真的以为林卫国是在同他们聊天?这分明就是在为自己儿子刚才说的那番胡做备书。

  作为一个政府官员,自己这片地面上的“一府至尊”的消息,那是一定要知道的:东方正,共和国古齐省北郡市市委书记,夫人万秀梅,乃是北郡市计生局主任,有一女名东方小玲。

  这就是东方书记家中的基本情况,这些情况,王镇长和孙书记那是倒背如流的,林卫国也是堂堂部队的高级军官,自然知道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是个多么严重的事件。

  意识到这一点,若说王镇长和孙书记之前对林鸿飞还只是保持着“同事家里一个还算有出息的孩子”这么一个想法的话,那么此刻,两人望向林鸿飞的目光中便充满了佩服和敬畏:佩服的是林鸿飞如此年纪,却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一家半死不活的企业起死回生、扭亏为盈,无论宣传方面怎么说,可大家都是体制内的人,怎么会不明白,什么领导支持和重视都是假的,根本原因还是这小子自己的本事大?;

  敬畏的,则是老林家的关系之深:不只不觉间,老林这家伙竟然都和市委书记搭上线了?老天爷!亏得自己这么些年来没得罪过老林……对于林卫民换邀请自己到他家里来吃饭的原因,王镇长和孙书记顿时就“明白”了,这位是打算用这种方式来向自己两人“透底”啊:现在老子有了这么深的关系,以后该怎么办。您两位心里就有数了吧?

  被人这么威胁了,王镇长和孙书记心里当然不能开心了。可心里不开心,脸上却不能有丝毫的表示,反而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一脸惊喜的往林卫国问道,“哎呀,这是大好事啊!卫国老弟,鸿飞和……嗯,什么时候办喜事?”

  “这个不着急,”一说起这个,林卫国的脸上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能和市委书记家结亲。女孩还是自己从小看大的,从小知根知底,知道东方小玲那丫头是个好女孩,这样的儿媳妇对象,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努力装作镇定的摆摆手。“这些儿女的事,让鸿飞他妈操心去就是,咱们大老爷们不管这些。”

  王镇长和孙书记便连连应声着,心里却狂撇嘴:你不关心?你不关心的晚上睡不着觉才怪!那可是市委东方书记家的闺女啊,搁谁身上谁不关心?!

  这说话的功夫,林鸿飞的大妈却眼睛红红的走了进来,望着众人,脸上强撑出一丝笑容,首先对林富贵说道。“爸,饭菜都准备好了,您看?”

  “问我干啥?”林富贵正如同一个刚刚得到了心仪的玩具的孩子一般,热切的摆弄着自己的助听器,听到大儿媳妇的话,摆摆手。“卫民媳妇啊,今天来吃饭的可是领导,问问领导们的意思。”

  若说在知道林鸿飞的这个“秘密”之前,王镇长和孙书记或许还要摆一摆镇长和镇党委书记的架子,可在知道了林鸿飞居然不进能够“直达天听”,甚至能够成为“天家”的一员之后……对于下面的乡镇领导们来说,市委书记已经是他们无法想象的高高在上的存在了……王镇长和孙书记两人哪里还敢在林鸿飞面前摆架子?竟然如同面对上级领导一般,齐刷刷的望向林鸿飞,等着林鸿飞做决定。

  可是自己大伯和自己父亲都在跟前,这种时候哪有自己说话的地方?倒是望着大娘有些红肿、明显是刚才哭过的眼睛,林鸿飞心中就是顿时一动。

  因为林卫国刚成年边去当兵,之后一直留在部队上,所以林富贵并没有如同其他农村里的父母一样,给自己成年的儿子盖一套房子,而是由林卫民在原来的宅基地上直接推到老房子重新盖了一栋大的新房子。

  林卫民夫妻一直都在和老父母住在一起,这么些年来也都习惯了。

  大伯大娘与爷爷奶奶住在一起这当然不是什么问题,相反的,现在老人的年龄大了,住在一起更方面照顾老人,可按照农村院子里的习惯,除非是冬天或者家里没人,否则白天堂屋的门是不会关的,在堂屋里说话的人,哪怕声音不大,也很容易被在外面厢房里做饭的人听进去,甚至根本不耽误在厢房里做饭的人同在正堂屋里的人说话聊天。

  刚才关于自己的那番话,大娘肯定是听到了……与自己相比,自己那位堂哥确实是不成器了些,可无论如何,那是大娘的亲儿子。

  “几位领导,包括我爸和我大伯,你们都是领导,就算是抛开这层身份来说,你们也都是我的长辈,在这个地方,哪有我说话的地儿?”林鸿飞笑着站起身,拉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大娘走了出去,“有点饿了,看看我大娘做了些什么好吃的。”

  屋内的几人,便迅速对视了一眼。

  大家都不是傻子,刚才林卫民媳妇进来的时候尽管在强颜欢笑,可那红肿的眼睛和略带哽咽的声音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听在耳朵里的,林卫民那个儿子,大家也是知根知底,既然都这样了,原因还用说吗?

  不过林鸿飞这小子,倒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林鸿飞临出门的时候将他大娘拉出去的这个小细节,让大家心中不由得暗自称赞……以这下子现在的本事和能力,拉他堂哥一把,还就是一句话的事?

  …………………………………………

  当做厨房的厢房里,林鸿飞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的向自己大娘问道,“大娘,我听说,我哥他们的火电厂效益不是很好?”

  林鸿飞内这话是委婉了,偌大的一个沂州县怎么可能不用电?既然用电,县火电厂怎么可能效益不好?

  林鸿飞的大娘自然能听得出来,只是这话却不好接,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心情很是沉重。

  “大娘,我说句您不爱听的话,您可别生气啊。”林鸿飞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觉得吧,我哥不是那种能够在一个地方老老实实蹲着上班的人,说不定让他出来闯荡一下,他还能创出一片自己的事业来。”

  “你这孩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生气不生气的?不过你说的也是,鸿威这孩子性子从小就安稳不住,看他这个班上的,跟蹲监牢似的……”大娘勉强笑了一声。

  不过,林鸿飞的大妈也是个及有心计的,能够成为副镇长的夫人,没点儿心机怎么成?林鸿飞拉着自己出来,大娘便知道这是自己这个侄子想要拉自己儿子一把。

  这让大娘心里有些难为情,自己家那个当哥哥的,非但不能拉他弟弟一把,反而还要当弟弟的拉当哥哥的一把?这说出其还不会被人给笑话死?可刚才听到的林鸿飞的背景,还是让大娘心里迅速下定了决心:既然鸿飞这孩子也有这个心思……被人笑话就笑话吧,总比现在被人在后面指指点点的说风凉话好得多吧?

  一念及此,在关系到自己儿子的前途的大事上,大娘也不犹豫了,“鸿飞啊,大娘知道你哥哥不是那种能稳稳当当上班的人,可现在这个工作,毕竟是个铁饭碗啊。”

  林鸿飞顿时恍然:原来原因在这里。

  90年代初,大家对于能够捧上铁饭碗这一点,还是看得很重的,你若是捧着铁饭碗的工人,媳妇随你挑随你捡,可你若是个个体户什么的,在人家姑娘家里看来,其实就和街上没工作的二流子差不多。

  “大娘,我是这么想的,”林鸿飞想了想,开口对大娘说道,“我们公司,最近打算新建一家工厂,您大概听我大伯说了,我们公司是一家中德西合资的公司,有西班牙和德国人以及咱们自己联合投资的,您如果愿意,让我堂哥到我们单位来上班也没有问题,只要我堂哥好好干,工资待遇肯定比现在的单位高得多,多了不敢说,一个月四百多还是没有问题。”

  “一个月四百多?”大娘的眼睛顿时就瞪圆了:一个工人的工资就有这么多?那岂不是比自己家男人的工资高多了?自己家男人,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300块呢?顿时就是连连点头,“成啊成啊,鸿飞,你大哥的这事儿,大娘就托给你了。”

  “大娘,您听我说完啊,”林鸿飞苦笑了一声,“不过我的先给您说,我们公司是合资工资,要求肯定比火电厂严格,像我哥现在这样肯定是不行的,您如果一定要强压着他老老实实的上班,估计他自己都觉得受罪,您说是不是?”

  林鸿飞这话说的倒是真的,大娘也认同,可如果这样的话……

  “那怎么办?”林鸿飞的大娘,声音很是有些迷茫。

  “要不这样,您让我哥辞职,给我们单位跑运输?”林鸿飞终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大娘,多了我不敢说,一年保证我大哥挣个万元户出来没有问题。”